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枫叶下飘零的爱情

红枫叶下飘零的爱情在线阅读

红枫叶下飘零的爱情

李馨

短篇·短篇小说·7.8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1-02-24 04:12

淋漓雨中的邂逅,他们从相识追随到相爱。世俗的恩怨却让他们在伤痛的爱情里停滞了轻盈的脚步……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楔子(含第一章)

    楔子

  雨滴拍打着泛黄的树叶,水面被砸成一个一个的小酒窝。

  明皓打着把浅蓝色的雨伞孤寂地走在阴冷街道上,他的脸颊看起来显得比较颓废和狼狈。

  他那亮晶闪动的眼眸布满了线纹般的血丝显得有点模糊,虽然他人在伞的呵护下不免还是被绵绵的细雨淋湿了衣角。

  蓦然,明浩眼眸里的视线出现了一个女孩狼狈的身影。

  她没有带伞,她在细雨中急促地走动着。淅沥沥的雨滴侵透了她的蓝格子衣襟,湿漉漉的。

  细雨像似很眷顾亲昵紧紧贴着她那白皙的肌肤,她那身躯的线条在细雨中显得更性美些了。

  她那散乱的秀发湿湿地凝聚在一起像似喷洒了一层定型的香水,秀发上面的水滴不住地流连不断,她倒像个落汤鸡一样狼狈地在街道上小跑着。

  明皓望着她那瘦小的身躯在细雨中渡厄,明浩心里有点心疼的感觉,他好像心瞬间泛起一片怜悯的浪花。

  明浩故意赶紧加快了速度向前走去。由于明浩走的速度很快就跟上了那位雨中的女孩,明浩仿佛一个急刹车停在了那位女孩的后面。

  明浩的雨伞缓缓地搭在了女孩的头顶上,女孩感到很奇怪,她停住了前进的脚步,女孩的身躯向前倾斜了一个微形的弧度。她抬头向头顶看看地说“咦!雨停了。”

  女孩感觉很十分地奇怪,她蓦然回首样子错愕般地惊呆了。啊!……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原来一个阳光俊美、风度翩翩的男孩站在了她的身影后面,女孩仔细看的出明浩的样子有点无精打采地窘迫难堪。

  明浩把搭在女孩头顶的雨伞向女孩遮掩了一下。女孩的脸颊上被细雨冲刷显得有点耀眼的亮泽,细雨在女孩脸上不停地抚摸着。

  女孩面对着明浩露出了一个天真的微笑以表感谢,女孩纯真地说道“谢谢你!”

  女孩一句甜美的声音缭绕在明浩耳旁很似悦耳,明浩心里那静娴的琴弦被她动了一下,明浩心里感觉非常的舒心。

  “怎么没有带雨伞?”明浩望着女孩漂亮洁白细腻的脸颊关切地说道。

  女孩用她那颀长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擦试了下额角和脸颊上流淌的雨水,她似乎身躯不是很好像似林妹妹般虚弱嗓声轻咳了几下脸色变得彤红。

  “阴霾的天气水气很重。上学的时候还想着带把雨伞呢,谁知今天清晨起得有些晚一着急竟雨伞给忘记带了。”女孩脸颊羞涩不断咳嗽地说。

  女孩那张纯美地笑容绽放仿佛就像水中的百合花盛开一样。

  “你感冒了吗?”明浩问女孩。

  明浩和她肩并肩慢慢地走在细雨中的街道上就像一对情侣一般,明浩时而手里的雨伞向女孩倾斜了一下尽量遮蔽住她那被雨水淋湿的单薄身躯。

  “嗯!可能吧。”女孩身躯在不住地颤抖好像是寒冷细雨紧紧地包裹着她那虚弱身躯的缘故。

  女孩全身发抖声音似乎变得细腻很小,她用手指撩了下前额上湿漉漉的长发。

  明浩看到她身躯单薄很寒冷的样子就把身躯外面的上衣脱下来披在了女孩的肩膀上。他又随手从口袋里拿出几张散发出余香的手帕纸递到她的手里。

  明浩望着女孩露出了迷人般的微笑,可他那微笑里含有几分苦涩显得很不自然。明浩那疲倦模糊地眸子里显得精神颓靡不堪。

  “你很漂亮!”明浩亲不自禁地说道。

  她没有说话含羞地睇视了下明浩,用明浩送来的余香手帕纸不停地擦拭着满额头的雨水。

  女孩随手把侵湿的手帕纸丢弃在了细细斜织的雨水里顺着雨水飘之东流了。

  秋天的景色在一场秋雨的洗礼下显得更新鲜迷人了,栅栏内枫叶像换了一身素妆的淑女。悠扬地随着轻风飞舞……

  明浩想要张嘴试问女孩的芳名,可是他嘴里的话语刚到喉腔又咽了下去,明浩像似在踯躅不定不知道该怎样问女孩的芳名比较合适。明浩正要张嘴问却让那位女孩轻柔的嗓音事先了。

  “我快要到家了,幸好有你的雨伞,真的非常感谢你。”女孩深深地向明浩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明浩望着眼前的女孩却不知该如何挽留一刻,“要不我送你到家吧”明浩说。

  明浩现在感觉时间是如此地短暂自己却又无奈挽留。

  “前面很近,谢谢不用送了”女孩微笑地说。她向明浩挥挥手背离着明浩转身离去……

  明浩微怔良久这才知道前面的街道已经到了分叉口。突然,明浩想起了刚才被女孩给抢先的话题。

  明浩像似不愿失去机会两手拢到嘴边对着远去她那缥缈的身影大声地喊去“你—叫—什—么—名—字?”。

  片刻,明浩隐隐约约地听到远处传来了女孩那清脆的声音。“于—蝶—儿。”三个字。此时,天空中的细雨已经停了。

  第一章

  明浩欣喜地回到家里,他甩甩雨伞上蘸满的雨水,把雨伞合拢了起来挂在了墙壁上。明浩看起来很疲倦缓慢地来到自己的房间里,随手把门扇关上。门扇发出砰得一声巨响。

  明浩整个身体简直就像一个千斤球重重地倒在了床垫上,他闭上了那种疲惫模糊的眼眸安静地睡去。

  可是明浩在松软的床垫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他满脑的思绪都一股脑地涌出来压抑着已久的睡意。

  突然,细雨里那个女孩的身影在明浩脑海里呈现出来—于蝶儿,女孩的名字,明浩缓缓地舒展了那带有睡意的眼睛。

  此时,厨房里那油炸的香味儿扑鼻而来。一股香味幽幽地蔓延到了明浩的房间里。

  “好香啊!”明浩鼻孔闻到香味做了个深呼吸的姿态。他肚腹里饥肠难耐咕咕作响,他很想起来吃点东西,可疲惫的身体像一块泥巴一样不能动弹。

  “小舅,小舅……”一个丫丫语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她轻轻推开了明浩的卧室门探出一个圆圆的小脑袋、胖乎乎的小手里拿了一个未剥皮的香蕉正向明浩走来。

  红润的小脸袋正冲着明浩微笑,啊!小雯雯。“雯雯,过来!”明浩在床垫上向雯雯微笑地喊道。

  明浩像快要枯萎了的柳枝遇见雨水舒展成活,生机盎然。明浩有了精神,什麽疲惫、颓靡、模糊……都一扫二净。

  雯雯走到床沿明浩一时的疲倦飘到了九霄云外高兴地抱起小外甥女亲了一口,“雯雯,来!亲舅舅一口。”明浩指着腮帮,雯雯怒气小嘴迅速地亲一下明浩的脸。

  “雯雯真乖。”明浩用手指轻轻刮了雯雯的小鼻子。

  “想舅舅了吗?”明浩向上怂了一下雯雯,雯雯被逗得咯咯地笑。

  “想!”丫丫语在明浩耳旁响起。明浩又用手拨了一下雯雯头上被扎起的两个小牛角辫。“是妈妈给你扎的吧?”雯雯顽皮地向明浩做了个鬼脸,

  “嗯,是妈妈给我扎的”雯雯的小嘴向上翘着。明浩双手相勒紧紧抱起雯雯在看墙壁上的明星图画。雯雯小手不停地摇晃,指着墙壁上一幅“张娜拉”的图画。

  “小舅,这是舅妈吗?”雯雯幼稚可爱天真地问道。

  呵呵呵……明浩笑了感觉雯雯天真纯朴可爱。“雯雯,漂亮吗?”明浩故意逗趣反问雯雯。

  “嗯!和雯雯一样漂亮。”雯雯有趣地说道。

  “那不是你舅妈,她是一个明星。你舅妈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明浩笑着摇了摇头告诉着雯雯。

  孩提时代,像雯雯这样的孩子都拥有一颗纯洁、天真、无暇的心灵。小小的心灵窗显得无比洁白像亮晶晶的雪花一样透明,没有一点瑕疵。什麽虚假、虚荣、虚伪、谎言、亵渎、龌龊等……

  在他们心灵上尚未萌芽。小孩子的语言是最真实的,“是”与“否”、“对”与“错”在他们心里格外分明。

  《皇帝的盛装》在最后的篇段中皇帝穿着最华丽的盛装走在众人的街道上炫耀时,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只有一个天真的孩子道破了天机。“妈,皇帝没有穿衣裳啊!。”贬褒词汇就像道彩虹给不同的人们披上了各异颜料的外衣。

  “雯雯,你妈妈呢?明浩抱着雯雯向外走去。”和姥姥在一起。“雯雯用小手挣脱了下明浩的胸襟,整个身体往下坠。

  明浩松开了疲惫的双手慢慢地放下雯雯。雯雯高高地举起小手中发黄的香蕉。

  “舅舅,剥皮……”雯雯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明浩。明浩接过雯雯手中的香蕉一束一束地剥开裸露出乳白色的果肉放到雯雯手里。雯雯像个小馋猫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明浩拎着雯雯红润的小手已来到了充满香味的厨房。

  一个女人的手正在隔板上切菜,不住地用那双修长的手指撩起散落的短发。

  “姐,和雯雯什麽时候来的?”由于太专注切菜差点切到手指。李云环先发了个怔抬头见是弟弟。

  她迎笑着脸说道;“下课了,明浩。我和雯雯刚来到家。”

  李云环在家是长女,性格温柔贤惠。只有明浩这麽一个弟弟,李云环在父亲的公司上班。

  “姐,怎麽没上班?”。明浩顺手从箩筐里拿了一块油炸鱼吃了起来。

  李云环很惊愕笑道:“小弟,今天姐姐是休息日哎!”“嗯!姐姐是双休日。”明浩这才恍然醒过来用手拍拍那迟钝的榆木脑袋。

  “看书都快变成书痴了。”李云环呵呵地揶揄着明浩笑道。

  “姐,爸呢?”眀豪吃完正用手帕纸擦拭着嘴角上的油渍。

  “爸爸还在公司里开会议呢。”李云环边说边把切好的青菜放在菜盆里。

  这时,眀豪的妈妈从楼下走了上来。中等身材略有点肥胖迈着沉重步调压得楼梯噌噌作响。

  “放学了,小豪”她的声音带有母性,换了衣服围上一条围裙拿起把铝勺炒了起来。

  “嗯!……”眀豪领着雯雯那红润的小手走出了厨房。

  “妈,你去哪儿了?”李云环把洗净的菜捞上来放在锅里。

  “有点事,去你王阿姨家里了。”她应着李云环的话又不停地炒了起来。

  一餐美味佳肴,完毕。明浩往客厅端着香饽饽的盘子一溜烟放在了圆桌上,全家人围着桌子相继坐下。叮铃铃……李云环的手机响了。是爸爸。李云环按了下接听键。

  “喂!爸,回来了吗?我们都在等你吃饭呢!”李云环嘟嘟地说了一捅。

  电话里面传来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小环,爸爸有事就不能回家吃饭了,告诉你妈一声你们先吃吧。”说完那边就把手机扣上了,李云环轻轻放下手中的手机。

  “妈,我爸说有事不能回来了让我们先吃。”李云坏抱着雯雯围坐在菜桌旁。

  “好啦,不等了,我们吃饭吧。”富婆说着用筷子给雯雯夹了一块鸡蛋饼。

  “富婆”是明浩给妈妈起的外号。因为在家里所有的钱财支出都由她一人管制,所以富婆外号由此而来的。

  雯雯吵闹着不吃这不吃那,不停地摇晃着脑袋两只小牛角辫在空中不停地来回摆动,小嘴翘得老高。”小公主唉!到底想吃什麽呀?”富婆又夹了块油炸鱼放在了雯雯的碗里。一旁的李云环狠狠瞪了雯雯一眼,雯雯见到李云坏那种不高兴的脸色就不敢再吵闹了耷拉个脑袋不语。

  雨后天晴,清凉的秋风刮得树枝微微作响,夕阳已坠落到山腰。

  蝶儿脱下潮湿的蓝格子外衣挂在了衣架上。用干燥的毛巾擦拭着未干的秀发。穿上一件白色的衬衫胸前绣着一个黑色的花蝴蝶,袖口是花朵状的边沿。

  蝶儿在灰色的镜框前端详着身上的衣服像似童话里的白雪公主一样美丽动人。拿起精致的桃木密梳在细细地梳理着那散乱的长发。

  “小蝶,吃饭了。”外面传来一个中式沙哑的声音,她叫王婆是家庭里雇佣的保姆。五十多岁,她老实本分、手脚勤快。蝶儿从小就失去了母爱是王婆把他抚养大的,所以蝶儿很幸福。爸爸也一直没有再婚怕对不住蝶儿。

  “知道了,婆婆。”蝶儿放下手中的桃木梳秀发柔顺亮丽。屋里的钟声敲响了,时针已指到午后的一点钟了。

  蝶儿走出自己的房间向客厅径直走去。走在庭廊上的蝶儿就像个飘飘欲娴的百合仙子,轻柔的秀发被微风吹得向后撩起。

  王婆从厨房里端着一碗桂圆莲子汤向客厅走来,王婆把莲子汤放在带有花纹桌子上,清汤的香气蔓延到空中。

  “小姐,快趁热喝了吧。”蝶儿轻潭着嗓子咳嗽了几下,头有点痛眼眸发眩。

  娇嫩的小手捧起清汤喝了小口把碟碗放在托盘里示意王婆带走,“小姐,身体不舒服?去看医生吧。”王婆把汤端在手里看蝶儿憔悴的样子心里着急。

  “没事的,大概有点小感冒吧。”蝶儿挥了挥手。曼舞着轻盈的步调来到厢房,坐下。启动了桌面上的电脑打开了网页。

  一个秀发飘逸的女人画面呈现在了页面上相貌长的与蝶儿有点相似,一双水灵的眼眸闪烁着光芒,微笑着脸颊像似“蒙娜丽莎”一样迷人。

  每当蝶儿打开网页的时候,她都会浏览下这个女人的图片。这次蝶儿却流泪了,无助的眼泪流满了脸颊。“妈妈,蝶儿寂寞好想你啊!为什么你离开蝶儿和爸爸。”

  蝶儿埋怨起了妈妈,痛心使蝶儿变本加厉的更头疼了。她连忙放下手中的鼠标走到靠近床边的桌子从抽屉里拿出两粒感冒药片服下。片刻过后,蝶儿感觉好些了缓缓走到电脑前点击鼠标退出了桌面。

  桌面是蝶儿取妈妈发黄复古式的相片特意在网上制作的,相片也是妈妈唯一留给蝶儿的礼物。

  蝶儿五岁的时候,妈妈就身患绝症不就离开了人世,可怜的蝶儿与爸爸两人相依为命,爸爸整天忙于英华公司事务很少有时间照顾蝶儿。他就雇佣了保姆—王婆。

  王婆在家细心照顾蝶儿和料理家务。有一天夜晚,星空无云,一轮圆月当头挂,天空中布满了繁星闪闪。蝶儿圆润的小手指着天上最亮的一颗星星对王婆说:“快看!快看!!妈妈在向蝶儿眨眼睛唉!”王婆看着天真可爱的蝶儿眼眶里的泪珠不住地含苞、打悬、流淌……王婆用衣袖轻拭轻柔地把蝶儿搂在怀里。

  蝶儿流泪了,从记忆的海洋里游上了岸身体感觉很疲惫,点击鼠标关闭电脑就睡去了。

  清晨,蔷薇斑黄的叶面上雨露显得格外晶莹剔透。蝶儿打开玻璃窗清香新鲜空气蔓延整个房间,蝶儿简单地漱洗了下,长丝亮泽的秀发用蝴蝶结扎了个蓬松的马尾辫。

  她毅然穿着那件带有一只黑色蝴蝶的白衬衫,房间里非常沉静只有时针在沉静中滴滴答答地走动。蝶儿悄然走进了另间厢房,房间名字“浪漫小屋”是她取得。

  她是厢房的小主人,这里是她的小天堂,没有她的许可谁也不准进入。里面的摆设很简陋易赅靠近窗台有一张巧克力色的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台黑色的电子琴,清冷的窗台上摆设着几瓶竹叶青在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油然发亮。

  白沫粉刷的墙壁上挂着妈妈的一张用带有褐色花纹相框夹着的放大相片。也是蝶儿精心制作的。蝶儿缓步走到电子琴前坐下,用那修长的手指轻轻拨了下琴弦,发出清脆而优雅的声音。

  蝶儿静心下来把歌词谱曲翻到最后一曲“妈妈的吻”弹奏起来。她的身姿、曲调简直就像个专业的人士,悠扬的旋律带有淡淡清香飘散在整个房间,深入人的心田。妈妈微笑了,仿佛听到了女儿的琴声,蝶儿弹得很凄凉、很惆怅……

  美丽的音符好像瞬间化作了一滴滴眼泪,蝶儿停下了琴弦上的手指,脸颊过于绯红,头有点眩晕,心情郁闷。于是她就打开房门反锁走了出去。

  蝶儿来到庭院才发现自己的家很美、很温馨。残秋的景色也别有一番滋味,蝶儿像位诗人两手背后漫步走在庭院中吟起诗来“……停步观望枫林院,枫叶似比二月花。”

  一阵带有凉意的晚风吹落了院里的枫叶。缤纷的枫叶在空中随风飘零……“枫叶似比二月花”蝶儿的思绪有点暗然,蝶儿陷入了沉思的港湾,蝶儿非常喜欢诗、散文、言情之类的书籍。

  可她为何不选择中文系而却选择了设计这门不着边际专业呢?蝶儿是为了妈妈而所做的决定。她的梦想是做一名出色的设计师,蝶儿从上学就有个小小心愿。就是把妈妈的图像设计制作为世界上最漂亮的页面。

  这时,一枝红叶随风从蝶儿头顶飘过带走了一丝忧郁。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短篇小说

红枫叶下飘零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