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佛历在线阅读

成佛历

蔡思训

武侠·国术无双·3.9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0-04-20 13:15

当神无能为力,便是魔度众生!请看蔡思训仙侠作品《魔宗的修行者》,为你讲述一段不寻常的魔尊修行路!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谜雾

    马蹄声响,大道上迎面奔出五位骑马而来的僧人,当先两人在前,均是中年汉子.左首那位皮肤稍黑,右首是位白净僧人。后面三骑并排跟着,均是十八、九岁的年少僧人,左首少僧腰间系有一条白巾,背负一个布裹行囊;中间少僧看是个文弱少年,一身清瘦,活像大病初愈;右首少僧人高魁梧,双目虎虎有威,生有一番威仪。五人均是来自陕西宝华寺门下,只因嵩山少林寺慈方高僧西至宝华寺诵经传道时突然圆寂归天.宝华寺全寺僧人感念其恩德,将慈方大师身子火化,留下了荼骨舍利,放于木匣子内。宝华寺方丈开成大师令这五位僧人将慈方大师的荼骨舍利与随身物件送回嵩山少林寺。五人得其重任,自是快马加鞭直奔嵩山而来.

  现下正值盛夏时节,烈日炎炎,赶路十分劳累。五人这日行至一个镇甸,时至晌午,五人便找了家客栈歇息落脚.白净僧人是这行人领事者,余下四人自是听他吩咐。白巾少僧欲解下背负行囊,白净僧人忙道:“平元,不可怠慢.”那名唤称“平元”少僧只得又将行囊负上,心中虽颇不情愿却也只能是努努嘴,不敢言明.不多时,店伙计从后堂端出五碗素面,五人便举箸吃了起来.赶了一上午的山路,五人早己饿坏,吃着素面只觉是人间美味,吃得津津有味。

  突听大厅右方处一人笑骂道:“刘师兄,你说师父那龟儿子晓不晓得咱们来到了这里?”一听声音,便知是川土人氏.这人把自己师父骂成“龟儿子”,外人听觉无不好笑.又听他同桌那人笑道:“师父他才不晓得,罗师弟,咱们这一走了之,一定要逃得越远越好.”姓罗的道:“刘师兄,师父龟儿子发现我们...”他一说到这里,又赶忙止住,轻轻“嘿嘿”一笑.姓刘的道:“你说的也对,师父那恶脾气,我俩可得罪不起。”姓罗的道:“我最担心的还有蜀中那尼姑,你说她会不会...”不过片刻又听他笑道:“幸好她是个女人,只怕也不敢搜男人的那个地方。”二人一说于此,便都低头嘻嘻奸笑。而后便不再谈论,埋头吃起肉喝着酒,却又显得忧事重重.。

  那清瘦少僧只觉从未闻过这么香的美食,不经意间抬头看了看他们.只见那二人全桌放满鸡鸭鱼各种美味佳肴,肉香菜香阵袭扑鼻,不得不令人心馋。可僧人天生戒荤,他也只能是心中好奇,却又忙心中责道:“你呀你,贵为出家人,岂可好奇那荤味.佛经有言,不可杀生,不可食荤,实乃入佛悟惮修生养性之道,岂能有亵du佛祖的念头.”可又见那二人大口嚼肉喝酒,吃得甚是欢畅.不由又想起了自己三年前的一次出寺,那时遇见一个身胖体阔的大财主与一个年约七、八岁,也是骨瘦如柴的小男孩,那大财主一见自己是瘦得皮包骨,便指了指自己,对那小孩道:“儿子,你瞧,少林寺的和尚就是不食肉,才瘦成那个样子,你以后如果不吃肉,也会瘦成那样.”当时自己感到莫名其妙,不知何处得罪那富人.那小孩听他父亲一句话,怔疑的看了看自己,却被他父亲顺手拉开而去,自己那时便想,自己清瘦便是不吃荤之故么?可我的师兄弟们也与我一般同餐,他们也不吃荤,为何都要比我强健呢,可见那富人只是骗他孩子的了.当时一想及此,便苦笑摇了摇头走开了.今日一想往事,不免好笑.他早早将素面吃尽,肚中也只填了一个小饱.身旁的那威仪少僧笑道:“师弟,你吃得真快.”清瘦少僧微微一笑,并不答话,见他们四人各自还有半碗未食尽,又是心中悔恨:“你呀你,每次吃饭比谁都吃得快,吃完了就是这肚子不饱,还想吃.”又听那威仪少僧道:“师弟,你是不是未吃饱?”熟悉他的师兄弟都知晓,这个师弟看似瘦得剩下一包骨头,可是饭量极大,吃饭甚快,全寺中少有人能及他.却又见他只吃不长胖,都嘲笑他吃下的东西全变成了干粪.他生性腼腆,只是一声苦笑,多不理睬。今次出寺,这白净僧人却又不知道这节,也只当他是一般僧人,故每人只要了一碗素面,见他狼吞虎咽,片刻便将一碗面吃尽,也是啧啧惊奇.也问道:“平乐,你是不是不够?”这平乐少僧却又心中一想:“平时在宝华寺,众位师兄弟一起吃斋,那时我便一餐比别人多吃了很多,想来我做事又愚笨,练功也差劲。这样白吃也太对不住方丈及全寺师兄弟了。今日出寺,师叔身上带的文银有限,我如多吃一碗,又要多花几分文银,着实不该.”便摇头道:“不,不,师叔,我够了,你们慢用.”白净僧人也不细想,只道他是平俗僧人,一碗素面己然足够,便又低头自个儿吃起面来.

  正在这时,又走进来一个俊秀少年,那少年骨溜溜双眼看了看众僧,随及走至一八仙方桌处,叫嚷店伙计上几大盘牛肉、狗肉等荤食.平乐心中叹息道:“他一个人,叫这么多菜,又吃不完,岂不是太过浪费了!唉,如他能多布施点钱财在我们宝华寺,那该多好了.”可随及又自责:“你呀你,人家施主有钱也是别人自己的钱,布不布施,布施多少,那也是别人的事,岂能生有这样的邪念,罪过罪过.”他一想及此,便双手合十,口念“罪过,罪过.”又见那少年将大厅众人环眼一扫,其实这酒栈之中这时仅有这三桌有人,他抿嘴一笑,走至那两个川土人氏桌前,一瞥眼,双手探开,道:“喂,你们把那盘未动过筷子的猪蹄先让绐我,我有急用,行不行?”说着指了指桌上那碗猪蹄汤。这两个川土人氏抬头见是个少年,嘻嘻一笑,姓罗的骂道:“小兔嵬子,还不给老子滚开些,你是乞丐么?”二人又一阵“哈哈”大笑,那少年从怀中捣出一锭白银,重重往桌上一放,倒吓了平乐等僧人一跳.平乐只是个少年小僧,虽是幼龄便在宝华寺出家,读过一些佛经,可也心知银子的妙用,一见那白银,也是怦怦心跳。身旁威仪少僧一见白银,更是两眼发光,啧啧一叹:“啊!白银!”那两个川土人氏见着白银,心花怒放.正要上前拿住,那少年又快捷将银子拿在了掌中,嘻嘻一笑,看向平乐众僧这座.白净僧人斥道:“平寂,吃面.”众僧回过神来,装着不曾看见那少年的手中白银,又举箸埋头吃面.平乐忙闭上双眼,默念佛经,故装不视.那俊秀少年道:“咦,瘦猴子,他们怎么有面吃,你却是个空碗?”平乐一时未曾明白他在与谁说话,只是心道:“瘦猴子?瘦猴子?啊,他是在说我么?”那少年见他紧闭双眼,突敛住笑容,看向白净僧人,斥道:“大白脸,你是哪个破庙的出家人?怎么这么虐待自己的弟子?”两个川土人氏听他这一句话,姓罗的哈哈大笑,道:“大白脸!大白脸,有趣,有意思.喂,小兄弟,你不是要猪蹄么?还要不要?我们可要吃了.”那少年不理他,将手中白银掷向平乐,平乐恰又在想:“他唤师叔‘大白脸’,嗯,师叔脸是很白净,与这小相公不相上下.他唤我‘瘦猴子’,虽是无礼,他却对师叔有礼,我也不可生他的气.”他正睁开眼来,突见一个白晃晃的东西飞向自己,惊了一跳,忙伸手接住,打开手掌,见竟是一锭白银,兀自惊奇道:“白,白银!”白净僧人放下筷子,看向那少年,只道:“小施主,你这是做甚?”那少年忙奔到平乐身侧,一把握住平乐清瘦的双手,一双大眼睛看向平乐,笑嘻嘻道:“瘦猴子,这是我布施绐你一人的,千万别绐大白脸,知道么?”平乐只觉他双手细腻圆滑,一张脸又清秀动人,旋又闻到他身上一阵幽馨香味,不免心中纳罕,只道:“这,这是为什么?”那少年俯首在他耳边低声道:“本公子最讨厌别人欺侮人,看不顺眼.”平乐扭头怔怔看了看那少年,突见那少年耳垂坠有明珠,嵌在耳上。他心中卟咚一跳,惊道:“啊,施...施主?”众僧不明白平乐何故目瞪口呆,还只道这少年对他说了什么重大奇闻.都只觉得这平乐生性愚钝,一个道理要想半天才想得透,今见他一惊一乍,谁也没太过留意.平乐连忙推开那少年的右手,双颊猛然飞红,双手合十,支支吾吾道:“罪过,罪过.”那少年却是毫不介意,轻轻一笑,又看向那两个川土人氏,笑道:“不要猪蹄啦,我的菜也快来了.”

  正说着,店伙计一阵吆喝,从后堂端出几大盘熟牛肉来,放在了八仙方桌上.那少年又要来拉平乐,平乐赶忙推辞道:“施主,你这又要做甚?”那少年笑道:“去吃肉呀,你只看他们吃,你不饿么?”平乐忙道:“不,不,小僧早己用过素面,不劳施主了.”那少年双眉一挑,伸出右手,打开手掌,道:“拿来.”平乐奇道:“什么拿来?”那少年道:“自然是我方才打发你的那锭白银.你既然吃过面,我还以为你没吃,可怜你才布施你,没想到你倒骗住了我.”平寂忙道:“咦,小施主,你将白银给了我师弟,又怎能要回去呢.”.一说完,忙又跃起,一伸手将平乐怀中那锭白银抢走.只见平寂手握白银,转身恭敬放到白净僧人面前,道:“师叔,弟子将白银交还.”白净僧人道:“小施主即然不愿布施,你将白银奉还于他.”平寂心中颇觉无趣,转身走向那少年,却见那少年仰头一“哼”,大刺刺坐在八仙桌左首位上,道:“本公子不要了,算是打发你们的了.”平寂止步,脸上转显喜色,正要躬身答谢。中年黑僧怒道:“师兄,这人是在消遣咱们.平寂,将银子还给他.”那少年正一只手拿着一节狗肉大吃起来,吃得满嘴油腻,笑道:“这位黑炭头似的和尚倒还有些骨气.唉,我也是一个菩萨心肠,方才以为那瘦猴子被大白脸虐待,本想拿碗猪蹄给他吃.却又险些被骗了.”众僧听他方才要猪蹄竟是给平乐吃,世人均知僧人戒荤,他是故意亵du佛门,众僧均感岔愤.平寂蹉蹲不决,最终还是将那锭白银放在了少年的八仙方桌上,双手合十,转身退去。黑脸中僧听他篾称自己为“黑炭头”,大怒,正要起身质问。白净僧人忙拉住他,道:“师弟息怒,犯不着与小施主生气.”中年黑僧这才强忍恚怒,一双眼狠狠瞪着那少年。白净僧人见众僧均已吃完素面,逐从怀中布囊内取出三十多分碎银,算是付了素面钱.众僧收拾了行囊,正欲出门.那少年突又惊道:“哎呀,谁的银子掉在地上了?”众僧与那两个川土人氏都是一惊,顺着那少年眼看之处望去,果见离大门不远处有一锭白银,阳光照耀下,格外显得耀目.平寂忙上前拾起,躬身向白净僧人道:“师叔,是不是我们付帐时落下的.”猛听那姓罗的川人大声嚷道:“他奶奶的,老子银子全没了.”身旁那姓刘的道:“什么,罗师弟,你丢银子了?”众僧见姓罗的丢失了银子,均是面面相觑,白净僧人又将包袱解开,一一清查袱中文银,道:“我们未曾落下银子,这白银定是这罗施主的.平寂,送过去.”平寂脸上一显尴尬神情,颇不情愿似的转身将白锟奉在姓罗的川人面前,姓罗的川人一把抢过,又好似怕白银再次飞走一般.他又再往地下看去.口中兀自喃道:“老子身上一共三十多锭白银,怎么一下间一个也没有了,真他妈的撞上邪了.”可这地上哪里再有白银,除了平寂拾起的那锭外,却是空空如野.姓罗的汉子睁着一双大眼,仿似要将地板看穿,却也找不着其余白银半分影子.姓刘的川人也起身帮他找.可这客栈大厅本就狭小,却是一眼便能看全.

  突的接连“卟卟”之响,众人一闻,均是捏住了鼻子,原来是那平乐瘦僧不经意间放了个臭屁.众人一听声源,便知是众僧之中一人所发.平乐大是尴尬,躬身向白净僧人道:“师叔,弟子内急.”白净僧人一脸肃容,微微点头,平乐便转身向店后茅厕奔去.平乐急匆匆走进茅厕,动手解开腰带,突觉后背衣中有几个硬物,他伸手一摸,心中一惊:“啊,这…这是什么,怎么生得跟银子一模一样.”他只觉这硬物有角有棱,内凹又凸,这不是白银又是什么呢.他这一阵迟疑,突又觉腹中难耐,不便再想,只得小心不让硬物滑落到了茅厕.待他解手完毕,又轻轻将腰带勒紧,伸手去将硬物取了出来,定睛一看,果是一锭白银.他又惊又喜,兀自思道:“这是哪里来的,我该不该将它交给师叔?”他内心忐忑不安,仿似自己做贼盗宝一般,稍下又强自安慰:“我不偷不抢,又害怕什么呢!”他将白银全部拿出,一点数,共有五锭.他将五锭白银放在衣袖中,满腹窦疑,浑浑噩噩走至后门,揭帘而入大厅.正听那少年笑道:“我还以为和尚洁身自好,从未有贪婪之心.却是错之极矣.这也难怪,常人凡俗之中能有孔子、季布那样的正人君子毕竟是少数,和尚那么多,虽然都是天天吃斋念佛,可这德高望重圣僧毕竟也只有寥寥几个,唉,怨不得的,怨不得的.”那两川土人氏这刻早己打定钱财在路中已落,怨不得任何人,一听这少年自言自语,二人正在气头上,以为这少年是在笑话自己,不由无名动怒。姓罗的嚷道:“你嚷什么嚷,要说评书去大街上说,老子不喜欢有人在这里这个时侯笑.”众僧也正坐在桌凳上等平乐,听到这少年的话,分明是在说自己,却无端由惹恼了那两个川人,心中都是又惊奇又好笑。

  平乐咬一咬牙,内心惴惴不安,悻悻走到白净僧人跟前,袖中揣着白银,像是心中担负着一个巨大的重任一般,欲言又止,脸色颇不自在,平寂看了看平乐,奇道:“师弟,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众僧见着平乐入厅来脸色大有变化,心中早也奇怪,均以为他生病了.平乐忙道:“不,不,师兄,我没病,只是…只是…。”他又瞅了瞅白净僧人,还是不敢说.黑脸中僧道:“没病便好,师兄,我们快赶路吧.”白净僧人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走.”众僧便转身欲去.突听身后那俊秀少年哈哈笑道:“哈,你个盗贼,银子掉地上了,还装什么装!”平乐心中本在一直苦闷袖中银两来由之奇事,最怕便是师叔知道自己无故有了这么多银两一定会按寺规重重责罚自己,猛一听到有人喧哗嚷到“盗贼”二字,吓得心中一慌,扭头看向身后地板.本来按紧袖口的双手不意间松开,只听“咚咚”一阵声响,五锭白银全给抖落掉在了地板上.他一见变故,脸猛然霎那间变得通红.众人见状均是怔然大惊.

  那姓罗的川人猛的一跃而起,奔上前来,俯身拾起一锭白银,惊疑的眼神看向平乐.平乐忙支支吾吾道:“不,不,这…这不是我偷的.”平寂奇道:“啊,师弟,你怎么有这么多银两了?”那两个中年僧人相互一视,也觉此事大有蹊跷,寺中僧人尚来不许私蓄银两,所有财物概由后院掌管,外出办事也只带足够银两,只由主事之人掌管,这个少僧只是本寺普通一名出家人,且看似木讷呆板,绝非偷窃盗取之徒,身上突有这么多银两,如何不奇!平乐猛然见着这么多人盯住自己,倒似盘诘小贼一般,心中更是慌乱。他自幼在宝华寺出家,生性胆小怯懦,整日只是随众僧持经念佛,何曾见过这等场面.妄言妄盗乃是寺律大戒,今日无缘无故揽上这等丑事,一言不慎便会遭来重责.只听见他急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身上无缘无故多了这些银两.”那姓罗将银两看了个仔细,忽又看向平乐肚腹处,原来平乐解手完时因勒腰带匆忙,不经意间将肚腹处衣角扎得太松,好似那里面还藏有东西.只见他右手猛然抓向平乐肚腹,中年黑僧忽一步上前,右手也立马支出,架住罗氏伸出的右手.中年黑僧道:“施主,本寺小僧突然身有银两,此乃本寺内事,还望施主勿要动粗.”姓罗的双眼一瞪中年黑僧,道:“老子银两丢失,或许便是贵寺小僧所为,我见他怀中胀鼓鼓的,说不准怀中还藏有更多银两,只是想探个究竟罢了.”众僧听他这一说,也齐然看向平乐肚腹处,果见在他青衣腰围处,显得突出甚许.平乐这刻更是急躁,摇头道:“没有了,再也没有了,不信,我给你们看.”他使劲收紧了腰带,压平了腰围四处青衣.果然再不见有银两了.姓罗的仰天故意一笑,道:“嗯,小和尚原来是位富贵公子爷,这些银两从何而来?莫非是老天爷、如来佛给你的么?说,是不是从本大爷怀中偷去的.”他故意将“偷”字说得重些,有意威慑眼前的小僧.平乐早己急得欲掉下泪来,模样十分委屈可怜,道:“不,不,小僧只会念佛诵经,从未起贪婪之心,更不敢有偷窃的行为.我…我方才进茅厕之时,顺手解腰带时发觉怀中突然多了许多银两.”他可怜兮兮望着白净僧人,终于忍耐不住,哭了出来,泣道:“师叔,小僧决不敢有偷窃之心的,我…我也不知怎么来的.”众人见他泪迹犹湿,见者无不心中垂怜.姓刘的那人这刻也走了过来,他拉了拉罗氏,在他耳畔低声说道:“这个小和尚可胆怯得极,一定是旁人做了手脚.先看清对手身份,再动手不迟.”说毕,双眼看了看那正吃牛肉的俊秀少年.中年黑僧也顺他双眼看向那少年,道:“莫非是他做怪?”众人也随齐看向少年,人人都是满腹狐疑.那少年一怔,后又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抖抖一身白衫,望着平乐,道:“小和尚,我来问你,这白银可真不是你的?”平乐看他一脸笑意,正有幸灾乐祸之样,心中也正怀疑是他在做怪自己,可无奈无任何凭证,只得一肚苦水自往腹里咽。看着罗氏从地上拾起放在桌上的五锭白银,摇头道:“不是我的.”那少年靠近桌边,欲伸手去拿白银,姓罗的川人身子向前一遮,挡住少年右手,道:“喂,你要干啥子?”那少年道:“这银子无人认领,倒不如由我拿去上交官府.”姓罗的道:“给老子滚开些,上交官府?只怕交到你的兜里去了吧,哼,长得细皮嫩肉,一见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少年仍是笑脸盈盈,也不答话,耸一耸肩就又回往自己座位上走去了.

  突在这时,姓刘的川人一把抱住罗氏腰胁处,奇道:“啊!罗师弟,你裤子差点掉下来了.”姓罗的也微觉腰带不知何故竟似松了一样,一低头见师兄正抱住自己,伸手一摸丝络,不由惊得冷汗淋漓,心中嘀咕自叹:“腰带系得稳当当的,为何无缘无故断了呢?”稍一思虑,便转头直瞪双眼看向那已坐回桌边的俊秀少年,那少年正喝下几大口白酒,双颊浅泛红晕,见他又低头拿着筷子无聊地数着碗中牛肉的片数,不再看众人一眼.姓罗的满肚怒火,可又不便无端由发泄,双手一提丝络,不让裤子滑下.又对姓刘的道:“师兄,把银子收起来.”姓刘的见他护紧了腰带,才松开了手,将桌上五锭白银收好,却又不自主的回头望了望那俊秀少年一眼,看他又要使什么妖法。那少年却只顾埋头数牛肉片数,好似对那牛肉极有兴趣,一会儿夹起一片看了又看,一会儿又左右两手各拿一根竹筷在碗内分割牛肉.忙得不亦乐乎似的.众人看不出他在玩什么把戏,都索性不去看他.这时白净僧人道:“师弟,这里没我们的事了,我们快些赶路要紧.”众僧晗首,转身欲走.姓罗的忙伸出右手,抓住平乐,道:“小和尚,你别走.”他这一伸手,裤头一边又下滑了少许,他赶忙回手护住,神情极为狼狈.平乐大急,不知怎么办才好.白净僧人道:“施主,有何见教?”姓罗的道:“大和尚,你的徒弟一定还藏有脏物,还差很多锭银子.”白净僧人回头一看平乐,平乐忙道:“不,不,师叔,弟子身上确己没了白银.”姓罗的又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平乐左手,道:“你敢让我搜么?”他一伸出了手,裤子又下滑了少许,他只得又忙撤手护住裤子.见他一脸怒色,凶神恶煞,十分霸道.平乐惊慌不迭道:“没有了,没有了,真的没有了.”边说他还将全身僧服抖了又抖.在这炎热夏日,众僧本仅身穿薄衫,这样来回一抖动,如真有白银在身,也会抖动作响的.罗氏见状,轻“哼”一声,口中喃自骂道:“他妈的,银子长了翅膀,飞跑了不成?”边说又边瞅了瞅地板周围.众僧见他不再胡缠,便转身骑马去了.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国术无双小说

成佛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