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节 仲裁协会的反击

    最高魔法塔今天充满了灰暗的气氛。自从血玫瑰开始对付协会的计划迄今已经有不少日子了——当然,在这里谁也不知道。这个计划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

  “报告会长,最近的事态有些不对……”

  “什么?又怎么了?”魔法仲裁协会的现任会长,诺古·列特诺夫在自己的豪华办公室里,听着无能手下的汇报。“昨天是我的心腹在探听消息时奇怪失踪,前天是有不明人士使用强力魔法探测我们的虚实……今天又是什么?”

  “啊……是这样的……好像远东和圣森都对我们魔法仲裁协会的行为私下提出了抗议,要求立刻停止一切可能有碍于世界秩序的行为。”许飞炎战战兢兢的回答道。自从他的组织COT全军覆没以后,就在这里专职做情报员兼秘书。诺古会长从来就不信任年轻貌美的女秘书,他认为女人是很危险的。“他们还威胁说,如果继续进行这类活动,就会削减拨给协会的援助经费。”

  诺古冷哼了一声。“越来越嚣张了啊。看起来,这帮家伙都不满足于现在的情势了吧?想要控制我们仲裁协会……他们以为我不知道我这里有他们多少内线?”

  “不过……会长先生,这次的事情有点不对。他们好像知道了阁下的计划……而且也知道了我们之前行动的目的。”许小心翼翼的说。

  一般情况下,诺古会长都会暴跳如雷。不过今天好像有一些不一样……魔法仲裁协会会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是吗?知道了吗?这次,我们的敌人可是做过头了……现在,她们暴露了她们的意图。”诺古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了一旁的柜子边,随手挑拣着里面所存放的魔法触媒。“她们太小看我了。是她们自己逼我出手的……不是我现在想动手啊。”诺古手用力的一捏,手中的一条蜥蜴尾巴变成了碎末。

  听到了回答,许飞炎的脸上出现了惊慌的神色。“……会长!你要动用‘Strikers’吗……?那太危险了……!如果让同盟国知道,很可能我们会被肃清啊!”

  “没办法。除了‘突击者’,还有那支部队拥有可以战胜血玫瑰的实力?这是她们逼我的。”诺古冷峻的说道。“至于同盟国吗……只要我的‘登神计划’成功,我就可以不用顾及他们了。那帮家伙,不过是贪生怕死的政客罢了……我会成为重新建立世界秩序的救世主,我比他们要优秀的多!”

  诺古转过身,掀起了墙上价值在5000万元以上的名画,按动了后面的按钮。那个按钮,可以让最高魔法塔中的某一个通讯器的启动……同时,它也意味着仲裁协会会长诺古·列特诺夫最后的秘密实力“突袭者”部队的出动命令……

  十几个小时后,新的太阳在东方升起。对于鉴定员瑞丝来说,今天不过是一如往常的又一个工作日罢了。说是工作,最近公司实在没什么像样的鉴定任务可以做。MAT的力量名义上仍然在忙着赚取利润,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对于仲裁协会的全面封锁。很多的魔法触媒和材料被用“缺货”的名义囤积,以图在下一步的战争中取得先机。血玫瑰最近也非常忙碌,操控全世界的情报,让同盟国对仲裁协会持警戒态度,鼓动并支援协会内部的反对派……

  “啊……今天麦丽又一早就走了?”瑞丝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的妹妹还真是忙碌啊。”

  “已经10点了……你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今天想跷班吧?”看起来耐门醒的比她要早的多,或许法师从来不睡也说不定。

  “……啊,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吧。”瑞丝慵懒的辩解,“现在去那个地方实在没事情可做啊。塞罗请假请了已经大概一周多了吧?韵星也不知道在忙碌什么,经常不来……里昂一个人在那里,其实什么也不会干。这种时候,还是在家里睡回笼觉最好了……如果再能有夏日的阳光缓缓的照在身上就更好了。只可惜,我不会这个魔法……对了!”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没等耐门反应过来,瑞丝抬手从脖子上摘下了那个蓝宝石挂坠。“耐·门·先·生,我知道这个东西有不凡的魔法力量……告诉我,怎样才能够制造出我想要的效果啊?我现在想要阳光,沙滩的感觉……”和法师相处了这么久,现在她深知对付他的方法。说话声音里面充满了娇柔,眼眶中也充满了渴望的那种可爱眼神……十分具有绅士风度的死灵法师几乎没有办法抵抗女性的请求。

  “……没办法……好吧。”耐门用瑞丝的手握住了坠饰,念了一段咒文。“……赋予这里犹如海滨浴场一般阳光和沙滩的感觉吧!……CreateIllusion!”

  在瑞丝的眼前,一瞬间出现了大海,阳光,沙滩和遮阳伞。“哇!你的变化术真了不起,耐门!不愧是历史上有记载最强大的法师!”她迅速陶醉在了沙滩的美好之中。耐门听着这些呓语,微笑了一下,拿起了坠饰,开始念诵真正的咒文。

  “以亡灵与死亡之力的王者之名,释放这强大神器的真正力量吧!……Releaseyourpower,PendantofSoul(灵魂坠饰)!”

  咒文吟唱完毕的一瞬间,耐门的身影显现在了房间之中。在他的手上,仍然拿着他力量的来源——灵魂坠饰。只有在这个自己创造的神器作用下,耐门才能够把力量聚合在一起,让自己在瑞丝的身体之外存在。不过,这个事实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他看了一眼正在床上,做着关于沙滩和大海美梦的瑞丝。“有的时候,催眠术比幻象术更加经济呢,祝你有个好梦,奎拉希雅小姐。”

  “……Teleport!”耐门的身影从房间中消失了。

  位于德兰东北低矮山顶的“诸神殿”建立于1021年,迄今已经有800年以上的历史了。在信仰与技巧,奥术与神术,法师和牧师争夺大陆控制权的年代里,这里是牧师、祭司和主教们的圣地。在这里,签订了所有牧师和平共存的“众神联盟条约”和后来让法师和牧师和平共处的“法术使用者休战条约”。在16世纪,最高联合教廷搬迁到了德兰市内,而“诸神殿”就变成了大陆最大的神殿遗迹,是重要的观光景区。几乎每一个想要成为牧师的和想要学习神术的人都会来到这里,向诸神请求力量。

  守卫的神官们如同往常一样,在门口热情迎接着朝圣者,顺便收取一点“微薄”的钱。这个年代,教会也会有许多无处安置的神官和牧师,而神又不允许裁员;教廷只好把他们放到这里来再就业。虽然只是个已经不使用的神殿,但却有出乎意料数量的神职人员。

  从远处的公路上,一阵轰鸣声由远而近,几个看守的神职人员诧异的望向道路。这里往日也常常有不明情况的观光客开车前来,但是到了山下就会发现没有上山的公路,也没有停车场……这样的来客是最为讨厌的了,往往要花费半天时间才能说服他们在只有一辆车宽的小路上调头回去。

  然而,今天的来客好像不太一样……一辆超级重型摩托车向着他们的方向而来。这种摩托车,应该是停放在暴走族和飞车党的总部的;现在它却出现在了宗教圣地诸神殿的大门口。

  “天啊……!”还没等几个神职人员反应过来,那辆车就连同坐在上面,穿着奇怪银色服装的驾驶员向着上山的台阶冲去!

  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那辆摩托车居然斜斜的冲上了台阶,而且没有一丝的颠簸,连速度都几乎没有减慢,就像在平地上一样。目瞪口呆的神职人员迅速用电话向上级——主教汇报:“有一个穿着……穿着铠甲的家伙,开着……一辆摩托车,冲……冲……冲上山来了!”

  “什么?”电话那边传来惊讶的声音。“你们没睡醒吗?”

  “……是……是真的!”几个神职人员解释着,希望能让主教相信。然而,主教已经不用他们解释了,因为他亲眼看到了那个男人用100公里的时速冲到了诸神殿门口。

  “渎神者!警报!”主教大叫着,带领着牧师们冲了出去。他们拥有数量相当不少的牧师,用这些人的神术收拾一个侵入者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算是9段的法师来了估计也一样。神的侍从们恃着人多势众,向着那个看起来势单力孤的入侵者冲了过去。

  “伟大的战神柯瑞尔啊,用你的力量消灭我眼前的愚蠢之物吧!FlameWave!”一个领头的牧师向着那个刚刚把摩托停下的人使用了一个不算太高级的魔法,因为他不想要这个人的命。他认为,这个火焰魔法就算不消灭对手,也能把对手的摩托收拾掉。灼热的火焰向着摩托车和它的主人冲去……巨大的火焰瞬间燃起。

  牧师们还没来得及高兴,令他们惊讶的结果出现在他们眼前。披着铠甲的奇怪男人仍然站在那里——火焰在他面前消失了。

  里昂·冯·兰斯洛特骄傲的看着周围惊讶得目瞪口呆的守卫者们。这里的守卫者,几乎都是虔诚的信徒,不少还拥有相当高段位的神术使用资格。然而,今天,他们的神术一点用处都没有,无论怎样像所信仰的神索求力量以便对付这个不明侵入者,都没有任何回应。信徒们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穿着铠甲,带着宝剑的怪人开着摩托,沿着45度角的楼梯飞车而上。原本这样摩托车自然会被撞毁,但里昂所掌握的神圣力量已经能够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坐骑了。

  骑士完全不理会周围试图消灭他的那些牧师,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手持着这柄剑站在这个神殿前,就不会有任何魔法有力量伤害到他。正义之神莱萨多会用他的神力,帮助他的骑士免除一切障碍。今天,他来履行责任,面对每一个持有正义的圣骑士都要面对的挑战,成为真正的世界第一圣骑士的挑战。

  他在等待着“考验者”的到来,他和那个人曾经约定过。里昂按剑伫立着,等待着。

  在他的身旁,无数牧师仍旧徒劳的施展着神圣魔法……

  与此同时,在圣森合众国的斯托克塔

  无视于时差和距离的人们聚集在了斯托克塔之中。人数并不多,也就有5、6个;但是每个人,都佩带着金色的六芒星徽章。就如同人们所知道的一样,六芒星是魔法仲裁协会的标记;相对的,五芒星就是教廷的标记。必须在魔法或者神术上有相当造诣的法师或者牧师,才能从这两个机构获颁这种徽章。而在所有的六芒星徽章之中,金色,属于相当高的等级,全世界也不会超过50个。换句话说,这些人都是仲裁协会中的高层人士。

  “怎么样?能够启动吗?”看起来像是首领的人问道。他是个胡须已经花白的老法师,穿着相当传统的法师袍,但是为了行动方便起见,把整个袍子下摆割掉了;紧皱的眉头中藏着老谋深算的神色。只有胸前的徽章颜色与众不同,是银色的——不,应该说是白金色的才对。

  “不行。好像是有密钥的……只有知道密钥的人才能开启传送魔法阵。”拿着仪器检查传送方向的人回答道。“而且,设置的人很小心,无法探测出传送方位……只能确定是在德兰附近。这里应该是个障眼法。”

  老法师的眉头紧了一紧:“不愧是血玫瑰。她们设置的传送魔法阵不会泄漏任何秘密……没办法了,毕竟我们解密的技术没有她们加密的先进。看起来,只有这样向会长报告了。”他的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在一瞬间就把调查结果传回了最高魔法塔。以他的水平,已经用不到电话、电报这种低效率的东西了。

  “那么……外面的森林怎么办,阁下?”另一个部属问,“就这么扔在这里吗?”

  “这就行了。”老法师回答,“烂摊子给精灵去收拾,就当做向我们施加压力的一个小小报复。走吧!”

  突袭者们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在塔的外面,整个森林化作了死亡的海洋,无论是不死生物还是怪物,都被这支只有几个人的小队消灭的干干净净,外加上附带的一场森林大火。看起来,热爱环境的圣森又要爆发政治危机了……每次有森林大火,都会导致内阁下台,这也是精灵国家的特色。

  诺古直接接到了失败的报告。所有的“突袭者”成员,都直接向他报告结果,他们也都拥有这个档次的能力。

  “失败了吗……?没关系……我们还有下一手。”会长的脸上露出了冷笑,“只要抓一个回来不就清楚了吗……?”冥想片刻之后,他用心灵感应向第二小队发出了“开始行动”的命令。

  “啊……!”一声惨叫,又一个穿着主教服饰的人倒了下去。从刚才到现在,已经有5、6个高等牧师倒在了里昂的面前。看起来,攻击他完全是徒劳无功的,那些能力比较差的人决定改变策略。为首的神官举起了右手,戟指直向入侵者的方向,大声的念诵道:“你这个无耻的渎神者,入侵者,竟然敢与神的使者为敌!你简直是禽兽不如啊!像你这种混蛋,还不赶紧走?你已经让我们失去了6名德高望重的老牧师了!”

  “……天啊,那又不是我出手打倒的。”里昂自言自语道,“那是他们自己年纪大了,撑不住这种强度的魔法使用了吧?竟然赖在我的头上……”

  “胡说八道!一定是你这个混蛋,使用了什么邪术或者什么秘传咒文,才把他们击倒的!”为首的神官继续用语言反击着,但却一步也不向里昂那里前进。“你这个败类!渎神者!恶魔的使徒!混账东西!……”

  听着那群叫得很响,却一步都不敢上前的家伙的骂声,里昂无可奈何的在那里等待着。打不过了就推托塞责……真是,什么时候众神的牧师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真是的,什么时候众神的牧师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从神殿上方传来,声音虽然不大,却压倒了所有的骂声。“莱萨多,麻烦你帮我把这群人都赶开。”来人连请求神力的咒文都没有念,而是使用像聊天一般的语气直接对正义之神说话。

  只在一瞬间,那二十多个各自隶属于不同神祉的牧师就都昏倒了,连一个能够侥幸豁免的人都没有。披着黑袍的来客缓缓的降落在神殿前的空地上,在他的黑袍外面还挂着一个相当大的蓝宝石挂坠。为了显示今天决斗的正式性和对于正义之神的敬意,他又重新穿上了专业魔法师的制式服装——黑色长袍。虽然里昂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只看这种气势,他就知道来人是谁。

  “您好,考验者耐门·休·柯曼先生。”骑士恭敬的鞠了一躬,这是作为一名圣骑士应有的礼节。今天的他,看不出一点平时的影子。“就如同我们所约定的一般,今天中午我们在此进行我的考验。”

  耐门擦了擦头上的汗(现在他有真正的身体——虽然是魔法力量聚合出来的),要不是瑞丝今天旷工,他就把这件事情完全忘的干干净净了。都什么年代了,莱萨多老头还搞这套,什么要成为世界第一的骑士,就要向世界第一的强者挑战之类的鬼话,亏那老家伙想的出来,简直是添麻烦……耐门暗暗的想。不过,自己现在的状况,实在是不允许做持久战……PandentofSoul的力量也是有限的。

  “我知道作为一名骑士,在这种距离上同法师战斗对您来说是相当不公平的。而且我手中的剑也对魔法有着相当的效力……”里昂正打算介绍他自己的剑,在此时耐门已经做出了决定。

  “你没有必要按照老规矩弃剑。对我来说,那是没有必要的。我现在的状态只允许我全力战斗5分钟,在这5分钟里……”法师顿了一顿,“只要你能以你那柄带有破魔效力的宝剑击中我,就算你赢了。我觉得,这和打败我的难度应该差不多。”

  里昂听到对方充满自信的回答,感到了惊讶。“在5分钟之内击中一次就算赢……?这也未免……太过于……”

  “你是想说太过简单了对吧?在10米量级的范围内,用剑5份钟之内击中又有何难?”耐门笑了一笑,说出了骑士想要说的话。“年轻人,太过小瞧别人可是不好啊。再怎么说,别人也管我叫‘世界上最强的法师’,就算现在力量衰退,战斗经验可是不会削减啊。”

  骑士脸上红了一红,他明白,这不是法师用了读心术,而是法师从自己的经验得出的结论。他又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歉意,然后缓缓的拔出了名剑“正义”。在周围的神圣力量护卫场瞬间消失无踪,考验之战正式开始了。

  里昂一开始就高速前冲,面对使用高等魔法的对手,这是最有效的战术。每个人都知道,越高段位的魔法,咒文的长度就越长。往往有很多人简单的认为“魔法威力越大越好,咒文越华丽越好”,从来没有考虑过念咒文的时候对手也会进攻。只要战士近到了身边,再好的法师也难以连续抵抗了;用低段魔法很难造成大的效果。耐门可不是这样的一味抱着“大魔法”不放的脑筋僵化的家伙。

  只见法师的手在袍子下一闪,银白色的手枪出现在了他的左手里;而右手仍然在空中划着魔法所需要的手势,口中念着咒文。随着SpellSlayer的轰鸣,子弹划破空气,向着里昂身上飞去。

  当然,里昂也不是吃素的。在耐门掏出枪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法师的意图,冲击的脚步变化了一下,做了一个斜身滑步。在身体斜着滑开的同时,他手中的剑上白光暴涨,正义之剑发动了。两枚子弹一枚以大斜角击中了他的铠甲,另一枚则在空中被神圣之剑缠绕住了,没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子弹的作用只是让他冲击的速度缓了一缓——那也正是耐门所要的效果。

  捏碎了不知道一个什么触媒,耐门的魔法完成了。“出来吧,存在在日光所不及之处的仆人啊!CreateShadow!”

  “哼!想用那个阻拦我吗?没用的,这柄正义杀起不死生物可是摧枯拉朽啊。”里昂提醒到,他不想占便宜。

  耐门并没有回答,而是带着莫测高深的微笑,又念了一个咒文。周围的一切突然都被黑暗所笼罩,而两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影怪借着黑暗冲了上来。

  里昂立刻和两个敌人开始缠斗,耐门所召唤的怪物没有给他缓冲的时间。

  “……SilentWide。”这是骑士在战斗中所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周围的空间瞬间变得不仅黑暗,而且寂静。他现在明白耐门为什么有把握五分钟之内能够躲避过一切攻击了。法师已经把所有的低段位魔法用的炉火纯青,没有必要使用到高段位;而且,使用魔法的速度,是一般人根本就不敢想象的。

  “就算如此,我也一定要找到机会击中他!”这句话,里昂只能在心里说,因为所有的声音已经被魔法的力量封闭了。在黑暗之中,骑士静静的等待着影怪攻击的到来。只有在敌人攻击的一霎那,他才能知道敌人的位置并加以反击……

  “就是这里吗,阁下?”一个佩带着金色六芒星徽章,穿着西服,衣冠楚楚的人小声的向旁边的同伴问道。

  “应该就是了。”回答的人同样穿着西服,打着领带,而且都是名牌的;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胸前的白金色六芒星徽章。无论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这个首领都可以算得上一个英俊的家伙。发尖但并不是十分尖的耳朵揭示了他的真实身份:半精灵。“情报告诉我们……这里居住的是血玫瑰最高负责人之一。我们要小心,很有可能遭到强烈抵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么打扮来的原因。”

  “我们的行动计划是……?”另一个人问道。

  “根据会长的指示,我们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破门而入,然后制服每一个屋子里面的人——连女的也不能放过……不,特别是女的不能放过,只要让她们丧失抵抗力就行了。另外还有指示就是,要搜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不能放过任何东西。”

  “为什么……听着这么像强盗呢?我可是堂堂的协会成员啊。万一被魔导警察知道,可就是大丑闻啊……”一个女法师小声嘀咕着,然而没能逃过英俊上司的敏锐耳朵。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打扮成公司职员而来的原因了。一般来说,就算邻居看到了,也只会以为我们是来办事情的;万万想不到我们是来做强盗的。人们总是不会怀疑衣冠楚楚的人。”英俊的半精灵回答道,“而且,我还想看看传说中的BloodRose的蓝玫瑰呢,我会让她拜服在我的魅力之下,成为我们的同伴。”

  听到这句自高自大的话,没有人回答,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戴着白金六芒星的精灵看到没人接话,感到颇为没趣,只好下令出发。5个人,4男1女,进入了这栋看上去十分平凡的公寓楼。

  此时,瑞丝·奎拉希雅正在楼上自己的房间里面享受着美梦……

  

第三十七节 仲裁协会的反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