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节 相亲攻防大作战

    在瑞丝·奎拉希雅还沉浸在五星级旅馆美好的睡眠中的时候,塞勒多·萨斯凯尔,萨斯凯尔家的次子,早已离开了睡魔的控制领域,晨曦照耀在他俊美的脸庞上。

  大概已经有十年没有回来了,家里的变化……几乎没有。对于精灵来说,变化永远是一个缓慢而逐渐的过程,虽说寿命只比人类长两倍,但是他们的时间观念可是比人类要缓慢很多。10年的光阴,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短的时间。

  塞罗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几乎丧失了精灵原本的时间观念。在自由都市德兰的10年中,自己已经完全溶入了人类的社会,开始学着用人类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这10年对于他父亲来说也许并不漫长,但对他来说却会觉得很长,很久。

  “早安,萨斯凯尔先生。”熟悉的圆润声线从身边传来,穿着一袭黄色轻纱的伊芙妮从旁边的客房中走了出来。

  “我已经说过多少遍了,叫我塞罗就可以了。”精灵回过了头,悄悄的说道,“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就不好了,别忘了我们现在的身份。”

  “啊,是的,我又忘记了,塞罗。”伊芙妮的脸上闪过了一层红晕,她想起来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萨斯凯尔夫人”。

  “没关系,反正现在又没有别人会听到。昨天晚上睡的好吗?还习惯吗?”

  “很不错,谢谢。闻着森林的清香入睡真是幸福啊,如果能够在这座城市定居就好了……生为精灵真是好啊。”伊芙妮回答道。

  “……如果你真的喜欢这座城市的话,那么就和我一起留在这里吧,永远……”接着紧紧的抱住她,用嘴唇堵住她的嘴唇……塞罗的身体下意识想要这么反应,但是清醒的思维阻止了他,从他的嘴中说出来的是完全不同的话。

  “但是我很担心啊。这座城市可能不是那么友好呢——至少我父亲不是那么友好吧。”塞罗的脸色变的沉重,“他昨天晚上没有见我们,只是让仆人们给我们安排了房间。”

  “这怎么了?”

  塞罗叹了一口气,脸上充满了忧虑和灰暗的表情。“理所当然的,意思就是,他不承认我们之间的任何关系。虽说我还没有给他说过我们是夫妻的事情,但是他没有咨询过任何人的意见,就把我们分散在两间房间中……根据我对那个老头的理解,这个行动的意思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你们!’。之所以昨天晚上不见我,意思大概就是‘给你一个晚上考虑!’吧。”

  伊芙妮吃了一惊:“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吧?如果我没猜错,老头子马上就该要我去见他了。”

  塞罗话音刚落,一个穿着正式的中年精灵从门外走了进来,一看就知道管家一类的人物。“公子,老爷下令叫你去见他。”

  “哼……终于来了吗?老爹,我在德兰的十年可不是白过的啊!我会胜利的!”塞勒多的脸上挂起了严肃的表情,“休想让我去和那些怪兽结婚!”说完,他跟着管家向着萨斯凯尔家的中心——阿迪斯·萨斯凯尔的书房而去。

  ※※※

  阿迪斯·萨斯凯尔元帅坐在自己书房的椅子上。这间书房没有什么昂贵的装饰物,看起来十分俭朴。房间里面摆设基本只有书架、办公桌和留声机。阿迪斯元帅作为圣森地位最高的魔法师,他拥有数不清的带有魔法的宝物,这些东西都放在他的书房里面。自然,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潜入这里来偷窃,因为不知道会被怎样的魔法陷阱分尸。

  原本今天是有一次元老会的会议的,但是作为四名议长之一的阿迪斯借故推辞了这次会议。相比于那种没有任何建设性的会议,今天将要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对于整个萨斯凯尔家甚至整个圣森都有着重要的多的意义。虽说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子,阿迪斯也觉得非常紧张。他的次子,塞勒多有着精灵中首屈一指的精神力量,拥有一般人所没有办法拥有的天份。而且,他们父子已经十年没有见面了,双方的隔阂估计会很大。

  “但是不管怎么说,在整个家族中,只有他才有资质和能力继承萨斯凯尔家。”元帅把他手中的烟掐灭了,这个事实让他感觉到两难。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阿迪斯的思路,他的儿子已经到了门口了。

  “进来吧。”声音很冷静,但是其中潜藏着只有阿迪斯自己知道的一丝紧张……

  ※※※

  塞罗走进了房间。这间书房他小的时候就经常来,每一次来的时候,都可以看到父亲满脸严肃地坐在书桌后,研究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东西。有的时候是报告,有的时候是书籍,也有的时候是魔法卷轴和魔法书。看起来,这里的摆设几乎都没有变化,和自己十年前走的时候完全一样。

  “你回来了。”他的父亲先开口了。

  “是的,我回来了。”每一句话都要小心地措辞,即使一句最简单的问候,塞罗也感觉到强大的压力。不愧是圣森的第一名将,不愧是他的父亲,虽然年级已经大了,但是锋芒却丝毫不减。”

  “你知道我的意思吧?”没有一点额外的言辞,每一句话都是单刀直入。

  “是的,我知道。”

  阿迪斯把手中早已熄灭的香烟狠狠的压进了烟灰缸里。“那么,我要答案。”

  塞罗沉默了一下,组织了回答的话:“如果要我继承家业的话,是Yes。如果要我去政治联姻的话,是No。”

  “原因呢?”

  “我可以继承家业,我的能力你应该是信任的。”塞罗挑了第一个回答,虽然他很清楚这样的小手腕在他父亲眼前是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

  “如果我不信任你的能力,我就不会把你从德兰叫回来了。为什么不去相亲?”仍然是非常直接的问话。

  塞罗保持沉默,他相信他父亲很明白他的意思。

  “因为那个女人?你们的关系?”

  “她的名字是伊芙妮·杰托尼顿·萨斯凯尔,请你最好这么称呼她。”塞罗用了一种可以立刻挑明关系的回答,他期待着接下来暴风骤雨的打击。

  但是父亲的回答颇出乎塞罗的意料。“伊芙妮·杰托尼顿,那个天才小提琴家……?我喜欢她的演奏,她的音乐有着一种独特而成熟的理解。”没等到塞罗反应过来,阿迪斯继续往下说:“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你的眼光相当不错啊。”

  这句回答大出塞罗的意料,他做梦也没有想过这种话会从他严厉的父亲嘴里说出来。“这……这个……”

  “塞罗,我求你一次好吗?就这一次。”奇袭打乱了儿子的部署,做父亲的乘胜用轻言软语攻击。“我不要求更多,只要求你去相一次亲。这个要求我无法拒绝。”

  “嗯……啊……”塞罗乱了阵脚,只好继续听父亲提出要求。“这个……先把详情告诉我吧。”

  “是这样的。菲莉亚迪尔家向我们提出要求,要政治联姻。我无法拒绝,如果有了菲利亚迪尔家族的支持,我才能够在最高元老会中zhan有统治的地位。而且,这次的联姻和以前的那种偏系的联姻不一样。对方是菲利亚迪尔家族的长女,可以说是拥有公主地位的,妮拉·菲利亚迪尔(Nira Filiadir)。”

  “菲……菲利亚迪尔家……?!”塞罗惊呼。菲利亚迪尔家的长女,可以说地位相当惊人了。

  “我也知道可能强人所难了……但是根据我的情报,妮拉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她比你大概小10岁,但是已经掌握了菲利亚迪尔家实际上的实权……”阿迪斯继续瞎说,但是塞罗开口打断了他。

  “照片。我要照片。”

  “这个……唉,我不想告诉你的,你毕竟是我的儿子啊。”阿迪斯犹豫再三,从书桌里面掏出了一张照片。

  塞罗接到了照片,只看了一眼,差点昏了过去。

  照片上是一个脸上长满横肉的女性——如果还能这么称呼她的话。眉毛又粗又大,而且黝黑浓密,金色的头发看着就像金色的钢筋一般。眼睛很大,从里面透出了坚毅的眼神——满脸横肉的女性不坚毅就怪了。唯一能够证明她是精灵而不是食人魔、半兽人的证据是一对又尖又长,还特别宽的耳朵。

  ※※※

  “不去!坚决不去!”塞罗歇斯底里的大叫着,“休想让我和这种女人结婚,继承家业!就算给我整个大陆的统治权,我也不干!”

  “塞罗!……不,塞勒多·萨斯凯尔,我命令你,去一趟吧。”阿迪斯拍了桌子,猛然站了起来。“精灵族毕竟还是要和精灵族结婚啊,我不能容许萨斯凯尔家的血统变得不纯!”

  “怎样?!如果要我和这种东西结婚,我宁可和你彻底断绝父子关系!就让你自己到那帮因为血统纯净的显得头脑发直的其他继承人里面选择吧!”看到了“那个东西”的照片,塞罗已经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和风度了。

  “……对不起,逼的你要去这种场合相亲,我也心头不忍啊。”

  “软刀子也没有用!我怎么说也不会去的!”塞罗已经豁出去了,“我现在就立刻离开这里!”

  一说完这句斩钉截铁的话,他就扭头准备离开。

  “等一下。”圣森第一名将的头深深的低了下来。“就一次机会,不行吗?只是一次相亲罢了……至少不能够让整个菲利亚迪尔家族变成我们的敌人。”

  阿迪斯·萨斯凯尔一辈子没有向任何人鞠过躬,甚至连他的父母都没有。但是他现在向着他的儿子低下了曾经高傲的头。

  “只是一次机会,去看看吧。我不会逼你做出任何选择的,你自己决定吧,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人了。不要离开我……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我不想再失去另一个。”

  塞罗的脚步停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回头。

  “如果只是相亲的话……我接受。”他径直向前走出了父亲的书房。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塞罗苦笑着对伊芙妮说:“我输了。”

  他扭头出了房间,向着大门走去。在下了这个决定之后,他要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

  伊芙妮用复杂的眼光追随着塞罗留下的残像。她不知道他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但是她很清楚他两难的心情。如果拒绝的话,或许今生再也不可能成为萨斯凯尔家的主人,甚至能不能再度踏进洪里那斯提都成问题……

  “很复杂呢。”天真的语调消失了,从小提琴家口中出现的是成熟冷静的声线。“去做出你自己的选择吧……无论如何,我都会接受的。”

  伊芙妮拿起了小提琴,通体黑色的小提琴。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把,拥有强大的魔法力的乐器。琴弓是龙须制成的,这把琴起码已经有百年历史了。自然,这把琴的力量,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塞罗。

  龙须在琴弦上轻轻划过,奏出了一段带有淡淡忧伤的乐曲。每一个听到的人,都被琴声所感染,仿佛受到了治愈术的作用一般。

  在忧愁中散发出的博爱,回荡在萨斯凯尔家的每个角落……

  塞罗斜倚在大门位置的那棵树干上,静静倾听着动人的音乐声,直到曲子结束也没有移动一步。

  ※※※

  一首曲子结束了。伊芙妮手中的琴弓刚刚离开琴弦,就听到了从门外传来的鼓掌声。出于职业习惯,她深深的鞠了一躬。

  “很出色的演奏,是什么音乐?它让我的心灵感到平静,仿佛受到回复之风的轻拂一般。”鼓掌的中年精灵从门外走了进来。“初次见面,你好,杰托尼顿小姐。”

  “你好,阿迪斯·萨斯凯尔先生,初次见面,很荣幸能够见到你。”

  圣森第一的名将相当的吃惊。“我看来是低估你了,杰托尼顿小姐。我好像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呢。”

  “在整个圣森,能够知道音乐魔法效果的人应该没有几个吧,就算是您的公子,也没能听出来魔法的效果。”伊芙妮放下了小提琴,转过来面对着塞罗的父亲。

  “……了不起。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懂得用音乐魔法的人了。”阿迪斯在圣森的魔法研究院身居要职,对于各种各样的魔法自然也都深有研究。“看来我的儿子挑选美女的眼光是越来越好了。”

  “多谢夸奖,不过,和我所听说的阿迪斯元帅有一点不同。恕我无礼,我所听说的阿迪斯先生是一个冷静无情的人,而且对于不是精灵族的人很不友好;能够得到您的如此厚待,我颇觉得惶恐不安呢。”伊芙妮用锐利的言辞展开了攻击。想要战胜面前的男人,就需要展示出自己的能力和眼光,以便让他承认自己。根据她所掌握的情报,阿迪斯应该是个十分实用主义的男人。

  “……是吗?你和我所听说的也相当不同呢。根据我所派到塞罗身边的密探回报,你是一个十分天真,没有什么心机的小女孩。我一度以为你是一个徒有外表的女人,但是看起来好像我错了。”

  “想要得到您的认可,花瓶是远远不够的吧?尤其是要跟菲利亚迪尔家族的实际族长竞争一个男人,没有实力,我是不可能有胜利机会的。”伊芙妮的眼光变得锐利摄人,语气也锐利如刀,和平时满脸天真笑容的她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阿迪斯越来越觉得面前的女人不简单了。“这件事情应该是绝密的!你……你到底是谁?”

  伊芙妮的脸上恢复了平时的天真笑容,轻轻地说道:“这是个秘密。不过我想请您不要再干涉这件事情了,让塞罗做出选择吧。我应该是有这个资格的吧?”

  阿迪斯·萨斯凯尔沉默了一会儿,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如果他不再干涉的话,几乎就等于默认让伊芙妮胜利。虽说面前的女人绝对也不简单,但她毕竟也是个人类……在他陷入思考中时,伊芙妮又开口了。

  “如果您是在考虑我一定会胜利,那么您就错了。您太低估妮拉了,我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胜过她。”没有用读心术,伊芙妮也准确的说出了阿迪斯心中的想法。“您可以相信我,我对她的了解肯定比你多。”

  阿迪斯听了后笑了起来,“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人类女性,居然能够把我一步步逼到角落里面。我看如果我不同意,你今天是不会放弃的。”

  伊芙妮微微点了点头。

  “行,那么就由他自己选择吧。今天我来,原本是想说服你的……但是事实好像告诉我,年轻人的事情已经不是我们所能插手的。毕竟,我需要一个继承人。”阿迪斯·萨斯凯尔潇洒的转过身,离开了这间房间,踏上了返回的木梯。

  伊芙妮结束了谈话,身体一软,倒在了床上。凝视着天花板,她自言自语道:“如果他能选择我的话……”

  又一首曲子从她的房间里传了出来,这次不再带有魔法的力量,而是充满了缥缈和疑惑的感觉。

  ※※※

  阿迪斯回到了房间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圣森的特产藤酒。

  “Levitation!”(浮空术)

  浮在森林都市的上空,处在白云的环绕之中,阿迪斯最喜欢这样的环境,没有任何拘束,也不必担心被别人听见。

  “或许,我的追求真的已经过时了吗?算了,估计我也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新时代的风吗……?”

  几滴酒从空中坠落了下来,随着微风飘落在了不知那一棵树上。如果从空中落下水滴就能算雨的话,这样也能算雨吧。

  

第三十三节 相亲攻防大作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