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千钧一发】(中)

  

  我爆发出一声怒吼:“滚开!”用尽全身的力量终于将楚瑶瑶拖到了崖边。

  野狼喉头发出低沉的怒吼,它利用仅存的生命力向我发动了复仇的一击。

  青铜剑深深陷入岩石罅隙之中,我一时间竟然无法将它抽离出来。望着野狼白森森的利齿,我内心一沉,难道我的生命就要这样结束?

  “啊!”伴随着楚瑶瑶的一声怒叱,她竟然冲上前去用柔弱的肩头撞击在野狼的躯体之上,野狼重伤之后竟然禁不住她这一撞,踉跄了一下倒在了悬崖边缘。

  我终于成功抽出青铜剑,反手刺入野狼的咽喉,野狼的头颅竭力想要抬起来,抬到中途终于无力以继,缓缓歪倒在岩石之上。

  短短的时间内,经历了几度生死轮回,我无力的坐到在山崖之上,却看到楚瑶瑶惊魂未定的看着我,此时空中开始飘起零星的雨滴。

  楚瑶瑶轻声道:“山雨欲来风满楼,这首诗我却从来没有读过……”

  我开怀大笑了起来,楚瑶瑶的之上也流露出一丝恬淡的笑容。

  我大声道:“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楚瑶瑶美眸流露出异样的神采,她当然不会听说过这首诗,这是唐代许浑所作的《咸阳城东楼》,算起来应当是一千多年以后的事情了,如果不是我误打误撞来到了这个时代,她肯定不会有机会听到。

  楚瑶瑶轻声道:“这首诗是你作的?”言语中充满了质疑。

  我虽然脸皮很厚,在她的面前也不好意思冒充,干咳了一声道:“我一个朋友写的,不过他已经死去多年了……”

  楚瑶瑶深感惋惜的叹了口气道:“能够写出这样诗作的人,想来一定是非凡人物,只可惜我无缘相见。”

  我生怕她继续追问下去,慌忙岔开话题道:“我们快回去吧,再晚,我娘就会担心了。”

  楚瑶瑶点了点头,看到我的肩头仍然有鲜血不断渗出,轻声道:“先找个避雨的地方,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

  我笑着拒绝了她的好意,其实我是害怕还会有野狼循着同伴的踪迹而来,为了避免其他的野狼追踪到这只野狼的气味,我将它的尸体推下了山崖。

  上山容易下山难,加上夜幕已经降临,雨越下越大,在危险的路段,我主动伸出手去,向来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楚瑶瑶居然也默然同意了我的帮助,下到半山腰的时候,便遇到前来寻找我们的伏屈泰,因为我特地嘱咐过,楚瑶瑶并没有提及刚才遇到野狼的事情。

  回到山洞之中,顿时嗅到一股诱人的肉香,连续奔袭了一天一夜,此时我方才感觉到腹中饥火难耐。

  伏屈泰笑道:“少爷,你们去采药的时候,我在这附近竟然打到了一只野鹿,今晚有好东西吃了。”

  我和楚瑶瑶不由得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到一丝笑意,真是同人不同命,他遇到野鹿,而我们却遇到了一只野狼,险些还把两条小命断送在山崖之上。

  陆颐虹在谢晴和周凤蝶的陪伴下坐在篝火旁,看到我回来,微笑道:“小龟,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正在为你担心呢!”

  我呵呵笑道:“只怕娘是担心我做什么坏事吧?”

  楚瑶瑶俏脸一红,拿起布袋道:“我去为老板熬药!”慌忙向外面夺去。

  谢妮已经将那只野鹿烤熟,用青铜匕首削下一只鹿腿递给了我,我坐在篝火前,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谢晴看到我肩头的血迹,惊呼道:“少爷,你受伤了?”

  陆颐虹慌忙向我看来,我笑道:“没事,下山的时候被荆棘刮伤了!”

  楚瑶瑶将药草配好,利用陶罐在篝火上熬好汤药,服侍陆颐虹喝下,经历了连场奔波,大家都已经疲倦,陆颐虹和周凤蝶相互偎依着睡去。谢妮和谢晴收拾好器具之后,也靠在一边睡了。

  伏屈泰在洞口处点了一堆篝火,负责在那里警戒。

  我本想入睡,可是被野狼抓过的伤口处火辣辣的疼痛,背着众人,悄然拉开衣襟,却见肩头之上三道深深的血痕已经成了黑紫色。想想狼是狗的近亲,我被它抓伤该不会染上狂犬病吧。

  楚瑶瑶悄然来到我的身边,她将一些槐树枝折断后放在瓦罐之中,加水在篝火上煮沸,取出洁净的棉布,饱蘸烈酒后将我的伤口处洗净,我担心惊醒他人,忍住疼痛,直到伤口的污血清理干净,楚瑶瑶方才用干净的棉布为我重新包扎,指了指瓦罐内道:“你喝完它!”

  望着她清丽绝伦的俏脸,我不觉一呆,低声道:“谢谢!”

  此时的楚瑶瑶又瞬间回复到过去的冷漠模样,转身向谢妮姐妹身边走去。

  喝完槐树枝煮好的汤汁,我缓步来到伏屈泰的身边,伏屈泰有些诧异的看着我:“少爷不在里面睡?”

  我笑了笑:“我喜欢说梦话,还是在这里陪着你自在些……”

  伏屈泰低声笑了笑,我们并没有聊太久的时间,过度的疲惫就让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身上已经多了一层棉毯,面前的篝火仍然在燃烧着,山洞内却只剩下我一个。

  我打了个哈欠,用力舒展了一个懒腰,这才站了起来,来到山洞外,却看到谢妮和谢晴两个正在不远处采撷着五颜六色的野花,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陆颐虹和周凤蝶、伏屈泰三人则站在山洞左侧的大树前商量着什么,从陆颐虹的精神状况来看,她所中的毒应该已经恢复,想不到楚瑶瑶的医术还真的很有水准。

  想起楚瑶瑶,我又转身找寻她的身影,原来她正在不远处采折着槐树枝,应该是为我煮水饮用的,我心头不由得涌起一阵暖意,看来她并非像表现出的那样冷酷无情。

  考烈的身影出现在山坡下,我主动向他走了过去,从他布满血丝的双目能够猜想到,昨夜他又是一夜未眠。

  我充满同情的拍了怕他的肩膀:“考烈大哥,你要节哀顺变,多多保重身体。”

  考烈默默点了点头。

  陆颐虹看到考烈也缓步走了过来,充满歉意道:“考烈,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如果不是为了我们,令堂也不会无辜送命。”她向周凤蝶使了一个眼色,周凤蝶拿出一个蓝布包裹,其中包有不少的黄金,粗略的估计至少有百两之多。

  陆颐虹道:“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对你做出一些补偿。”

  考烈看都没向那包黄金看上一眼,漠然道:“我之所以帮你们,是因为恩公的缘故,我并不是为了谋求回报。”

  陆颐虹慌忙道:“考烈,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补偿一下,这样我们的内心也会好过一些。”

  考烈缓缓摇了摇头道:“娘死了,我要那么多的黄金又有什么用处?”他目光转向我道:“陆兄弟,我今天前来就是为了送你的,翻过乱石峰,绕过后方的野猪林,可以抵达莫干溪,沿着溪流一路走下去,就可以走出苍耳山。这条道路并不算险峻,你们趁着天色尚早还是早点起身吧。”

  他向我抱了抱拳头,转身向那片竹海走去。

  我充满失落道:“考烈大哥,你有什么打算?”

  考烈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声音低沉道:“我要为我娘守孝……”

  我大声道:“难道你打算终生都生活在这苍耳山中吗?”

  考烈双目露出悲凉的神情:“不知道……”

  我走上前去,握住他的手臂道:“考烈大哥,我虽然不懂得太多的道理,可是我知道好男儿志在四方,人生中挫折无处不在,身为男人,绝不可以在悲伤和挫折中颓废下去,走出悲伤,走出这片山林,去外面的世界成就一番功业,那才是真正的好男儿!如果伯母泉下有知,她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消沉下去!”我的这番话慷慨激昂,掷地有声,考烈用力抿起了嘴唇,许久方道:“我要为我娘守孝。”

  他终于还是向竹林的方向走去,我在他身后大声道:“考烈大哥,我相信你终有一天会离开这片山林,你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到会稽找我!无论任何时候,都要记住你还有我陆小龟这个同甘共苦的兄弟!”

  

第十六章【千钧一发】(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