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终章

    拉德茨·戈瓦尔元帅在环堡中央,自己的房间内弹着钢琴。

  仍然是《悲怆奏鸣曲》。

  最后一个音符落定,元帅面前的乐谱上已经出现了白纸。

  “终于结束了。这是我一生弹得最好的一次。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的演奏才能很平庸,没想到居然也能有这么出色的时候。”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从窗户往下看,下面遍布火把。自己的亲卫队已经投降……敌人应该正向着这里来。

  “老朋友……最后我还是输给你了。你能在这里安插像克拉德·洛佩斯那样了不起的人……超出了我的预计。我轻敌了。”

  元帅转了回来,坐在书桌边,摘下了军帽,放在桌上。桌上的台历写着:“YearofSorrowWind,1665,Dec7th,Friday”。

  “12月7日……是我的幸运日。”

  他似乎已经能听到脚步声正在向这里接近。

  “二十年前的这一天,我在伦尼打败了柯曼军。十八年前的这一天,我接受了帝国的和约。如今……我作为背弃民主和共和的人,在这里即将被逮捕。”

  门外传来了交战声。

  “从来没有共和国元帅被逮捕过,我也不想打破这个惯例。”

  开始传来破门的声音。戈瓦尔从军服上拿下了肩章和勋章。

  “希望,这个国家能够继续存在下去,不会因为下一次迫在眉睫的灾难而消失。”

  对方似乎在使用魔法破坏门锁。戈瓦尔笑着,从抽屉里面摸出了手枪。

  “用手枪自杀……至少看起来很体面。共和国万岁!共同体万岁!自由万岁!”

  枪响。同时,门也被打开了。

  赫尔·特德伍德冲了进来。见到这一幕,他明白,自己来晚了。他走到桌边,见到了桌上的军帽、肩章和勋章。

  他退后几步,走到桌子的正面,对着拉德茨·戈瓦尔元帅的遗体,敬了个最标准的军礼。

  然后,他转身离开。这里,就交给国家情报局的那些家伙吧。

  ※※※※※

  所有的城门都关闭了。

  那些疯狂掠夺的溃兵和雇佣兵想要逃走,却在这些地方被阻拦住。第三独立炮兵团的重装步兵们,已经将各个城门全部封锁。

  所有来到的人,都被抓住,然后解除了武装。

  “报告长官!有一队阵容严整的部队接近!”

  负责防卫北门的连长十分惊讶,急忙从高处俯视。很快,他就辨认出了来人。

  “一群蠢货!不认识洛佩斯少将和他的警卫连吗?我下去迎接!”

  到了将军面前,这名连长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将军脸上如同凝结了冰霜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北区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如果是你们的部队在抢掠,那么就自裁吧。”

  “不,不!是那些雇佣兵部队和溃兵部队在抢掠……”

  “那么很好。传我的命令,把所有可能参与抢掠的雇佣兵枪决。”克拉德冷冷扔下命令,转身往城墙上走去。

  “长官,这……”

  “叫你传命令就传!一切责任由我来负。”

  “是!”那连长急忙敬了个军礼。

  因为这道命令,当天晚上的死亡人数从5千5百激增到7千5百。报告书上写着:“因为雇佣兵部队顽抗到底,我部不得已将其全部消灭。”

  克拉德·洛佩斯从此也得到了“冷血将军”的称号。

  “一日政变”就这么结束了。

  次日,伦尼全城欢腾,为了庆祝保卫了民主共和伟大英雄的诞生。在这次政变中,努力拯救市民的“正义骑士”冒险者的名号也被广为传诵。

  “克拉德·洛佩斯即日起升任自由军中将,担任自由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临时主席。”

  任命书来得飞快……历史前进了。然而,在政变之夜,有一份从北方来的紧急秘密情报随着政变资料被付之一炬……

  不过,那就不是我们现在所能涉及的部分了。

  ※※※※※

  黛妮卡·洛佩斯站在麦特比西河的岸边。她的右手上戴着戒指……

  “黛妮卡,握住戒指,在心中想要去安全的地方!”修女最后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那双眼睛,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是一双视死如归而又充满慈爱的眼睛。

  到达这里时,一个声音就从戒指中传出。

  “还记得吗……?薇伦蒂娜……这里就是你第一次拒绝我的地方……现在,让我们把这里当作回忆吧。”

  是老师的声音。黛妮卡的眼泪终于也无法控制,缓缓流下。

  她已经回过伦尼了,但又离开了那里。然后,她就回到这条河边发愣。

  她没有地方可去。她不想去见父亲。从我的手上,夺去一个亲人,难道还不够吗?为什么……

  “小姐!小姐!”

  黛妮卡没有回答。

  “小姐!小姐!那边那位小姐!穿着紫色披风和革甲的那位褐发小姐!你站的地方很危险啊!”

  黛妮卡回过头,看到4个人。

  一个穿着银色胸甲的骑士。一个穿着露肩装的黑发美人。一个魁梧的中年牧师。一个看起来就很孤僻的年轻人。

  “不用担心。我是个法师啊,这种地方我还不会有危险的。”

  “请问法师小姐在这里干什么呢?”为首的骑士问道。

  “……”黛妮卡沉默了。

  “啊……抱歉。”骑士低下了头。“我不应该随便打听……”

  “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黛妮卡回答。

  那黑发美人开口了。“那么说……你是法师啦?能不能加入我们呢?我们的法师不久前阵亡了……”

  “啊……?这太失礼了吧,多芙!”

  “其实……没关系啦。反正我现在也无处可去。当然,你们不要想打什么坏主意,否则我的魔法可不是吃素的。”黛妮卡笑了。

  “啊……怎么会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莱萨多的卫士,修兰·迪马特尔(ShulanDiamatel)。”骑士说道。

  “多芙,多芙·纳姆洛克(DoveNamrok),如同你所看到的一样,穆丝卡的牧师。”黑发美女回答。

  “我是柯瑞尔的牧师杰特。杰特·尼顿(JeteNeton),他是派克·塔普(PickTap)。”那个魁梧的人介绍道。

  “该我介绍自己了吧。我的名字是……”黛妮卡沉默了一下。

  ※※※※※

  3天后。

  “喂,老板,看到那个年轻人了吗?每天,他都在那里喝啊喝……喝醉了就倒在桌上睡,醒了接着喝。”一个酒吧女抱怨道,“他老是在那里,什么都不做……”

  “嗯……不要管他了。你能看到他的眼睛吗?那双眼睛里面……有着深沉的悲哀啊。看起来,就像失去了生存意志一般。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才会到这里来用酒精欺骗自己的……”突然,老板看到那个一脸沉重的年轻人站起身来,不禁止住了话头。

  “抱歉……老板。这是这几天的酒钱……我走了。”满嘴的酒气,年轻人走出了门。外面的夜风很凉……很冷。已经深夜了……

  索莱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都是伤疤。在静静离开了教堂后,他疯了似的在福利院的废墟里面翻了一天,在门口坐了一天。没有人回来……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悲哀的事实。他到达这里的时间,比克拉德还要晚。在那一刻,他就已经崩溃了……18年的整个过去都崩溃了。遗留下来的,只有一样东西。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铁六芒星徽章。背面镌刻着花体字:Z.F,WizardofAllArcane,No.1652045。过去唯一的证据……他紧紧握住手中的铁徽,一阵温暖的感觉从里面散发出来,保证他能够不在这寒冷的冬夜被冻死。

  索莱顿扶着墙走到一个暗巷,终于无法支持,一头倒在地上。天空仍然那么黑……头顶上的已经是一挂弯月了。

  “我想要当一个商人……那纯粹是个空虚的梦想啊。利益最大……为何连你自己都做不到呢?”他无奈地笑了笑。“我……究竟应该做什么呢?难道我注定一事无成?命运难道真的抛弃了我……”

  “魔法是工具。它不是为了战争而存在的。”“每个学习魔法的人,都要付出代价。”扎尔特老师的教诲似乎又一次响起。

  “……骗子……你连自己的命运都改变不了……”索莱顿喃喃道。

  “不要一味的改变自己去适应这个世界,而是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这个世界。就算你无法改变自己的世界,也要尽可能改变别人的世界……”

  “……你改变了什么?我又改变了什么?我们这些人,根本就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

  “我不是改变了你的世界吗?”

  “我的世界吗……我的世界……又剩下什么呢?都被夺走了……”

  “去寻找自己的目标吧,你总能找到的。你是大魔法师耐门·洛佩斯的弟子啊!”

  “我的目标……?”一阵酒力上涌,索莱顿终于要支持不住了。“不……老师……不要离开我……我还没有掌握到精髓啊……”

  老师的脸消失了。索莱顿似乎看到,他正在对自己微笑。

  ※※※※※

  第二天清晨,太阳如同往日一般升起。

  一骑快马,划破了城市的寂静。

  仅仅过了2个小时,这封急报就被媒体得到了。刚刚做完政变专题的报纸,又得到了更好的题材……号外的声音响彻大街小巷。

  “号外!号外!帝国进攻!帝国进攻!北儒洛克军区一败涂地!帝国二十万大军围困斯蒂尔堡,直指肯格勒!南儒洛克军区司令紧急换人,国家英雄洛佩斯中将出任南儒洛克方面军司令!募兵令发布!所有的成年男子,保卫国家!保卫民主!保卫共和!”

  募兵处排起了长龙,前两天克拉德·洛佩斯的大名响彻云霄,每个年轻人都渴望投入他的麾下。

  只有一个地方的募兵处特别的安静……几乎没有人。每个年轻人走到这里,只是看了看牌子就摇着头走开了。那是因为牌子上写着“法术使用者招募”。

  “难道……这个国家的法师、牧师就这么少吗……?”招募人员甲。

  “呼……没办法,谁让帝国魔法水准比我们高的多呢。看看那边克拉德炮驾驶员招募,人多到都快打起来了……”招募人员乙。

  “嘘!有人来了!”招募人员丙。

  “我要参军!”听到这句话颇高兴的招募人员们,看到来人不禁冷了半截。来的人居然是个金发少女……而且看起来实在年轻的太过分了。

  “……这位年轻的小姐,你的年龄?”

  “我已经16岁了,可以上战场了吧?!”那个金发少女急切地问。“我可是一个法术使用者啊!”

  “真抱歉……你的年龄实在太小了,而且又是女的……国家没办法让你上战场啊!”

  “如果你能找到一个成年的法术使用者作为你的监护人……没准还可以……可现在……如果你有个万一被记者发现,我们自由军的名誉可就完了。明白了吗?小妹妹……带你的哥哥来一起参军吧!如果你没有哥哥……那只能说抱歉了。”

  ※※※※※

  “这……怎么能这样……!哼!”金发少女不满地踢着石子,走在路上。“我……上哪里去找一个哥哥出来啊?还要是法术使用者……这不是做梦吗?”

  突然,她注意到一个暗巷里面,几个家伙正在翻一个醉汉的口袋。

  “真不爽……这几个家伙真是倒霉,恰巧碰到了我……”金发少女正准备出手,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

  醉汉猛地坐了起来。是个面貌还算清秀的年轻人。

  “你们要拿什么东西都不要紧……不要动我手里的东西啊!”他似乎非常恼怒,一挥手,出现了3个无色的光球。“……MagicMissile!”

  追踪弹瞬间击中了三个盗贼的要害。几个盗贼急忙扔下手里的战利品,一溜烟跑了。

  索莱顿站起身来,出奇地,那徽章被触动的时候,他自己会有感应。稍微整理了仪容,正准备去另外一个酒馆,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太……太理想了!那……那位英俊潇洒,身手不凡的帅哥!”

  “嗯……?”索莱顿抬起头来,看到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金发少女向自己跑过来。“你……说的是我吗?”

  “对,对,就是你!跟我来,我有件事情要求你帮忙!”

  “啊……?什么事情?”

  “别管了,跟着来就是了!”金发少女拉起了索莱顿的手,向募兵处的方向飞驰。

  “啊……那个女孩子又回来了。”募兵人员甲道。

  “呼……呼……这是我表兄,也是个法师!我可以加入军队了吧?”

  “真是输给你了……你的名字?”

  “嗯……麦蒂,麦蒂·克罗索(MaidyCrossive)!”

  “……职业?”

  “吟游诗人,音乐魔法使用者!”

  “啊……那么这位先生的名字?”

  索莱顿愣住了。自己要参军?还要名字?参军无所谓,现在对他来说,在哪里都一样了。可是名字……不能像以前一样用外号了。

  “这位先生……名字!”募兵者发觉索莱顿在发愣,加大音量重复了一遍。

  “名字……我的名字是……”索莱顿也沉默了一下。

  ※※※※※

  “黛妮卡·威伦·洛佩斯(DelnicaVelenLeopace),叫我黛妮卡就可以了。”现在,我不仅仅是洛佩斯家族的后代了,她想。

  “耐门·索莱顿(NaimenSoliton)。我是法师,是大魔法师耐门·洛佩斯的弟子。”这就是我的姓名。在我身上,有别人未尽的梦想,他想。

  戒指在她的右手上闪耀,徽章在他的左手中攥紧。他的腰间有一把手枪,她的腰间也有。

  ※※※※※

  “喂,耐门,耐门!”麦蒂活泼的声音。

  “什么事情?”

  “你的名字为什么这么奇怪?那不是古通用语里面‘没有这个人’的意思吗?”

  “啊,那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的名字啊。他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父亲。”

  就是这样吧……

  耐门举起了六芒星徽章,透过它去看太阳。

  Z.F,WizardofAllArcane,No.1652045。

  那铭文在阳光下微微发亮。

  命运的骰子,开始加速转动了。

  ——GunBloodRose·AfterglowEpisodeI完

  

终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