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铸剑大师】(上)

  

    我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低声说:“还给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的条件!”

  拜劫冷笑道:“把命留下,我会把它送给你陪葬!”

  他的拳头在我的面前突然变大,出手速度快的超出了我的想像,我下意识的反转匕首去削他的手腕。

  冷不防拜劫化拳为抓,准确无误的拿捏住我的手腕,他膂力极大,握得我手腕的骨骼格格作响,几乎就要碎裂。

  我忍着疼痛低声说:“你这个笨蛋,心中只想着对付我,却不知道你心中的小情人就要被范蠡带走了……”

  拜劫脸色猛然一变,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又重了几分,痛得我险些叫出声来。

  “你说什么?”

  我冷笑说:“今天来的那群人就是上将军范蠡和他的手下,他这次前来是按照越王的旨意选美的!”

  拜劫唇角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你骗我……”可是他脸上已经流露出痛苦之色。

  紧闭的房门忽然开启,欧冶子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平静的看了我们一眼,目光落在了拜劫的身上:“拜劫!放他走,我们收拾东西,趁着天黑马上离开这里。”

  “不!”拜劫虽然放开了我的手腕,可是并没有听从欧冶子的命令。

  他怒视我道:“你今晚一定要给我说得清清楚楚,否则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

  欧冶子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道:“有什么话你们进来再说,隔墙有耳,我不想有其他人听到。”

  我和拜劫先后走入了房间内,在欧冶子的身边席地而坐。

  欧冶子挑了挑灯芯,意味深长的凝望了我一眼:“看来你知道的很多!”

  我揉了揉被拜劫捏得酸麻的手腕,低声说:“我住在诸暨城内,最近几天听说了一些关于越王选美的消息。”

  拜劫怒不可遏道:“我听闻他卧薪尝胆,日日提醒自己不忘被虏为奴之恨,这才几年,竟然又开始生出淫念……”

  欧冶子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微笑道:“年轻人,你继续说!”

  拜劫狠狠瞪了我一眼,看来仍然没有忘记我打伤郑旦的仇恨。

  我清了清嗓子又说:“越王勾践这次在越国的范围内大规模选美,是为了选取佳丽送往吴国,供给吴王夫差享用!”

  拜劫猛然抽出腰间铁剑,怒道:“你胡说!越国和吴国表面虽然已经和好,可是我们越国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忘记当日的耻辱,越王又怎会将自己的子民送往吴国?”

  我冷笑说:“越王当初为奴之时,甚至愿意抛下尊严去品尝夫差的大便,送几个美女过去讨好吴王又算什么?”

  “你放屁!”拜劫性情火爆,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恨不能一剑洞穿我的胸膛。

  欧冶子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将拜劫手中的长剑按了回去。

  拜劫强忍怒火道:“你这个淫贼,一定是被上将军阻挠了你的好事,心生忌恨,所以才编造出如此无耻的理由骗我!”

  对付这种头脑简单的古代人,我还是有些办法的,我装出慷慨激昂的说:“我今日之所以想对西施姑娘用强,其实是想救她!”

  “你放屁!”拜劫除了这句话好像没有别的表达方式。

  我大学高材生的涵养和素质马上表现了出来:“不可否认,我从心底喜欢西施姑娘,她如果嫁给越国人,我没有任何的抱憾,可是如果她被越王选中,送给吴王夫差,让这混蛋糟蹋,我宁愿做一个被人唾骂的淫贼!”这句话我是强词夺理,可是说得正义凛然,堂堂正正,连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卑鄙。

  拜劫虽然知道我是在强词夺理,可是又想不到辩驳的理由,有些发呆的看着我。

  我盯住他说:“据我所知,郑旦也在范蠡的视线之中,这两日就会和西施一起被送往会稽。你也是男人,你也应该知道心上人被别人夺走的滋味,想要留住她,你也会不惜一切代价!”

  拜劫目光充满激动之色,显然已经被我说中心思,他重新握住剑柄道:“如果范蠡真的敢带走郑旦妹子,我会一剑夺去他的性命!”

  一直没有说话的欧冶子有些黯然的叹了一口气:“拜劫,你虽然喜欢郑旦,却不可以因为她而成为越国的罪人!”

  “舅舅!”以拜劫的智商肯定无法明白欧冶子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平静的看着欧冶子,看来这位名烁古今的铸剑大师,不仅仅拥有一身超凡的技艺,看待问题也是相当的清醒。

  欧冶子道:“我本来还以为范蠡将军是来找我的,现在看来他的真正目标,果然是西施和郑旦!”

  拜劫听到舅舅也这样说,早已将范蠡视为大仇,他咬牙切齿道:“我这就去杀了那个混账!”

  欧冶子狠狠瞪了他一眼:“范蠡将军选西施和郑旦送往吴国,远胜于我欧冶子铸造千把利剑,吴王夫差若因此而沉迷酒色之中,越国中兴便为时不远了!”

  我心中暗暗称赞,欧冶子果然了得,一眼就看穿了整件事的真正目的。

  拜劫双目通红道:“我才不管什么国家大事,谁要带走郑旦妹子,我便一剑杀了他!”

  欧冶子摇了摇头道:“拜劫,即便是没有这件事,郑旦也不会看上你!”他这句话说得实在太直接,对拜劫来说也太残酷。

  拜劫直愣愣的看着欧冶子,许久方道:“我不信!”

  欧冶子低声道:“我曾经和西施郑旦二女闲聊,发现她们两人绝非寻常的女子,她们的胸襟即便是豪情万丈的男儿也要甘拜下风,试问这样的女子你配得上吗?”

  欧冶子声音一转变得缓和:“拜劫,我只有你这一个外甥,我之所以带你离开国都,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远离战祸,你舅母和表妹已经前往秦溪,我们还是去和他们会和,感情之事,自有天命安排,你又何必苦苦羁绊在一个女子的身上?”

  拜劫默然无语。

  欧冶子从他的手中拿过那本色狼笔记,翻开一页,刚好看到施夷光这三个字,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将笔记本递回到我的手中:“这册东西来历非同寻常,非竹非帛,我还从未见过!”他当然没有见过,那时候造纸术还没有发明呢。

  这本色狼笔记失而复得,我心中欣喜若狂,小心的将笔记收好,这才向欧冶子道谢。

  欧冶子淡然笑道:“你不必谢我,如果不是你点破这件事的玄机,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他起身抓起早已收拾好的行囊,向拜劫道:“趁着夜深人静,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如果让范将军发现了我的踪迹,只怕我们都走不掉了。”

  我和拜劫跟在欧冶子的身后悄然离开了若耶村,来到山脚处,拜劫仍然不住的向身后张望。

  我知道他心中仍然放不下郑旦,正想向欧冶子告辞,却看到拜劫突然跪倒在欧冶子的面前,泣声道:“舅舅!我必须向郑旦妹子问个清楚,否则我这辈子也不会心安!”

  欧冶子轮廓分明的面庞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他终于缓缓点了点头:“你问过郑旦之后,去前方八柳集找我。”

  拜劫欣喜若狂的在欧冶子面前叩了两个响头,转身向若耶村的方向奔去。

  欧冶子看着拜劫的方向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我低声问:“先生既然不想让他去,为什么不阻止他?”

  欧冶子苦笑道:“拜劫为人性情偏执,就算我勉强将他留下,路上他一定会寻机逃走,他有句话说得没错,如果他不在郑旦面前问个清楚,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欧冶子微笑着望向我道:“同样是年轻人,你的心胸和气魄要比他宽广的多,今日发生的事情,我情愿相信只是一个误会。”

  对这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铸剑大师,我不禁生出崇敬之心。

  我有些好奇的问:“先生身为越国人,为何对范蠡避而不见?难道以后再也不打算为越国铸剑了吗?”

  欧冶子笑着反问我道:“我即便是想置身事外,避入山林,又能够做得到吗?”

  我摇了摇头,欧冶子是天下第一铸剑师,他铸造出的武器无疑是任何国家梦寐以求的,越王勾践不是傻子,放着这么一个人才,绝不会让他悠闲避世。

  欧冶子道:“同样的一把剑,在不同人的手中会产生不同的威力,更何况越国现在只是一个处于康复期的病人,他目前最需要的并不是武器!”

  欧冶子的目光遥望正东的方向,轻声道:“趁着这段时间,我还可以与家人共享几日安乐,不亦快哉!”

  我陪着欧冶子翻越苎萝山,山脚下的三岔口处欧冶子和我分别,他笑道:“你走左边的这条路,绕过苎萝山,一直到东安村向南折返,应该可以避过若耶村百姓的追击,不过要多走些路途了。”

  “多谢先生!”

  欧冶子想起一件事,从身后将那柄仍然没有铸造完成的铁剑递给我道:“我和你也算一见如故,这把铁剑虽然没有完成,可是已经初具形态,你留着它当个纪念,路上遇到危急状况也可用来防身。”

  我满心欢喜的接过铁剑,入手感到异常的沉重,显然和我理解中的普通铁器有很大不同。铁剑宽约二十公分左右,长度为接近九十公分,剑身宽厚,到剑锋处缓缓收窄,因为没有经过打磨和开刃,剑身显得有些粗糙,不过纹理来去毫无交错。剑柄处用麻布和绳索临时包裹,如果在别人看来这甚至算不上一把剑,可是对我来说这礼物却弥足珍贵,要知道这是天下第一铸剑大师欧冶子送我的礼物,就算是半成品也是无价之宝。

  欧冶子看到我欣喜若狂的神情,不禁莞尔:“原本我想用若耶溪水铸成此剑,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希望了。”他宽厚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头道:“我走了!”

  “先生!”我抬起头,欧冶子已经大踏步向正西方走了过去,他步幅很大,一转眼背影已经变小。

  我大声说:“先生!我叫卓……远……”

  欧冶子并没有转身,举起大手在空中缓缓的挥了挥,高大的身影渐渐融入苍茫的夜色之中。

  昨天不慎碰破了脑袋,开书见红,希望是件好事,不知不觉今天已经是周日,晚上就是章鱼第一次冲击新书榜的时候了,希望兄弟们用推荐票狠狠的砸过来,不要担心章鱼受伤的脑袋,用你的票票和热情把《艳史记》送上新书榜吧!!!

  

第五章【铸剑大师】(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