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节 命运交汇的夜晚

    “……混蛋……太……强了……”这句话半精灵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完整,在他抵挡的时候根本就分不出神来说话。对手的攻势实在是太完美了。

  如果说,一般人的战斗是野蛮杀戮,他面前的人就是在表演艺术。准确,迅速,有效,而且致命的美丽,只能使用完美来形容。不管他怎么战斗,都只能是徒劳的抵抗,就算是高段位的魔法也会被柯文用较低段位的魔法抵消掉甚至连消带打。对方左手的手枪准确的填补在时间的空隙之中,将自己的攻击魔法套路完全打乱,并且让自己不能够在他法术使用的间隙攻击。

  就算他自己再怎么骄傲自大,也明白一个道理:对方比他经验丰富的多,而且有创造力的多。又一颗子弹冲着他飞来,索耐特竭力试图让它斜射,还是在小腹打出了一个很深的伤口,正在准备的魔法也随之烟消云散。

  “……不愧是金十字的继承人……了不起……”半精灵踉踉跄跄的退后了几部,捂住了身上的伤口。在他身上被魔法剑、能量灼烧和子弹造成的伤口远不止这一处,但到目前为止,这里的伤是最重的。如果他知道对他出手的是耐门本人,或许会有一种成就感,支持了这么久还没有投降。

  “投降吧,你不是我的对手。”死灵法师冷冷的睨望着对手,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连擦伤都没有。“我想你应该已经看出这一点了。”

  “我不会后退的!”索耐特怒吼了一声,他是通向顶楼的最后屏障,他绝对不能放弃。耐门听到回答,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维持生命存在的空气啊,用你的愤怒惩罚阻挡在你面前之物吧……Air Blast。”真空构成的刀刃,在咒语完成的同时,超越了距离的限制,将半精灵的双腿划破。索耐特的腿一软,跪在了地上。耐门不在管已经失去战斗力的敌人,继续向前前进。

  “……站住。”刚迈出两步,半精灵就用带有威胁的口气叫住了他。“……如果你再继续前进,我就把你所追寻的东西炸掉。”

  耐门骤然停住。“这种威胁,你不觉得老套吗?而且,你现在还能有力量发出魔法,破坏它吗?”

  “我的确没有力量,可惜我早有准备。我也知道这种手法在小说中几乎没有成功过,但是我还是决定试一试……就算只能拖延时间也好。”索耐特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中多了一个遥控器。“我只要拖延到会长的计划发动就够了。只要我按下按钮,小规模的爆炸就会发生。炸死人不够,炸碎一个石像还是够的。”

  耐门只好站住。如果石化后的人遭到攻击,那种伤害是无可弥补的,以他现在的力量无法修复这种损伤。

  “真听话,这样就对了。”半精灵咧嘴一笑,从指尖弹出了一道闪电。

  正当耐门束手无策,准备硬挨一击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排斥力量突然从身体里面发出。

  ※ ※ ※

  贤者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到了机枪的旁边。这挺固定式机枪是他自己安装在这里的,成功的吸引了所有敌人的火力。他低下头,捡起了自己的黑猫。

  “小雷,走吧。我们的任务结束了。”

  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声音:“……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们居然全军覆没在你和一只猫的手里……”

  艾尔夫冈·麦多特无力的躺在地下,一个魔法也发不出来。他已经被彻底麻痹了,浑身的神经都不能运作,更不用说反击了。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把几乎所有的魔法发出去之后也打不败面前这个人。对方轻松的把他强大的魔法彻底消除在空气中;精神影响系的魔法更是对他完全没有效果。

  伊奥站住了,把手中的转轮机枪整理了一下,背在了背上,转过身来面对着手下败将,用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图腾。

  “命运女神的选民,伊奥奈特·哈特曼。当然,也有很多人愿意管我叫‘大贤者伊奥奈特’,你这么叫我就可以了。”

  “是吗?我明白了。”老法师的脸上露出了安详的笑容,静静的在魔法力的作用下昏了过去。对他来说,知道自己是输在神的选民手下就够了。“或许,错的可能是我们吧……”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没关系的,大概24小时后你就能自然醒来,到那个时候,这次的事件应该已经结束了。”望着地下的一地尸体,伊奥用低沉的声音说。杀这么多人,实在不是他所愿意的;但是,必须杀掉他们,才能够阻止神级战斗的发生。“是弥足珍贵的牺牲……”

  他的话音突然中断,视线抬向天空。整个天空的暗蓝色,突然开始偏向纯黑色转变。色的幅度转换非常小,对于一般人来说基本上是不可察觉的。发觉这一点的大贤者立刻开始用肉眼测算星辰的位置。

  “……Great Cross……!”他迅速得出了结论。“小雷,是Great Cross!魔法力量最强大的时刻到来了……!”

  猫“咪”的叫了一声,似乎听懂了。会用机枪的猫,听懂是理所当然吧。

  伊奥望着天空长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这样吗?你早就计划到了这个天象吗?诺古,你究竟想做什么?”

  ※ ※ ※

  与此同时,远东君主立宪共和国,东部军区前敌总指挥部所有的魔法通讯都被切断了,电报机和电话机都不能工作。而且,制空权的所有似乎也相当可疑,不断有报告说,在德兰外围不断发生激烈空中交火,几乎没有哪一方敢确定说“我们已经拥有了制空权”。平时使用的魔法空中探测技术已经在干扰下变的形同废物,而侦察飞艇在高防空火力密度下,根本就派不上用场——顺便说一句,在德兰的绝对中立区域内,诺古已经安排了多达1200门的防空炮。

  “该死的……魔法装置居然在用的时候就这么不可靠,我们的魔导技术部门这么多年都干什么了?”东部军区总司令官,肩膀上挂着闪亮的四颗星星的人在司令部里面愤怒的大吼。“被敌人干扰了,居然一点对策也没有!我们当年大陆战争的时候,可是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参谋们都诚惶诚恐的看着他,现在缺少了器械,他们毫无办法。一个胆子比较大的技术参谋站起身来进言:“这个……上将阁下,这10年中,魔导干扰技术可是突飞猛进,我们的侦察技术现在属于受控的范畴……”

  “……混蛋!别人发展了盾,你们就不会发展矛吗?连这个都做不到……”还没等将军说完,那个参谋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阁下您真的想要的话,我们现在就有代替品。远东电子工程学院2周前刚刚完成的东西,还没有测试过。”

  将军的神色转怒为喜。“有的话,赶紧拿出来!”

  “是的!请各位跟我来!”技术参谋立刻跑了出去,其他人立刻紧随在后。到了一间门口写着“绝密”的房间前,参谋打开了房门。“就是这台机械,利用发射固定频率的电磁波,碰在敌人的空中飞行物体上返回的余波,确定敌方的位置。原理和魔导探测机械差不多……”他滔滔不绝的解说着原理。

  “行了,不用了,你就告诉我,它叫什么名字,然后给我现场示范一下。”将军打断了他。

  “……是的,这个东西,我们给他起名叫做雷达。我现在就开启它。”技术参谋开启了奇特的机械,在示波器上立刻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信号显示。

  将军随手指了一个:“告诉我,这个东西是什么。”

  “等一下,我查一查……”参谋从身边拿出了封面上写着“Playboy”的书册,其实这个是国家最高机密,雷达的试验测试结果。他一页一页的翻着手册,查找着对应的的波形。当他翻到最后一页时,眼睛只扫了一下,手一抖,手册就掉在了地下。

  “怎么了?”其他人异口同声的问。

  “……龙……!龙,龙,龙骑士团……!”参谋竭力的叫着……在雷达上出现的,是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空中杀手集群。

  ※ ※ ※

  柯文·萨考曼从昏迷中醒来。“我这是在哪里……?”

  脑海里的意识和知觉昏昏沉沉,上一个留在视神经里面的信号还是在自己的汽车里面……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闪电向着他打来,他下意识的用折射结界将闪电反弹开来,并且向后跳开了一步。接着,他听到了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

  “……你竟然敢反抗!你忘记了吗?我手里面可是有人质的!”半精灵用血红的眼睛盯着他,刚才被耐门用致盲术扫了一下,看起来对眼部杀伤不轻。

  听到这些,柯文感到大惑不解:“……你在说什么?你是谁?这里是哪里?”这次,耐门没有时间伪造记忆,他可以说是什么都不知道——然而,他的对手可不会这么认为。

  “……竟然在装蒜?”半精灵轻蔑的说,“不就是你把我弄到现在这个田地的!安心受死吧!为美人丧失生命,应当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说完,一个火球又向着柯文身上打去。

  “不分青红皂白就开火?又不是我动手攻击你的!”柯文也开始愤怒了,面前的这个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Turn Magic!”

  火球在空中转过了180度,向着半精灵飞去。如果在双方状况都很好的情况下,他们应该势均力敌。但现在的柯文处于力量巅峰状态下,索耐特则刚经过一场激战,优劣立判。突袭者的一分队队长试图使用防御魔法抵挡,左手伤口传来的一阵剧痛让他的手势减慢了。

  火球轰的一声,在他的身上爆开,灼热的火焰燃烧着索耐特的身体。不顾自己的形象和身份,他在地上打了个滚,压熄了火焰,浑身已经布满了灼伤。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了,笑了笑,声音恢复了冷静。

  “……既然你不想受威胁,那就我们一起升天吧。这里的zha药数量足以把这个房间全部炸的片甲不留!”他的手指伸向了引爆装置的开关。

  “zha药?!”柯文听到,失声惊呼。自己刚刚恢复意识,居然就和敌人处在战斗中,而且还要立刻面对zha药爆炸的窘境……这种事情的确颇难让人接受,不过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么多了,第一目标是要把那个遥控器打掉!“……将我的魔力化作飞舞的精灵,追踪我意念中的目标而去!Magic Missile!”紫红色的幻光携带着他的魔法力,向着索耐特的手飞了过去。这种时刻,如果使用直线飞行的魔法箭固然快,可是柯文绝对不能冒险。

  “已经晚了。”半精灵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手指重重的在红色按钮上按了下去。就在同一瞬间,柯文的魔力追踪弹也打上了他的手腕。遥控器随着魔导弹的冲击力飞舞上了天空,重重的摔在地下破碎了。

  “没有用的,10秒之内,这个房间就会化成火海。能和你同归于尽,也算我完成了任务吧。”半精灵脸色缓和下来,他自认为已经是必死无疑了。

  柯文被急剧的变故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完全不能理解现在的局势。但是他知道一点:如果自己想要活下去,必须把面前这个人制服。他从腰间掏出手枪,一个箭步上前,枪口对准了敌人。“快点解除爆炸!”

  索耐特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着读秒:“3……2……1……Fire!”在他的心目中,真正的“艺术家”就应该这样华丽的死去。

  ※ ※ ※

  0秒到了……周围一片寂静。没有爆炸,也没有火光,周围一切如常。半精灵的脸色变得惨白:“……为……为什么?”他的身体慢慢的软倒在地上。

  柯文松了一口气,总算是逃过一劫,zha药没有爆炸,他手中的枪也不自觉的放松了。敏锐的索耐特立刻捕捉到这一丝空隙。

  “如果不能够遥控引爆,我就手动引爆吧!……Flame Arrow!”一道火箭射向瑞丝容身的巨大玻璃橱,在那下面安放有200千克烈性zha药。在他发出魔法的同时,柯文也反应过来了,手中的枪立刻指向地下的敌人并开火。

  子弹准确的命中了索耐特的手臂,然而并不能阻止火箭的发射。“来不及了!”柯文在那一瞬间使用了加速术,可惜他和火焰箭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现在,他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学习到Time Stop魔法。如果有一个人能够使用这个时间暂停的魔法,就能够拯救所有人,可是……那道火焰箭准确的向着毫无知觉和抵抗能力的瑞丝飞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将万物凝固在现在的一刻……Time Stop。”这个咒文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但是柯文和索耐特都听到了。这个魔法,就是9段魔法中最强大的,可以操纵时间的魔法——时间暂停。柯文的脸上现出了狂喜,而地下的半精灵则脸色大变。他们两个的表情就凝固在这里,因为魔法已经发动了。接着,他们眼前的情景一瞬间发生了变化——这就是时间暂停魔法在一般人眼中的表现形式,他们无法得知,究竟中间施术者做了什么。

  刚才还是火焰箭飞行的位置,被一个人影所代替。穿着黑色风衣,肩膀上带着5颗金星,胸前有着金色十字标记的男人。他的左手还停在空中,上面被火焰箭灼烧的痕迹还很清晰。在他的背后,巨大的玻璃橱柜安全的呆在那里,不过正面的玻璃已经不复存在;里面的“雕像”,已经停留在这个男人的臂弯中,正开始从石像恢复——这个过程需要大概10分钟。

  索耐特正想开口询问这个毁灭了他所有计划的人的名字,身后人的称呼就解释了一切。

  柯文用颤抖和兴奋交织的语调喊道:“元帅阁下……不,老师!”

  耐门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承认。他手里的银白色手枪,正对着地下的卑鄙敌人。“我想,你早就应该想到有这种结局了,索耐特先生。我不想做道德上的审判,那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但是,你竟然敢威胁我的同伴,这是你自己找的。”

  半精灵苦笑了一下:“……能够死在你手下,也算运气。但是,我死之前,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们。”没等对方回答,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继续说。“能不能到我的收藏馆去,把那里面被石化的那些人恢复原状?如果让她们永远石化下去,我也会感觉到不妥的。”

  耐门冷峻的脸色稍有和缓。“能够在这种时候感到悔过……希望你的灵魂能够安息。”

  “……多谢,再见了。”

  说完,枪声响起。突袭者地位最高的队长用自己牙齿中埋藏的暗枪自尽了,只剩下耐门和柯文两个人相对而视,现场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片晌,压抑住兴奋的柯文才能开口。

  ※ ※ ※

  “……元帅阁下,我真的没想到能够再次见面!自从那天在伦尼见过您之后,我就坚信您应该还活着。我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您……”激动的柯文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问题。

  耐门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成了苦笑。“你的行为模式还是不成熟啊。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第一时间注意自己的处境和周围的环境,这样的反应可不是我的弟子应有的水平。总之,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

  柯文的脸红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相比于老师实在还是颇有不及的。“……那么,这里是哪里?”

  “简单的说来,这里是最高魔法塔,我们的敌人是诺古·列特诺夫会长。”耐门用最简洁的语言飞快的介绍情况,“你是被我强行带到这里来的,我必须有一个寄生体才能行动。”

  头脑飞速运转后,柯文的脸上抹过了一丝惊讶。不过,听到这种消息还能够不大惊失色,就已经说明了他自我控制的水准。“……原来是灵魂寄生术啊!只有先生才会的法术。我明白了……既然这样,我一定会坚定的站在您一边,请让我和您一起去战斗!”

  耐门刚刚要回答,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嗯……啊……”瑞丝从石像恢复了原样,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接着,她发现自己不是在家里的床上,而是在一间没有任何摆设的房间里面,只有那扇窗户透出的星光告诉她,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奎拉希雅小姐,你醒了。”熟悉而温和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刚才冷酷坚硬犹如钢铁一般的声音,到了她这里就消解于无形。“睡的好吗?”

  瑞丝抬起头来,却刚好看到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孔——她几乎从来没有看过耐门用实体出现时的样子。但是,自己的目光却被面前男人一双在深不可测中带着温柔的瞳孔所吸引。那么,面前这个人只能是……

  “……耐门?”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耐门看到她似乎没有受伤,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来晚了。这次,是我的失误。具体的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不用了,我都知道了。”瑞丝举起了左手的食指,挡在了耐门的嘴唇上,她感觉到了对方这个身体是确实存在的。“从你的眼睛里,我就知道了一切。就像你可以感应到我一样,我也已经可以感应到你在想什么。”她沉默了一下。

  “不过,就这么算了吧!反正,你来的还算及时,我也没有受伤。记住,竟敢用催眠术应付我的要求,下次我会和你算账的!”声音突然从柔和变的欢快。

  耐门用左手拨开了她的手指,继续询问。“嗯……你真的没有受伤?体力恢复了吗?”

  “大概还好吧,反正你的催眠术也让我这两天什么感觉都没有。”

  “那么,你应该可以站起来了吧?”死灵法师笑了笑,“既然一点伤都没有,就不要继续靠着了。”

  瑞丝突然发觉,自己一直斜靠在耐门的臂弯内。她的面色一红,急忙站了起来。

  “行了,既然恢复了体力,你就跟着柯文离开吧。”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瑞丝大吃一惊。

  ※ ※ ※

  “……什么?为什么我要离开?你不需要寄居在我身体里面了吗?我可以继续借给你啊……”

  耐门打断了她的话:“不,这里太危险了,而且和你没有关系!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那你就不能自由行动了啊……”瑞丝实在是不想现在离开……她刚才已经知道,诺古就算对于耐门而言,也是一个棘手的敌人。

  发觉自己不能够说服瑞丝,死灵法师转向了自己的弟子。“柯文,麻烦你把她带下去。”

  “……是的。”柯文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刚才的那段对话他完全听不明白。“您的意思是……让我护送她安全离开?”

  似乎看出了柯文的思想,耐门回答。“没错。这个地方不是你们两个应该战斗的地方,这件事情纯粹是因为我的原因,才把你们拖进来的。等到今天晚上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会给你解释这一切的,但是不是现在。所以,现在你们一定要安全的离开这里!”

  “可是,我想您还需要帮助吧……?我现在对自己的力量还有些信心……”柯文说。

  耐门的眼神变得非常严肃。“我让你离开,并不是不信任你的能力。但是,在你的身上,有更重要的任务要执行。今天晚上结束之后,你就将是仲裁协会的核心成员之一,我需要你在协会内作为平衡力量。因此,你不能和我们去战斗,你必须离开,柯文。我是不可能再进入仲裁协会的了……”

  “……可是……”柯文还想再挣扎一下。

  “你不信任我的能力吗,柯索文斯少尉?!这是命令,立刻执行!”耐门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的反驳。柯文十分清楚,当耐门变成这种口气的时候,他的命令绝对不可违背。他用标准而迅速的动作,敬了一个军礼:“是的!我不会辜负您的信任!”

  “嗯。那么,你就出发吧。”耐门轻轻点了点头,这样他就安心多了。不再理睬从身边传来的抗议,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房间。

  “……你还真的走掉啊?混蛋!”瑞丝愤愤的盯着消失的背影。就在这时,她似乎又一次感觉了耐门的内心……

  “赶紧离开吧。从我们第一次共处开始,保护你就是我的责任。这里太危险了,我可能没有足够的力量……”

  瑞丝在心中急忙反驳:“不……!我们不是应该一直并肩作战的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是就已经达成了共识吗?现在,是我为你做些事情的时候了……我担心你啊!我刚才阅读过你的意识,我知道你面对着多大的危险……”

  能够接受到的意识骤然增强,看起来耐门停了下来,专心和她心灵感应。“……走吧,不必为我担心。如果你在这里,我反而会分心的。我是亡灵巫师耐门·休·柯曼啊!我怎么会被轻易的打败呢?放心吧,我向你保证,我会再次回来保护你的。”

  “……你许诺?”

  耐门沉默了一下,再次开口。“我许诺——我一定会回来,再次保护你。赶紧走吧,回去等我。”

  精神连接突然消失,看起来是耐门切断了它。瑞丝痴痴的盯着他消失的地方发呆,柯文发觉她的状态不太对,上前询问。

  “我们可以出发了吧,奎拉希雅小姐?元帅阁下命令我们一定要尽快离开,我想他是为了我们安全起见吧……”柯文已经劝说了不短的时间了,可惜瑞丝仍然没有离去之意。

  “喂,柯文!我们能不能往上追啊?”

  “这个,他已经走了10分钟了,估计很难追上。我们还是回去吧……”大楼传来一阵激烈的震动,打断了他的话。

  “怎么回事,是地震吗?”两人停止了交谈,跑到了窗户边。眼前的景象,让所有德兰的居民大吃一惊……自己的头顶上,最高魔法塔80层左右的楼层,正在剧烈的燃烧着,似乎刚才有一颗巨大的炮弹或者火球击中了那里。按理来说,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攻击到80层的高度……除非……

  柯文的目光在半空中扫射了一周,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不禁失声惊呼。“龙!龙!龙!”

  拥有着金色、银色、红色炽热之翼的生物,飞翔在德兰的夜空中。它们身上所散发出的光芒,甚至遮掩过了月光和星光。大陆上唯一的龙骑士团,秘密的到达了德兰。

  ※ ※ ※

  “魔法仲裁协会会长,诺古·列特诺夫!你的政变行为,已经等于是和全世界为敌!刚才的攻击是警告,现在立刻投降,联盟还可以饶恕你!否则,我们将发动全面攻击!”利用魔法扩大的声音,震动了整座大楼,几乎1/3个德兰都可以清楚的听到这个宣告。不过,对于魔法塔内的一行人来说,这个声音颇为耳熟……

  “……这个声音是……塞罗?”瑞丝听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平时精灵说话都是油腔滑调,猛然一严肃还真是听不出来。“……不过……那真的是他吗?”

  “没错,是的。”一个女声突然插入,吓了瑞丝一跳。“我们从圣森请来的援兵……没想到居然他真的能调动龙骑士团回来。”瑞丝猛地转过头,看到自己的妹妹、水韵星和曾经见过一面的雷娜,刚才说话的就是雷娜。

  “……这么说,他是你们的人了?”瑞丝感到很惊讶。

  “不,但是我们有人在那里。”雷娜笑了笑。“十分可靠的人。现在,我们又把局势扳回来了,看看诺古怎么应对吧。”

  “等一下,你们几位女士是?”柯文插了进来,这里的人他除了麦丽之外几乎都不认识。

  “你是柯文·萨考曼先生吧,那么告诉你无妨。我是Blood Rose,也就是血玫瑰的Miss Red,这个组织你应当知道吧。”

  “……!Miss Red!那么这两位就是Miss Blue和Miss Yellow了?”柯文大吃一惊,他一直以为血玫瑰的三原色应当都是年级很大的老魔法师。

  “我不是。”水韵星纠正了他。“Miss Yellow不在。”

  “哦……”柯文用了大约10秒来接受对方的身份,之后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你们从什么时候来的?”

  “啊,我们跟着耐门先生就来了,那种小伎俩怎么能够瞒过我们呢?”麦丽吃吃的笑了。

  瑞丝的脸再次变得通红。“你们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了?该死的麦丽!”她开始想追打麦丽,却被柯文拉住。

  “奎拉希雅小姐,我们该走了。如果再不离开,很可能会被龙的攻击波及的!还有,Blood Rose的各位,你们是不是也应该离开了?”

  雷娜、麦丽和韵星十分冷静的……面面相觑。“啊……我们居然忘了这一点!赶紧走吧!Yellow,现在不要攻击60层以下的楼层!”

  5个人立刻开始了玩命的奔逃,被龙息波及可不是好玩的。

  ※ ※ ※

  “怎样,有反应吗,少校?”塞罗很冷静的询问着前锋红龙的骑手。“对方没有投降的表示吗?”

  “……对不起,萨斯凯尔先生,似乎没有任何表示。”

  “是吗……?那么,全体准备总攻。”现在的他,和平时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完全不同。塞勒多·萨斯凯尔完全继承了他父亲的指挥天才。

  “塞罗!不要攻击60层以下的目标!”从他的侧后方,一条银龙飞速的赶上,上面坐着的是伊芙妮。出乎塞罗的意料,伊芙妮居然能很好的骑上那条桀傲不逊的银龙——在她面对银龙演奏了一首小提琴曲之后。这样,精灵让伊芙妮坐在自己的金龙上趁机占便宜的计划就落空了……他微微觉得有点可惜。

  “我明白了。”塞罗回答,“让我再警告他一次吧!再给他一次机会。”

  ※ ※ ※

  “……立刻投降,否则……”从窗外传来的警告声,听在诺古·列特诺夫耳中,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老谋深算的会长对于那些威胁的话都只是付之一笑罢了。

  “这样就想让我投降……?太不自量力了吧。虽说一个两个都是那么靠不住……可惜我还有最后一招杀手锏呢。Great Cross都出来了,我会投降吗?”

  诺古站起身,走到了星相图旁边。这张魔法的星相图上清楚的显示出了星系的7课行星构成了3个互相垂直的大十字……诺古小心的拿出了7枚神戒,摆放在了星相仪上对应的位置,然后开始念动咒文。

  “代表上位,力量和毁灭的Burning。代表下位,不变和坚固的Stone。代表左位,虚无和变化的Vertex。代表右位,生命和无限的Frost。代表前位,矛盾和敌对的Coldfire。代表后位,融合和协作的Sandstorm……还有,代表中位,万物,中庸和平等的Neutralize,都固定在你们应处之处吧!”

  随着咒文的完成,诺古的神色逐渐变得狂傲。“……启动吧!用你们的魔法力量,提供给我无尽的魔法力量吧!”

  7枚神戒开始共鸣……发出了强大的力量,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启动吧,安提格罗夫!让那些只相信龙的精灵们,看看魔导科学的最高成就吧!”

  大地开始震颤起来……

  ※ ※ ※

  “斩啊!斩啊!斩啊!……”如同一头凶猛的嗜血怪兽,北云贤二在仲裁协会的士兵之中左冲右突,几乎是所向披靡,当者立毙。很快,突袭者的3分队就再也没有剩下什么人了。他血液中的战斗本能已经被点燃。

  “……天啊……那是什么人啊……!”Lilith发出了惊叫,她正在和里昂对峙着,实在无法再应付一个强大的对手。

  北云的脚下已经全是死尸了,这些无辜的士兵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死于非命。凶猛的狂暴武士向着里昂和Lilith对峙的方向看了一眼,突然疯狂的冲了过来。

  “……完了……!”Lilith-卫在心中惨叫一声,看起来这次自己是死路一条了……她闭目待死,停止了抵抗。

  一道猛烈而迅速的刀光斩过。“北云一刀流·奥义,现龙居合!……斩!”

  Lilith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却发觉自己居然还没有死。她惊讶的望向自己的两个对手,发觉那两个人的刀和剑已经交汇在了一起。

  “Lucky!”她高兴的笑了,立刻开始逃跑。如果是那些死硬派的人或许会抵抗到底,可Lilith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魔法力剩下了。

  看到Lilith的身影消失,吃力的抵挡北云的快刀的里昂愤愤的骂了一声。“混蛋,别斩了!我是同伴!”

  “……斩!斩!斩!”每伴随着一声喊叫,就有一次准确而有力的攻击,北云已经完全陷入了疯狂状态。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瀛国会有人研究毁灭世界的禁咒了……”里昂得出了结论,看起来两个人之间的战斗还要持续下去……除了现在。

  黑色的阴影慢慢的覆盖了月光,最高魔法塔似乎变高了一些。双方都停止了攻击,就算是已经被杀戮蒙蔽了眼睛的北云也一样。

  “……不是错觉。”里昂得出了结论。最高魔法塔的确在上升!

  天空中的龙看到这个惊人的景象,都发出了咆哮。就连龙背上的骑手,互相之间都在窃窃私语。大楼居然会上升……!这可是第一次见到。

  大楼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离开了地面……外层的水泥包层、玻璃和装饰品不断的脱落,显现出了里面完全金属制造的装甲。它很快就上升的超过了龙群的高度。接着……仲裁协会的总部飞快的倾斜了过来诺古·列特诺夫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了出来。

  “欢迎你们,龙骑士团的先生们。你们很荣幸的成为了魔法和科学的完美结合,反重力最终战舰安提格罗夫(Antigrov)的第一批观众。”

  夜空下,犹如太阳一般发光的战舰看起来是那么的碍眼……

  

第四十四节 命运交汇的夜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