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千金难求】(中)

  

  【求推荐,求收藏】

  ————————————————————————————————————————

  许老三道:“城守府和留香院都是我带人修建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那里的情况!”

  他带着我们走入一条黑暗的巷道,此时大概是清晨四点多钟,夜色已经开始转淡,天空中仍然是阴雨绵绵,耳边隐约传来犬吠之声,许老三虽然谈笑自若,可是我和考烈却都清楚危险临近,周身的神经都不由自主的绷紧。

  我们在城守府的院墙前停下,许老三看了看天空,刚好有一道电光闪过,他竟然抡起铁锤向院墙砸了过去,铁锤落处,院墙丛中破出一个大洞,铁锤砸中院墙的同时刚巧响起雷声,院墙倒塌的声音完全被雷声掩盖。

  许老三率先从洞口中走了进去,我和考烈跟上,他指向右侧低声道:“你们去牢房看看,我去内宅找找!”

  没等我答话,他就已经迅速向前方窜去,我和考烈对望而来一眼,彼此都露出一丝苦笑。这个许老三实在让人捉摸不透,如果他存有害我的心思,只怕今天我插翅也难飞出诸暨城。不过以我对周凤蝶的了解她应该不会害我,而且在眼前的环境下,除了相信许老三,我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城守府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戒备森严,负责把守牢门的只有两名武士,这场大雨显然将他们的警惕性早已浇灭,门外并没有人巡逻,附在牢门之上倾耳听去,听到里面香甜的鼾声。

  考烈从身后取出一支羽箭,小心的用羽箭将门栓拨开,我们悄然溜入牢房之中,却见两名武士趴在桌上正在酣睡。

  我和考烈同时冲了过去,反转剑柄敲击在那两名武士的脑后,将他们打晕了过去,牢房很小,里面只关着一名囚犯,他听到动静慌忙凑上前来,激动道:“少爷,原来是你!”

  我从声音分辨出他是伏屈泰,门上用绳索拴住,看来这个年代铜锁并没有普及。利用青铜剑很轻松的便将绳索割断,拉开牢门,伏屈泰的四肢都被结结实实的捆住,从他现在的样子就能够推测出陆颐虹一定也遇到了麻烦。

  我割断捆在他身上的绳索,伏屈泰内疚的跪在我面前道:“少爷,都是我没用……”我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低声道:“先找到我娘再说!”

  我们三人刚刚走出牢门,就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向我们迎来,我们几乎同时抽出青铜剑向他围拢了上去。

  “干什么?分不清敌我吗?”许老三低声叱道。

  伏屈泰看到许老三微微一怔,低声道:“许老三……”

  许老三冷哼一声道:“许老三也是你叫的?亏你还自封什么剑术高手,竟然沦为别人的阶下囚徒!”

  伏屈泰被许老三一通数落,脸上呈现出羞愧之色。

  我为他解围道:“找到我娘没有?”

  许老三点了点头道:“你娘在后花园的水榭中陪吴起喝酒呢,看来你多虑了,说不定他两人好得很呢!”

  我怎能听不出他话后的含义,不由得勃然大怒,低声骂道:“你放屁!”

  许老三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小兔崽子,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他手臂的肌肉因为愤怒而虬结起来,大有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的势头。

  伏屈泰叹了口气道:“许老三,你年纪也不小了,火气怎么还这样大?”

  许老三恶狠狠向我道:“你给我记住,这件事做完老子第一件事就是找你算账!”

  我冷笑道:“怕你吗?”

  伏屈泰拉了拉我的衣袖,低声向许老三道:“快带我们去!”

  许老三扛起铁锤大步流星的在前方引路,我们尾随在他的身后向花园的方向走去,雨夜的池塘上笼罩着一层濛濛的烟雨,雨滴打在宽阔的荷叶之上发出沙沙的声响。池塘的正中果然有一座水榭,由一条曲曲折折的长桥一直连通到西岸。

  藏身在暗处远远眺望,水榭正亮着灯,周围有四名武士把守。

  许老三向我露出一个极其暧mei的笑容,我脸上一阵发烧,虽然陆颐虹和我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可是如果她真的和吴起有什么亲密关系,我在感情上也无法接受。

  伏屈泰低声道:“许老三,东边那两个给你。”说完这句话已经悄然潜入池塘之中。

  许老三也跟着伏屈泰进入池塘,我向考烈使了一个眼色,从池塘的另外一侧进入水中。

  夜色和风雨为我们做了极佳的掩饰,他们三人虽然都会游泳,可是泳姿相对原始,速度很慢,虽然我是最后一个下水,却是第一个游到水榭下方,攀援着水榭旁边的围栏,等待他们来到同时发动攻击。

  风雨中,隐约听到吴起猖狂的大笑声:“陆颐虹,交出水心镜,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我微微一怔,并不知道水心镜是什么?心中推测能让吴起动心的一定是件稀世宝物。

  陆颐虹平静的声音响起:“吴起,你果然够卑鄙,那水心镜是宋国的镇国之宝,当初在秦国潼关斗宝大会之后,十五国诸侯的宝物全都敬献给周天子,我怎会得到?”

  吴起嘿嘿冷笑道:“没有确实的把握,我又怎会对你陆大老板下手?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你那个废物儿子,已经被我抓住,想让他活命的话,便拿水心镜和我交换,否则,你明日清晨便会看到他的脑袋。”

  陆颐虹叹了口气道:“吴起,我小看了你!”她沉默片刻又道:“我要亲眼看到我的儿子,确保他平安之后,我会将水心镜给你!”

  “不行!我要先见到水心镜!”吴起大声道。

  陆颐虹轻声道:“吴起,在我心中世上最为珍贵的东西就是我的儿子,莫说一个水心镜,便是世上所有的宝物摆在我面前也比不上我儿子的一根指头,不让我看到儿子,你便永远没有机会见到水心镜。”我听得真真切切,内心中涌起难言的感动,陆颐虹对儿子的感情的确深笃。

  吴起冷笑道:“真不知道那个废材为何值得你这样疼爱?”

  此时许老三和伏屈泰等人已经到位,许老三做了一个手势,我们四人同时攀上水榭,四名卫兵还没有做出反应就让我们击倒在地,许老三出手最为残忍,竟然一锤将那卫兵的脑袋楔入胸膛之中,看着那士兵凄惨的死状,我险些没有呕吐出来。

  我们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所以没有被室内的吴起察觉。

  伏屈泰作了一个手势,我们同时来到大门前,许老三抡起铁锤将门扇砸得四分五裂。

  我和伏屈泰几乎在同时冲了进去。

  吴起显然没有想到会突然有人来营救陆颐虹,一张面孔上尽是错愕之色。

  伏屈泰挥动青铜剑将吴起逼到角落。

  我冲到陆颐虹身前,却见她仍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双目之中却已经涌出欣慰的泪花,大声道:“娘,你怎么了?”

  陆颐虹轻声道:“这小人逼我饮下了毒药,我的手足失去了知觉。”

  吴起根本不是伏屈泰的对手,不到两个回合已经被伏屈泰击倒在地,刀锋架在他颈部,厉声喝道:“把解药拿出来!”

  吴起呵呵冷笑道:“我交出解药你难道会放过我吗?”

  我走上前去,劈脸给了他一个耳光,将吴起的面颊打得高高肿起:“我数到三,如果你不拿出解药,我便一剑杀了你!”

  吴起在死亡面前居然表现的极其强横,冷冷望向我道:“陆小龟,你有那个胆子吗?”

  我冷笑一声,猛然一剑刺入他的右腿之中,吴起痛得想要大声惨叫,却被伏屈泰用大手将嘴巴堵住,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冷汗簌簌而落。

  我慢慢拧动插入他大腿中的剑锋,低声道:“你如果愿意交出解药便点点头!”

  吴起浑身颤抖不已,却咬紧牙关坚持下来。

  

第十五章【千金难求】(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