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节 将军的远大目标

    玫瑰红色的液体在水晶杯中荡漾着,映照着窗外的光华。大楼下,忙碌的人们进进出出,收拾着残局。MAT总部大楼遭到不明分子的突然袭击,导致死亡百人以上的消息也已经被大多数高层人士得知了。盖兰·安得里格斯,MAT公司的总负责人,正在收拾残局,向着传媒发送“目前还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声明对此事负责”的声明。“德兰战后最大的恐怖事件”明天会在德兰时报,柯曼邮报和大陆第一日报的头版上出现吧。

  将军端着玫瑰色的葡萄酒,端详着忙碌的,犹如蝼蚁一般的人们。

  “说实话,我不喜欢葡萄酒,我更喜欢软饮料。但是在这种时候,不喝葡萄酒好像不能制造出气氛吧,别的作品中的幕后人都是这么干的。BloodRoses……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酒杯的边缘停留在了将军的嘴唇上,酒沿着白色的胡须流下,没有一滴流进他的嘴中。就在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这扇门原本是一扇密门,不仅很难发现,就算发现了,一般水平的人也根本没有能力进来。

  只要是能够进到这里的人,实力都不会弱,因此将军仍然保持着他的沉着冷静。“对不起,没有给你准备酒杯,请自己从那边的橱子里拿一个。还有,别忘了请随手关门。”

  来人随手关上了门,用将军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说道:“啊呀,杰德,你就是这么招待老朋友的吗?太不像样了吧!这么多年了,你这里和你当年的后勤本部完全一样,连暗码和进入步骤都没有变啊,‘后勤本部的杰德’。”

  将军骤然转过了头,惊讶的瞪着来人。“你……这……不可能……!耐……耐门?!我听说你已经死了。”不过他的脸色立刻恢复了正常。“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的。想要把你彻底除掉,就算是那帮精灵都做不到,更何况仲裁协会的那帮后生晚辈呢。”

  耐门苦笑了一下(这个好像是他最常见的表情了:):“这个……你也别太小看他们的,计划的确做的不错,我差一点就彻底死在那里了。结果,把我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连个属于自己的身体都没有。”

  “幻术吗?”将军反问道。

  “是的。”

  将军沉默了一会儿,走过去拿了另一个酒杯,把手里玻璃瓶中的液体慢慢倾倒入其中。“来,给你。”

  “多谢。”死灵法师接过了酒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干杯。为了我们逝去的光阴,为了曾经辉煌的帝国。”将军把手中的酒杯在空中做了一个干杯的姿势,举回到唇边,倒了下去。耐门也同样的将这杯酒喝了下去。

  将军把空酒杯放在了桌子上,起身走到了窗前。“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见了?”

  “……”

  “你看起来和那个时候一样,我却老了。”

  “或许是的。那个时候我是军队的总指挥官,而你是后方的最高指挥者。后勤本部的杰德,所有的人都这么叫你。”

  “……‘兹命令杰德·诺波森特(JaderNorbesont)上校,后勤本部最高司令官’,当时你的命令是这么起草的吧?”将军微笑着说,“这个命令我可是永远都忘不了的啊,现在我都把它放在镜框里面镶着呢。只是因为帝国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我不能公然挂出来……”

  “当时这个命令可是受到多方反对呢。没有人同意让一个上校担任后勤本部的最高工作,就算是以我的权威,这个命令也几乎被整个军部反对,不过没有人敢说出来罢了。令我高兴的是,事实证明了我是对的。除了你,没有人能够那么完美的同时完成东西两线的后勤补给工作。没有你帮助我的补给线,早在东线的时候,我们的主力就已经崩溃了。”

  听到了这句话,将军目光突然从兴奋转成了寂然。“有什么用呢?最后我们的战线还是崩溃了。我们输了。我做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有什么用呢……”

  “……这不是你的责任。”

  “军队高层和朝廷发生了严重的争执。内政官员们抱怨纵深战略消耗太大了,已经把整个国家都拖了进去。军方则要把纵深战略进行到底,强烈要求补充参谋本部预备队和帝国最高预备队两级部队。最后在争执之下,不得不撤销了参谋本部预备队的编制。后来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后来的事情是这样的:在那次突袭后4个月,原本帝国军应该可以按计划突破洪里那斯提的,却因为没有参谋本部预备队的存在,导致扩大战果的力量严重不足,最终在西线陷入了完全的消耗战之中。精灵的战争生产能力仍然存在,没能像破坏自共体那样用后备部队迅速突破。柯曼的力量在两线作战中慢慢的被消耗了……战争,其实在帝国军队停止对西线的纵深突进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耐门打断了老友杰德的话:“不必说了。和我的推演一样,没有我在,想要压制住内政部的那些目光短浅的家伙是不可能的,这一切都和我的推算一样。如果不能像对付自共体那样迅速破坏掉圣森的生产能力,只要他们把生产中心迁移走,我们必然会陷入胶着,无论怎样的胜利都永远只能是战术胜利。”

  将军沉默了一会儿,慢慢的回答:“如果那时候司令你仍然在的话……”

  “不用说了。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想也无济于事。现在该让我们转入正题了。”耐门单刀直入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杰德,你到底想干什么?说的明白一点,你要神戒究竟要干什么?你应该很清楚,那一套东西对于你根本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这个啊……”将军猛然转了过来,径直坐在了椅子上,匆匆忙忙的拿起了一支雪茄,用颤抖的手点燃了它。从他所有的行动中,都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心情的激动。“现在我彻底相信你不是冒牌货了,这种行事方法正是你的作风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让兴奋的心情平静下来。

  雪茄的烟雾开始在房间里面飘散,给谈话带上了一点神秘的氛围。将军弹了弹烟灰。“从哪里开始说呢?就从战争的最后一年开始说吧……那是在79年3月份的时候。虽然战争开始走下坡路了,但是我们仍然拥有200万机动兵力,并且1月份在东线对远东军打了一个漂亮的反突击。说是东线,当时的所有战线都已经在帝国本土了,再说战线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索塔兰突出部反击是吗?”耐门适时的插进了话,以便能让对话继续下去。

  “是的。我们将东线的最主要敌人,第一混成作战方面军的主力基本上击溃了,东线的敌人很难再突破我们的防线。西线仍然进行着消耗战,精灵们的兵力并不多,他们想前进一步就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且,我们仍然掌握着空中的优势,这样敌人想要在我们的领土中进行后勤补给就非常困难,而我们则可以顺利的在内线调动预备队。从1月份到3月份,战况基本上就稳定了。一切看起来都很好,圣森和远东高层已经为了胶着战况而抱怨不停,求和并不是不可能的。只要再坚持3个月,一定能够和谈了——我们都这么相信着,所有的士兵都为了和谈而奋战到底。”说到这一段的时候,杰德将军的语调不自觉的高涨起来。到了那个时候,他基本上已经是后方的最高司令官了,也已经从炮兵上将升任成了上将。那个时期是他最春风得意的时期,可以说是一扫一路兵败的阴影。

  “然而……在4月份,对于帝国来说最大的打击发生了。”语气开始变得低沉,杰德开始叙述自己最不愿意提起的一段记忆。“你应该知道吧,虽说这件事情一直被处理的很低调。”

  “是的。”耐门用低沉的声音回答道。“那起神秘的火灾。”

  帝国后勤本部最黑暗的一天。事实上,这一天彻底决定了帝国的命运。

  最大的三个空军基地因为不明原因而同时开始了燃烧,而且火势完全得不到控制。已经陷入资源紧张的帝国无法指派出足够的消防车到达,因此只好借助人的力量。然而,火焰无视所有人的努力,不受控制的蔓延,就好像根本没有任何法师在努力控制它一般。陷入同样命运的还有最大的油田和柯曼的三个主力兵工厂。在那个晚上,同时发生的火灾让整个军方目瞪口呆,杰德上将焦头烂额,他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控制这么多火灾。

  红色的恶魔照耀在了帝国的夜空之上,当天晚上,几乎所有的人都能看到某一处的天空摆脱了黑暗的限制。德兰的整个国家机器急速的运转着,但是不能够扭转任何事情,将军们和大臣们只能等待着早上的损失报告到来。

  最后的损失大概是这样的:空军力量的70%损失在了火灾之中,由于油田和油库的损失,整个帝国的油料储备只能再维持1个半月。由于兵工厂的损失,帝国暂时已经不能再生产新的装甲力量,就算是替换用的发动机和火炮也暂时无法再生产了。换句话说,内线的优势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不能机动的后勤补给线立刻早遇到了极大的困难,空中的优势也化作了无形。

  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做出选择:全线撤退以收缩补给线,或着选择没有任何后援的坚守。参谋本部选择了收缩。他们本以为保密工作做的极好,应该能够成功的撤退,但是敌人的情报准确出乎他们的意料……最终,多达40万的将士永远的停留在了原本属于柯曼帝国自己的领土上,数以百计的柯曼城镇被同盟国的坦克和火炮夷为平地。到了5月份,战争的天平向着同盟国不可阻挡的倒了下去。和谈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

  战后,同盟国特意低调处理这次“历史上最大的破坏行动”,说这只不过是成功的因素之一,而那些被摧毁掉的战争资源很多也变成了军方的战果。火灾的原因也被说成是空军的空袭。大概如果把真相说出来,会对军方的这次大胜利产生不好的影响吧。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件事情很明显是有内奸!失去了龙骑士团的精灵空军还剩下什么?远东的双引擎战术轰炸机能够飞到我们的境内吗?如果是用法师来破坏,就算把精灵、远东、自共体三个国家能够使用远程传送的法师都集中起来,大概也不够用吧。”将军激动的说着,“我坚信我们基地防卫的力量。只有内部的叛徒,才能够制造如此巨大的灾难。在你离开之后,我所有的努力都毁灭在了那个内奸的身上。在那天晚上,我就明白了一件事情:神圣柯曼帝国已经完了。彻底的完了。”将军没有说出口的事情是,那天晚上,他其实哭了。接到“控制火势已经不可能”的报告后,他悄悄地流下了眼泪。不是为了被火焰吞噬的军事基地,而是为了在灰烬中化作泡影的和平希望。

  耐门没有说话。他很能理解老朋友当时的心情,因为这种心情在他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已经体验过了一次,那种得知自己为之努力的目标在一瞬间消失的打击。就算是在自己的位面中反复使用模型推演,他一直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200年为了帝国所做出的努力不会因为战争而毁于一旦——即使所有的推演结果都告诉了他帝国的战败已经不可阻挡,死灵法师仍然希望能够看到好一点的结局。毕竟他已经为建设一个富强而自由的国度努力了很久很久……可是当他回来的时候,等待着他的是最残酷的结果。如果没有这次打击,或许他也不会中那种圈套吧。

  “接着,战争结束了。我用了个小小的计谋,把自己列入了德兰巷战中牺牲者的名单,成为了‘同盟国所击毙的柯曼最高级将领’。而我本人,则接替了原先MAT幕后人的地位,开始了自己在商海的新生活。”将军的脸色再次恢复了平静,他从那段过去的历史中重新回到了现在。“你也知道,原本MAT是柯曼皇族的秘密产业,但是皇室已经崩溃了,我便利用了一点手段,接掌了这个大陆最大的魔法物品公司。当时,这个公司因为长期的战时体制,已经陷入了财政危机之中。”

  “在这个时代,金钱比手枪更为有效。”耐门喃喃的说道。“你是管理的天才,能够调度整个帝国的后勤,自然也就能够用最高的效率调动公司的资本。”

  “是的。很快的,我就让这个公司在新生的柯曼三国中zhan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也在圣森、自共体和远东拥有了强大的势力。我不再是杰德·诺波森特元帅(‘死’后追授的),而是魔法物品交易公司的董事长将军先生。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向那个叛徒复仇。我需要有效的力量,能够刺探到一切情报的力量。现在,我拥有了这种力量。”

  “换句话说,你知道了当年叛徒的身份了?!”耐门惊讶的问道。

  “是的。虽说他们一直保持低调,害怕有帝国的剩余力量来向他们复仇,但是我还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其中的主谋,就是你当年在魔法仲裁协会的副手之一,协助你管理协会,后来在军部担任魔法作战司司长的人,诺古·列特诺夫(NoguLeitnov)。他就是叛乱行动的主谋。”将军慢慢的说道,他的语气十分平和,但是耐门能够从中听出隐藏的很深的恨意。“现在,他是仲裁协会的会长,虽说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也从来都不让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外泄。”

  “是诺古啊。我也想到可能是他,但是不能十分确定。那个男人有着很大的野心,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会用这种手段来实现罢了。”

  “就这样,在我得知了那个家伙的身份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诺古身败名裂,让他把通过阴谋得来的权力再丧失在阴谋之中。所以,才有了我这个计划。”将军终于开始叙说他的详细计划了。“计划的名字叫做‘天国之门’。这道门的背后,当事人认为是天堂,而实际上则是无尽的深渊。”

  “……是个好名字。”耐门回答道。“开始说吧。”

  “计划的雏形是从我因为偶然的机会拿到一枚神戒开始的。当时那枚戒指混杂在一大堆廉价的普通戒指中间一点也不显眼。当时我正在苦思冥想消灭诺古·列特诺夫的计划,但却没有任何有效的方法。整个世界的政府都站在他那一边,我没有办法与之抗衡。除非……除非我能够找到让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彻底崩溃的办法。那枚戒指给了我灵感。如果我放出传言,说是发现了七枚神戒最新的用法呢?如果我传言说拥有所有的神戒,就能够得到神一级的力量呢?只要诺古相信,他一定会倾尽全力寻找的。到了那个时候,我再把传言放给各国政府要人。拥有神一级力量的人是很可怕的,各国政府和各方势力一定会竭力阻止他的成功。”

  “……这种计划怎么可能成功呢?诺古也不是傻子啊,他也知道我曾经在所有的法师面前揭示过神戒的真相的。他怎么会上当呢?”耐门惊讶的问。这个计划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怎么会有成功的可能性?

  “但是,越是不符合常理的东西,就越可能令人信奉。成功的理由一共有三点。首先,我让我的部下玩命收集神戒,然后再有意无意的释放出消息,有人要收集神戒以便踏上通往诸神的道路。”

  “……能拿自己做饵,了不起。但是,这样也会让你自己变成众矢之的啊。”耐门指出了这么做的缺点。

  “我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能够让那个家伙上当,我自己付出损失也不在意。”将军苦笑着说。“第二,我放出传言说,其实你本人的确是用这些神戒拥有了近似于神的力量,但是为了防止别人拥有这股力量才宣布那种事实。实在对不起,但是我也没有别的更好的招数可以用了。”

  耐门这次觉得很难接受了。自己的人格被别人当成了用来欺骗的手段……但是人类一般总是很容易相信黑暗面的传闻,尤其是那些传说中的名人的传闻,反正死人也不会从地下爬起来指责——他本人是个特例。“虽说过分,不过的确有效。还有呢?”

  “还有就是,那个叛徒自己想成为神已经想疯了,不管怎样的传言他都会相信。”

  “……”耐门无话可说了,半天才挤出了一句回答。“这种理由真是难以相信啊。一个大魔导师级的人物居然会上这种低水准流言的当……只能说的确是被yu望蒙蔽了双眼吧。”

  “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他真的会上这个当。大概是因为当仲裁协会的会长已经不过瘾了吧,非要当神不可……人一旦被yu望完全蒙住双眼,就会变成一个判断力连小孩都不如的人。”

  “现在计划已经接近尾声,剩下的要做的事情只是把神戒用合理的方式被那个叛徒夺去,然后利用我在协会的力量把那个失去协会内部和各国政府支持的孤家寡人彻底收拾掉。既然他现在已经踏上了贼船,就休想下去。”

  “嗯……虽说计划很不合理,但是你竟然利用诺古的弱点让他完全跟随着你的步调走,还被消耗掉了所有的私人力量。下次他不得不动用自己真正的实力了,也就会留下痕迹和证据……虽然我不想称赞这个漏洞百出的计划,但是既然已经接近成功了,我还是要说一声恭喜吧。”耐门回答道,现在他终于明白MAT的总裁收集神戒究竟要干什么了。这种出乎意料的计划完全无法想象有人会实施……或许就是因为如此,精明的协会会长诺古才会上当吧。

  听到耐门的恭喜,将军脸上并没有露出得意的神色,相反,却笼罩上了一层愁容。

  “的确曾经是接近成功,至少在1个小时前还是。”

  死灵法师惊讶的问道:“什么?怎么回事?那些进攻者不是被击退了吗?”

  将军把桌上的字条拿起来,递给了耐门:“自己看吧,看完了你就明白为什么我这么说了。”

  “BloodRoses……!她们又想干什么?”耐门的脸色大变了,这张纸条的出现实在出乎他的预料。尤其是上面写的条件,无异于直接指名他前往……!难道那个组织居然知道了这个秘密……?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一共也没有几个,就算是杰德将军也不知道详情,BloodRoses那些女人是怎么知道的?耐门的头上冒出了冷汗,他有了一种奇怪的预感。“那么,杰德,你说我们该如何行动?”

  “没办法,只有照她们说的去做。我知道你曾经在初代BloodRoses的建立和扩展上帮了她们很多忙,但是毕竟很多年过去了……我们现在手头没有足够的筹码了,只能前往她们那里试试看……”将军分析着现况,这次打击实在在他的意料之外。

  “嗯,很有道理,也很稳妥,但是……好像这么受制于人不太好啊。你说呢,我们应该怎么做?”耐门突然把头转向了窗外。“下来吧,伊奥,不用在那里继续表演了。”

  将军急忙转过了头,正好看到一根绳子从侧面荡过来,破窗而入。接着,全身黑色夜行衣,腰间挂着一柄东洋长刀的大贤者就登场了。理所当然的是,在他的肩头上停着那只名叫小雷的黑猫,这只猫为了生存已经练成了能够在任何地方巍然不动的特技。

  “你居然能够发现我藏身的地方,真是不简单啊!”伊奥奈特严肃的回答道。

  耐门望着眼前的应该是大贤者的男人,叹了一口气。“今天是忍者吗……?这种瀛国的职业的确很有个性啊,如果你真有心要学应该也能做的很好,或许能不被我发现。但是用漂浮术飘浮在27层的高度,然后再装模做样用一根2米长的绳钩挂上楼顶……我想我还不至于老到连这种人都发现不了。行了,说回来,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贤者沉吟了半晌,说道:“你们放心的按照她们说的做吧。面前的命运我虽然无法确定,但是我想应该没有问题的。”

  有了这句话,耐门就放心了。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对两位同伴说道:“那么,我想我们应该没有什么更多要讨论的了。我要走了,大家晚安。”

  “等一下!”贤者突然叫住了他,把一个东西扔了过去。“你上次要的东西,说是必须在今天之内给你!你忘记了吗?”

  耐门接住了那个东西,看了一眼,回过头说道:“多谢。要不是你,我都已经忘记了。”说完,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房间,并且解除了身上的幻术。

  三名强大的法师,今天晚上在这个地方达成了反对仲裁协会的同盟。全面战争的预感已经很近了……

  大贤者伊奥奈特完成了所有的事情之后,拿起自己的绳钩,同样准备离开。

  将军突然开了口。“等一等,我还有句话要跟你说。”

  贤者奇怪的回过了头:“干什么,杰德?”

  “记得,下次再在夜间秘密行动的时候穿深蓝色,不要穿黑色。你穿了黑色的,在夜里实在是太显眼了。”

  瑞丝·奎拉希雅从昏迷魔法的作用下醒来,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她只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是在对付火元素,然后听到了一个声音念了Stun这个词……后面的事情就完全不存在记忆之中了。这里是哪里?现在自己在哪里?她环视着四周。洁白的木制桌椅,趴在服务台上打瞌睡的服务员,面前仍然冒着热气的棕黑色液体,留声机发出的回荡在空中的轻音乐……只用了5秒钟,她就得出了结论:这里是德兰最好的24小时咖啡店Moonbracks,富有小资情调的年轻白领们最喜欢来的地方。

  窗外的天空仍然笼罩在黑色的幕布之下,但是地面上的人们仍然忙碌着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夜生活。德兰的市中心,常年都是车水马龙热闹繁华的。现在的年轻人大概都聚集在酒吧和夜总会里面,咖啡店属于安静的地方,只有很少的几桌人在喝着咖啡,也难怪服务员正在打瞌睡。瑞丝看了一下手表,23点50了。

  “你醒了啊。”耐门熟悉的声音重新出现在耳畔。

  “嗯?你的力量恢复了吗?”瑞丝惊讶的问道。就算是迟钝如她的人,也很快反应过来,如果耐门没有重新回来,自己是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嗯。当你昏迷对身体失去控制的时候,你的身体就会向我发出请求,把我从睡眠中叫醒,就像闹钟一样。我也很想再休息休息……”耐门努力在声音中装出很不高兴的样子。

  “哎,就当作你租住我的身体的租金吧。既然免费借用了,那么承担一下保护责任也是应该的吗。”

  “这个……你自己不努力练习魔法技巧,剥削别人真是一点羞愧之心都没有,要不是我,你现在早就去领失业救济了吧?”虽说耐门很清楚“和女人争辩是一个男人所能做的最愚蠢的事情”这个原则,但是他仍然忍不住要说。就算是力量已经超过了凡人境界的他,真正面对女性的时候水平也就是个20多岁年轻人的水平。

  “你和我之间还讲这个干什么?你为本小姐干这些事情是理所应当的!谁让你不去别人那里,偏偏选上了本小姐呢?!”瑞丝继续强词夺理。

  法师只有小声的轻轻抱怨:“如果我有选择的话……”

  这时,咖啡厅里面的充满古色古香的大落地钟敲响了。瑞丝扭过头去,盯着那个钟,钟上所有的指针都直指着天空的方向。

  “今年又是这样吗……?算了,反正我也习惯了。”她在心里默默的说着。这时,突然她感觉到有人碰了碰她的肩膀。瑞丝急忙扭过头,却看到了一个令她惊讶的人。

  耐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实体(也可能是虚像吧)聚集在了她的眼前,就坐在她的旁边。

  “……这是干什么……?”还没等瑞丝问完,耐门把她的右手拉了出来,把一件东西拍在了她的手心里面。

  “HappyBirthday。”死灵法师的影像微笑着说,“再不说就晚了,上次你在伊奥那里说出来的。21岁生日快乐。”(参见第二十章)

  瑞丝低下头,看到了手心中是一个蓝宝石项链。蓝色的宝石很大,充满了魔法的力量,而且很漂亮,比上次耐门给的那个用来制造小幻象的项链漂亮的多。至少,它应该拥有魔法记录器的效果吧。瑞丝打开了项链,歌声便回荡在了咖啡厅之中。

  那是十分悠扬,调配着淡淡的悲伤的Blues。在蓝宝石打磨光滑的侧面上,瑞丝看到了无数自己的脸庞在闪动……眼眶里面似乎存在若有若无的星光。她静静的望着那个项链,一言不发,两人之间的空气被平静的温馨所充满。终于,耐门又开口了。

  “我想,我用这种形式送给你或许可以让你比较高兴。行了,我要准备回去休息了,上次我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好呢……”说完,耐门就准备消失。

  “等一下吧?”瑞丝手中仍然抓着项链,“至少,这一次,多呆一会儿,偶尔让我们两个也像两个人一般的存在吧。”她的另一只手伸向了耐门的手,紧紧的握住。

  “这个……?我的力量不够了啊……”

  “就这一次,好吗?自从我父母都死了以后,就有很多年没有收到过生日礼物了……”瑞丝没有想到,居然在21岁的生日,还能够拿到生日礼物。在这时候,时间对她来说好像暂停了一般。

  她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很快,瑞丝就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向耐门道谢。虽说她一向认为和耐门没有什么好谢的,但这一次不谢谢好像说不过去。

  “那么,我要说多谢,耐门……”

  她的手用力的捏紧,却捏到了空气。

  死灵法师的身影已经消失了。他的力量今天已经消耗很大了,他不能再把自己的实体支撑下去。

  歌声仍然在空中回荡。

  瑞丝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向了门外自己的轿车。那杯咖啡仍然在那里,谁也没有动过。

  

第二十九节 将军的远大目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