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纨绔子弟】(上)

  

  伏屈泰轻轻咳嗽了一声,方才继续说道:“老板,少爷失踪了整整七天,他现在不但神智有些混乱,而且过去的事情很多都不记得了,他的发髻也不知被何人无端的给剪去,那几个泼皮无赖的手段我亲眼看到过,只不过是寻常的庸手,以少爷的身手,他们根本无法对少爷造成伤害,我担心真正伤害少爷的另有其人。”

  陆颐虹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压低声音说:“你是担心,这次龟儿受伤,是有人冲着我们留香院来的?”

  伏屈泰没有说话,可是他这样已经表示默认。

  陆颐虹来回走了两步,怒道:“你们给我好好的查一查,无论谁要和留香院过不去大可冲着我来,可是伤了我的儿子,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老板放心!”

  这时候石敢当带着请来的医生过来替我诊病,我本身就没有什么毛病,所谓的头痛都是在人前装出来的,那医生自然看不出什么头绪,摇头晃脑道:“我看陆少爷只是受了些惊吓,我给他开两付安神清心的药物,吃上两天,好好休息一下,就会康复。”

  陆颐虹这才放下心来,亲自煎好汤药,喂我服下后,方才离去。

  我总算能够独自一个人好好的冷静一下,短时间内事情接踵而来,我真的有些应接不暇,小心翼翼的来到门前,从门缝中向外看了看,确信门外没有人偷听偷看,这才回到床榻之上,放下锦帐,掏出那本色狼笔记,小声呼喊春歌的名字。

  喊了半天,这可恶的家伙竟然毫无反应,我恼怒之下,挥起手掌狠狠的在笔记上拍打了几下,威胁说:“你再不给我出来,我便将这本笔记撕个粉碎!”

  或许我的这句话起到了效用,春歌细微的声音从笔记本中传来:“你这人素质太差了,人家正在睡觉,你打扰我干什么?”

  妈的,居然说我素质差,就因为我写下施夷光这三个字,便把我弄到了两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时代,而且给我糊里糊涂的弄了个妓院老鸨当妈妈,我还没找他算帐,他反到先指责我起来。

  我咬牙切齿的说:“春歌,你他妈今天最好给我交代清楚,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个时代,你究竟有什么企图?”

  春歌看来比我更能接受现实:“主人……”

  “少他妈跟我套近乎!”我气呼呼的说。

  春歌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跟着素质这么差的主人真是我的悲哀。”

  我怒不可遏的低声吼叫着:“我素质差!换成其他人被你搞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见不到亲人,见不到朋友,早就将这本该死的笔记烧成灰烬,我的胸怀已经足够宽广了。”

  春歌呵呵笑了一声:“现在我们是算在一根线上的蚂蚱,你烧掉笔记本,我们就会丧失返回过去生活的希望,所以你最好的冷静下来,只有我们携手面对一切,才能渡过眼前的难关。”

  我咬了咬嘴唇,终于点了点头:“告诉我,为什么我会突然变成陆小龟?”

  “色狼笔记的能力超出你的想像,我能够告诉你的是,这个陆小龟已经死了,你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能做亲子鉴定,你会发现自己和陆颐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只不过是取代了他的身份。”

  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有些好奇的问:“这个陆小龟为什么会死?”

  春歌笑了起来:“其中的具体详情我也不明白,总之他本来就注定要死,如果你不出现,那帮武士找到的就会是他的尸体。”

  “可是如果他的尸体被找到,岂不是我的身份就会暴露?”

  “放心吧,色狼笔记连这都做不到也就不成为色狼笔记了。”

  我在色狼笔记的封面上拍了一下,有些懊恼的说:“反正都要给我一个身份,为什么不让我成为范蠡?为什么不让我成为夫差?成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都可以轻易将西施弄上手。”

  春歌叹了口气:“主人,我只是笔记的奴仆,笔记掌握在你的手中,我的命运也操纵在你的手中,以后该如何发展,全都要看你了,如果你不能顺利的解决西施的问题,只怕我们将永远留在这个时代。”

  我第一次感到了如此迫切的危机感,我的突然失踪会给我的亲人、朋友们带来怎样的伤害,为了他们,我一定要回去。

  换上亚麻质地的内衣,穿上浅蓝色的武士长袍,来到墙上悬挂的铜镜前,镜中的我几乎化身成春秋人物的模样。

  我仔细观察着自己脸部的每一个细节,确信自己的模样没有任何改变,这才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

  和武士长袍配套的还有一个蓝色的帽子,我端端正正的戴在头上,把自己的短发藏住,现在看起来我已经融入这个时代了。

  房门被轻轻敲响了。

  “进来!”

  雕花房门缓缓打开,谢妮和谢晴两个分别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看到我已经好端端的站了起来,两位美少女的眼中同时掠过一丝诧异。

  我这才发现她们两个的容貌轮廓有几分熟悉,想想有点像港片里的某个美少女组合,不过她们的身材更为高挑一些,面貌也显得更为稚嫩,仔细观察她们两个,左边的一个眉峰处有一颗小小的黑痣,我微笑着指向她说:“你是谢妮还是谢晴?”

  那少女有些慌张的垂下头去:“少爷,我是谢晴!”既然她是谢晴,身边的那个自然就是谢妮了。

  谢妮看来要比谢晴更为成熟一些,示意谢晴将托盘放在卧榻上的小桌上。

  谢妮轻声道:“少爷,这是老板特地为你煮的燕窝莲子羹,你还是趁热喝了吧。”她的声音宛如出谷黄莺,软糯酥柔让人心醉。

  谢妮俏脸一红,掀开托盘上的盖碗,用雕花的青铜勺从陶制器皿中盛出羹汤,小心的倒入晶莹剔透的玉碗之中。

  谢妮将盛好的燕窝莲子羹双手奉到我的面前,我端起玉碗大口喝了下去,自从来到这个时代,我还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饱饭,刚才因为心情乱糟糟的没有什么食欲,现在冷静下来,终于接受了身边的事实,肚子也开始饿了起来,我连续吃了五碗,将陶罐中的燕窝莲子羹喝了个底朝天,这才拿起托盘中的毛巾擦了擦嘴巴。

  谢妮和谢晴收起托盘,转身正要离去。

  我叫住她们,笑着说:“为什么这么怕我?我在你们心中难道就这么的可怕?”

  谢妮和谢晴两人同时色变。

  我安慰她们说:“你们不必害怕,你们两个对我这么好,我又怎么会害你们?”我这句话刚刚说完,谢妮和谢晴姐妹两个同时跪在了我的身前。

  谢妮泣声道:“少爷,那天晚上用铜鼎打昏你的人是我,跟小晴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要杀便杀我吧!”

  谢晴大哭道:“少爷,姐姐那天根本没有去玲珑阁,是我打昏的你,跟她没有关系!”

  没想到我真诚安慰她们的一句话,竟然引出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内幕,我叹了口气说:“你们都起来吧,现在回想起来,那件事怪我自己,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过去对你们不好,以后我会加倍补偿的。”

  谢妮将谢晴挡在身前,吓得娇躯瑟瑟发抖:“少爷,我和小晴仍然在处于守孝之中,你答应过老板,守孝期满之前不会碰我们。”

  我靠,我真心实意的一句话在她们耳朵里面竟然成了一种威胁,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过听谢妮那么说,她们两个仍然是清白之身,在陆小龟那个淫棍的身边能够保持清白,倒是一件难得的幸事。

  我故意板起面孔,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你们走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没有我的吩咐不要来打扰我!”

  她们两个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刚走两步,我又喊住她们:“对了,那天打我的事情千万不能说出去,如果让大家知道我被你们这两个小丫头打晕了,日后让我还怎么混?”

  谢妮和谢晴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美目中流露出喜悦之色。我之所以这么说,是为她们考虑,刚才陆颐虹疼爱儿子的场面我亲身经历,如果让她知道有人打伤了她的儿子,这两个小美人儿一定有苦吃了。

  

第三章【纨绔子弟】(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