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威逼利诱】(上)

  

    【出门旅游,才到扬州住下】

  ——————————————————————————————————————————

  自从徐春花在春水楼闹事以后,春水楼的生意一落千丈,所有人都知道城守夫人盯上了这里,是凡男人嫖妓首先都要考虑到安全第一,想到徐春花时刻都会来找春水楼的晦气,过去常来光顾的那帮老顾客避之不及,谁还敢惹火烧身呢?

  我笑眯眯看着春水楼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局面,眼前的一切正是我需要达到的效果。

  走入春水楼的大厅,昔日繁华热闹的景象早已消失不见,只有两名垂髫婢女正在那里扫地,看到我过来,她们多少显得有些错愕,这种时候还会有人光顾,的确是出乎她们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微笑道:“谢老板在吗?”

  那小婢点了点头,可马上又摇了摇头。

  我呵呵笑道:“你不必害怕,我不是来找麻烦的!”

  楼上传来一个吴思思温柔的声音:“陆公子!”

  我抬头望去,几天不见,吴思思明显憔悴了许多,不知是因为对我的思念,还是出于对春水楼未来命运的担心。

  我们彼此对视着,吴思思的眼圈不觉红了起来,她害怕被别人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悄然转过身去抹去美眸中的泪痕,轻声道:“老板病了,你上来吧,有两句话,我想当面对你说。”

  我点了点头追随着吴思思的脚步向初月阁走去,刚刚走入房内,吴思思便扑入我的怀中,低声啜泣起来:“我好怕,担心你再不管我了……”女人毕竟天生脆弱,在这种形式下心中自然需要一个依靠,而我成了她不贰的选择。

  我轻轻抬起她的下颌,怜惜的看着她宛如雨后海棠般的俏脸,轻声道:“不用怕,一切很快就会过去。”

  吴思思含泪点了点头,她紧紧搂住我的身躯,仿佛害怕我会从她的身边走开,低声道:“那天的事情是不是你唆使的?”

  我淡淡笑了起来,知道熊则岱阳痿的人并不多,所以吴思思很容易便会联想到我的身上,我低声道:“那老乌龟不会再来烦你了。”

  吴思思轻声道:“你的坏主意好多。”

  我微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心中是不是很爱我呢?”

  吴思思樱唇轻轻印在我的唇上,小声道:“可是这次只怕会连累到老板。”

  我低声道:“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和她商谈这件事。”

  门外响起一阵缓慢的脚步声,我们慌忙分开,转身望去,却是谢秋娘在一名美婢的搀扶下走了进来,她脸色苍白,眼角也多出了许多细密的皱纹,可见这两日她的日子并不好过。

  她向我缓缓点了点头道:“陆公子……现在敢来春水楼的人只怕不多了……”她伸手堵住嘴唇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接二连三的倒霉事对她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

  吴思思慌忙过去搀她坐下,为她倒上一杯茶水。谢秋娘喝了几口,方才缓过气来,双目盯住我道:“陆公子今日来究竟是来捧我的场子还是专门来看我笑话的?”

  我呵呵笑道:“我是特地过来帮你的!”

  “帮我?”谢秋娘满面狐疑的看着我。

  我开门见山道:“谢老板愿意将春水楼转卖吗?”

  谢秋娘美眸中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惊诧表情,看来她早已经猜到了我这次的来意。唇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陆公子的底我查得很清楚,你娘是陆颐虹,令姐是越国太傅瞿穆的爱妾,你们来到会稽的时间不长,却已经将鸾凤楼成功买下,想不到我的春水楼也是你们的目标之一。”

  我哈哈笑道:“谢老板的消息果然灵通,既然你对我这样了解,也省却了许多的麻烦,不知我的提议谢老板同意吗?”

  谢秋娘缓缓摇了摇头道:“春水楼是我的命根子,将她送出去等于将我的性命拿去,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绝不会将它卖给任何人!”

  我叹了口气道:“我刚才从春水楼外一路走来,放眼整个春水楼似乎只有我这一个客人,谢老板得罪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我只是为你担心,就算牺牲了性命也未必能够保住春水楼。”

  谢秋娘怒道:“陆小龟,你今日前来分明是趁火打劫的!”

  我微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今天抱着十足的诚意前来,谢老板可以想想,城守夫人已经放出狠话,一定要让你在会稽城内无寸土立足,整个会稽的人都知道你们的这段恩怨,以后又有谁敢来光顾你的生意?”

  谢秋娘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我说得每句话都是实情,容不得她与我反驳。

  我装出惋惜的样子低声道:“想当初春水楼如何的繁华热闹,而今却成了这幅冷清模样,真是令人惋惜啊!”

  谢秋娘冷冷道:“你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你心里究竟在盘算着什么,我们大家都清楚的很。”

  我微笑道:“我既然来找你谈,便是抱着互利互惠的目的而来,你我都清楚,春水楼在你的手中根本无法继续经营,你是打算硬撑下去,直到家破人亡方才甘心,还是趁早考虑,将春水楼转卖变现,暂时离开会稽躲避风头,说不定日后你可以东山再起呢。”

  谢秋娘一双美眸变幻莫测,显然内心在进行着剧烈的挣扎,无力道:“陆小龟,看来你今日吃定我了。”

  我呵呵笑道:“谢老板难道不觉得我是在雪中送炭吗?”

  谢秋娘重重点了点头道:“十万两黄金!”

  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谢秋娘怒道:“你笑什么?”

  我冷笑道:“假如这春水楼没有发生那件事,莫说是十万两,就是二十万两我也愿意拿出来,可是现在春水楼的人气已经跌倒谷底,就算我尽力经营,挽回它的声誉也需一段的时日,想要达到昔日那种辉煌的程度更不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谢老板当我是傻子吗?倘若是十万两,这桩生意不谈也罢!”

  我装出生气的样子起身欲走,这样一来谢秋娘反倒乱了阵脚,低声道:“你愿意出多少黄金?”

  我停下脚步,伸出五根手指道:“五万两黄金!”

  谢秋娘尖叫道:“太少了!”

  我冷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倘若再过两日,我连五千两都不会出!”

  谢秋娘怒道:“既然如此,这件交易就此作罢!”

  我缓缓点了点头,不无威胁道:“谢老板等着徐春花找你算账吧!”我转身走出门外,却听到谢秋娘大声道:“七万两黄金,少一两我宁愿春水楼就此毁掉!”她终于做出了让步。

  我的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谢老板知不知道,就算我买下你的春水楼,也要告诉别人仅仅花了五千两,让整个会稽的人都以为这春水楼是我强霸来的,因为徐春花如果知道你卖出春水楼得了黄金,占了那么大的便宜,她会丧失理智,说不定还会干出更加疯狂的事情。”

  谢秋娘坚持道:“七万两黄金!”

  我重重在凭栏上敲击了一下:“谢老板以为这春水楼除了我以外还会有人购买吗?难道谢老板是想让我们的交易公诸于众了?”

  谢秋娘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终于再退了一步:“陆小龟,我再让你一万两!”这个价钱已经接近了她所能承受的底线,我本想再度压榨,逼她退让,可是却看到吴思思充满惊恐和幽怨的美眸,此刻她内心的压力显然是巨大的,如果交易不成,在她看来和我把她抛弃没有分别。看着她近乎祈求的目光,我内心顿时软化了下来,缓缓点了点头道:“六万两黄金,一言为定!”

  

  

第二十五章【威逼利诱】(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