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千金难求】(下)

  

    【求推荐,求收藏】

  ——————————————————————————————————————

  陆颐虹小声道:“小龟,我中的毒只是迷药,应当不会致命,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才是……”

  她的话音刚落,却听到周围响起喧嚣之声,池塘四周燃气无数火把,考烈拉开一道门缝,凑在缝隙中望去,惊呼道:“坏了,好多官兵,我们被包围了!”

  吴起双目之中露出一丝喜悦之色,伏屈泰放开了他的嘴巴,吴起颤声道:“快……放开我……否则……”许老三听得心烦,上前一拳打在他的颈部,将吴起打得昏厥过去。

  外面一个威严的声音大吼道:“反贼,我知道你们全都在里面,快把城守大人放出来,否则我定然让你们全部丧命在这里。”

  陆颐虹轻声道:“是庄辜复,小龟,你告诉他,我要见他!”

  我微微一怔,还是拉开房门大声道:“庄将军,我娘要见你!”

  四周的喧嚣声突然沉寂了下去,过了许久方听庄辜复大声道:“让她到曲桥中间见我!”

  陆颐虹点了点头,向我微笑道:“小龟,你敢不敢背我去?”

  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背起陆颐虹大步向门外走去。

  “小心!”却是许老三在身后提醒我,我向他会心的笑了笑,大步走出了门外。

  此时已经是黎明时分,风雨变得越来越急,庄辜复高大的身影从岸边缓缓向曲桥的中心走来,我背着陆颐虹迎了上去,在曲桥中点处相遇,彼此距离还有一米的时候同时停下了脚步。

  庄辜复棱角分明的面庞显得十分阴郁,一双深邃的眼睛平静盯住陆颐虹,低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陆颐虹微笑道:“庄大将军,你果然精明,你的计划果然周全。”

  庄辜复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愤怒。

  陆颐虹冷冷道:“如果小龟不来救我,吴起逼问出水心镜的下落,你一样可以坐收渔人之利,吴起和我都要死去。”

  庄辜复冷哼一声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陆颐虹道:“庄辜复,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留香院之所以落到如此的下场,并不是吴起一个人的功劳,你一方面怂恿吴起对我下手,谋夺宝物,一方面故意向我放风,让我筹谋对付吴起,可是你不要忘了,我不是瞎子,很多事情看得清楚,也想得明白。”

  庄辜复唇角泛起一丝残忍的微笑道:“那又怎样?”

  陆颐虹微笑道:“知不知道吴起的脑袋价值多少?”

  庄辜复微微一怔,他似乎并不明白陆颐虹的意思。

  陆颐虹道:“价值千金,而花钱买他头颅的人叫瞿穆!你只怕更想不到吧?”

  庄辜复脸上的肌肉没来由抽搐了一下,吴起是瞿穆的家臣在整个越国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正是因为瞿穆的关系,他方才爬升到今日的位置。想不到一手提拔他的瞿穆,竟然要花千金杀他。

  陆颐虹道:“你是不是还记得唐蒙?”

  提到唐蒙,庄辜复目光中流露出痛苦之色。

  陆颐虹道:“唐蒙当初对你痴心一片,可是你却为了权位想将她献给吴起,如果不是我帮她,唐蒙早就遭到了这小人的蹂躏,在唐蒙心中最爱的是你,最恨的也是你……”

  庄辜复双目之中充满痛苦和内疚混合的复杂神情。

  陆颐虹微笑道:“现在她已经是瞿穆的宠妾,你是不是已经明白了?”

  庄辜复整个人在瞬间已经完全被陆颐虹催跨,他的头颅低垂了下去,许久方才低声道:“我把吴起送给你,不过杀掉他的事情,你要自己摆平!”

  陆颐虹露出满意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道:“让你的人马上给我撤离,给我两辆马车,我们带吴起离开。”

  庄辜复又道:“水心镜呢?”

  陆颐虹冷冷道:“庄大将军也相信这无聊的传言吗?我听说留香院的十二位姑娘都被庄将军送到了聂公梁的手中,这件事要是传出去……”

  庄辜复呵呵笑道:“传言果然无聊透顶!”

  我背着陆颐虹重新返回水榭内,不久便看到庄辜复将围困在池塘周围的百余人撤走,又有人将两辆马车送到池塘的边缘。

  考烈负责驾车,我和陆颐虹坐在前面的马车上,伏屈泰和许老三压着吴起乘坐后面的马车,两辆马车大摇大摆的出了城守府后,加速向诸暨城外飞驰而去。

  历经一夜的折磨,陆颐虹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有些承受不住,她无力的靠在我的身上,轻声道:“庄辜复为人阴险,难保不会变卦,我们中途不可停歇。”

  前方考烈道:“陆姨娘放心,只要进入苍耳山境界,他们就算想追也追不上我们!”

  陆颐虹疲惫的点了点头道:“小龟,你周姨娘她们呢?”

  “放心,她们安全的很,马上你们就会相见了。”

  陆颐虹叹了口气,握住我的大手,充满怜爱道:“傻孩子,为何要冒险前来,假如你出了任何事情,让为娘该怎么办……”心中一酸竟然落下泪来,我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轻声劝慰道:“娘,一切都回好起来的,我保证,以后孩儿绝不会让你如此辛苦。”

  庄辜复果然信守承诺,并没有派出士兵追赶,我们顺利抵达了苍耳山境界,将马车弃在路旁,跟随考烈一起步入山林。

  许老三在进入山林前停下了脚步,冷冷道:“陆颐虹,你们的恩我许老三还完了,从今日起大家互不相欠,再没任何干系!”

  陆颐虹轻声道:“许三哥,你和凤蝶之间已经误会了十几年,难道至今还说不清楚吗?”

  许老三摇了摇头,转身向山道走了过去。

  伏屈泰也不禁叹了口气道:“这许老三始终都是一头犟驴,周姑娘偏偏喜欢这么个东西,这辈子只怕难以快乐了。”

  我笑道:“老伏对周姨娘也有意思吗?”

  伏屈泰老脸通红道:“少爷不要胡说。”

  陆颐虹轻声啐道:“没大没小的东西,居然开起你周姨娘的玩笑来了。”

  此时躺在地上的吴起趁着我们说话的时候,猛然站了起来向远方窜去。

  伏屈泰抓起地上的石头瞄准了他的膝弯狠狠砸了过去,吴起惨叫一声捂着膝盖重新躺倒在地上。

  陆颐虹冷冷道:“杀了他!”

  伏屈泰抽出青铜剑走了过去,吴起死到临头方才感到害怕,惨叫道:“我是瞿大人一手提拔……”

  陆颐虹冷笑道:“就是太傅瞿穆出了一千两黄金杀你!”

  伏屈泰上前抓住吴起的发髻,青铜剑干脆利落的从他的颈前抹过,鲜血宛如雨雾般喷射而出。伏屈泰灵活的转动了一下剑刃,将吴起的头颅整个割了下来,在泥土中摩擦了一下,装入随身的皮囊之中,看他熟练的杀人手法,肯定是职业选手,看来我的这位母亲不仅仅是妓院的老板,可能还兼任着杀手集团的领导人。

  连绵了数日的阴雨终于在上午停歇,一轮红日从东南方的天空中露出,金色的光芒为整个苍耳山笼上了一层瑰丽的色彩,周围的山林被雨水冲洗的青翠水绿,珠烁晶莹,雨水洗过的岩石,光亮的宛如玉石水晶一般,山野的一切都特别的清新,格外的透澈。

  陆颐虹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关切的向我道:“小龟,你累不累?”

  我摇了摇头:“娘放心吧,我身体健壮得很!”

  一旁伏屈泰笑道:“老板,少爷最近改变了很多,我看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你就能够将家业放心的交给他了。”

  陆颐虹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她深有感触道:“我们娘儿俩从没有像现在这般亲近过。”

  我内心一阵惭愧,不知道陆小龟泉下有知会不会来找我算账?并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岔开话题道:“娘,为什么庄辜复会轻易放过我们?”

  陆颐虹冷笑道:“吴起死后,城守的位置自然会落在他的头上,诸暨城虽然不大,可是城守也是这一带一手遮天的人物。”

  伏屈泰愤愤然说道:“庄辜复比吴起还要卑鄙,当初答应我们一起联手对付吴起,却在事情发生之时抽身事外,如果不是少爷他们来救我们,只怕这次要遭到他的毒手。”

  陆颐虹微笑道:“在利益面前没有任何的友情可言,不卑鄙他又怎能顺利爬升一个台阶?放眼各国之中比庄辜复卑鄙的人大有人在,想要成功立足,就必须比他们看的更远,想得更多!”

  我内心一震,陆颐虹表面上看似教训伏屈泰,何尝不是在给我上了一课,春秋时代比我想象中的危机更多,在区区一个小小的诸暨城便遇到了那么多的风险,如果到了越国的国都会稽只怕要面对的凶险会更多,想起我要摆平西施的重大任务,一颗心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马上春歌那个混蛋又要进入长时间的休眠期,凭借我自身的力量该如何去迎接这艰巨的挑战?

  

  

第十五章【千金难求】(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