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一品
大唐一品
堕落的狼崽 著
完本 · 354.09万字
粉丝数
6.02
历史 两晋隋唐
各位亲,狼崽新书《隋末之大夏龙雀》已经上传,还请各位亲多多收藏,多多支持!狼崽感激不尽!链接: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4238101
目录
第七百一十三回 终章 · 2012-05-05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回 我要活下去

    大业十三年三月,北方辽阔的草原上,始毕可汗端坐在牙帐之中,一边俯首观看着中原的滚滚烽烟,一边云集大军,行狩猎之事。待中原群雄打的两败俱伤之事,好兴兵南下,争夺中原花花世界。

  中原内部,群雄纷争,哪里知道草原霸主的心思,一边厉兵秣马,一边朝草原上奉献大量的金银珠宝,以求获取草原霸主的支持。

  贾胡堡,位于山西重镇霍邑之北,乃是进入太原的必经之路。北方的春天总是晚上几天,但是气温回升,人们身上也脱去了厚厚的冬衣,纷纷感受春天的气息。一袭暖风吹过,让忍不住想躺在床上休息一阵。

  位于贾胡堡中间的一处大宅院的后花园里,一个小丫头对着假山上的一个白衣少年小声着喊着。

  “大少爷,快点下来,不然让大老爷看见了又要骂你了。”

  假山上正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的白色长袍早就污秽不堪,脸上现出一丝傻笑。不错,他就是一个傻子,在贾胡堡,不,在整个卢氏家族中,有名的傻子。他之所以这样闻名,那是因为他是河东卢氏的嫡长孙。河东卢氏虽然是范阳卢氏的旁支,但是在贾胡堡整个地方,却是有着很大的权威的。作为一个嫡长孙,居然是个傻子,如何不让人惊讶。

  忽然,原本明媚的天空中飘来一朵乌云,将整个贾胡堡笼罩在其中,原本和煦的春风忽然变成了狂风,一阵轰鸣之声由远及近而来,好似暴风雨的先兆一番。

  “打雷了,不好。”假山下的小丫鬟面色大变,好似要哭出来的一样。在整个贾胡堡哪个不知道,卢家的大傻子最怕就是打雷了。

  果然,一声轰鸣声传来。那傻子吓的大声吼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大概是忘记了自己仍然是在假山之上,抱住脑袋就滚了下来。

  “少爷!”小丫鬟哪里还顾得上许多,赶紧冲了上去,正准备以自己瘦小的身躯挡住小主人的身体,这哪里能来得及,只听见啪的一声响,就将少年滚落在地上,颤抖了几下,就不见了生息,吓的小丫鬟面色苍白,仿佛傻了一般,连空中的一道紫色诡异的闪电劈在少年身上都没有发现。说的也奇怪,这雷声、风声,眨眼之间就消失的不见踪迹,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一样,让人议论纷纷。

  “啊!快来人啊!大少爷受伤了。”猛的一声尖叫声从小丫鬟嘴巴里传了出来,飞快的传遍了贾胡堡的卢家大院。瞬间就见数个健壮的青衣奴仆从四面八方跑了过来,一见躺在地上的少年,面色大变,赶紧将少年抬了起来,朝后花园内的一个阁楼里跑去。

  不到片刻,就见一个中年人,面容有儒雅之色,隐有大家风貌。此刻他神情慌张又带有一丝愧疚,带着一个郎中打扮的老者,朝阁楼跑去。他就是河东卢氏族长卢思成之长子卢昌清。这个少年是他的前妻留下的儿子,虽然他如今续了弦,而且还是名门之后,又有了一个儿子,但是心中最爱的还是自己的前妻,连带着这份爱都转移到自己的这个大儿子身上,否则,在这个高门大院中,作为傻子的少年哪里有这样的待遇。但是此刻最爱的儿子从假山上跌下来,生死难料,让他如何不忧心忡忡。

  中年人上了阁楼,扫了楠木大床上儿子一眼,只见他面色苍白,若非胸口尚有一丝弹跳,与一个死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在中年人看来,也是已经离死不远了。卢昌青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一边哭泣的丫鬟说道:“柳儿,你还是期盼你家少年赶快醒来吧!否则,就是我也不能保你。”

  丫鬟柳儿闻言,小脸变的苍白无比。眼前之人,虽然是卢氏大少爷,但是心性和善,在卢家中也是地位不稳。作为照看大少爷的柳儿,若是因为此事让卢家嫡长孙丢了性命,她也是逃不过陪葬的命运。活人陪葬虽然消失了很久,但是在卢氏这样的大家族中,族长的权力丝毫不比皇权差到哪里去。活人陪葬的事情在高墙大院中,还是时有发生的。作为丫鬟,一没权,又没有势,三没有靠山,如何能逃的过死亡的命运。一想到这里,柳儿心中更是惶恐,双眼通红的望着大床上的少爷,心中期盼着奇迹的出现。

  “哎,也许这也是他的解脱吧!”卢昌青面上露出一丝灰白,好似又年老了不少。中年丧子,人生一大悲痛。更何况,在卢家,卢昌青虽然是嫡长子,拥有继承权,但是实际上,卢昌青在家中的地位并不稳固。如今更有长子被雷劈的事情,传扬出去,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本就稳固的地位就会变的更加的脆弱了。他所说的“解脱”,一方面,固然说的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同样也是说自己的。

  “大郎!”那个正在诊断的年老郎中,皱着眉头摸着自己那银白色的胡须,脸上尽是惊讶之色。

  “顾老!照辞可有救?”顾全中虽然是个郎中,但是却跟随卢昌青的父亲,卢家族长卢思成多年,在卢家有着很高的地位,就是卢昌青也不敢怠慢。

  “甚是奇怪!”顾全中摇了摇头,道:“脉搏沉稳有力,比成年壮汉都强了不少,但是不知为何却是沉睡不醒?或是老夫医术不精,却是诊断不出,究竟为何?”

  “啊!”卢昌青面色一变,顾全中的医术他是知道的,堪称国手,连他都不能诊断出结果来,如何不让卢昌青惊讶。

  “如此,只能尽看天命了。不过,要是孙师前来,或许能令照辞恢复正常。”顾全中摇了摇头,道:“老夫还是开上几副安神滋补之药,成不成,老夫却是没有把握了。”

  卢昌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顾全中口中的孙师指的是神医孙思邈,世人皆称他仙人,虽然是寒族中人,但是却为世人所敬仰,天下诸多阀门都以请到孙师为荣。只可惜的是,孙师好道,时常出没在名山大川之中,仙踪飘渺,此刻哪里能找到他。一想到这里,卢昌青又摇了摇头,缓缓的走出了房间。在他的身后,传来一阵悲鸣声,那是柳儿在哭诉着什么。

  清晨,一缕阳光从洁白的窗纸上洒了下来,阳光照耀在床榻之上,只见床上正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一动不动,仿佛是死的一样。榻边上,正趴着一个瘦弱的少女,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肩膀上,阳光照耀之下,闪烁着异样的光辉。

  “咳,咳!”床榻上忽然传来两声咳嗽之声,只见那原本一动不动的少年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深邃的目光中尽是迷茫之色。

  “我是谁?李清?卢照辞?”少年面孔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眉宇紧皱,仿佛在努力的回想着什么,好半响,才听见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柳儿,柳儿,我要喝水!”少年伸出右手,轻轻的落在少女的秀发之上。

  “啊!,大郎醒了!大郎醒了!”柳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眼就能看见卢照辞那深邃的双眼,忍不住惊叫起来,神情之中尽是欢喜之色。也没有听见少年的要求,赶紧冲出房间,木制的楼梯上飞快的就响起了一阵阵脚步声。少年见状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卢府后花园中,李清,哦,现在他叫卢照辞了,他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边的白云,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之色,在他的一边,柳儿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远处更是有几个青衣下人远远的照看着。

  卢府的大郎又醒了过来,人好像也变的不傻了,只是又好像变呆了,整天只知道望着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的人说是被雷给劈呆了。只有服侍在他身边的柳儿感觉自己的小主人变了许多,但是若是要说变在哪里,她却又不知道。

  而真正的变化只有卢照邻自己知道。藏在这具身体内的灵魂,早就不是卢照辞的了,而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生活在红色摇篮下的大学生,在川南支教的时候,恰逢大地震,身死而魂未灭,穿越到了这个混乱的时代,成了其中的一员。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算是生活在大家族中,在这个人命如蝼蚁的时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保障。在历史中,隋末的农民起义首当其冲的就是大家族,自从东汉而形成的大门阀在隋末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然后逐渐消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卢照辞并没有感觉到,生活在这个大家族中有任何的安全感。这是一个封建社会,一个没有人权的社会,乱世草头王,杀人如草芥,所以卢照辞感到一丝迷茫,更还有一丝恐惧,对自己生命的恐惧。

  “我要活的下去。”卢照辞想到。

  

第一回 我要活下去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