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立场·Proud of Spellcaster

    “魔法是什么?”

  “魔法就是精神的力量。”

  “魔法有什么用处?”

  “可以用来保护自己打倒别人。”

  “你为什么要学习魔法?”

  “为了得到过人的力量!我要成为最强大的法师!”

  “最强大的法师……呵。为什么上天赐予我们过人的力量,我们却要用来自相残杀呢?为什么我们法师要受人畏惧呢?”

  “法师原本就很可怕吧。拥有与众不同能力者,总是要受到大众畏惧的吧。”

  “可是同样使用精神力量的牧师们,却受到人们敬仰呢?”

  “这……”

  “为何持剑的人受人敬畏,代表诸神的人受人敬仰,只有使用魔法的人被人畏惧呢?”

  “被人畏惧不好吗?魔法本身,就是杀人的手段啊。”

  “你错了。剑是杀人的武器,但魔法不是。难道你认为魔法就是威力不同大大小小的攻击手段吗?”

  “那,魔法究竟是什么?”

  “魔法是工具。它不是为了战争而存在的。”

  “工具……?为什么是工具呢,老师?!从远古到现在,什么时候,魔法不为战争而存在呢?”

  “人们总是把魔法当作武器来用……但那是错的。那一定是错的。”

  “什么时候,魔法能够成为工具,而不是凶器呢?”

  “我也不知道。但,我想,总有一天,会实现的。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为了那一天的到来,做出知识上的准备……”

  ※※※※※

  “是这样的吗,师傅。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会抛弃作为一个法师的身份呢。”

  扎尔特·佛兰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的是灰色的天花板,还有几处的漆脱落了。

  “这里是……?”

  陌生的房间。他坐起身来,努力回忆着,头部隐隐作痛。伸手一摸,头顶上还缠着绷带。环视四周,室内的陈设十分简朴——或者说,应该是简陋。

  他想着,站起身来穿衣服。这时,陈旧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

  “洛佩斯先生,您醒了吗……?”

  他扭头把目光移向房门。是那个很漂亮的红发修女,不过,今天她穿上了正式的白色牧师服饰,胸前点缀着一朵并不大的金色治疗之花图样。扎尔特试图回忆,却只能勉强想起自己在这里用的不是真名。

  “嗯……好一些了。不过,我有些记不清楚……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薇伦蒂娜脸上立刻挂上了尴尬的笑容。“嗯……嗯……这个……总之,昨天的事情,实在十分抱歉……啊,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的教名是薇伦蒂娜(Velentina),以诸神之协约的名义,接受治疗和守护之女神伊罗娜的祝福。”

  “协约?这么说,你是新教徒了。”

  “是的。虽说是伊罗娜的信徒,但我什么职位都没有,只好在这里做些慈善工作了。”

  “哪里,照顾孤儿们也是很了不起的工作。”

  “说到这个……请问洛佩斯先生,现在在哪里下榻呢?”薇伦蒂娜谨慎问道。

  “原本准备住旅店的,不过现在吗……”法师苦笑了一下。

  “如果还没有地方住的话,不如就住在这里吧,就作为我的道歉好了。”修女笑着说。“正好,一个男人可以干很多粗重劳动呢。”

  “这……”

  “就这样决定吧,洛佩斯先生!哦,对了,我该准备早饭,不多打搅了。过一会等到议会大楼的钟敲响7下的时候,您就可以到饭厅去了。再见!”薇伦蒂娜说完,微一欠身,走出门离开。扎尔特想要叫住她,但却只能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呼……这个女人真有个性呀。怎么会只在这里做一个福利院的修女呢?”扎尔特·佛兰,在这里的用名是耐门·洛佩斯走出房间,边整理衣服边喃喃自语。“不过,我喜欢这样子……看起来,留在这里的决定果然没错。”

  ※※※※※

  相比于大肆抽取什一税、赎罪费的最高教廷,南方的新教可以说是个穷困的宗教——现实的宗教和组织,并不会像故事里面那样莫名其妙拥有怎么也花不完的钱。新教最主要的资金来源,都是到教堂做礼拜和忏悔的信徒们捐献的。不过,因为自由国家共同体的四个共和国都在法律中规定,给教会的捐赠可以用来免除一定量的国家税项,所以商人和公会还都比较乐意在有余钱时给教会的慈善事业捐献上一些。

  所以,圣格蕾斯福利院,从总体的角度而言并不算穷——这个总体,指得是福利院的建筑本身。坐落在第三道城墙和第四道城墙之间的东三区,和富有人家的宅第几乎一样大小——这是因为福利院建筑本身就是一位原本效忠帝国,但后来加入南方支持自由国家的前伯爵捐献的。至于为何这么好的地皮没有建筑成教会之类,大概是因为新教会完全拿不出那笔建筑资金吧,只好原封不动拿来做福利院。

  自称耐门的法师在福利院的前庭院里面散步,晨曦还没有完全从这里撤离,空气中仍然飘着植物的清香。细细一看,这相当不小的庭院里面,种植着很多花草树木。如果这里真的是贵族宅第,这些花木并不稀奇;但对于一个福利院而言,种植了这么多花和灌木——即便都是很常见的品种,也是相当不简单的事情。

  “很漂亮呢……她一定花了很多功夫吧。”法师赞叹着,顺着花圃走到了正门前。

  从正门的方向看去,这福利院和德兰的贵族宅第没有什么太大区别,除去因常年没有大规模维修,让它看上去有些陈旧。从院门——只有象征性的两道铁栅门到福利院建筑的正门,大约有30步的样子;这对于一栋坐落在市中的庭院而言相当不错了。不同于常见的构造,在前庭左右两侧是两道走廊和房间,而不是围墙;换句话说,实际上前庭是被房间和中厅三面围住的。扎尔特端详了一下这栋建筑,往中厅内走去。

  中厅的前一半没有翻修,而后一半已经被改造过了,从一般的大厅,变成了有8排座椅和布道台的布道厅。因为时间还很早,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法师走到布道台边,开始翻阅那本“协约圣经”,那是新教的圣书。

  “诸神令所有的种族和每个人生而平等。只要有虔诚的信仰,和坚守善行的决心,无论身份高低,都可以得到诸神的祝福。”他翻开这本书的第一页,这句话让他心中一动。记得以前看正教的圣经,是没有这句话的……

  “耐门老师,早上好。”

  声音从背后传来。法师放下书回头看去,见到少年索莱顿站在中厅门口。

  “这就开始叫老师了?真是效率高……不过,先别忙着叫,是否真的当你们的老师,还要看我今天对你们的考核结果啊。早餐后到我房间来吧。”

  “是的!我们一定会努力!”少年斩钉截铁答道。

  “先别说这些了……这里是你们的布道厅吧。”扎尔特改变了话题。

  “没错,耐门老师。”

  “那么,到底是谁在布道?这里的神父是谁……哦,不,这里的牧师是谁?”正教的布道师一般是神父阶级,但新教已经废除了,所有正式神职人员都称为牧师。

  “薇伦蒂娜小姐呀。”索莱顿漫不经心回答,但这个答案让法师大吃一惊。

  “什么?!她那么年轻……”

  “这里只有她一个神职人员啊。别小看她,薇伦蒂娜小姐可是正式的牧师,不仅仅是个普通修女。”

  “这样啊……那这里只有她一个女性,一定很困难吧。”

  少年的眼中突然放出狡黠的光:“呀……老师,你喜欢她吧?”

  扎尔特一惊:“没……没、没有!小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呀!”

  “不用否认了啦,老师。不过,薇伦蒂娜小姐可是教会第一美人的候选人,追求者曾经有一个加强排。不过,如今你应该只剩下神一个竞争者了……”

  “什么意思?”

  “……您会慢慢明白的,那是因为客观的原因……”索莱顿还在调侃,议会大楼的钟声响了。他一转话题:“走吧,耐门老师,该吃早饭了。”

  ※※※※※

  薇伦蒂娜惊讶地看着餐桌——索莱顿和黛妮卡面前面包减少的速度令人惊讶,那是因为扎尔特只象征性吃了一点的缘故。刚一吃完,两人就从桌边站起身来,飞快地跑出中厅。

  “索莱顿,黛妮卡!你们两个是这里现在最大的孩子,要留下帮忙收拾桌子!”薇伦蒂娜修女气愤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抱歉,今天不行!原谅我们一次吧!”少年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看起来他跑的非常着急。在这种情况下,修女也只能摊摊手表示无奈了……

  两人来到前庭,见到法师穿着自己的黑袍,背着手站在花圃旁边。见到他们,扎尔特笑了笑。

  “你们两个还真是心急火燎啊。”他的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十分严肃。“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可是……我们还什么都没学呀……”黛妮卡问道。

  “呵……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师,最重要的并不是能力啊。”扎尔特抬起头来,仰望天空,脸上充满了落寞。“一个优秀过人的法师,并不一定是一个强有力的法师……好了,回答我的问题吧。对于你们而言,魔法是什么呢?”

  “魔法?大概就是火球、闪电什么的吧。”黛妮卡想了想,回答。

  “不止,应该还有各种各样其他效果的魔法……”索莱顿补充道。

  “不。”法师摇了摇头。“我不是在问你们魔法有些什么,而是问你们,你们知不知道,魔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两个孩子脸上露出迷惘的表情。

  扎尔特慢慢解释道:“我害怕……你们学习了魔法之后,会后悔的。”他在心中苦笑着:其实,我自己现在就在后悔啊。

  “后悔……?为什么会后悔呢?”黛妮卡不解的问道。“学习魔法,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或许对你们而言,魔法只是一个看着好玩的东西罢了……”扎尔特的声音非常低沉,似乎蕴含着许多不愉快的往事。“或许你们认为,会了魔法,在这个世界上就能够更好地生存……实际上,不全是这样的。在这个世界上,每个学习魔法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代价?”少年追问道,“什么代价?我可从未听说法师一定就体弱多病或者虚弱不堪什么的。”

  “不是在身体上的代价,而是在精神上的代价……”法师突然改变了话题。“先告诉我,你们想要学习魔法的原因。你叫黛妮卡·洛佩斯是吗……?那么,你想要学习魔法的理由是什么呢?”

  黛妮卡听到这个问题,低下了头,默默不语。半晌,她才回答:“……我要做探险家。一个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探险家。我需要用魔法,为我清除道路上的障碍。我要到东方去。”

  “……东方?!”听到这个答案的法师大吃一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是东方啊!要知道,200年来,无数的冒险家都在为那条通向东方的黄金大道奋斗,但是能够成功到达东方国度的人十中无一啊,能够回来的人就更少了。”

  “我有理由要去探索那条道路。”沉默寡言的少女脸上显露出了和她年纪不相称的坚毅表情。“10年前,我的父亲抛弃了我和母亲,前往荒凉的东方去了,他发誓要找到一条安全的道路……但是……”

  “但是黛妮卡的父亲没有回来。”索莱顿接上了话,帮助女孩把难以开口的部分说了出来。“她的母亲后来过世了。因为她的父亲是从帝国逃往过来的,在此地无亲无故的她就进入了这个孤儿院。”

  “……我很抱歉。”法师轻轻地回答,“不过,我能理解你想要学习魔法的决心。一个合格的冒险家,的确需要魔法的辅助。不过……这个理由,还不够说服我。”

  少年低下头,开始组织词汇。“原因吗……?我想,是为了让我能够适应这个世界,好实现我的梦想吧?”

  “梦想啊……”扎尔特笑了笑,“什么样的梦想,需要你去学习魔法呢?”

  “我的梦想……或许就是体面的生活吧?”少年想了想,回答。“能够让我和我的朋友们过上像富人一样的生活,就可以了。”

  “还真是很平凡的梦想呢。”法师淡淡地回答。“现实得让我吃惊。我一直以为,会听到一个远大得多的梦想。”

  “但是,这个梦想对一个孤儿而言,有着太多的障碍了……”少年揉了一下眼睛,“我想要实现这个梦想,就必须让自己适应这个世界……这是一个孤儿唯一可能的成功之路了。因此,我必须让手上拥有更多的筹码。对我来说,魔法是工具,是我实现这个梦想的工具。我需要这种力量。”

  扎尔特脸上的肌肉微微一颤,少年最后的一句话,似乎碰触到了他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这句话听起来很熟悉……

  “魔法是工具。它不是为了战争而存在的。”

  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回荡……很熟悉也很深刻的印象。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大魔法师耐门的弟子了。能够认识到魔法是工具的人,一定能够成为很好的法师。以前,有个人是这么教给我的。”说完,他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二

  “呀……那本书……”

  黛妮卡下意识叫了出来。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厚重庞大的书。厚重的黑色封面,一掌厚的厚度,保守估计也有上千页。

  “嗯,这就是魔法书了……我这本是特殊定做的,比一般的书能够容纳的魔法多得多。没办法,谁让叛逃法师携带东西很不方便呢。”她的老师把书随手放下。“当然,就算是这本书,所能容纳的魔法数量也不过是现存魔法中比较低段的一部分罢了。经过了从自由诸城邦、精灵帝国、神圣柯曼帝国到如今的数千年发展,魔法学的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当然……你们现在还用不到这些呢。在你们开始学习正式的魔法之前,必须先要了解一些关于魔法的常识。首先……你们知道,对于一个法术使用者而言,什么是最重要的吗?”

  “是力量吧?”索莱顿试探着问。“能够压倒一切的力量?”

  扎尔特摇了摇头:“不对。虽然有很多法师和牧师们认为,力量就是魔法的一切……可那不是魔法的真谛。能够压倒一切的力量的确听起来很威风,但却只能带来破坏和毁灭。在很多时候,强大的力量,并不是最有效的……就像我所说过的,魔法是工具,而不是武器。”

  “那么,是技巧?能够比别人更快的使用魔法,或者连续使用有效的魔法?”黛妮卡问。

  “不,也不是技巧。”她所得到的回答是,“一味陷入所谓的‘连续技巧’或者‘组合魔法’之中的法师,思想多半已经僵化,他们魔法书之中记录的魔法,只能应付战斗——而且是有限情况下的战斗。技巧说到底,不过是力量的演化罢了。想要成为一个出色的魔法师,而不是只会在实验室里面研究的法师,只掌握技巧是远远不够的。”

  “那么,究竟魔法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少年问。

  法师笑而不答,翻开了手中的书。“你们知道这本书的用处吧?”

  “记录魔法?”

  “对。魔法书,当然是记录魔法用的。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法师,可以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魔法抄写在自己的魔法书上。一个真正称职的法师,应该能够用他所记忆的很少种类的魔法,应付大多数的情况。这,也就是魔法的核心思想。”法师随手翻着书页,发出沙沙的声音。

  “也就是随机应变?”

  “我更喜欢称之为实用主义。魔法不是用于威慑的,也不是用于炫耀的,那是一种为了实用而诞生的技术。永远不要在你的脑海里面留下那些华丽而不实用的魔法,或许在关键时刻,一个额外的魔法就能够救你一命。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才能成为大魔法师。”他慢慢地合上书,抚mo着封面上的六芒星标志。“只要你们记住这一点,就算没有天资,一样可以成为了不起的法师。很多人为了纯粹的力量,只专精一、两个类别魔法,将魔法只作为攻击的武器用……他们已经迷失了魔法的本质。”

  “类别?例如那些地、水、火、风什么的……”索莱顿问。

  “地水火风?呵,那种东西是古代人们对于世界不了解的时候,强行按照自己印象进行的分类;你们看那些传奇故事看太多了。在道尔顿先生提出源和原子的理论后(AtomandSource,注释1),什么四大元素之类已经被理论化的仲裁协会丢弃了。想也能明白,用雷、风什么的概括精神影响魔法和物质改变魔法原本就是很愚蠢的事情。在魔法学高度成就的今天,我们一般都用法术作用原理来对魔法进行分类。”

  “法术作用原理……”黛妮卡开始头大了。“听上去就很复杂……”

  “啊,虽然听起来复杂一些……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复杂。让我慢慢解释。”扎尔特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

  ※※※※※

  “简单说来,这个世界是由能量和物质构成的。按照古代先哲的理论,构成能量的基本单位是‘源’;而构成物质的基本单位是‘原子’。而我们这些生物,则是能量和物质的统一体。所以,根据这个理论,我们把所有的魔法分成了三大类:控制能量的魔法,我们称为‘控能类’(Inverntion);控制物质的魔法,我们称为‘变化类’(Variation);在这两者中间,直接控制精神的魔法,我们称为‘精神类’(Spiritualization)。”

  索莱顿插了一句:“换句话说……就像立场上有善良、邪恶、中立一样,魔法就分为物质、能量、精神是吧。”

  “对,就是这样。”扎尔特指着魔法书封面上的那个六芒星标志对自己的学生解释说,“这个仲裁协会的标志,是由一个圆和两个三角形构成的。三角形,正象征着魔法的三个类别。两个重叠的三角形,则象征着魔法中的两种手段、两种能量。两种手段是奥术(Arcane)和神术(Divine),两种能量是正能量和负能量。奥术的使用者,就像我们这些法师,直接运用自己的精神激活源能量,使用魔法的效果;神术的使用者,例如那些牧师,通过间接的手段——也就是神,使用魔法。这个标志,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那个圆,则象征整个多元宇宙始终为一。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大概是明白了……”黛妮卡抓了抓自己褐色的头发。“不过……这些和我们实际学习魔法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以上的三大类别,在学习方法上的差距很大。一般而言,我们这些法师,多会专精其中一种,而对其他两个大类浅尝辄止。甚至还有很多法师,干脆只专精某个大类下面的一个子类,例如专精聚能(Evocation)的法师就非常多。同等资历和经验的法师,如果专精大类,魔法力量比全部学习的法师要高一档;如果专精子类,威力和效果还能有所提升。如今学习全部魔法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扎尔特叹了口气。“毕竟……在仲裁协会的评定中,不可能考核到所有的魔法,只能考核魔法的力量和强度。所以,绝大多数的法师,都愿意专精一个子类;他们拿到高级徽章的速度,可以快很多,也更能受人尊敬。”

  “这么说……老师,你的意思,是让我们选择自己要学习的类别?您刚才说要用尽可能少的魔法来应付大多数情况……”索莱顿猜测道。听到这句话,身为老师的扎尔特脸上露出了不屑。

  “愚蠢。一知半解。的确,你不可能在脑海里面记忆所有的魔法;但是,在你需要某个魔法的时候,你却不会,也不能在随身携带的魔法书里面找到它……会有什么结果呢?如果只学习某一个类别,不就是用威力换取灵活性吗?能用少量魔法应付大多数情况,意思是你会选择自己要用的魔法,而不是只学习几个魔法。三板斧下去就没有后续的本事,有什么用处?”

  “啊……没错。会的魔法越少,随机应变的选择就越少。”索莱顿低下了头。

  “虽然这样可能无法成为别人眼中强有力的魔法师……但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这样做的优点。”扎尔特严肃道。“因此,我的教学方法也与众不同。我会从最易于入门的派系开始教,一直到你们掌握了每个派系的入门魔法后,才会真正给你们自己的魔法书。现在,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聚能魔法开始。”

  他慢慢地举起了右手的食指,目光聚集在指尖之上,聚精会神地念诵咒文:“周围的自然之力啊,聚集在我意念所指之处,照亮前方的道路!Light!”

  仅仅过了一刹那,原本阴暗而且没有任何照明的屋子里,一瞬间亮了起来。黛妮卡和索莱顿惊叫了起来,两人下意识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这亮度超过了他们平生所见过任何的照明物,简直如同直接暴露在烈日之下一般。这光芒,正是从扎尔特的指尖发出的。

  看到两个孩子惊讶的样子,法师笑了笑,将光的亮度降低。“这个魔法就是聚能魔法的入门,照明之光。这个魔法什么特殊条件都不需要,只需要集中精神并且念咒文就可以了。咒语可以按照书上念,也可以只说出效果字(注释2);咒语的主要用处就是集中精神,100个法师就会有100种咒语。德兰人用德兰腔,伦尼人用伦尼腔,神和恶魔也会用他们自己的语言,但效果是一样的。高段的法师,甚至可以不用咒语和效果字,也能够高度集中精神。当然,这对你们还太早了一点。好了,你们两个先自己试试看吧。”

  ※※※※※

  索莱顿接过老师递过来的魔法书,翻到了第5页。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符号、说明和咒语。诵读了几遍后,他同样伸出了食指,念出了同样的咒文。

  指尖没有任何反应。少年感到很奇怪,急忙再次翻开魔法书,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咒文。白纸黑字告诉他,他所做的一切都完全符合魔法的记载。他不死心的又试了一遍,结果依旧。魔法的奇迹并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少年用询问的眼神望向老师。

  “奇怪为什么成功不了吗?这是初学者十分正常的过程啊!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能学会魔法,也就不需要老师了。”看到学生手足无措的样子,法师笑了起来。“一般人从一点都不会到可以见到指尖的一丝微光,往往需要1、2个星期,我自己当年花了10天才能见到那一点微光。在你念出咒文时,精神一定要极为集中,并且在脑海中想象这个魔法的成功效果。屡次的反复试验之后,你才能体会到施展魔法那一瞬间的感觉。当然,从能够发出微光到能够熟练使用并且每一次都成功,大概还需要两三个月。这起步的一共十二个入门魔法的使用方法每个都不同,想要全部掌握,一般至少都要9到12个月,也就是从春天到冬天的时间。别小看魔法这门技术啊!”

  “嗯……?集中精神并且想象吗?老师,让我再试一次吧。”少年仍然不死心。

  “你还是小看魔法啊?要是这个魔法让你三次就使用成功,我在魔法学院的6年岂不是白过了。随你便吧!”

  “在我的指尖放出光芒……”索莱顿闭上了眼睛,努力让精神集中。他慢慢的伸出了食指,猛地睁开了眼睛,凝视自己的指尖。

  “周围的自然之力啊……聚集在我意念所指之处……照亮前方的道路……Light!”一个光点出现在食指的尖端。看到这个情景,耐门·洛佩斯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还没等法师继续惊讶下去,那个光点就开始移动了。

  “……移动?!老师,这是怎么回事?连魔法书上都没有记载这个效果……”

  法师打断了学生的问题。“我觉得,这个房子应该修补一下了。”他的手指指向屋顶。一个蚕豆大小的破洞正对着太阳,一道黄色的细小光芒从破洞中倾泻而下,正好落在索莱顿的指尖上。“我就说,不可能第三次使用魔法就成功啊。”

  “啊……这个……哈哈哈……”少年艰难的笑着,试图摆脱这种尴尬。“达……黛妮卡,你不试试看吗?”他急忙把魔法书塞给了身边的黛妮卡。

  “老师,就是按照这个做是吗?”接过了魔法书,少女问。法师点了点头:“对,别忘了集中精神。虽然一开始肯定不成功,但是反复尝试总会成功的。”

  “……第5页……照明之光……找到了。”黛妮卡照样伸出了食指。“周围的自然之力啊!……嗯,这个字怎么念?”

  “啊,聚集。”少年凑上前去耳语——而老师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照这样如果能够使用出来,才奇怪呢。

  “聚集……周围的自然之力啊!聚集在我意念所指之处,照亮前方的道路!Light!”黛妮卡好不容易磕磕绊绊念完了咒语——理所当然的失败了。

  看到两个人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个魔法,扎尔特站起身来。“你们两个继续练习吧。学习魔法必须要有反复练习的毅力,没有简简单单就能掌握的技术,在精神方面的训练尤其如此。那么,我先走了,你们别偷懒啊。”说着,他向门口走去,满意地听着从背后传来的咒文练习声。

  正当他一只脚踏出了门外时,白色的光从背后照耀而来。法师低头,看到地上充满了白色的柔和光线,将自己的影子衬托得十分明显。他回头瞥了一眼……脚步停住了。

  少女的指尖上,停留着白色的光球,柔和的光芒同样足以把整个屋子照亮。黛妮卡的脸上挂着兴奋的表情,向老师喊道:“老师,我完成了!我让光芒聚集在我的手指上了!”

  “……继续练习吧。天资好的确值得骄傲,但是也不要忘记努力。”法师的语气中几乎透出一丝惊讶。只有他自己能听见,心底深处的自言自语:“天啊……那是怎样的天赋啊,简直如同有魔力在血管里面流动……”

  三

  议会大楼的钟声敲响了12下。扎尔特疲惫地从自己的房间里面走出来,头顶上的阳光直射下来。

  “已经中午了啊……没想我居然下意识指导了一上午。”他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一上午居然教了4个魔法?!纵然是入门魔法,也未免太多了一些。这样快的进度……真担心他们的基础会不扎实。算了……反正我已经教了,学得好坏与否与我无关。”

  “啊……洛佩斯先生,午安。”听到薇伦蒂娜悦耳的声音,法师改变了视线的方向。她正拖着一个不小的米袋,看起来很费劲的样子。

  “叫我耐门就好了。”扎尔特走上前。“这么多米准备做什么?我在北方通常都是吃面包的。”

  “啊,这些马上要做成救济餐。”薇伦蒂娜回答。

  扎尔特估算了一下那一袋米的重量。“很重吧?不如交给我吧。”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薇伦蒂娜还没回答完,扎尔特的手势已经指向了那袋米。

  “Levitate。”

  漂浮术的效果瞬间显现,那袋米自己浮在了空中。薇伦蒂娜松了口气,用手拂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微笑道:“谢谢。”

  “这个魔法效果我改良过,只维持10分钟,这样魔力消耗小一些。一般都是用来作为飞行术的一个组成部分的,不过用来搬重物也很方便。”扎尔特问道,“这里有责任要派发救济餐吗?新教的资金不是很紧张吗?”

  “因为经济困难,所以只能做粥呀……”修女苦笑了一下。“面粉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煮粥……”

  扎尔特沉默了一下。“这些米要供多少人用?”

  “大约……每天中午和晚上,至少要做五百份粥……这一袋一般要用两天……”

  “这么多?!”法师吃了一惊。“这一袋最多不过有一百磅……新教会的资金已经紧张成这个样子了?而且……居然有那么多人每天要靠救济餐生活?”他发觉,似乎传说中自由的南方,在人民生活上并不见得比自己的家乡好多少。

  “我们从来就没有从上面给的慈善金,这里维持的经费都是靠人们的捐赠和我们自己筹的善款。我们这里是贫民区……每天虽然有很多人富裕起来或者找到了工作,但也有更多失去了土地的贫苦农民携带着自己和希望涌入城市……靠政府的有限救济完全是杯水车薪。有多少农民能拿到公民权?更不用说那些有着异族混血的人们……我只能在伊罗娜的指引下,尽可能多的援助人们罢了。”

  “这样啊……南方结果也不过是这样啊。在福利上,还不如正教做得好呢。相比之下,教廷要慷慨很多啊。”法师想起了在德兰时,教会所进行的福利——从救济金、救济工作、到免除债项等等无所不包。

  “归根究底还是钱的问题啊……慷慨这种美德,是建立在贪婪之上的,耐门……啊,耐门先生。”

  “慷慨建立在贪婪之上吗……呵。行了,不多说了,赶紧走吧。我的魔法效果只能维持10分钟的。”扎尔特抓住飘浮在空中的米袋,走向中厅。

  ※※※※※

  从敞开的中厅正门望去,法师又吃了一惊。从语言所得到的印象,毕竟不如视觉上直接的刺激来得深刻。

  从福利院的前门,到中厅的门前,足足站着百来人。他们身上的衣服不是脏就是破,脸上带着营养不良标志的灰黄色。大多数人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激情和生气,剩下的只有对这顿可怜的救济餐的渴望。这种景象,在德兰他从未见过。平时他都是在最高魔法塔和德兰大学进行研究,偶尔到教堂去,也没有见到如此的景象。正教教堂在德兰数以百计,每个教堂都能发放救济金和圣餐,只靠此维生的人并不多。

  这些人没有钱,没有技能,没有谋生的机会,没有工作和收入。看到这样的情景,扎尔特默默的转过身。

  “这就是现实吧……?什么共和,什么皇帝陛下,归根到底都只有利益两个字……北方靠贪婪造就虚伪的慷慨,南方在自由的旗帜下掩盖穷人的利益……政治就是这样的东西。”一丝讥嘲的笑容从他的嘴角挤出。“真想把这现实给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从北方来的人看……没有能力自保的人,活该被践踏……这就是我们的时代呀。人生,果然还是只有利益两个字……”

  “当”的一声,清脆的铃声传来,薇伦蒂娜敲响了开饭铃。

  “让我们开始饭前祷告吧。以神圣协约的名义,诸神会赐予我们食物。阿门。”

  片刻的安静后,就是一片杂乱的声音。衣衫褴褛的人们拥挤着领取仅够果腹的一份粥,修女努力维持着秩序:“不要拥挤!不要拥挤!会有的,都会有的……”

  看到忙碌中的薇伦蒂娜,扎尔特嘴角的讥嘲慢慢变成了发自心底的微笑。“人为财死…………只有你除外。我开始明白,为什么追求者都知难而退了……”法师飘然转过身,从人群的夹缝中离开。“不知道是我的世界会改变你,还是你的世界会改变我呢?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犹疑……不过,我不会放弃的。用多少年也好,我一定要取得你的心。这是我的最大利益……”

  法师快步走向伦尼的街道。在得到将来的最大利益之前,他先要保证眼前的最大利益。

  ※※※※※

  太阳慢慢的坠入了西方的山脉之中,它余下的力量将整个天空渲染成昏黄的颜色。仍然平凡的一天结束了,没有战争也没有危机,就连报纸上也只有“议会就交通问题进行讨论”之类无聊新闻作为头条。

  福利院唯一的神职人员,薇伦蒂娜修女在门口的树荫下倚靠着发呆,时不时督促着正在院子里面玩耍的孩子们。自从前任老修女离开之后,这里就只剩下小孩子了,更大一些的已经到各地的教会学校去接受成为神职人员的教育。下午只有一个人来捐赠过几个银币。

  “最近钱快不够了……”薇伦蒂娜叹了口气。如果当初继续在教会呆下去的话,现在应该也能当上助祭了吧,薇伦蒂娜自嘲地想着。如果肯付出“某些”东西,靠那成群结队的追随者,有机会成为屈指可数的女主教也未可知。不过,那样一定不适合自己的性格就是了……

  “我还是适合在这里看孩子们的笑脸啊。与其在教会里面勾心斗角,我还是宁可在这里做些实事。”她自言自语道。正门外的街道十分寂静,贫民区是没有马车声也没有商贾叫卖的声音的。附近的人们对这里也很尊敬,只有中午发放救济餐的时候才会热闹起来。

  “啊,修女小姐,下午好。”一个男人的问候声。薇伦蒂娜抬起头,看到刚刚入住的住客走进了院子,她忙站起身来。

  “马上就该到说晚安的时间了,耐门·洛佩斯先生。下午是去找工作吗?”

  扎尔特抓了抓头,回答:“嗯……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直接说是去工作也可以。”

  “这么说,已经有工作了?恭喜你,洛佩斯先生。”

  “我早就说过,叫我耐门就好了。”扎尔特从袍子内侧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口袋,递了过去。“我想,也是我该给您些房租的时候了,薇伦蒂娜小姐。”

  “这……”薇伦蒂娜摆了摆手,“我不能收的,洛佩斯先……不,耐门。”

  “哦,那么当作捐献也可以。”法师笑了笑。“反正也没多少钱。我不能在慈善事务上帮你什么忙,最多只能在背后支持你罢了。”

  “那么……好吧。”薇伦蒂娜接过口袋,晃了晃,叮当作响,听起来可能有二、三十个钱币。就算全是便士,也够三、四个金镑了吧?她这么想着,打开了口袋。

  “呀!”修女惊讶地叫出了声。袋子里面金光闪闪——居然几乎全是金币!“耐门先生!!这到底……”

  “我说了,这是我的捐赠啊。我把我今天所有的收入都捐献给圣格蕾丝福利院——有问题吗,薇伦蒂娜小姐?还有,叫我耐门就好了。”

  “这这……实在太多了。我还是给您登记一下比较好,治疗与守护之神伊罗娜一定会保佑你的。”

  “不必了,我并不是为了伊罗娜的祝福而捐赠的,纯粹是为了你和这里的孩子们。一个女人想要支撑太困难了,让我也为你分担一部分吧。”

  “可是……”年轻的修女还想推辞。

  “现在我也是这里的一份子了。一个人做起来辛苦的事情,两个人做总会好一些吧?从此,你不用那么辛苦了。”法师笑了笑,回答。

  “你为什么要那么帮我们呢?就算你真是黛妮卡的亲戚,也不必如此吧……”薇伦蒂娜追问道。

  “你真的想听吗,修女小姐?”扎尔特感觉到机会来了,严肃道。

  薇伦蒂娜轻轻点了点头。

  “因为我想成为你的支柱。”扎尔特伸出双手,扶住她的肩头。“能答应我吗?”

  “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

  法师点了点头。

  “太急躁了吧?”

  法师摇了摇头。

  “那么……抱歉了,耐门。”

  “什么?!”扎尔特的愿望被击得粉碎。他苦笑道:“太斩钉截铁了吧?”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现在不能答应你。要知道,我也是以前被称作‘教会之花’的呀。”薇伦蒂娜脸上现出了狡黠的笑容——这还是扎尔特第一次看到她这种笑容。她轻轻推开了法师的双手。“拒绝男人都快成为我的职业特技了。”

  “这样吗……是我不好。对不起。”扎尔特转过身,垂头丧气的走向中厅。

  “不过,耐门,你以后叫我薇伦(薇伦蒂娜的昵称)就好了。”听到这句话,法师回过头。她在晚霞中淡淡地笑着说:“你要不介意的话,可以继续努力啊。”

  “好的。”他也笑了。“我会努力的。总有一天,我的最大利益会实现的。”

  ※※※※※

  法师从礼拜堂的侧门走进了走廊,前往自己的房间。

  他的步伐在房间门前悄悄停住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一个微弱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似乎是咒语声?”

  扎尔特循声找去。有一个房门露出一道缝隙,扎尔特敏锐的听力告诉他,咒语声的来源就是这里。

  他从缝隙望进去。房间里面一片黑暗。

  “……Light!”是男孩的声音,声音里面略带一丝沙哑。咒语声消散后,房间仍然是一片黑暗。

  “看来,他还是没找到感觉啊……”扎尔特摇了摇头。不过……为什么他的声音会沙哑?

  索莱顿又一次集中了精神,念出了咒文……再次的失败。法师想了起来,他早上离开的时候,少年就在那里练习了。他静静地看着索莱顿一次又一次的集中精神,念诵咒文,然后失败,却没有从少年的脸上看到一丝气馁的表情……

  他心底里似乎有什么被激醒了。

  “点亮油灯,好好研读几遍魔法书。多闭上眼睛冥想,魔法实现的效果。”

  当索莱顿重复着不知道第1500次还是第1600次试验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索莱顿猛地跳了起来,打开了门。

  门外空无一人。男孩脸上出现了疑惑……但很快,他转身回到了屋子,亮起了油灯——虽然已经没有什么灯油了。

  半个小时后,从索莱顿的房间里面传来了高兴的欢呼声。

  听到这个欢呼声的扎尔特·佛兰,脸上露出了微笑。

  “……如果德兰大学那些学究们能有如此助手,一定会打心底里面笑出来。看起来,这次我可能是收了两个不错的弟子呢。”

  “吃饭了!”薇伦蒂娜修女的声音传来。“别玩了!今天可是有牛肉啊!”

  “牛肉啊……”法师站起身来,走出门。“如同牛肉一般甜美的生活……真是垃圾一样的修辞。不过,我很想这么造一句话呢。今天,根据星相学教授那个老头说的,应该有天马座流星雨吧?”

  ※※※※※

  门外,夜幕已经完全降临。

  几颗流星从夜空中划过。它们的轨迹相交,然后消失。

  就这样,来自帝国的流亡法师耐门·洛佩斯——真名扎尔特·佛兰——在这里住了下来。每天都有很多人这样改变着自己的,或者他人的生活轨迹。

  新的生活随之开始。

  之后怎么样?

  之后……之后……嗯,时间毫不停留地前进了。

  ※※※※※

  (注释1:源论和原子论,近代精神力学根本理论的雏形,早期学者——早期的学者大多是科学家、魔法学家、神学家、哲学家等多职兼任——提出的世界构成观。这种观点认为,构成世界的基础是能量和物质;而生物,则是物质和能量的结合体。构成物质的基本单位是“原子”Atom,而构成能量的基本单位是“源”Source。后来这个理论发展成了整个近代精神力学,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被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修正,在相对论中,爱因斯坦确认了能量和物质的同一性,建立了现代精神力学的基础。)

  小常识:以上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注释2:关键效果字就是俗称的“魔法名称”。因为咒语的作用只在于集中精神,因此大多数法师都会把象征这个魔法的效果字作为咒语。也有不少法师会增添一堆听起来很酷的长咒语——这一般是无关紧要的,因为每个魔法都需要一定的聚集时间,咒文的长短并不会影响魔法生效的时间。)

  

第二章 立场·Proud of Spellcaster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