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尾声 结束与重新开始~Gun and Blood Rose

    和平是什么?

  和平是两次战争中的间隙。

  和平是怀有巨大野心的双方,在并吞对方之前所必要的炮火准备时间。

  和平是可以让那些曾经实力强大的国家,被一点一点腐蚀的毒药。

  和平是在条约上记载的,所有的人都能够暂时接受的,符合每个人最低限度利益的规则。

  不管怎么样,我们的故事中,“战争结束了,和平到来了”,很老套的结尾吧。

  不过,和平时期,同样也有和平时期的烦恼……时间飞快的过去了。

  ※※※

  主席台上方拉着巨大的红色横幅——热烈庆祝魔法仲裁协会第一百七十一届全会召开。整个会场屏息静气,等待着被选举为此次仲裁协会会长的人登场做演说。

  当那个人从侧面走出时,全场中穿着各式各样法师袍的人都热列鼓掌。在此之前,已经有1/2的原仲裁协会官员被开除,驱逐或者审判,诺古·列特诺夫的所有力量几乎都被肃清。

  “嗯……很荣幸我能被尊敬的诸位选举为魔法仲裁协会会长。”台上的人穿着黑色的法师袍,这说明他是操灵系的法师。“我今天的演讲将会很简短。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柯文·萨考曼,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仲裁协会的第一百二十三任会长。”

  “我的演讲只说一件事情:从现在开始,我们奥术界的所有人,都要努力为了洗清我们的名誉而奋斗。如果有人想要重蹈前会长的覆辙,我将会毫不犹豫的清除他们。剩下的事情,在这里说实在太累了,请各位等待协会的通知吧。散会。”

  如此简短的会议,让所有的法师一片哗然。但是,柯文已经毫不停留的走向了台下……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伟大的仲裁协会会长了。

  “我终于摆脱了老师的阴影吗?终于,不用再在名字前面加上‘耐门·休的弟子’了。多谢你,老师,是你给了我机会。”柯文抬起头,仰望着无尽的天空,向天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接着,他又开口了。

  “堂堂的仲裁协会开会,居然连个有顶棚的会议室都找不到,要露天进行?开玩笑……我要赶紧去安排最高魔法塔的重建工作了!”

  柯文·萨考曼在7.10事变结束后,成为了新的仲裁协会会长,现在正在紧张的安排最高魔法塔和组织的重建,隐然已经是魔法力量的最高领导人之一。

  ※※※

  德兰和平而安静的夜……一阵警笛划破了寂静。

  “前面的!你已经违反了魔导限制法第21款第5条,赶紧停车!在城市之内,是不允许使用火焰球等级的威胁魔法的!”

  警车鸣叫着追击,然而对方的车子可能是使用了特殊的魔法燃料,魔导警察远远追不上他。车子里面的暴徒,还时不时的往外放几枚魔法地雷,已经有3辆车因此而停止了追击。没有办法,为首的警督只能呼叫总部。

  “……请总部直属部队出动!此地无法镇压!地点是下德兰环绕城市快速!”

  “明白了。二小队立刻出动!”

  飞驰逃离的违章车辆的主人是一个6段的法师,换算成学历应该相当于博士了,他对于身后追击的魔导警察不屑一顾。

  “不就是用了一个火焰球吗?我上次用流星雨,无能的警察也没有追到啊!我这辆车,可是最好的Bers全方位防御车辆,价值1500万呢!怎么可能让你们轻易追上啊?”望着后视镜里面越退越远的警车,法师有一种特殊的快感。

  突然,他感觉到车子失去了控制,不顾一切的打滑。虽然他奋力控制,也没能摆脱撞在护栏上的命运。幸好他防护魔法的实力还过关,总算没有受伤。正准备爬出车子,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顶上了他的脑袋。

  “不要动,不要试图抵抗,不要试图使用魔法。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当作证据在仲裁协会被采纳。最后……你被逮捕了。”

  6段法师乖乖的举起了手……他看到,面前顶住他的是一把很长的狙击枪。拿着枪的,是一个黑发的女人,还戴着夜视镜。从后面追上来的警察很快就到达了,看到那个女人,立刻立正,敬礼。

  “……白警监小姐!……不,Orange警监小姐!”

  “够了吧,不用继续了。你们总算记住,不称呼我那个不雅观的名字了。”Orange笑了笑,收回了枪。

  “请问阁下……列欧·冯·柯宁斯准警监在哪里?平时你们不都是一起行动的吗?”

  “啊,这一点,他去保护重要人物的会面去了,今天不能来,只好我代劳了。”Orange吃吃的笑了起来,“重要任务可是魔导警察总监和仲裁协会会长的约会呢。行了!赶紧回去值勤!”

  血玫瑰占据了被清洗后的魔导警察本部,开始利用国家公权力在暗中控制世界。当然,这个组织的秘密仍然不会泄漏……只有最核心的人才能知道魔导警察的领导阶层都是由她们控制的。顺便说一句,现在,实力几乎完全同等的仲裁协会会长和魔导警察总监,正在陷入热恋中。柯文和雷娜总算是找到和自己实力平起平坐的人了。

  ※※※

  “各位请看!这就是本公司最新锐的摩托车,时速可以达到400公里!使用特制的魔法燃料,可以达到超快速度加速;使用特殊的刹车系统,可以在5秒之内从400公里刹车到0!”

  脸上洋溢着笑容的导购小姐正在忙着向顾客推销新的摩托车和机械,这里是MAT新开张的部门:“魔法机械专卖”。

  “对不起……!先生,请别急着走!看看吧,这就是这辆摩托车的威力!”导购小姐慌忙的开启了映像装置。

  画面上,一个骑着摩托车,穿着铠甲的男人轻松的挥舞着剑……闯入了一大群拿着枪的黑社会分子群中,手中剑延伸出的白色光芒轻而易举的砍瓜切菜般的把所有敌人都砍倒了,只能以“威风凛凛”来形容。看着这一幕的年轻男人热血沸腾。

  “那个人就是‘铁流’里面扮演神圣骑士团的那个人吧?他可是我的偶像呢!”年轻人随手排出了一张铂金色的信用卡。“这里是无限透支卡,无论是几百万,立刻给我买下来。”他的心里面转动着“如果用这辆车去泡妞,一定一泡一个准”的念头。

  “谢谢!欢迎惠顾!”导购小姐又成功的卖掉了一辆之后,扭过头和旁边的销售人员聊天。

  “这辆车走的真好,不愧是部长的设计。不过,那个男模特是怎么请到的?居然真的是‘铁流’里面那个酷毙了的骑士。”

  “啊?你是新来的,所以不知道……其实,那个人天天去部长的别墅呢。嘿嘿……”销售小姐笑了。

  “啊?!原来如此……!”

  此时,在水韵星城外的别墅……

  “真是麻烦你了,兰斯罗特先生。啊!那个不能动,向右边数3个,扳那个拉杆,然后在10秒钟之内,踩踏脚下的踏板!”只有到了自己热爱的实验事业上的时候,她的话才会变多。

  “……对不起,已经晚了……等你说完,十秒钟已经过了。”里昂的话音刚落,爆炸就轰的发生了……

  里昂·冯·兰斯洛特,真正的大陆第一骑士,过着在电影明星、赏金猎人和水韵星的苦力三种身份之间对调的日子。炼金术士兼化学家水韵星则因为在制造水准上的突飞猛进,现在已经是MAT中“魔法机械”和“魔法物品”两个部门的主管了。

  ※※※

  “听说了吗?萨斯凯尔家的二公子回来了。”精灵的城市洪里那斯提中,流言日复一日不断的传播着。精灵的寿命实在比人类长不少,无聊的生命中,流言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嗯?就是那个以好色出名的……?不过,居然率领着龙骑士团打败了最终战舰安提格罗夫,和当年他父亲的举动有得一拼了,真是虎父无犬子。”

  “那个家伙,现在可是艳福齐天啊!洪里那斯提的两大美女,居然都跟在他身边转……这两个人,一般人有上一个就应该谢天谢地了,他居然还犹豫不定,真是令人羡慕啊,这种该死的混蛋。”

  “是啊,洪里那斯提魔导警察总监,和菲利亚迪尔家族的现任族长……随便那一个,都是不得了的人物啊!要是可能的话,真想和他换一下……”

  “你们两个混蛋,居然又在这里传闲话!”一个声音充满杀气的出现。

  “……啊,塞勒多少爷!”两个精灵卫兵立刻敬礼。“我们不是有意的……”

  “混蛋!想换?想换就来吧……这种生活真不是人过的……!记住,绝对不要透露我从这里偷偷离开的事情……!”

  “可是……少爷……似乎……”精灵卫兵看着塞罗的背后。

  塞罗小心翼翼的扭过头……看到了一个女精灵警察和一个女精灵士兵在等待着他。

  “塞勒多·萨斯凯尔先生,局长说她在总局等你,她想请你喝茶。”

  “萨斯凯尔二公子,总参谋长想要请你去参谋部商谈事宜,顺便吃顿饭。”

  塞罗的头上冒出了晶莹的汗珠。“……My Jvlus!这种生活,真的是人过的吗……?”

  卫兵遥望着他的身影和两个邀请者消失在传送器中。“我想,我还是不要换好了,我现在的生活挺好的。”

  塞勒多·萨斯凯尔回到了精灵的城市洪里那斯提,不仅没有预想中的军法审判,还被奉为英雄般的人物。不过,令他头疼的事情在后面……伊芙妮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精灵的警察总监——据说是利用小提琴演奏折服了元老院所有的人。于是,从此开始,无论塞罗去见谁,都会受到另外一方的全力反击……

  “塞罗的约会地点”从此变成了战场的代名词,他所在的地方,就是最新锐魔法的试验场。

  ※※※

  “……总之,从今天起,各位就毕业了。你们大家在本校度过了人生宝贵的三年时间,学习到了对于你们一生而言十分重要的知识……”一个中年大叔——据说应该是校长,在主席台上做着慷慨激昂的演讲,而台下几乎都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对麦丽而言,从一开始,她就不知道台上面在讲些什么。

  校长的演说终于结束了,全场的家长和学生掌声一片,大家的目的大概就是高中毕业证书吧。麦丽上前领了毕业证书,准备离开。她觉得,穿着这种灰色而且难看的校服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麦丽雅娜!”一个女声从背后叫住了她,麦丽回过头,是她的一个好朋友。

  “麦丽,你真的不考大学吗?以你的天分,完全可以上到国内最好的大学啊。”

  “不……我要去远东的新京大学。虽说以我的水准,那里已经不能教给我什么了,但是我还是需要成长的。”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麦丽担负了管理远东境内Blood Rose的任务。

  “是吗……?我祝你一路顺风!”说着,她似乎又想起了一个问题。“对了,你的姐姐呢?这种时候,她总应该来一下吧?”

  “不……不需要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她也有她自己的事情要忙啊。”麦丽犹豫着回答。

  “这样啊……!那么,再见了!记得以后常联络啊!”对方飞快的跑开,去找下一个同学寒暄。麦丽已经厌倦了这种事情,她第一个走出了会场。

  “远东吗?终于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不过,我也不是等闲之辈啊!我不需要大学的文凭,我只需要真正的实力!”她这样对自己说,然后出校门打了一辆Taxi。

  “交通管理局!我要去考驾照了!”

  麦丽雅娜·奎拉希雅,Miss Yellow,出发前往远东,去管理那里的组织。虽然只有18岁,但是她已经是奥术和神术的双料高手了。一到远东新京大学,就会掀起新的波澜吧……?

  ※※※

  德兰恢复了平静,被408mm炮摧毁的建筑也正在修复中,看起来很快就能恢复昔日的繁荣。

  MAT继续如常工作,成功消灭掉了老对手的将军正在考虑去退休……不过金钱的诱惑可能更大。

  原先仲裁协会的残余正在世界各地逃亡,基本都沦为了通缉犯,人人喊打的那种……

  同盟国的3个国家之间暂时撇清了误会,继续努力扩军备战,维持着不稳定的平衡。

  “……嗯,总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小雷。这就是和平啊。”伊奥奈特·哈特曼坐在豪华的皮制沙发上,对着自己的宠物--一只黑猫在说话。屋子中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可能是非常名贵的极东香料。地上铺着从南方大陆运来的波斯地毯,壁炉里的火苗微微的摇曳着。白发老人的面前摆着一杯葡萄酒,琥珀的色泽透着名贵,连那高脚杯看起来都是纯水晶制成的。他手中夹着的烟斗散发着淡紫色的烟雾,淡紫色的烟雾在小屋中盘旋着升入壁炉上的烟囱。“这次把房子选在蝎尾飞狮保护区,应该不会有别人来干扰了吧?”

  黑猫“咪呜”的叫着,似乎在做出回答,沙漏状的金色瞳孔盯着老贤者。

  “嗯?你说……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人?这个……有吗?”伊奥挠了挠头。“哦……似乎是呢。”

  ※※※

  大陆公路延伸着,已经接近了远东的首都——新京。

  无论在什么时代,酒吧永远是浪迹天涯者的最爱,因此,只要在接近城市的地方,公路边就会有酒吧,远东也不例外。唯一的一点区别,就是这个酒吧没有木门,而是充满东方风格的镂空门。和西方酒吧的共同点,大概只有那陈旧的留声机了吧。

  一辆黑色的跑车猛然在酒吧前停住,发出刺耳的响声。车门打开了,车主从里面移出了腿,站了起来,锁上了车门。这个人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戴着墨镜,看不清楚面貌,但是从凹凸有致的身材就能看出肯定是个女的。

  她毫不停留的走进了酒吧的门,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但是,这个女人没有注意任何人,却静静的盯着留声机,然后毫不犹豫的挑了一个离留声机最近的位置坐下。

  留声机不停的重复着一首歌——一首蓝调,一首熟悉的蓝调。

  坐定后,她主动开口点酒:“红葡萄酒,要最好的。”

  “是,小姐,马上就来。是去新京吗?”店主友善的问道,年轻女子点了点头。

  “……去学习大陆最好的魔法。”

  “哦?干什么用呢?毕竟,现在已经是和平时期了,学到那么高段,应该不值得吧?而且,需要很长时间吧。”

  “不,我有把握,我一定能够学会的,因为我需要力量。”她下意识的把玩着胸前的一个蓝宝石项链,店主敏锐的注意到,这个东西一定价值不菲。

  “……力量?这年头这么想的人不多了……”

  店主的声音突然中断,一群彪形大汉走进门来。店主立刻悄悄的改变了口风。“……远东黑雕组?小姐,你来的真不是时候呢。”

  女人笑了笑,没有说话,静静的盯着那群人吵吵嚷嚷的进了酒吧。从店主的手中接过了红葡萄酒之后,她笑了笑,轻轻开口了。

  “什么远东黑雕组,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俗人一帮。”虽然声音不大,却似乎是正好控制在能够让那些男人听见的地步。

  所有的大汉都变了脸色,站起身来,走向穿黑色紧身衣的女人。“小妞,你的嘴好像应该管一管了吧?任意说话,可是不好的。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没什么,废物一帮而已。”女人笑着轻轻说,又喝了一口酒。

  这次,为首的家伙可是大怒了。“我在新京的外号可叫做‘大爹李达’!就连警察也不敢动我!你以为你是女的,我们就不会收拾你吗?我们当然有对付女人的办法!”他走上前三步,用看起来很凶恶的眼神盯住女人。“哦?看起来,你胸前的这个宝石很漂亮呢!今天,我们是要定你了,这样我们才可以饶你一命!”

  “哦?是这样吗?”她的冷静态度完全没有改变。“这种程度就敢出来混,比你强的人我见得多了。还有,我想你的外号应该是‘大斧李达’吧?就算我是西方人,东方文字也要认识的比你多。”说着,她站了起来。

  “……弟兄们,上!摆平她,谁成功我我就把她给谁!”愤怒的“大爹李达”下达了命令。他的手下纷纷掏出了枪……

  酒吧的老板闭上眼睛,不敢看那惨烈的场面。酒吧中枪声大作。

  ※※※

  老板抬起了头,想要看看局面如何。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穿着黑色紧身的女人站在酒吧中央,身上连一滴血都没沾到;她的手中拿着一把银白色的手枪,直指着已经倒在地上的大汉首领。虽然眼睛被墨镜遮住,店主还是认为,在那双墨镜下面应该有一双锐利而冷静的眼睛。

  “怎样?你的兄弟我一枪未发,就用魔法全部摆平了。和你的快枪战,同样是我赢了……‘大爹’先生。怎样?你们是想去投案自首,还是在这里变成我的僵尸和骷髅?别以为我做不到啊!”

  “你……你……”地上的人几乎说不出话,他的两手,两腿都已经有子弹的伤痕,可见对手还是特意没有攻击他的要害。“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使用操魂魔法?!难道……你是……”

  女人露出了一个优雅的笑容:“啊,有人叫我Ghost Sweeper,也有人叫我Undead Hunter。遇到敢于和我作对的恶党,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变成供我差遣的不死生物。现在,我就是以此为生的。”

  “大爹”看到了对方突出的胸部上面的金十字符号,突然想起了一个名字。“……奎拉希雅!你是瑞丝·奎拉希雅!最近在西方闻名遐尔的变态女死灵法师!”他刚说完变态这个词,一枚子弹优雅的从嘴角划过。

  “啊……死灵法师?也可以这么说吧,虽说我的本领比留给我这些的人还差的很远……算了,话说回来,你们现在愿意乖乖的变成赏金了吗?”瑞丝回答。

  所有的“远东黑雕组”成员忙不迭的点头,进监狱可是比变成不死生物强多了。

  …………领到了赏金,瑞丝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这样,我就有钱去提升自己的力量了。Undead Hunter Reece……很响亮的名字呢。”她启动了车。“等着我,耐门。我保证,我会用我自己的力量,打开通向你那里的门——我坚信,我总有一天能做到。”

  黑色的跑车,用200km的时速沿着大陆高速飞驰,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或许他和她会在别的地方相遇,不过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全书完)

  

尾声 结束与重新开始~Gun and Blood Rose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