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戍堡新丁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天下在线阅读

天下

历史 / 两晋隋唐

327.8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1-11-28 00:00

书籍摘要: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他开始纵情于音乐歌舞之中,从此皇帝不再早朝......而就在这年的春天,安西的粟楼烽戍堡来了一名新人,一名后世而来的穿越者,先入戍边军旅,外拒狄夷初现峥嵘,再送公主进京,踏入大唐权利中心。短短的时光,他从一个后世的铁血男儿,变成了一位智勇双全的盛世英雄。这是一部篇幅宏大的“唐穿”大作,文笔高超的起点著名作者高月,为您呈现的是一出精彩绝伦的盛唐穿越大戏,塞外兵戈渐起,朝堂刀光剑影,坐看江山如画,却又有美人如玉,一时间江山美人,万般盛唐迤逦,波澜壮阔尽在本书。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Fning.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貔貅之父.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书友33021205555094.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唐人的骄傲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肃兔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朝好舅子在线阅读
大唐如诗篇、长安美如画。  苦力级写手穿越大唐。  盛世大唐多了一个乡野小民,一个让世界颤抖的小民。  唐的文明与太阳一样照耀每一片阳光之下的土地。  群号:274462109
晨风天堂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二哥来了快跑在线阅读
李建成:"明日正午时分,宫门卸甲,玄武门后,三百弓手,嘿嘿嘿嘿"。 李元吉:"大哥妙计啊"。 李智云:"大哥妙计啊"。 第二天 李智云:"二哥,我来救你了"。 李建成:"飞龙骑脸怎么输啊"。 李二凤:"我一个滑铲"。
零点四十四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隐龙惊唐在线阅读
做为隐太子李建成的遗腹子,李沐会如何为父亲复仇,继而夺取天下呢?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究竟谁忠谁奸? 太上皇李渊一日之间先失二子,再失皇权,隐居在大安宫一隅,甘心吗? 君临天下之时,李沐如何面对长孙明月? 山东世族、关中郡姓、四大侨姓、江南世族林立,李沐又将如何化解顽痼、集中皇权,打造出一个辉煌盛世。
八无和尚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在线阅读
走过、路过,没事闲得无聊的都可以进来看一看、瞧一瞧了啊!新鲜出炉的开篇第一人称作品!  晋朝,这是一个真正的乱世,不信的可以进来瞧一瞧,不乱?那是不可能滴!  好了!可以随着司马叡的第一人称,开始咱们的乱世之旅了,请扶好坐稳哦!  最后还有来自司马叡的忠告:晕车的人慎入!
海燕之南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驸马房遗爱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发现老天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 自己莫名其妙穿越到了大唐! 你说穿越就穿越吧,穿成谁不好,怎么偏偏就成了房遗爱?总感觉自己头上绿油油的,顶着一片草原…… 我定要改变命运,摘掉这顶原谅帽!
馒头配酒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朝大佬多在线阅读
哈哈,我们要前往唐朝。据说唐朝大佬很多。
凡月络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截胡武媚娘,李世民崩溃了在线阅读
穿越贞观年间,成了年少的晋王李治。  李世民:稚奴啊,你大哥、四哥斗的死去活来,朕心累呀。  李治: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我哥哥,一直都是,我要善待他们。  李世民大喜。  李世民:稚奴啊,高句丽崛起,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李治:父皇放心,儿子替您解决辽东,还能带一批美貌新罗婢回来。  李世民:儿子啊,薛延坨虎视眈眈,真珠可汗狼子野心。  李治:父皇放心,儿子去解决了他,还能带一批胡人美姬回来。  李世民:儿子啊,长安坊间流传一本《秘记》,说唐三世后,女主昌,能不能解。  李治:父皇放心,女主晚年还会把江山还回来,坐江山的还是您孙子。  李世民:儿子啊,有人说他知道所有的真相,知道后世李家子孙的结局,这个是真的吗?  李治:父皇放心,我来想办法……  李世民:稚奴啊,我好像感觉你在忽悠我?  李治:父皇,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长安春雪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官在线阅读
安史之乱对煌煌大唐而言,并不是耻辱的终点,而是蜕变的起始。  中晚唐,既开此后五百年华夏之新格局,也是个被理解得最为僵化的词汇。朝政衰败?藩镇割据?外敌欺辱?党争酷烈?  单单是这些?  不。  肃宗回马杨妃死,  云雨虽亡日月新!  现代不得志的编剧高子阳,因个微不足道的偏差,穿越到了唐代宗大历十二年,获得了太学生高岳的身份,并准备要通过考试,当大唐的公务员。在他眼前,是个盛世不再但又历久弥新的大唐,至此一副荣华迁转的八隽图卷徐徐展开。  我高子阳也不是谦虚,进士是要及第的,五姓女是要娶的,政事堂是要入的,各镇节度使也都是要做一做的,东南西北那票找不快活的也都是要殴打的......
幸运的苏拉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戍堡新丁

    肆虐了三天三夜的暴风雪终于停了,一架直升飞机从茫茫的雪原上飞回了搜救基地,两个小时后,电视台插播了一条新闻:被暴风雪围困的射箭集训队已经找到,失踪一人,据悉,失踪者是全国射箭冠军李庆安,目前有关部门正全力搜救.....

  一周后,搜救队找到了李庆安的训练弓箭,但人已经踪迹皆无,由于又一场暴风雪将至,搜救队不得不放弃对李庆安的寻找。

  一年后,李庆安这个名字便渐渐被人们淡忘了。

  ......

  ‘剑河风急云片阔,沙口石冻马蹄脱。’

  天宝五年二月的安西依然是冰天雪地的世界,白雪皑皑的凌山山脉耸立在大唐的边陲,白云在雪山半腰浮动,一座座雪峰仿佛是一颗颗蓝色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在凌山中部有一个叫勃达岭的山口,这里是大唐安西四镇通往碎叶的一条捷径,被称为碎叶道,当年玄奘西行取经,就是从这里翻越凌山出境,艰险惨烈,遭遇雪崩与暴风雪,和死神对抗了七天之后才走出了凌山。

  在勃达岭以南三十里处,便是粟楼烽戍堡,戍堡高约五丈,用凌山的巨石砌成,分上中下三层,底层住马,中层睡人,上层是眺望作战塔,在戍堡顶上还有三锅烽火,另外在戍堡一旁还搭有几顶帐篷,平时士兵们都住在帐篷内,若遇紧急情况,大家都会躲进戍堡内,粟楼烽戍堡驻扎四十五名唐军,连同凌山烽火燉的五名唐军,一共有五十人。

  这天上午,两名胡商带着几辆马车来到了戍堡,马车后面的一匹马上驮着一名男子,他装束奇特,穿着一件白色短襦,脚下是皮靴,头发也很短,软软地伏在马上,随着战马停下,他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人似乎醒着。

  见有商人到来,唐军们兴奋地从帐篷里跑了出来,这里方圆几百里荒无人烟,一年四季枯燥无聊,每个月的商人到来,是唐军们最开心的日子,犹如过节一般。

  大家纷纷掏钱向商人购买酒肉等奢侈品,但所有士兵的目光都热切望向一辆挂有花边的马车。

  这时从帐篷里走出一名军官,身材高大魁梧,脸色黝黑,一脸络腮大胡子,他粗野大笑道:“乌勃达,女人带来了吗?”

  “带来了!”商人讨好似的指了指花边马车笑道:“里面两人可都是拔焕城名妓。”

  “狗屁名妓,你哄谁,是你从黑窑子里带来的劣妓吧!”尽管如此,军官还是咧嘴大笑着走近马车。

  忽然,他看见了马车后面驮着的人,不由楞道:“这是什么人?”

  “是我在路上捡到的,准备在奴隶市场上卖掉。”

  “路上捡到的?”大胡子军官疑惑地走上前,用马鞭挑起他的脸,这是一张轮廓分明的年轻脸庞,尽管变得憔悴不堪,但仍然可以看出他从前硬朗英武的男子之气。

  “是个汉人!”

  大胡子军官回头问商人道:“是在哪里发现他的?”

  “在胡芦河边,这人命大,居然没被野狼吃掉。”

  这时,年轻人慢慢睁开眼,嘶哑着声音道:“给我一点水。”

  “喂!你是哪里的汉人?”

  “我是....洛阳人。”年轻人断断续续道。“东都人,呵呵!我最喜欢东都的女人。”

  大胡子军官捏了捏他粗壮的胳膊,一挥手道:“把他抬进戍堡去,给他喝水。”

  立刻过来两名士兵将年轻人卸下,胡商急了,连忙道:“荔非戍主,这可是我的奴隶。”

  “狗屎!你竟敢用来历不明的人做奴隶,当心老子宰了你。”

  胡商不敢吭声了,其实他也担心这个男子救不活,回去还有二百里路程呢,若死了,岂不是空费他的粮食,他心中一阵后悔,早知道先把他身上那件质地上乘的短襦扒下来就好了。

  大胡子军官咧嘴一笑,拉开了花车门,“美人们,出来吧!”

  “来了!”

  一声娇呼,从里面出来两个又黑又矮又肥的胡娘,她们多情地向唐军眨眨眼睛,羞涩地笑道:“先说好了,一百文一次。”

  她们这种货色在拔焕城顶多五文钱一次,可这里却是连只母鸟都看不见的戍堡,没有办法,物以稀为贵。

  尽管两个女人不堪入目,但大胡子军官还是欣然地搂着她们笑道:“好!好!请到帐篷去,我要你们两人一起伺候。”

  ......

  戍堡里,年轻人静静地躺在干草堆上,一匹战马不时亲热地用嘴来拱拱他的脸,这种温暖而带一种酸臭的气息,使年轻人渐渐地清醒了。

  他就是二00七年在天山暴风雪中失踪的李庆安,当他走出暴风雪被几名商人救起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穿越时空,回到了大唐。

  天宝五年,李庆安轻轻叹了口气,时光溯流了一千三百多年啊!

  这时,一名老军端着一碗粥走来,他坐在李庆安身旁笑道:“兄弟,我看你是饿极了,吃点粥先补补身子。”

  粥熬得很浓,弥漫着浓郁的麦香,李庆安也饿极了,他挣扎着坐起,“谢谢大哥!”

  老军一边小心给他喂粥,一边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到凌山来?”

  热粥暖了内腑,李庆安有了点精神,他早编好了一套说辞,低声道:“我叫李庆安,乳名七郎,父母早亡,我无所事事,半年前被胡商所雇,护送他们去碎叶,不料在凌山遭遇劫匪,财物皆失,我拼死才逃得一命。”

  老军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应该不是什么劫匪,是突骑施人,你能活下来,是你命大,不过听你口音不像洛阳人,倒像相州那边人。”相州也就是今天的安阳,李庆安并不知道,他含糊道:“我祖父是相州人,我从小跟他一起长大。”

  “这就对了,我娘子老家也是相州邺县人,和你口音一样,我姓孙,是戍堡的马夫,你就叫我孙马头吧!”

  “孙大哥。”李庆安吃力地喘了口气,道:“能不能让我留下来,我不想被卖作奴隶。”

  “你放心吧!我们荔非戍主既然把你抬进来,你就不会被卖了,再说我这里也缺个帮手,我会给他说,让你留下来养马。”

  “谢谢孙大哥!”

  李庆安吃完粥,一阵难以抵挡的困意袭来,他眼前一黑,便坠入了黑沉的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李庆安被一阵大嗓门吵醒了,“他怎么样了,能干活吗?”

  “戍主,他没事,就是饿狠了,吃两顿饱饭,再睡一觉就好了。”

  李庆安睁开眼,见那个大胡子军官站在自己面前,他连忙坐了起来。

  戍主的全名叫做荔非元礼,是一名胡人,天宝初年从军,积功升为戍主,他和两个妓女快活一场,心情格外舒畅,见李庆安醒来,便笑道:“不错嘛!上午还像死人一样,现在居然能坐了。”

  他蹲下来打量了李庆安一下,伸手摸了摸他身上的白色短襦,奇怪地问道:“这是什么胡服,手感不错啊!”

  李庆安穿的是一件白色羽绒服,他脱下来递给荔非元礼道:“这是胡商送我的波斯服,我转送给戍主。”

  荔非元礼毫不客气地接过来,穿在自己身上,觉得十分轻巧暖和,不由咧嘴一笑道:“好!这衣服就归我了。”

  他拍了拍李庆安的肩膀,点点头道:“兄弟,你若是胡人,我肯定会把你当做是突骑施探子一刀砍了,不过既然你是汉人,那就留下吧!做孙马头的副手,从明天开始,干活赚粮食来养活自己。”

  ........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