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初到宝地】(下)

  

  【即将下新书榜,求收藏,求投票!!】

  ——————————————————————————————————————————————

  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我重重的摔上房门,仰首躺在了地席之上,清凉的竹席让我迅速冷静了下来,连我自己都不明白刚才为什么要向陆颐虹发这么大的火,或许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或许是因为我从心底就不想谢晴谢妮和楚瑶瑶再回到那种污浊的环境中去,或许我开始关心这个春秋时代的母亲……

  我捂住我双目,猛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融入了这个时代,这突然的发现让我感到一阵惊恐,我终有一天还会回去,我不可以对周围的一切投入太多的感情。

  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谢晴端着饭菜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她轻声道:“少爷,老板让我给你送晚饭过来。”

  我点了点头坐起身来,却看到谢晴美眸之中充满了对我的关切。

  “放在桌上,我回头再吃!”

  谢晴轻轻将托盘放在桌上,走到门前,却又转过娇躯,轻声道:“少爷,其实老板心中最疼爱的就是你……”

  我点了点头,一把握住她的柔荑道:“陪我坐一会儿好吗?”

  谢晴默默坐在我的身旁,她的美丽含蓄而清新,正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略带羞涩的俏脸诠释出一种清纯的妩媚。

  我轻声道:“其实我是不想你们再接触到那污浊的环境。”

  谢晴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老板很疼爱我们的,从没有让我们受过委屈,少爷不必为我们担心了。”

  我叹了口气放开了谢晴。

  谢晴却没有离去,充满怜惜的看着我,柔声道:“少爷,你好像很孤独,很寂寞?”

  我淡淡笑了笑:“还好有你会关心我!”

  “吃饭吧!”谢晴温柔的为我盛好饭端到我的面前,我轻轻***着她的秀发,动情道:“我好怀念我们在苍耳山渡过的那一夜!”

  谢晴小声道:“我也是……”她仰起俏脸,泉水般清澈的美眸深情的看着我,我看着她宛如花瓣般娇艳的双唇,再也忍不住,俯身轻轻吻在她的樱唇之上,浅尝辄止,再没有其他唐突的举动。

  王八方果然在第二天上午如约来到我的府邸,我早已换好了衣服,一直迎出大门外。

  王八方的脸上从来都是笑眯眯的表情,仿佛他根本不知道何谓忧愁,这样的笑容很容易感染到身边的人,看到他我的心情也不禁好了许多:“王兄来得好早!”因为有了昨天的经历我并没有让其他人随我同行,这次是单独赴约。

  王八方笑道:“我从昨日便想着见陆兄,所以迫不及待的就来了。”他的手臂热情的搂住我的肩膀。

  我心理暗暗发毛,我靠,他该不是有断背的爱好,看上我的男色了吧?

  我们登上门前装饰华美的马车,这马车以四匹骏马拉动,车厢颇为宽敞,显然特地为了王八方肥胖的体格所特制。

  其实福香楼距离我所住的地方并没有多远,马车行进的速度很慢,王八方笑眯眯向我介绍着道路两旁的特征性建筑。

  福香楼在会稽城十分的有名,据王八方所说,这里的全鱼宴最具特色,因为福香楼的地势很高,王八方所订的房间又是最高的三层,坐在房间内可以从窗口处刚好可以看到南池江和平水江汇流的情景,南池江水流呈现出绿色,而平水江却是近乎海水般的湛蓝,两江相汇之处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算得上自然界不可多见的奇观。

  小二端上四味凉菜,分别是凉拌鱼皮,水晶咸鱼,酥炸鱼头,椒盐鱼尾。

  王八方亲自为我斟满面前的青铜樽,在我看来,眼前的一切器具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随便一件东西在现代社会都可以拍卖到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天价。

  王八方端起铜樽道:“陆兄从远道而来,这杯薄酒一是为了我们初次相交,二是为了给你接风洗尘。”

  我笑着端起铜樽跟他碰了碰,将樽中美酒饮尽,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鱼皮送入口中,只觉入口鲜美,清脆爽口,这福香楼果然名不虚传。

  我望着王八方微笑道:“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有件事我始终想问你!”

  王八方笑道:“陆兄有话尽管明说。”

  “我自问没有什么长处,王兄为何会对我如此厚待?”

  王八方哈哈大笑,端起铜樽道:“喝完这杯我便告诉你!”

  我痛快和他又干了一杯,王八方道:“我老爹曾经告诉我,一个人想提升自己便要和比自己聪明的人交朋友,你比我聪明,所以我想和你交朋友。”

  我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王八方的这个理由果然够直接。

  王八方坦白道:“像我这种人很难交到朋友,终日遇到的不是利用我的,就是被我利用的,昨天看到你,从你的气派我就猜出你的家境不错,而且是初到这里,所以就想趁机赚你一票,可是没想到你轻易就识破了我的用心。”

  我笑道:“王兄做事的痕迹太明显了些,换成其他人也会看出来的。”

  王八方道:“我本以为你会主动离开,却没想到你当真敢接受挑战,更没想到你在那种情况下能够轻易扭转形势,让一切朝着向你有利的方向发展。”

  我谦虚道:“其实我也是瞎蒙。”

  王八方笑道:“这件事虽然看起来简单,可是在短时间内应变能够像陆兄那么出色的,智慧,胆色,应变缺一不可,整个会稽城也找不出几个。”

  我举起酒杯道:“这件事情不值一提,我反倒要好好敬你一杯,昨天如果不是王兄拉住我,只怕我会惹下一个麻烦。”

  王八方笑道:“其实我也看出,那三位姑娘是你的婢女。”

  我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我很快要将她们纳为妾侍。”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提防王八方接近我另有所图,及早断掉他的奢望。

  王八方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失望,微笑道:“那两位姑娘清丽绝伦,美貌出众,陆兄果然好福气。”

  我乐呵呵道:“等我大喜之日少不得请你过去喝喜酒。”

  “好啊,我定要喝他个一醉方休!”王八方爽快道。

  我们边喝边谈,彼此越谈越是投缘,或许是酒精的缘故,王八方激动了起来,握住我的手道:“陆兄,我和你如此投缘,不如结拜为兄弟吧!”

  这种时候,我自然不好开口拒绝,再说多个朋友多条路,王八方这人能量似乎很大,为人也很不错,点了点头道:“好,我也正有此意!“

  我们叙了一下年龄,我十九,王八方今年二十三岁,比我年长四岁,理所当然是大哥,我只能是兄弟了。

  王八方抽出青铜匕首,在手指上割了一道血口,滴在铜樽之中,然后将匕首又递给了我,我心中暗叹,想不到这歃血为盟终究我还是没躲过去,接过王八方的匕首在手指上小心刺了一下,可惜刺得过轻,没刺出血来。

  王八方直愣愣看着我,弄得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我见血就晕!”

  “我帮你!”王八方握着我的手指在匕首上一划,划出一道血口,这下不但见血,还见了不少的血,我暗暗心疼,不知道吃多少粮食才能补回来。

  青铜樽里面的美酒都被我们的鲜血染成了红色,王八方先喝了一大口,我硬着头皮也喝了一口,不知道春秋时代有没有艾滋,那病可是血源传播啊,看王八方白白胖胖的样子应该没有性病,NND我运气没那么差吧!

  喝完血酒,顿时感觉彼此间亲近了许多,我亲切的叫了声:“大哥!”

  王八方激动道:“好兄弟,今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会稽城内谁敢惹你,我王八方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我笑道:“大哥家里有什么人?”

  王八方道:“现在只有我在会稽,爹和我的两个哥哥都在楚国经商,对了,我还有两个老婆,儿女嘛,现在还没有。你呢?”

  我将自己现在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王八方认真道:“改日一定要去府上问候一下伯母,对了,兄弟,你们这次来会稽打算做什么生意?”

  我微微一怔,这事儿可不好言明,总不能说我是来会稽开妓院的吧。

  王八方笑道:“我们是兄弟,有什么话只管直说,不必有任何顾忌。”

  我这才低声道:“实不相瞒,我娘原来是开夜总会的!”

  “夜总会?”王八方哪里听过这样奇怪的名词,一时间愣在那里,嘴巴张得老大,几乎能够塞进去一个大大的鹅蛋。

  

第十八章【初到宝地】(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