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稀世之宝】(中)

  

    (晚上去看完<集结号>刚回来,好看!热血沸腾!!是吹响推荐票集结号的时候了,兄弟们,你们可不要象刘团长一样不下令吹响集结号不投推荐票噢?)

  PS:广州的电影票真TMD贵,要80个大洋一张!!!!

  她这句话纰漏太多,既然她不想要宝物,何必费了那么多的辛苦买下鸾凤楼,刚才又说有稀世珍宝藏在其中。我心中虽然这么想,可是嘴上却说:“娘说得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些天下人所共知的宝贝只会为我们带来麻烦,不要也罢。”

  陆颐虹笑道:“你说得很对,我得到消息,这鸾凤楼中也藏有一件宝贝,听说是齐国的夜明珠,我买下这鸾凤楼真正的目的就在于此。”

  我不解道:“娘刚才说要那些宝物没用,可现在却又说自己想要那颗夜明珠……”

  陆颐虹温婉笑道:“我要那颗夜明珠是因为有雇主悬赏重金,只要找到它,得到的赏金可以让我们母子今生今世衣食无忧。”

  我心中暗道:“就算没有什么赏金,单单是用来购买春水楼的五万两黄金也足够我们两人衣食无忧的了,看来陆颐虹仍然没有对我吐露实情。”转念想想其实她无论想做什么跟我有多大关系,我又不是她亲生儿子,人家也没必要向我交代。我微笑道:“算了,既然找不到干脆就放弃吧,单单是那间春水楼以后就足够养活我们母子的了。”

  陆颐虹点了点头轻声道:“你说的不错,对娘来说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就是你,其他的我又怎会在意呢?”

  我扶着她小心翼翼的走下楼梯,走到中途,却看到那铜镜的六道反光竟然交汇在了一起,光芒交汇之处宛如一颗璀璨的星辰,我心中暗暗生奇,能够让这六面铜镜的反光汇聚在一点,事先一定经过精密的设计,如果不是因为搜索宝物而拆除了鸾凤楼的屋顶,月光也不会如此凑巧的投射进来,这奇妙的景象也不会被我发现,难道这夜明珠的秘密就藏在其中。

  陆颐虹也看出那反光不同寻常,美眸静静盯住反光的位置,她忽然放脱我的手臂迅速冲了下去,陆颐虹操起一柄铁铲,来到反光汇聚之处,向地面上挖了下去。刚才还跟我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宝物是我的陆颐虹,现在双目中流露出激动的光芒,埋头苦干,大有不挖出夜明珠誓不罢休的势头。

  我苦笑着来到她身边,陆颐虹道:“愣着干嘛!快帮我挖!”

  我提醒她道:“娘,这反光的汇聚点在虚空之中,地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东西!”

  陆颐虹微微一怔,停下动作,也顺着我的目光向空中望去,此时月光已经开始移动,刚才汇聚成的一点渐渐分离。

  陆颐虹充满迷惘道:“可是……可是这空中没有任何的东西啊!”

  我环顾整个空荡荡的大厅,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陆颐虹弄得面目全非,我低声道:“娘,你记不记得原来这里摆放的是什么?”

  陆颐虹急得差点没哭出来:“我怎会记得?我怎会记得呢?”我自从遇到她以来还是头一次看到她如此慌乱,看来这夜明珠对她实在重要。

  此时那聚合的反光已经随着月亮的移动而缓缓分离开来,汇聚点已经不复存在。我点燃烛台,目光在四处搜寻着,脑海中努力回忆着上次来到鸾凤楼的情景,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灵光,低声道:“屏风!”

  “什么屏风?”

  我指了指陆颐虹所站的地方:“我想起来了,上次我来鸾凤楼的时候,这里应该有一扇屏风!”

  陆颐虹点了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记起来了。”我们两人分头在大厅内寻找,为了方便掀开大厅内的青砖,多数的家具都已经转移到了后院,我和陆颐虹来到一片狼藉的后院之中,将堆积如山的家具一一推开,足足找了一个小时,方才在堆积入山的家具中找到已经断裂毁坏的屏风。

  陆颐虹顾不上弥漫的灰尘,和我一起将屏风拉了出来,在地面上将已经压坏的屏风重新拼在一起。

  我计算了一下高度,刚才反光聚合的地方应该在屏风的上沿,抽出青铜短剑,觑准屏风上沿劈了过去,却被陆颐虹及时抓住我的手腕:“不要!”她迅速压低声音道:“千万不要损坏了……”

  我干脆将青铜剑交给她,陆颐虹小心的将屏风的楔合处撬开,直到将最后一段撬开,方才从里面滚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圆球,刚好滚落到我的脚下。

  我从地面上拾起,看着这乒乓球大小黑漆漆的东西,表面上哪里有半点的光华,诧异道:“这就是夜明珠?”

  陆颐虹接过那黑球,轻轻摩挲了一下,脸上终于浮现出久违的笑容:“不错!”她小心将黑球收好,这才向我解释道:“上面覆盖了一层黑漆,是为了遮住它本身的光华。”

  我点了点头,陆颐虹低声叮嘱道:“这件事只能我们娘俩知道,对外人千万不可以透露……”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即使是你的姐姐和周姨娘也不能例外。”

  “娘,你放心吧,我权当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我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肯定会为陆颐虹保守秘密的。

  陆颐虹不无感动的拍了拍我的面庞,轻声道:“回去吧,这么晚了,还没有吃饭呢。”

  离开鸾凤楼已经是繁星满天,我忽然想起自从吴思思搬到南城隐居,我还从来没有去过,一来是因为害怕我私藏她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二来是因为最近的确忙碌了一些,想必伊人早已对我望眼欲穿。

  临上马车之时,我装模做样的拍了拍脑袋道:“坏了,我到忘了!”

  “什么事情?”陆颐虹关切道。

  我装出懊恼不已的样子道:“今日只顾着陪娘,却忘记了和大哥的约会,我们昨日约好了今晚一起去饮酒。”

  陆颐虹因为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夜明珠,显然心情大好,关切道:“既然和他说好了,还是去吧,不过记住,千万不可喝多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陆颐虹怕我喝多了不仅仅是因为关心我的身体,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害怕我酒后失言,将夜明珠的事情吐露出来。

  和陆颐虹分手以后,我装模做样的向王八方的得意坊走去,等到陆颐虹的马车消失于夜色之中,便迅速改变方向朝城南吴思思的藏身处走去。

  虽然古时候的城市规模远远不能和现在相比,可是会稽作为越国曾经的国都,规模也相当不小,从鸾凤楼到吴思思藏身处的城南民宅,至少有三公里的路程,加上会稽水道纵横,桥梁众多,我对道路毕竟不熟,加上夜色浓重,竟然走错了道路,一来一回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来到吴思思的住所前。

  确信周围并没有人注意我,这才放心大胆的敲了敲院门。敲了许久没见有人应声,从门缝中看了看,窗户中并没有透出灯光,看来吴思思应该已经睡了。古人真是麻烦,到处都是用门栓插上,要是有现代化的锁具和钥匙,我出入也会方便许多,我看了看墙头,土墙应该不算太高。我悄然攀上土墙,从墙头上溜了下去,我的脚跟还没有站稳,后脑上便重重遭了一记。

  

第二十六章【稀世之宝】(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