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忍无可忍】(下)

  

  今晚章鱼冲击新书榜,兄弟们请帮忙砸票,投票后请去精楼留言加精:)

  ——————————————————————————————————

  我让谢妮将黄金一分为二,其中的五十两金子借给了石敢当,石敢当激动不已,好像当我白送给他呢。

  谢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笔墨和竹简放在石敢当面前,石敢当愕然道:“干什么?”

  我笑道:“小石头,咱们关系不错,也算得上老朋友了,不过亲兄弟还明算帐呢,你刚才说找我借钱,怎么也要留下一个字据吧。”

  石敢当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红着脸道:“少爷不相信我?”他抿了抿嘴唇道:“我马上去找一只公鸡过来!”

  这次轮到我愕然了:“找公鸡干什么?”

  “我要当着少爷的面歃血为盟!”石敢当信誓旦旦道。

  我不禁笑了起来,春秋的故事我读过很多,知道这年代的人动不动就喜欢歃血为盟,不过歃血的对象往往是猪、牛、鸡、狗这些无辜的牲畜家禽,转过脸来不认账的大有人在,我当然不会相信。

  我奸笑着拍了拍石敢当的肩膀道:“小石头,用不着那么麻烦,你立个借据就成,不是我心疼金子,而是你以后万一逃跑了,我对我娘也好有个交代,总不至于让她觉得我挥霍了这些金子。”

  石敢当尴尬道:“少爷,我不会写字!”

  我向谢妮使了一个眼色,小妮子心领神会,马上跪坐在长案前,拿起毛维子。

  我清了清嗓子道:“我石敢当今日向陆小龟借黄金一百两!”

  石敢当大惊失色:“少爷,我只是借五十两啊!”

  我呵呵笑道:“小石头,你这人真不爽利,借钱哪能没有利息啊?再说你我都清楚,这笔帐十有八九都是死帐,你将来一去不回,我到哪儿找你要去?写一百两,一万两又有什么意义?”

  石敢当害怕我改变主意,真的写成一万两,慌忙道:“就写一百两吧,少爷放心,将来我一定会还给你!”

  我心中暗道:“我稀罕你还吗?只不过是让黄金的去处有个交代,想做点好事罢了。”

  谢妮写完,注明日期,然后将毛维子交给石敢当让他签字画押,石敢当不会写字,只能用毛笔在竹简上画了一个圆圈。

  我瞪大了眼睛:“画的什么?鸭蛋吗?”

  石敢当红着脸道:“鹅卵石!”

  谢妮和谢晴捂着嘴儿笑了起来。

  我摇了摇头道:“谢晴拿点朱漆过来!”

  谢晴脆生生应了一声,将准备好的朱漆取出。

  我抓住石敢当的右手食指在朱漆上蘸了一下,然后按在竹简上,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微笑道:“好买卖成交。”

  石敢当拿起黄金想要离去,却被我抓住手腕:“你先出去等一下。”

  石敢当走出门外,我将剩下的五十两黄金包好,推到谢妮的面前:“谢妮、谢晴你们两个照顾我那么长时间,我也没有什么表示,这些黄金算我对你们的一点小小谢意!”

  两姐妹娇躯一震,吓得同时跪在我面前,颤声道:“少爷,你放过我们吧!”

  本以为自己通过最近的表现已经让两姊妹对我的印象大为改观,却没想到在她们心里仍然对我充满了敬畏,我不由得感到一阵难言的失落感,叹了口气道:“你们误会我了,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给你们一些黄金,早一天脱离留香院,过上正常人的日子。”

  “少爷!”谢妮的目光中仍然充满了疑惑,她肯定不相信我会突然变得那么好心。

  我真诚道:“我在诸暨城没有什么好朋友,你们两个虽然是我的下人,可是真真正正的关心我,我要走了,这一去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回来,你们都是好女孩,我不希望你们继续流落风尘,这些黄金虽然不多,可是我相信能够改变你们未来的生活。”

  谢妮和谢晴都是性情单纯,听到我真诚的告白,都已经是热泪盈眶,宛如雨后百合显得越发楚楚动人。

  谢晴道:“少爷要赶我们走吗?”

  谢妮泣声道:“少爷,我们早已将留香院当成了自己的家,我们不要黄金,我和妹妹哪里都不会去。”

  我无法向她们解释清楚,只好道:“这样吧,你们替我保管这些黄金,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希望她们两个随着年龄的增长能够明白我的苦心。

  两人哭哭啼啼带着黄金去了。

  我将石敢当重新招入房内,关上房门,压低声音道:“小石头,黄金我借给你,不过这次我要和你一起去。”

  石敢当惊骇莫名,他双膝一软跪倒在我的面前,真受不了这些古人,动不动就是跪,难道他们不懂得男儿膝下有黄金的道理?

  石敢当道:“少爷,我早就猜到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千万不可以啊,如果你出了任何的事情,老板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我心中暗暗奇怪,陆颐虹到底是什么厉害人物,让石敢当竟然如此害怕,对她的畏惧甚至超过了越王勾践。

  我点了点头,抓起那五十两黄金不无威胁道:“你给我记住,想要黄金就带我上苍耳山去见那些山贼,否则你就眼睁睁看着你的彩蓉被人带走吧!”

  我的威胁果然起到了作用,石敢当犹豫再三,终于下定了决心,重重点了点头道:“少爷,今晚子时,我过来接你。”

  我微笑道:“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晚子时我带着黄金恭候你的大驾。”

  送石敢当出门之时,我忽然留意到墙角处露出一截淡黄色的裙摆,心中微微一怔,竟然有人偷听我们的谈话,表面上仍然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送石敢当离去。

  向刚才的位置望去,黄色的裙摆却已经不见,我故意来到门前将房门重重带上,然后蹑手蹑脚来到墙角,猛然冲了过去。

  却见谢晴端着一盏热茶站在那里,本以为我已经进入房内,却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吓得美眸圆睁,刚要尖叫,却被我一把捂住了樱唇,不意她手中的茶盏倾倒,刚巧倒在我的命根子上,痛得我发出一声低沉的惨叫,右脚连续顿了三下,方才忍住疼痛。

  小妮子吓得面无血色,我不想惊动其他的人,将她连拉带拽的扯入房内,威胁道:“不许做声,否则我一定不会饶你!”

  谢晴含泪点了点头。

  我厉声道:“你为什么要偷听我们说话?”

  谢晴小声道:“少爷,我并非故意要偷听你们说话,只是为你送茶时刚好听到你们的谈话。”

  我神情稍稍缓和了一些:“谢妮,你刚才到底听到了什么?”

  谢晴含泪道:“少爷,你千万不可以跟他去。”

  从她的这句话中我已经知道,她肯定将我和石敢当的对话内容全部听去。

  谢晴道:“少爷刚才说得那番话好奇怪,好像要出远门临行前的诀别,我猜到少爷心中一定有事。没想到少爷竟然要和石敢当一起去救人!”

  我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救人?”

  谢晴抹去腮边的泪珠儿,颤声道:“彩蓉姐姐和石敢当相好的事情,我们多少知道一些,刚才看到他向少爷借钱便猜想到一定是为了营救彩蓉姐姐,可是……可是……我没想到少爷也要去。”

  我叹了口气道:“留香院是我家的产业,现在有十二名姐妹全都被越王选走,我怎么也要出一份力。”

  谢晴担心到了极点,用力摇了摇头道:“少爷,你不可以去,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如何向老板交代?”

  我微笑道:“这件事我自己会交代,跟你们无关。”

  “少爷……”谢晴似乎还想说服我。

  我故意扳起面孔道:“谢晴,我是你的主人,我想做什么事情,你无权过问!”

  谢晴含泪点了点头。

  我又道:“你给我记住,这件事绝不可以让其他人知道,包括你的姐姐和楚瑶瑶在内!”

  午夜时分,我早早的从床上起来,换上一身黑色的武士服,将欧冶子送给我的那柄长剑背在身后,最后才将那本色狼笔记小心翼翼的藏入胸前。

  我听到春歌小声道:“主人,不用担心,我预感到这次我们一定会成功。”

  我活动了一下臂膀,冷冷道:“去******预感,我这次一定要成功,不成功便成仁,老子如果失败,第一件事就是烧掉你!”

  春歌显然被我吓住了,马上沉默了下去。

  我悄然拉开房门,院内一片静谧,月光温柔地给大地涂上一层淡雅柔和的色彩,我蹑手蹑脚走出门外,将房门掩上。回身向隔壁的房间望去,想来她们三个已经安睡,我心中默默道:“再见了!”对她们而言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或许不久以后就会全部将我忘记。

  

第九章【忍无可忍】(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