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节 反仲裁协会同盟

    对于瑞丝一行人来说,这几天的行程可以说充满了戏剧性。

  前天,他们还在钢铁都市德兰的家里休假,过着悠闲舒适自在的生活。

  昨天,在圣森首都洪里那斯提,观看世界第一的传送魔法系统,和精灵风格的树上都市。

  今天上午,他们在充满了怪兽和不死生物的森林里面苦战,如果没有瑞丝的项链,估计都没有办法活着走出来。

  现在……他们已经在不知道属于何方的神秘组织血玫瑰本部,等待着开始关于他们双方共同的敌人--操纵大陆上所有魔法力量的仲裁协会--的联盟谈判。而且,对方还知道耐门灵魂存在的秘密!

  知晓这个秘密的女人,大陆最神秘的组织“血玫瑰”三个最高交椅之一的Blue Rose,蓝玫瑰小姐,推开了他们所在的房间门。

  里昂用男人的眼光,从下往上审视这个异性。她的脚外形相当完美,穿着颇有品位的蓝黑色皮制高跟鞋;她的腿以她的身高而论相当的修长,曲线也是大自然尽心竭力的作品。上身同样穿着蓝黑色的露肩皮装,反射着房间中和走廊中的光芒。美中不足的是胸围不算大,估计可能是B罩;身高也不算高,比瑞丝还矮上3公分左右。她还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充满了青春活力的短发……五官……五官……

  里昂的目光定住了。面前这个美女的脸孔他是认识的,而且还相当熟悉。骑士扭过头去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发觉两位女士早就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

  蓝玫瑰用没有加过变声器的甜美声音说道:“明白我为什么知道你的秘密了吧,姐姐?”

  年轻貌美,充满青春活力与魅力的女高中生,神术和奥术的双料天才,同时也是瑞丝·奎拉希雅的妹妹……

  麦丽安娜·奎拉希雅就这样又一次登场了。

  ※※※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麦丽你就是蓝玫瑰?Miss Blue?”瑞丝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来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对于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始料不及的。

  “是的,我就是蓝玫瑰,组织的三个最高负责人之一。”不管怎么看,麦丽都不像在开玩笑,她现在处在的位置和她的行为都可以证明她的身份。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瑞丝问道。她的妹妹居然是大陆上最强大、最神秘的组织Blood Rose的三原色之一,而且她居然都不知情!

  麦丽皱了皱眉头,回答道:“大概……是从1年半前吧。没有告诉你,我很抱歉,不过我早就是血玫瑰的一员了。”

  韵星接上了她的话:“这么说,你是属于新进精英会员了?我知道组织每年都会从全大陆最精英的年轻女性中秘密选拔基层会员,这也是为了这个组织日后的势力扩大奠定基础。”

  “是的。”麦丽回答,“血玫瑰只需要精英级的女性作为领导阶层,而我的表现符合她们的要求。”

  韵星微微笑了一下:“出名的神术和奥术双料天才,自然会被看中。如今这个组织已经变为以操控政治和经济为目的的组织了……我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呢。”

  听着两个人把她甩在一边,瑞丝按捺不住了。“你们两个,别说了!麦丽……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我越来越糊涂了!”

  “简单的解释,就是我今天来这里迎接你们,顺便收一下信,把那封信给我吧。我和Miss Red正在等着将军的回复。”麦丽看了看房间里面的三个人,“自然,我们还要和耐门先生谈判。今天你们到这里来,不会白跑一趟的。”

  “瑞丝”苦笑着回答道:“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你会使用超距技巧了,因为是我本人教给你的。我们在哪里可以见到Miss Red?”

  没等麦丽回答,韵星和里昂异口同声的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瑞丝!解释一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耐门先生’?”

  听到这个问题,麦丽的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老姐,原来你还没有告诉她们这件事情啊?”

  瑞丝狠狠的盯了她一眼:“这件事情,我们回家再说!”

  “嗯……啊,这样啊……那么,我就先告辞了,你们先说吧……”蓝玫瑰擦了擦头上的汗,一路小跑离开了这房间。

  “……给我等一下……!别走啊!”

  现在,瑞丝只好开始慢慢解说她和耐门的故事了……

  ※※※

  “……总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用了10分钟,瑞丝把从两“人”相遇开始的故事简略的说了一遍。“如今我的身体里面有两个人。”

  “嗯,没错,然后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就疯狂利用这个后来者。”耐门紧接着瑞丝的解释往下说,但是立刻被瑞丝打断。“……刚才的话不是我的意思,就当成没有听见就好了。”

  “灵魂之王者,魔法的至高者是吗?真不敢相信。”韵星的语气是半信半疑。自从大陆战争结束后,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个名字已经变成了传说般的存在。“不管怎样,现在得知了这一点,心理上觉得安心多了。”

  “遗憾的是,在这个躯体里面,我发挥不出我的实力。这个身体所能使用的力量太有限了,高于4段的魔法我就操作不了。”耐门回答道,“但如果用我的灵体战斗,能够坚持的时间又非常有限。所以……如果有危险,我还是要依靠你们的高段位魔法。让我安心的一点是,这个年代的法术使用者们都已经不知道使用技巧了。”

  “这样啊……我明白了。”韵星点了点头。“和血玫瑰的谈判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诺古·列特诺夫,仲裁协会的会长……”死灵法师开始向同伴们叙述目前的状况。

  然而,莱萨多的骑士却好像完全没有在听的样子。里昂·冯·兰斯洛特紧紧的握住自己背后的剑柄,抑制着自己拔剑的冲动。面前的是一个女性,而且还是自己的同伴……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出手,身为圣骑士的自觉这么告诉他。但是,那个人同时也是世界第一的死灵法师耐门。

  “我一定要打败他。只有打败了他,我才能被承认为‘正义’真正的主人,我才能成为大陆第一的骑士,我才能发挥这柄剑真正的力量。”里昂的老师是这么告诉他的。他的老师曾经是全大陆最好的圣骑士,仍然没有办法打赢可怕的耐门。直到老师在德兰防卫战中去世,他也没能成为“正义骑士”……

  我一定要挑战,里昂这么告诉自己。他需要力量,他需要这柄神圣武器的真正力量。他再次捏紧了自己手中的剑,试图说服自己去上前挑战。就在此时,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

  “我会给你机会的。我知道你是正义的继承人,我很遗憾之前没有机会告诉你。我会给你机会挑战我的,但不是现在。”声音是通过心灵感应传过来的。和里昂耳朵中听到的女声不同,这个声音是浑厚的男子声音,是那种一言九鼎的声音。骑士立刻明白了声音的来源。

  “耐门先生……?我明白了。我会等待那一天的到来的。”里昂在心中默默的回答。

  “各位,叙完旧了吗?”麦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想,该是我们谈判的时候了。”

  ※※※

  沿着漫长的走廊,在麦丽的带领下,一行人向着基地的深处走去。和当时的大多数建筑不同,血玫瑰的基地有着奇特的厚重感。走廊上面没有一个窗户,整条走廊是由通体的黑色大理石加上密银装饰而成的。没有任何可见的照明物体和窗户,但是整条走廊却十分明亮,就和刚才的房间一样。脚步踏在装饰有玫瑰花纹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回响声。

  “这是后来建造的基地吧?”耐门问,“建筑风格相当不俗,有着18世纪的气息。”

  “是的。这个建筑物实际上是位于30米深的地下,这也多亏了科技的进展。在您帮助建立血玫瑰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出色的挖掘技术和维持技术呢。”麦丽回答。

  瑞丝再也忍不住了:“这个建筑到底在什么地方?不是在什么斯托克塔底下吧?要不然你是怎么过来的,麦丽?”

  “啊,这个建筑的位置就在德兰近郊……具体位置是秘密。”麦丽笑着说,“其实呢……从家里就有到这里的传送标志,只要你能使用目标物传送的法术。”

  “……我到底为什么要到斯托克塔去受那个活罪啊?还差点搭上小命呢。”瑞丝很想发火,但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发火的力量了。

  麦丽的脚步停在了一扇红色的石制大门前,从她的嘴里传出了今天的暗码咒文,石门慢慢的滑开了。如今,利用暗码咒文和记录魔法保密的技术,已经被高安全要求的人们广泛使用。相比于可以通过监听破解的机械密码系统,魔法密码系统一般要来的可靠的多。

  “耐门·休·柯曼先生吗?我等你好久了。”从屋子里传出的声音十分清晰,透着果断和雷厉风行的感觉,一听就是女强人型的人物。“欢迎光临陋室,我是三原色中的Miss Red。”

  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是一个披着白纱的女性,在她的胸口上,装饰着一朵鲜艳的红玫瑰。这里没有使用魔法照明,而是采取了蜡烛照明的方式。蜡烛的光芒无法驱散黑暗,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光线,映衬着她高贵的气质。代号是红玫瑰的女性有着一头棕色的披肩发,一半墉懒的拖在身后,另外一半则挂在她的两肩前。她的容貌也是无可挑剔的,但却让人感到难以接近。如果说其他的美女是活动的艺术品的话,红玫瑰的容貌就是犹如女神雕像的美丽,令人赞叹却难以接近。

  瑞丝的脚步停住了,在耐门的意志之下。或许说意志不太确切,因为法师是在本能反应下站住的。

  “埃莉莎……?”耐门下意识从嘴里缓缓吐出了这个名字。“埃莉莎·柯曼……?”

  听到这个名字,红玫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耐门先生,的确,我很像埃莉莎曾祖母,但是我不是她。我是雷娜啊!你以前来看小时候的我的。已经15年没有见了,难怪你会认不出我。”

  “雷娜……?”想找回现实感需要一些时间,上次死灵法师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12岁的小女孩。“是……雷娜·拉斯塔·柯曼(Leyna Lustra Korman)吗?”

  “是啊,耐门先生。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叫你伯伯,你却非要让我叫你叔叔呢……”

  “小雷娜……还真是十多年过去了呢。”法师慨叹,“你和埃莉莎长的真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我想,你叫我的祖母埃莉莎·拉斯塔,她的在天之灵可能会更高兴吧。”雷娜回答,“她虽然拥有纯正的皇室血统,但是却喜欢用拉斯塔这个姓氏。”

  “这么说……你是要为你的皇室血脉而战了?”法师问了一个突兀的问题。

  “是的。”红玫瑰的表情变得坚毅。“帝国的血脉从名义上来说已经断绝了,但是在我这里仍然存续着。我要让所有轻视帝国和背叛帝国帝国的人付出代价。耐门先生,我需要你的力量,以及将军的力量。相对的,我也有力量可以协助你们。”

  两道锐利的视线穿越了烛光,直射向站在那里的瑞丝--不,耐门。

  “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是吧?告诉我答案,耐门先生。”

  从对方传回的回答是出乎意料的。

  “告诉我,你们两个都在说什么?我为什么完全听不懂?”

  瑞丝·奎拉希雅从一进这间房间开始,就无法明白那两个人在谈论什么。这个话题对于爱好是“飞车”、“美食”和“金钱”的她来说,实在是难以理解的。

  ※※※

  红玫瑰,或者说是雷娜笑了一下,抢在耐门之前开始了解说。“的确,我的家世对于一般人来说是难以索解的。耐门先生,看起来你的……女伴的确是很敏锐的。”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用“女伴”这个词。“她听出了我拥有两个不同的姓氏,尤其是这两个姓氏都是所谓的首姓。”

  瑞丝的脸上红了一下,因为她提出问题的原因是她根本就一点都没有听懂,而不是听出了雷娜的姓氏奇怪之处。她试探着问道:“柯曼……是公主吗?”

  “没错,是公主,但是不是直系血统的公主。拉斯塔家是帝国最显赫的名门之一,从200年前以来就是如此。冠有拉斯塔姓氏的人,曾经担任过帝国各个时代最重要的部队司令。帝国骑兵兵团,帝国机动隧发枪军团,帝国卫国装甲集群……拉斯塔家,也理所当然是公主下嫁最多的名门之一。因此,我们拉斯塔家可以说是‘半个皇族’。”

  韵星一直在默默的听着。听到这里,她脸上显示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拉斯塔家在大战中灭亡了!”

  雷娜露出了带着一丝悲哀的笑容。“对,拉斯塔家所有的男性,几乎都在绵延不绝的大战中战死了,就连后方的府第也在龙骑士的某次突袭中被炸毁;最后,连个继承人都找不出来。因为拉斯塔家的灭亡,我作为家族的少数几个直系血脉继承者,冠上了柯曼的姓氏。从此,我就算是公主的一员了,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公主。那些日子,充斥着灰色的悲哀……”她的语气变得越来越低沉。“……直到那一天,战争结束了。”

  耐门沉默了。拉斯塔家与他是世交(只有超越了生死限制的高段法师,才能够跟一个家族是世交),创立这个家族的弗拉索尔·拉斯塔曾经是和他一起战斗的好友……同时也是竞争对手兼情敌。那个男人是一个出色的剑士和前线指挥官,和在后方运筹帷幄的死灵法师--那个时候还是个普通的法师--是完全不同的人。他们曾经疯狂的共同追求过同一个女子……然后,按照几乎所有的游戏、漫画和小说中描写的那样,拿着剑的人胜利了。

  “我很抱歉。”法师缓慢的说道,“如果我能够指挥那场战争的话……”

  “没有必要,那是一场错误的战争,那是一场本不应该发生的战争,发动者也已经为之付出了代价。”

  雷娜·拉斯塔回想起了那个晚上,德兰坚固的城防终于崩溃到了皇宫的那个晚上。帝国最后的皇帝,德肯·柯曼三世亲自把整个皇宫变为了火海。对这位掀起战争的皇帝来说,这样做就可以不用再受屈辱。在那之前,雷娜是最后一个和他对话的人。

  “雷娜,你走吧。我让你成为公主,本想是报答拉斯塔家对我们的贡献……变成现在这样,我很抱歉。你赶紧走吧。”皇帝平日坚毅而果断的语气变得温和,“我为了霸权掀起战争……或许,这样的结果才适合我,但是不应该是你的结果。”

  “陛下……!”当时15岁的她对此感到非常惊讶。“我不能离开,我也算是皇族的一份子!”

  “不……你是,但是对你来说,拉斯塔家的血脉更为重要。拉斯塔家为我的野心付出了太多……我对不起他们。如果我能听从他和那个男人的意见……”话语突然中断,从皇帝的手中散发出了白色的魔法光辉。“……掌控万物的元素啊,能够达成意志的力量啊,把我面前之人送到彼地去吧!Teleport Others!”

  传送术的力量在少女的四周回荡。在那光芒消失之前,雷娜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皇帝眼角流下了泪水……

  ※※※

  “……最后我加入了Blood Rose。”雷娜/红玫瑰解释道,“在这里我发现,如果通过地面上的军队不能够完成的任务和目标,可以通过金钱、资本、情报和美女达成;我的出色业绩很快就让我爬上了三原色的位置。”

  “那么……你的目标是?”耐门问道。

  “……我要复兴柯曼,在帝国的领土上建立统一的国家。帝国的时代结束了,但并不代表柯曼必须分成三个国家存在。”回答的非常流利,可见这个想法在她的心中已经萦绕了很久了。“而这条路上最大的障碍,就是那些曾经背叛帝国的既得利益者。”

  “……例如,诺古·列特诺夫?”耐门问。

  “对,仲裁协会会长诺古,是我们面前威胁最大、最可怕的敌人之一。我们一直没有对付那个男人的方法……他几乎是没有弱点的人。他也几乎没有野心--除了对于魔法力量的渴望。”雷娜回答,“直到我们在偶然中得知了将军的计划。”

  “然后你们就进一步调查,发现将军是和你们拥有相同目标的。”

  “没错。但是我们曾经私下派人去套将军的口风,却完全无法得到他的信任。实在没有办法之下,我们只好选择了主动出击。结果是,你来到了这里,耐门先生。”雷娜抬起头,用明亮而清澈的眼神盯住了瑞丝,不,耐门。“那么,我这里是可以协助你们的。你的意见呢?Yes or Not?”

  耐门沉默了片刻。“……所有的神戒,都在你们手里了,是吧?”

  雷娜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么,我还有选择吗?我一向对于美女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死灵法师笑了起来,“……是Yes。”

  ※※※

  随着耐门·休·柯曼的决定,巨大的反仲裁协会同盟正式达成。在耐门和瑞丝的参与下,原先分别作为仲裁协会敌人的MAT和Blood Rose第一次携手合作。拥有大陆上最充足魔法原料资源的MAT和能够任意操控情报,掌握有金钱和资本的机器的血玫瑰,达成了共同推翻“诺古王朝”的同盟。很快,所有的人就都行动了起来……

  诺古·列特诺夫意图突破人类界限,并且想要进窥天下的情报,迅速的在各个国家之间流传,这些情报Blood Rose通过强大的情报网放了出去。女性组织血玫瑰拥有大陆第一的情报扩散和获取能力,因为“女人是为了闲话而生的动物”。这种效果,是MAT努力了几年也没有达到的。几乎所有的权力者都对仲裁协会有了提防之心……在中立都市德兰的周围,远东、自共体和圣森的王牌军队频繁的在他们傀儡国的领土上调动。情报部门的精英成员频繁的在每个与魔法仲裁协会有关的建筑附近出没,就连德兰的几个军用机场的出击架次都明显上升了。

  “如果有人敢于破坏现有秩序,同盟国绝对不会放过”,就连昔日的朋友也不例外。对于诺古·列特诺夫来说,难过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至于瑞丝回家以后怎么修理妹妹,不在本书的讨论范围内,略过。(麦丽:作者没人性啊!该死啊!……)

  

第三十六节 反仲裁协会同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