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铸剑大师】(下)

  

  开始的时候,我把铁剑悬在腰间,可是没多久就觉得有些吃力,只好取下将铁剑背在背后,我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这柄铁剑至少有五十多斤。

  春歌委屈的叹了口气:“主人,如果是在现代社会,我的能力没有任何损失的前提下,我当然可以让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论你想要布兰妮还是张子怡我都能够满足你的愿望,可是你偏偏挑选了最高难度对我进行考验,在这个时代,我的能量就像一只蚂蚁,能够做的最多是帮你出出主意……”

  “闭上你的鸟嘴!出主意?你只会出馊主意!现在西施的毛我都没见,范蠡已经捷足先登了,在西施的心目中,他是救她于危难之中的大英雄,我是个强奸未遂的流氓犯!我他妈还有机会吗?”我越想越是生气,如果我不是操之过急,利用过去泡妞的手段,或许能够将西施成功泡上,现在一切都被这混蛋搞砸了。

  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按理说我只要把西施拿下就算完成任务,春歌就可以恢复能量将我送回原来的世界,可是听他的口气好像很在乎西施的处女之身,难道这卑鄙的家伙还另有目的?

  因为担心若耶村的人还会追来,我路上不敢做任何的停留,按照欧冶子指引的方向一路向诸暨城走去,当天空中露出第一丝青灰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诸暨城朦胧的城郭,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油然而生,我重重在道路边的垂柳上拍了两记,长长舒了一口气,现在最想的就是躺在留香院松软的床榻上,在吃上两碗谢妮姐妹端上的燕窝莲子羹。

  前方传来清脆的马蹄声,我现在多少有些被吓破了胆子,慌忙藏在柳树后,生怕再遇到什么意外。

  等到那一队人马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才发现冲在最前方的竟然是石敢当。

  我惊喜万分的从树后跳了出来,大喊道:“小石头,我在这里!”

  石敢当听到我的声音,猛然勒住马缰,骏马在高速奔腾中突然停住,一双前蹄高高扬起,伴随着一声长嘶,双蹄重重的落在地上,道路旁的霏霏细草被震得轻轻颤动,一颗颗晶莹的晨露沿着草叶缓缓滑落下去。

  石敢当从马上跳了下来,跑到我的身边,确信我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真挚道:“少爷,属下保护不力,让你受苦了!”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大家都平安无事最好,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回去的路上,石敢当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一向我讲述,原来他和拜劫比剑落在下风,他寻找了一个机会,逃了出去,又被若耶村的村民追赶,等到和我约定的地点,却发现马匹已经被若耶村的村民牵走,他担心我出事,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又返回若耶村寻找,没想到又被守夜的村民发现,他只好先返回诸暨城寻求增援,这十二名武士都是留香院的打手,石敢当正准备带着他们前往若耶村救我。

  我心中暗叫侥幸,如果石敢当真的带人冲入若耶村闹事,肯定会和范蠡发生冲突,我现在的母亲陆颐虹就算再有权势和范蠡相比只怕也是小巫见大巫,到时候恐怕整个留香院都要遭殃。

  我交代众人绝对不可以将这件事泄露出去,石敢当遣散了这些打手,陪着我悄然回到了留香院。

  临分别的时候,我小声向石敢当说:“小石头,你找人帮我查探一下若耶村这两天的动静,尤其是关于那位西施姑娘的!”

  石敢当面露犹豫之色,低声道:“少爷,有句话,我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我笑着说:“有话尽管对我直说,别像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

  石敢当点了点头:“少爷,昨天你被人抓住的时候,我一直悄然尾随,我发现那群人的来头不小!”

  我当然知道那些人的身份,范蠡现在是上将军,相当于越国的三军司令官,这小子因为陪着勾践入吴为奴,颇得勾践的信任,目前是最当红的政治明星。可是这些话不能对石敢当说,如果他知道那些人是范蠡和他的部下,恐怕早就吓破了胆子。

  我装出有些生气的样子:“小石头,你害怕吗?”

  石敢当摇了摇头道:“少爷应该最了解我,我石敢当从出娘胎起,还从来没有怕过。不过老板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我确保少爷的安全,我绝不能辜负老板的期望!”

  我有些不耐烦的说:“我又不是让你帮我去抢人!你只要让人给我查清她这两天的去向,其他的事情我自己来做!”

  石敢当默默点了点头,低声道:“天下美女多得是,少爷又何必将目光放在一个人的身上?”

  我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入了侧门。

  走入我居住的木楼,谢妮和谢晴没想到我能够这么快返回,都惊奇的娇呼了一声,我向她们笑了笑:“快帮我准备些吃的,我就要饿死了!”

  可是没等她们将食物送上来,我就已经大字形躺倒在榻上鼾声大作,醒来的时候窗外竟然飘起了细雨,我揉了揉眼睛,伸着懒腰从榻上坐了起来。

  谢妮姐妹一直守在房内,看到我醒来,谢妮慌忙去隔壁端来洗漱用具,谢晴去厨房取来饭菜。

  她们似乎从我的眼光中看到了什么,慌忙收拾用具退了出去。

  其实古人的审美观和现代人还是有很大的分别,女性的美是不应该用同一标准来评判,西施固然美丽,我看谢妮和谢晴也不差,西施的美让人无法描摹,却让人不由自主会产生距离感,而谢妮谢晴胜在单纯可爱,更有真实感。

  我抓起毛笔,用少许清茶倒在砚中磨墨,正考虑是先写谢妮,还是先写谢晴的时候。

  春歌这讨厌的家伙又惊恐的大叫了起来:“主人!现在千万不可以再写名字了。”

  我气呼呼的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睡你的觉吧,少在我耳边唧唧歪歪。”

  春歌低声哀求道:“主人,我现在处于最虚弱的时候,不适合动用我的神力,否则我们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我重重的拍了拍笔记本:“说什么色狼笔记,都是骗人的鬼话!”

  春歌小声建议说:“主人,其实我们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如果你能够不用色狼笔记而成功俘获她们,我的能力也会随之得到增强,这本笔记的效力也会越来越强大!”

  我的眼睛转了转:“你他妈不是想利用我吧?”

  春歌忽然沉默了下去。

  窗外忽然响起一阵悠扬的琴声,琴声幽怨,宛如一个孤独少女在静夜之中默默哭泣,不觉竟勾起了我浓浓的思乡情绪,我越听越是心酸,起身从窗口望去,却看到一个白色倩影坐在我对面的小楼中弹琴,虽然只是背影,却已经让我的呼吸为之一窒。

  我下意识的走出门去,想要看清那少女的面容,没想到冷风迎面吹来,我禁不住打了个喷嚏,捂住鼻子,正看到一张清丽绝伦的俏脸转向我的方向,冷冷瞪了我一眼,随手便将两扇木格窗关上。

  没想到这留香院之中,居然还有不给陆小龟面子的人?我暗暗奇怪,谢妮刚巧为我送点心过来,我一把拖住她纤手道:“谢妮,对面楼上住的那小妞是谁?”

  谢妮想要挣脱开我的大手,却没有成功,只好任由我握着,小声道:“少爷,你千万不要去招惹瑶瑶姑娘,否则老板一定会生气的!”

  我淡然一笑,心中却异常的奇怪,不知道这个瑶瑶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陆颐虹会对她这样维护?

  “少爷,我还要去市集上去买些新鲜青菜!”谢妮摇了摇我的手,我这才意识到她的小手仍然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点了点头放开了她,看着谢妮逃下楼梯,我忽然生起去诸暨城内转一转的雅兴:“谢妮!我和你一起去!”

  虽然是和我并肩而行,谢妮却始终垂着头,看来和我这个纨绔子弟同行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情。

  雨几乎已经停歇,偶尔从空中飘落的雨丝让人从心底感到沁凉。青石板铺成的地面经过春雨的洗涤,显得更加晶莹。

  我主动展开话题,和谢妮说起了诸暨城的人文风物,只可惜她对我的戒备心仍然不见减少,最多轻轻嗯上一声表示回应。这极大的打击了我的热情,没多久我便没趣的闭上了嘴巴。

  市场远没有我想像中繁荣,商品的种类寥寥可数,跟现代社会的超级市场根本无法相比。

  谢妮买了些青菜和蘑菇,又买了两尾鲜鱼,我虽然见多识广,可是这种鱼我从来没有见过,它身体扁长,色白如银。

  那卖鱼老翁从谢妮手中接过两个铜钱,我主动将草绳拎起,掂了掂份量,大概有三斤左右,好奇的问:“这鱼儿叫什么名字?”

  谢妮笑道:“少爷连最喜欢吃得鲥鱼都不认识了?”

  我暗叫惭愧,鲥鱼我听说过,是长江三鲜之一,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在我生活的社会早已因为过度的捕捞和环境污染几乎面临绝迹,想不到我居然能有口福吃到。

  我笑着说:“吃它的时候都是脱guang衣服的,现在穿着衣服我当然不认识了。”我的意思是鱼鳞没有刮去,没想到这句话引起了一旁渔翁的嘲笑。

  “小伙子,这鲥鱼清蒸最好,可是鱼鳞若是去了,等于暴殄天物,其中的滋味全都在鱼鳞中啊!”

  谢妮红着脸儿看了我一眼,她当然知道鲥鱼的做法,将我的话当成了对她的故意挑逗。

  我乐呵呵点了点头,正准备跟着谢妮向另外一个菜摊走去,忽然一个软糯的声音传入耳中:“移光!你快来看,这玉坠儿好漂亮!”

  我悄悄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瞥去,却见两位身穿粗布衣衫的少女欣喜的站在首饰摊前,其中一人就是当日沐浴时被我看到的移光,我对她的印象相当深刻,那天我被范蠡押入若耶村口的时候,她曾经上来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却不知她怎么也会来到诸暨城?

  我偷偷注意着她的行动,发现除了她身边的那位女伴以外,身边还跟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谢妮敏锐的觉察到我的变化,她轻声道:“少爷,我们该回去了。”

  我向她摆了摆手:“你先回去,我遇到了一个老朋友,去跟她聊两句!”这时移光和她的同伴已经买了玉坠儿,欢笑着向前方的贤者巷走去。

  我顾不上跟谢妮解释,将手中的鲥鱼递给她,悄然尾随他们身后。

  章鱼头破血流,轻伤不下火线冲榜中,兄弟们请支持投票:)

  

第五章【铸剑大师】(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