下拉阅读上一章

序章

    历史是什么?

  将真实的事件记录下来,流传后世,就是历史。

  每个历史学家都会这么说。

  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够说他所记录的就是“真实”,那只是个人心目中的真实。每个人的心中,对于同样的事件,都会有自己的看法和理解。虽说作为一个历史学者,我应当记录真正的原本历史,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够反映出历史的原貌……

  这个世界上不会存在“没有立场的历史”,只要有立场的历史,就不能说是绝对真实的。

  有一种说法是“历史的参与者本身不应该撰写历史”,我不这么认为。我的确参与了历史上很多事件,但那是我的责任所在。我会尽量保持客观,但也不会回避自己的看法。

  历史的存在,本身没有任何意义。历史,就是历史事件和后世立场的集合。

  谨以此书,向所有在历史发展中,所有的牺牲者,抵抗者和创造者致敬——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虚幻中。正是他们,构成了历史本身。

  ——IlnetteHartman,ChosenofFate

  from‘OutlinesofWesternHistory‘

  ——命运的选民,伊奥奈特·哈特曼

  引自《西方历史纲要》

  ※※※※※

  序曲

  时代的记忆·AfterglowofMedieval

  ‘Allracesandeverymenarecreatedequal.‘

  诸神令所有的种族和每个人生而平等

  ‘Theglory,statusandablilityaren‘tinanybody‘sblood.‘

  荣誉,地位和能力并不是与生俱来的

  It‘sthehistoryofScientificRevolution.

  这是科学革命的历史

  It‘sthelastesipodeofdarknessage.

  这是黑暗时代最终的一幕

  It‘sarecordationofproud,faithanddreams.

  这是光荣,信念和梦想的记述

  It‘safantasticlegendofidealists.

  这是理想主义者们充满传奇色彩的传说

  It‘sastoryofFlintlockandBloodRose.

  这是关于燧发枪和染血的玫瑰的故事

  It‘sjust...

  这就是……

  Memories.

  记忆

  Memoriesofgrow,changeandchoice.

  关于成长、改变和选择的记忆

  Memoriesofrevolution,evolutionandreformation.

  关于革命,革新和宗教改革的记忆

  Memoriesoftimes——themoststrringtimes,ever...

  关于一个时代的记忆——有史以来,最动荡和最激动人心的时代

  ※※※※※

  淡淡的薄云遮盖住紫色的月光

  夜鸦的叫声划破了寂静

  漫长的黑夜仍旧持续

  真理被埋藏在无数的糟粕中

  被人捡起,又被人焚烧

  诸神仍然是不可捉摸的力量

  魔法依旧维持世间的一切

  人们用各地的方言传唱着

  勇者,美女,财宝和恶魔的传说

  城堡矗立在驿道的岔口

  傲视着进攻者的旌旗

  骑士践踏着稀疏的谷物

  斩杀面前的平民和敌军

  浪漫而染血的剑与魔法

  永恒而不变的龙与英雄

  似乎永远不会结束

  也永远不会改变

  火yao和硝烟冲击着坚固的城墙

  蒸汽动力推动着活塞和齿轮

  教育悄悄的遍及每个角落

  印刷术让知识到达每一个人的手中

  人们开始试图和诸神相对

  追寻着隐藏在传说背后的真相

  无需高贵的血统

  无需精神力量的试练

  无需进入高大的神殿

  无需推动世界的金钱

  尊贵的阶级不再拥有一切

  平民的世界即将来到

  握紧手中的燧发枪

  吟唱油墨未干的咒文

  虽然无尽的黑暗仍旧存在

  坚定的目光能洞视一切

  愿你如同带刺的美丽一般

  虽然没有能力抵抗强者

  但却能让他们的手流出鲜血

  在心中摒弃所谓的正义

  为了自己的意愿和利益

  为了时代的意志和趋势

  以及所有无力之人而战

  不屈服于任何的观念和威权

  在变革之岚中傲然挺立

  中世纪的夕阳渐渐没入地下

  新时代的和风从东方吹来

  站在沙滩上迎接海潮的变革者们

  仍然坚信着并为之努力着

  科学的奇迹和魔法的力量

  终归能够惠及凡人

  真正的平等之日必会到来

  时代总在改变

  一个时代消逝了

  下一个时代崛起

  人们按照自己的意志尝试着

  通向不同未来的分岔口

  即便时代总在改变

  希望之光与野心之光互为映衬

  在历史的缝隙间

  悄然推动着世界前进

  悲伤的咏叹调在休止符后稍歇

  死亡的赞美歌从绝望中开拓希望

  战争的进行曲暂时归于无声

  命运的交响乐悄然随风而逝

  唯有爱

  在点点残光之中闪耀

  Afterafterglow,is...

  第一幕自由国度的魔法师·IronMedal

  公历前,精灵们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了第一个大型政治实体——国家。

  公历开始的时候,太阳神朱瑟提的力量统治着一切,他所祝福的精灵帝国将东方的无数城邦都“归化”在自己的武力之下。

  4世纪初叶,“卑贱”的人类和他们的诸神,从中央大平原上驱逐了精灵,建立了自己的松散封建王权国家——历史上最初的王权由此形成。

  8世纪末,维持了400年的柯曼第一王朝首都德兰,在名义上隶属于帝国的两个领主围攻之下陷落。第一王朝到此结束。第一王朝画上句点的791年,就是历史学家眼中,中世纪的开始(注释1)。

  在传说中,中世纪是公主们的浪漫,贵族们的优雅,骑士们的风度,法师们的神秘共同构成的,现代的小说和媒体,共同构成了这样一副看上去很美的图画。实际上的历史,当然不是如此。

  ※※※※※

  背叛,阴谋,瘟疫,残杀。剑与魔法的确是世界的主旋律,但它们带来的是鲜血,战争,死亡和黑暗。各个宗教的牧师们普及着自己的教义,为此不惜造成瘟疫和黑死病的蔓延,只不过为了能够显现神的恩典。精灵们为了贯彻正义,时常向东方发动他们的“Feanaaro”(注释2)——也就是残酷的屠杀,在正义的名义下进行的屠杀。即使到了1011年,诸神的盟约签订之后;或者1036年,柯曼第二王朝复兴之后,这一切也没有多大改变。

  中世纪还是黑暗的年代。名义上隶属于国王的领主们,仍然在自己的土地上统治着,战争的作用,不过是让他们之间的领地界限变动罢了。只有在战场上倒下的士兵们,暗自抱怨命运的不公。对于大多数的人而言,这个世界上,国王、领主、教廷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从他们的父辈直到他们的后代,似乎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他们永远是被放在金字塔地基下的草芥。

  中世纪的浪漫,只有在故事中存在。想要争霸天下的少年们,只能在死亡和默默无闻中选择一个。无论是怎样的巧合,真正的黑暗时代也不会给那些出身低微的人以任何机会。没有英明的国王诞生,也没有救民于水火的英雄。历代的皇帝,能够压制住贵族就已经是极大的成功了,他们的皇权,时常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仅仅从1036年恢复第二王朝,到1600年,500余年居然有56个帝王在德兰的皇宫里面居住,几乎和教皇(注释3)的更替一般频繁。即使在魔法能够延长寿命的情况下,皇帝们的寿命也非常短暂——或许这就是所谓权力之毒吧。寿终正寝的人,十中无一——这种现象导致如今的通用语中“Dorlanity”被做为错综复杂的代言词。他们没有机会去贯彻改革——在他们的观念中,也不会有这种事情。“英雄”们最常干的事情,似乎还是打家劫舍和杀人越货,他们手中的剑和脑海中的魔法,没有力量或者制度能够制约住。雇佣兵团和盗贼团是同义词,牧师和法师手中的权力可以与贵族们相提并论。落后的后勤让士兵们只有劫掠才能得到回报,而统治者们总是愚蠢的雇佣超过自己支持能力的部队。用死亡构筑的历史持续着,直到——

  ※※※※※

  纸和印刷术,大学和教育,火yao和冶金,科学和精神力学,罗盘和蒸汽机……构成变革的要素,一一汇聚了起来,构成了时代的风……这些要素,并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够凭借自己意图完成的,而是经过了数代人的艰苦努力。终于,南方的四省独立了,新的共和国诞生了(注释4)。共和制度的重新出现,阶级要素的消退,并不是因为某一两个人的灵机一动,而是因为整个社会的变迁。一个人的思想,不可能超脱在整个社会之上,那些传说故事中的“英雄王”之类在一个真正的历史学家眼中看来,就和一条龙被一根绣花针刺死一般可笑。新共和国的诞生,是政治上的一次地震。这毫无疑问,会引来既得利益者们的反扑。

  绵延长达百年的战争。名义共和和名义****之间的战争。从16世纪到17世纪的战争。立足在血统、君王之上古代国家,以及立足利益、政府之上的近代国家间的战争。从第一次自由战争到第四次自由战争,胜利的天平逐渐改变了它倾斜的方向。然而,仍然没有人能够得到战神的庇荫。人们所做的,就是每20年成长起一代人,然后再将这新的一代人投入到残酷的战场上去迎接死亡。

  时代的变革,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有的时候,它看上去像没有尽头一般。

  只不过是看上去而已……

  谚语说,“一只蝴蝶能够引起一场风暴,一个人能够改变一段历史。”

  但,这并不是因为蝴蝶或者人本身。当风暴应该出现的时候,就会有蝴蝶挥动它的翅膀;当历史应该改变的时候,就会有合适的人出现在适当的位置上。

  在时代的顺风和逆风相遇的时候,风暴就会产生。17世纪的中叶,风暴已经在酝酿了……

  ——IlnetteHartman,ChosenofFate

  from‘OutlinesofWesternHistory‘

  ——命运的选民,伊奥奈特·哈特曼

  引自《西方历史纲要》

  ※※※※※

  (注释1:也有历史学家将1011年诸神的盟约签订作为中世纪开始的标志,但将791年德兰陷落,第一王朝终结作为标志的看法是史学界主流。关于中世纪结束也有两种看法,我们会在下面的故事中提到。当然,这个年代不是1453,也不是1571……)

  (注释2:Feanaaro,圣战,由太阳神殿总共发动了13次,造成了人类和精灵双方巨大的伤亡。最后一次Feanaaro发生在1875年,也就是大陆战争之中。)

  (注释3:最高教廷实际上是12个神的联盟。教廷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神之议会”,由诸神的红衣主教和圣徒们组成。神之议会的成员常常变动,但这些成员绝不会是选民或者神使。在这些成员中,按照惯例会有一人成为教皇。因为升到此地位极尽艰难,而且牧师和主教并不能在神恩下拥有不死之身,往往会有70、80甚至90岁的人当上教皇,当不了多长时间就寿终正寝了。)

  (注释4:1566年,自由国家共同体宣告独立。同年发动了第一次自由战争,造成双方伤亡12万余人。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伤亡也都在10万人以上,最多的第四次自由战争伤亡高达18万人。这几次战争,宣告了中世纪中小规模战争为主时代的结束。——引自《世界战争艺术》)

  

序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