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落井下石】(中)

  

  送走周凤蝶,我将板车拉入院内,从里面将院门锁好,来到楚瑶瑶身前,学着古人的样子,深深一揖道:“多谢瑶瑶姑娘帮我解围。”

  楚瑶瑶冷冷道:“谢晴胸口的箭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向周围看了看,想要抓住楚瑶瑶的手腕,却被她灵巧的避开。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进屋再说!”

  谢晴胸前的伤口和脚底的血泡已经被楚瑶瑶重新处理过,看到我走入房内,她挣扎着想做起来,我慌忙上前扶住她的香肩道:“你的伤还没好,千万不要乱动。”

  谢晴向我露出温柔的笑靥。

  楚瑶瑶和谢妮对望了一眼,彼此美眸之中都掠过一丝惊奇的光芒,她们当然能够看出我和谢晴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向来对我畏如蛇蝎的谢晴竟然对我的态度在一日之内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

  谢晴小声道:“少爷,我什么都不会说!”

  我感动的笑了笑,起身道:“这件事我不想说,而且,我希望你们两个都要为我保守秘密,绝不可以让其他人知道谢晴受伤的事情。”

  谢妮顺从的点了点头。

  楚瑶瑶却冷冷道:“如果你不说出这件事情的真相,我绝不会为你保守秘密!”

  想不到这冷若冰霜的楚瑶瑶性情竟然如此倔强。

  我向楚瑶瑶走进了一步,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她的俏脸之上:“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尤其是女人,你如果想揭发我,尽管去做。”

  我转身向门外走去,只留下楚瑶瑶俏脸煞白的站在那里,其实我算准了她不会说出这件事,就算她不为我着想,也一定会考虑到谢晴。

  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我四仰八叉的躺在地铺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为了西施我几乎连小命都搭在这该死的春秋时代。

  我猛然坐起身来,找出那本色狼笔记,狠狠的摔到地上:“给我出来!”

  春歌叫苦不迭的声音从笔记中传出:“主人……你难道不能温柔一些?”

  我愤然叫道:“去你妈的温柔,老子受够了,你的狗屁预感从来没有灵验过,如果不是你的误导,我又怎么会跟那帮山贼混在一起?如果不是你的误导,我怎么会在荒山野岭中转来转去,现在西施在哪里?我他妈怎么才能离开这该死的春秋时代?”

  春歌抱怨道:“在你眼中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优点?你有没有想过我竭力阻止你下山的时候,你可曾理会过我?如果不是我的帮助你早就死在那名箭手的箭下……”

  我冷笑道:“照你这么说,我似乎应该感谢你了?”

  春歌怒道:“你是我所遇到的最无礼,最自私,最愚蠢的主人,从遇到你第一天起我就开始霉运不断,你先是把我扔到了垃圾筒里,然后又把我弄到这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春秋时代,还把我浸在冷水之中,让我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严重的虐待!”

  真是无理占三分,我气得七窍生烟,抬脚在色狼笔记上连踹了两下,指着色狼笔记骂道:“你给我搞清楚,到底是谁对不起谁?我每次出事的时候,是谁默不作声的装孙子?我今天总算明白了,如果依靠你这废物,我今生今世也别想回去了。”

  春歌居然发出两声冷笑:“我真是明珠暗投,遇到你这种蛮不讲理的主人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有句话你说对了,凭你的本事,只怕今生今世也别想回去了。”

  我恨恨然又在笔记上踏了一脚。

  春歌感叹道:“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说让我离开你,如果硬要我在上面加一个期限,我会说十万年!”

  我抓起笔记本向烛火前走去,恶狠狠道:“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说别让我遇到你,如果硬要老子在上面加一个期限,我会说永远!”

  春歌冷笑道:“拾人牙慧!”

  我冷笑道:“不是拾人牙慧,是让你变成飞灰!”我把色狼笔记凑近烛火的刹那,却突然犹豫了起来,如果烧掉它,就意味着烧掉了我返回现代社会的希望,我岂不是要永远呆在这遥远陌生的春秋时代。

  春歌这时候也感到有些害怕,他颤声说:“主人,你一定……要考虑清楚啊……”

  我慢慢将色狼笔记丢到一旁,有气无力的躺了下去。

  春歌沉默许久方才道:“还有机会……西施只要一日没有被送往吴国,我们就还有机会!”

  我点了点头,又听到春歌道:“主人,可能是我们回去的心过于迫切,所以才操之过急,看来我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我建议……”

  我打断他的话道:“我再也不会听从你的什么狗屁建议,你给我记住,我才是你的主人,一切你都要听我的。”

  春歌叹了口气道:“你不用嫌我啰嗦,马上我就不会再说话了。”

  我微微一怔,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春歌道:“明天就是立夏,再过几天,入伏以后我就会进入长时间的休眠状态,只有等到明年春天的时候,我才会重新苏醒,这大半年的时间,你只有依靠自己了。”

  我大吃一惊,照春歌这么说我岂不是要在这春秋时代至少要熬到明年春天?

  春歌道:“当然,如果你能在这期间成功将西施弄上手,我也会获得充足的能量而苏醒。”

  我心情糟糕透顶,抓起色狼笔记扔到一边,起身向门外走去。

  春日的最后一个夜晚宁静无风,月光温柔的为大地涂上了一层光明淡雅的色彩,遥望空中的明月已经是月圆时分,内心中忽然生出一种难言的感触,不知道相隔两千多年的亲人和朋友此刻是否也在思念着我?

  我轻声叹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回过身去,却见楚瑶瑶充满诧异的站在我身后,美眸中流露出不能置信的眼神。显然她无意听到了我朗诵的诗词,这句诗是唐代杜甫所作,她肯定没有听过,十有八九这句诗算在了我的头上。

  我微笑道:“瑶瑶姑娘这么晚了还没有去睡?”

  楚瑶瑶冷冷看了看我:“你不也是一样?”

  看着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俏脸,笑眯眯道:“我尿急所以起来,瑶瑶姑娘也是一样吗?”

  楚瑶瑶一张俏脸羞得通红,美眸怒视着我,可爱的樱唇用力抿着,我忽然发现她生气的模样格外可爱。

  “无耻!”她留下一句话,转身逃也似的向房内跑去。

  翌日清晨我早早的起来,这一夜之间我想了很多,终于决定暂时先接受来到春秋的现实,在诸暨城中站稳脚跟,至于西施的事情等到以后再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春歌不久以后就会进入漫长的休眠期,而西施也已经跟随范蠡前往会籍,在我的印象中她应该在会籍附近的土城内接受为期三年的歌舞、礼仪、媚术等等之类的训练,虽然难度增加了不少,可是毕竟存有一丝希望。

  想不到谢妮起得比我还要早,她正在厨房中忙碌着,我好奇的走了进去却见她正用赤豆、黄豆、黑豆、青豆、绿豆等五色豆拌合白粳米煮成“五色饭”,

  旁边的陶碗内放着用胡桃壳煮好的鸡蛋,对于这一时期的民俗我并没有任何的研究,笑了笑道:“你起得好早!”

  谢妮有些慌张的转过身来,看到是我慌忙道:“我以为少爷还没有醒,所以先做立夏饭,我这就去伺候少爷洗漱。”

  我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洗完了,正打算回留香院。”

  谢妮微微一怔,美眸中流露出几分不舍,当然这份不舍并不是冲着我来的,十有八九是她留恋这里的生活。

  我轻声道:“你们三个可以继续住在这里,过两天再回去也成。”

  谢妮小声道:“少爷,饭已经做好了,你还是用过早餐再过去吧。”

  我点了点头,谢妮慌忙为我盛了一碗五色饭,五色饭香气扑鼻,加上本色的色彩搭配的极为悦目,看着就生出食欲,我很快便将五色饭吃完。

  谢妮看着我吃得如此香甜,俏脸上流露出甜甜的笑意,她本想为我再盛一碗,我谢绝道:“饱了,难道你要将我喂成一只肥猪吗?”

  谢妮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走到门前时,谢妮从身后匆匆赶了过来,将一枚用红线编织在内的鸡蛋系在我的腰间,轻声道:“这能够佑护少爷今夏会有好运。”

  我感激的笑了笑,谢妮比谢晴更容易害羞,这对姊妹花的容貌几乎一摸一样,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已经能够轻易区分出她们,谢晴的性情更为外向坚强,谢妮的性格更为温柔婉约。

  ——————————————————————————————————————

  看完请随手投票,你的支持是章鱼更新的动力!

  

第十二章【落井下石】(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