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诱敌深入】(上)

  

  【求收藏,求投票】

  ————————————————————————————————————————————

  我狡黠的解释道:“就是夜里男人总会去的地方!”

  王八方哈哈大笑起来,腮边的肥肉不禁一阵阵颤抖,许久方才抑制住笑声,胖脸涨得通红道:“兄弟的解释果然新奇,说起来咱们都是经商。”

  我深有同感的点点头道:“都从事的娱乐事业,为人民服务。”

  王八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用手指点了点我道:“只可惜咱们从事的行业在这帮正人君子看来根本就是下九流下三滥。”

  我怒道:“什么狗屁正人君子,一说就是之乎者也,满口的仁义道德,背地里还不是干些男盗女娼的事情,伪君子而已,我宁愿做个真小人也不愿做什么伪君子!”

  我这番话说到了王八方的心坎中,他激动的向我竖起了拇指,然后端起青铜樽和我连干了两杯,大声道:“兄弟说得对极,去他妈的正人君子,在这乱世之中,我们只能考虑如何更好的生存下去,没了饭吃没了酒喝,没了女人,没了朋友,还讲什么狗屁仁义,还讲什么狗屁道德。”

  我有这样的观点并没有任何稀奇,因为我毕竟是拥有现代思想的二十一世纪大学生,而王八方毕竟比我早生了两千多年,他在那时就能拥有这样的思想显然很前卫,我和他越谈越是投缘,更感觉到相见恨晚,一直喝到夕阳西下,方才离开了福香楼。

  王八方一直将我送回了府邸,这才和我依依惜别。

  春秋时候的酒虽然度数不高,而且是纯粮酿造,可是我毕竟喝了很多,头脑也是昏昏沉沉,脚步踉踉跄跄的走入大门,迎面遇到翟煌他慌忙扶住我道:“少爷,您这是从哪儿喝了这么多啊!”

  我乐呵呵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呃……”

  这时陆颐虹从我的身后走入院内,脸色铁青,显然心情很坏,看到我在院内摇摇晃晃,撒起了酒疯,心中的怒火都冲我发了起来:“陆小龟,你干什么?还嫌家里不够乱是不是?”

  我转身看了看她,双目直直的盯住她:“你……你说我吗?”

  陆颐虹忍无可忍,突然伸出手来狠狠给了我一个耳光,我昏沉沉的头脑被她一耳光打得更加迷糊了起来,心头不禁勃然大怒,虽然陆颐虹对我不错,可是她并不是我亲生的母亲,居然三番两次的打我耳光,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怒吼道:“我警告你,我从来不打女人,可是你再敢对我动手,我便不客气了!”

  陆颐虹眼圈儿顿时红了起来,她樱唇颤抖道:“你这个混账……你……你说什么?”

  随后赶来的周凤蝶看到势头不妙慌忙拉住陆颐虹,将她劝回西院。

  我热血上涌的头脑渐渐冷静了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的确有些过火,翟煌低声劝道:“少爷,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摇了摇头,在水渠边洗了洗脸,垂着脑袋宛如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向西院走去。

  刚刚走入西院便听到陆颐虹伤心欲绝的哭声,我心中越发内疚,来到她的门前轻轻敲响:“娘!”

  “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你!”陆颐虹显然还没有从愤怒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我叹了口气,正想离开,房门却缓缓打开了,楚瑶瑶从房内走了出来,她不无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轻声道:“身为人子,你岂可这样对自己的母亲说话?”

  我汗颜道:“今天喝多了,大家全当我放屁吧!”

  楚瑶瑶忍俊不禁,樱唇一抿俏脸之上已经是笑意荡漾,我看到她诱人的模样,心中不觉一荡,眼神中流露出的意乱情迷却已经被楚瑶瑶敏锐的捕捉到,她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冷冷道:“我生平最恨的就是不忠不孝的人!”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怔怔站在那里,我刚才的行为充其量算得上不孝,她居然连不忠的帽子也给我扣上,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周凤蝶悄然来到我的身边,满怀嗔怪的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不懂事!你娘正为了生意上的事情烦恼,你却偏偏要惹她生气。”

  我悄悄将周凤蝶拉到一旁,低声道:“我娘生意上遇到什么困难了?”

  周凤蝶叹了一口气道:“还不是鸾凤楼的事情,当初和鸾凤楼老板林玥唐谈好的价钱,今日准备交易之时,她却突然变卦,价钱增加了三倍。”

  我愕然道:“原来说好多少钱?”

  周凤蝶道:“一万两黄金,转脸她就要三万两,老板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没想到她变本加厉的追加到十万两黄金,短时间内,让我们哪里去给她筹集这么多的金子去?我看她根本就是故意刁难,不想将鸾凤楼转手给我们。”

  我怒道:“既然不肯转手,当初又为何要答应?”

  周凤蝶苦笑道:“生意场上尔虞我诈的事情太多了。”

  我大声道:“难道没有合约吗?大可以拿着合约去告她!”

  周凤蝶摇了摇头道:“哪里有什么合约,只不过是口头约定。”

  我叹了口气道:“那就是说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证据了。”

  周凤蝶默默点了点头。

  我小声问道:“娘是不是还生我的气?”

  周凤蝶低声道:“你从小到大惹她生气又不是第一次,她怎么会真的和你生气,真正让她心烦的是鸾凤楼的事情,这会儿最好让她静一静,明天或许就会没事了。”

  我轻声道:“既然人家不愿卖,不如就此算了。”

  周凤蝶叹了口气道:“小龟,有些事跟你说不明白,鸾凤楼你娘是志在必得,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不会改变这个决定。”

  我心中暗自奇怪,鸾凤楼不过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妓院啊,陆颐虹如此看重它,难道背后另有隐情?还是鸾凤楼是她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她对那里有着特殊的情结?作为她的儿子,我理应为她做一些事情。

  次日清晨我一早便来到王八方的赌坊,他在会稽城混迹多年,算得上这里的地头蛇,对这里的一切十分的熟悉,说不定能够帮上我的忙。

  我将前来的目的详细向他说明。

  王八方皱了皱眉头道:“林玥唐并不是什么要紧人物,可是她的后台却大大的有来头。”

  我微微一怔:“谁是她的后台?”

  王八方压低声音道:“就是越国下大夫曾熙振!”

  曾熙振我虽然没听说过,可是也知道下大夫能够算得上越国高干,我低声道:“林玥唐是曾熙振的姘头吗?”

  王八方嘿嘿笑道:“不但是姘头,还生出两个儿子,会稽城内大半数的人都知道。”

  我想了想道:“我娘对鸾凤楼志在必得,林玥唐先是答应,而后又反悔,这件事不能轻易算了,我必须想个法子帮我娘把鸾凤楼拿下来。”

  王八方道:“其实鸾凤楼在会稽城内算不上特别红火的夜总会。”他显然也觉着妓院两字不雅,现学现卖的跟着我称起了夜总会。他低声道:“春水楼、邀月阁才是会稽数一数二的夜总会,为何伯母不打她们的主意?”

  我叹了口气道:“我娘既然认定了这里,我这个做儿子的只好想办法帮她满足心愿,其他的事情不在我的考虑范畴之内。”

  王八方道:“林玥唐的两个儿子都不争气,大儿子曾龙贪酒好色,小儿子曾虎沉迷赌博,是我这里的常客。”

  我笑眯眯道:“既然这样,我还是有机可乘的。”

  王八方点了点头道:“兄弟,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不赞成你对林玥唐母子下手,只要出手对付他们势必会得罪幕后的曾熙振,对你以后在会稽的发展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我叹了口气道:“可是看到我娘如此看重鸾凤楼,我如果不帮她做点事情怎能心安,再说这件事是林玥唐毁约在前,我们如果就这样毫无反应,岂不是让她更加看轻,日后在会稽城谈何立足?”

  

第十九章【诱敌深入】(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