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九章 身世

    

  广场上的人越聚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嘈杂,很快的,宽阔的广场就变得拥挤异常,很多晚到的人都不得不挤在狭窄的街道中。在场的众人几乎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个火把,将广场上照的亮如白昼,在这种情况下,李明和林珑就显得格外的显眼。刚才为了不暴露自己,他们并没有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火把,因此,此时在众人的环围下,他们几乎要无所遁形了,在火光的照耀下,他们那与众不同的容貌立即就被周围的人发现了,于是,他们周围的所有人都立即同他们拉开了距离,并且开始用敌视的目光望向他们,同时,嗡嗡的议论声迅速的响起,虽然两个人听不懂这些围观者在说些什么,但可以想象,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对于周围的这种情况,李明并不显得如何惊慌,此时他着急的是要尽快的靠近高台,然后同西来取得联系。很明显的,这个夜间的聚会很可能就是针对他们而来的,那几个逃回来的人肯定将他们当成了敌人,因此,为了不引起更大的误会,也为了不引起西来的反感,两个人都没有敢施展轻功,毕竟现在的西来似乎是这些人的首领,而李明同西来的关系又是那么微妙,为了顺利的打听到这个地方的情况,也为了自己那两千多人,李明绝对不能太鲁莽了。

  不过李明的行动在众人的眼中,就显得有些图谋不轨了,很显然的,他们两个人是在迅速的向高台那边靠拢,因此,马上就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冲上前来,伸出手来试图将他们两个制服,他们同众人的冲突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李明迅速的闪过伸过来的一双手,然后顺势将那个人夹在臂弯下,那个人虽然张得比李明高了一个头,但此时却不得不弯下腰来被李明挟持着,他那强壮的躯体在李明的臂弯下一动也动不得。而在另一边的林珑,则就没有李明那么客气了,看见两个小伙子扑过来,她眉头一皱,伸手点了两个人的穴道,然后快速的闪到了李明的这一边。

  意识到今天的事情已经不能善了,李明为了不引起更大的误会,只好提声高声喊了起来:“西来!故人到访,不知道你是否欢迎?”这声音夹杂着雄厚的内力,穿过众人的熙攘,清晰的传入了西来的耳中。

  听到这久违的唐话,在台上镇定自若的西来不由得变了脸色,他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终于发现了李明那边的异常骚动。

  于是,西来在台上大喝了一声,顿时,广场上嘈杂的声音减弱了许多,人们纷纷地望向台上,看见西来正作出安静的手势,于是,吵吵闹闹的人们都停止了口中的声音。

  西来望着李明的方向,抬高了声音喊道:“那边是大唐哪位朋友?如何认识我西来?请进前一叙。”说完,他又用李明听不懂的话对着那边喊了几声,顿时,李明周围摩拳擦掌的众人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通道。

  李明放开了臂弯下的那个小伙子,同时顺势解开了旁边两个人的穴道,然后拉着李明快速的通过让开的通道来到台前,冲着西来一抱拳,口中问候道:“西来兄,别来无恙?还认得我李明吗?”

  西来的眼中先是露出了一丝迷惑,但随即恍然大悟,他望着李明,紧皱眉头问道:“李明?我记起来了,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距离大唐有万里之遥,你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你的手也想伸到这里来?”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已经满怀敌意。

  周围的人虽然不定他们在说什么,但看到西来的表情,还是纷纷涌了上来,充满怒火的眼神几乎要把李明两个人淹没。

  李明急忙摆了摆手,苦笑道:“西来兄太过虑,大唐我还没有平定,如何敢打这里的注意?其实我来这里的原因非常复杂,但是请你相信,我绝对没有恶意,否则,我也不会站在这里同你说话了,我们两个人曾经接触过,希望你能相信我的话。另外,怎么我们也是从遥远的大唐而来的,远来既是客,你西来兄不会是这种待客之道吧。”

  西来淡淡的一笑,纵身跳到李明的面前,语气冰冷的说道:“我西来从来不待客,在我的心中,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希望你说的是实话。这样吧,你的事情先等一会儿再说,目前我们城外出现了敌人,我要组织大家做好战斗的准备。”说完,转身就要往台上跳。

  李明急忙阻止了他,说道:“西来兄请慢,或许这是一场误会,刚才我们在城外的时候碰到了一批人,他们首先攻击了我们,无奈之下我们就出手反击了,不知道西来兄所说得是不是这件事情,如果是的话,还请西来兄原谅我们的无奈。”

  西来猛然回过头来,全身散发出凌厉的杀气,他望着李明,眼神变得冰冷异常:“原来是你们?......没错,底下的人汇报说是两个人,这么说真是你们了?说吧,即们究竟是什么用意,值得你出手伤害我的手下,如果得不到我满意地解释,今天你们两个就只有任我宰割了。”

  李明急忙摆了摆手,将刚才的事情详细的对西来解释了一下,然后说道:“想必西来兄也应该明白我们当时的处境,迫于无奈之下,我们只有自保了,但我保证,我绝对没有伤害他们,至于那个中年人,我也仅仅是点了他们的穴道。我们真的是迷路了,迫于无奈才找到这里来的。”

  西来冷冷的望着李明,很久才将眼神从李明身上挪开,然后转过头来叫过一个人大声的吩咐了几句,随即,他又跳上了高台,对着广场上的众人大声地喊叫了起来。

  随着他的叫喊声,台下的众人开始骚动了起来,但是随着西来话语越来越严厉,这些人才不甘情愿的纷纷的散去了,人来得快,但去的却很慢,直到一个多小时后,广场上的人群才完全散尽。

  这时候,那个被西来派去执行任务的也回来了,并对着西来低声地汇报着什么,这让李明感到有些好笑,他根本就听不多这里的语言,这个人这么小声又有什么用呢?

  听完那个人的汇报,西来的脸上稍稍的缓和了一点,转过来看李明的眼色也没有那么冰冷的,在将那个人打发走之后,他一生不吭的对着李明做出了邀请的手势。

  跟着西来,在那你个妙龄少女的簇拥下,李明和林珑来到了他的住所。虽然刚才在高台上西来是那么威风八面,但是他的住所似乎同其他的住房没什么区别,表面上看,依然是低矮的土房,所不同的是,这间土房的面积大了许多,从外面看起来,似乎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进了低矮的木门,李明才发觉别有洞天,随着倾斜向下的台阶,李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宽阔豪华的房间中,这个半掩于地下房间的豪华程度丝毫不亚于李明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地方,宽广的房间四周挂满了华丽鲜艳的挂毯,地面上铺着柔软的地毯,黄金铸成的烛台布满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粗大的蜡烛发出明亮的光芒,所有的家具和摆设都是用豪华的紫檀木制作而成,李明真不知道,在这无边无际荒无人烟的沙漠中,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么多豪华的紫檀家具的。

  西来将李明和林珑让倒居中的座椅上,接着马上就有几个白衣少女端上了香甜可口的羊奶,早已经口干舌燥的李明和林珑顾不得同西来客气,一口气喝了一大壶之后,这才满意地停了下来。

  看着两个人狂饮的样子,西来的眼中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见两个人住口了,他挥了挥手,屏蔽了周围侍候的侍女。

  “我可以不问你们来的目的,只要你们不是为了征服我们,我就不想管,但是我必须要知道,你们来了多少人。”等下人都走光了,西来靠在椅子背上,望着李明开口询问了起来。

  李明苦笑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在你面前我不能说假话,这次我带来了两千多人,是我的亲卫队。”

  西来的眼睛马上就变得明亮了起来,他望着李明,非常感兴趣地问道:“你的亲卫队?就是我曾经遇到过的那支部队?很不错啊,你那支部队是一支真正的精兵,绝对能以一当十,这么说来,你这支部队就在附近?那么告诉我,你带领这么一支精锐的部队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不要说我出尔反尔,我刚才不知道你带来的是那支部队,所以才那么说的,现在既然知道了,我就不得不问一下了,你来这里究竟是想干什么的?”

  李明苦笑了一下,然后望着西来,尽量作出非常诚恳的样子说道:“西来兄,我来的目的非常隐秘,但现在你既然问起来了,我就不得不说了。一年前,我得到了一张藏宝图,经过多方打听和探索,终于发现那个地方就在北方,于是我就带着两千亲卫亲自赶来了,你也知道,我现在急需这笔钱来招兵买马,所以我必须亲自前来,别人我不相信。只不过,在我得手之后突然就碰上了沙暴,于是我们就迷路了,在沙漠中走了将近一个月,随行的骆驼和马匹都让我们杀光了,但依然没有找到出路,但我显然很有运气,在最后的关头居然碰上了你。如果西来兄对这批珠宝感兴趣的话,我李明愿意奉上其中的一部分作为礼物。”李明也知道,这个临时编凑的谎言漏洞百出,但是他又不能把真相告诉他,因为那样更像是谎话,不过好在他的基地车上还有好几箱珠宝没有兑换出去,不行就把这些珠宝送给他,碧泉岛富可敌国,对于这点东西他是不在乎的,就是不知道,在这贫瘠的土地上,西来要这批珠宝有什么用。

  西来则是用怀疑的目光望了李明半天,看到李明没有丝毫的局促和不安,这才半信半疑的接受了李明的解释,在他心中,李明这两千亲卫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了,当年以他的武功,居然无法突破这些亲卫组成的亲卫圈,因此,他绝对不敢放这些人进来,否则他们如果起了异心,在城内可是无敌的,更何况,李明身边的这个女人,武功更是深不可测。

  “那么你这次来是什么目的?让我接济你们?给你们食物和水?李明,我们虽然打过交道,此刻虽然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但是你知不知道,在这荒凉的沙漠中,水和粮食是何等的宝贵,那是用金钱换不来的。至于你的那些珠宝,在我们眼中是一文不值,不能吃不能喝,要那东西有什么用?所以,你现在根本就没有足够的交换条件来获取食物和水,而我作为这个城池的主宰,是不会让把家辛辛苦苦保存的食物白白的给你们的,你们必须拿出足够条件来。”暂时上,西来还是相信了李明的解释,但是,他的一席话,让李明感到非常为难,现在他除了金银珠宝,确实没有什么能够作为交换的了。车上的那批物资对西来他们没有任何用处,而车上的种子也不多,李明绝对不会把他的希望交给西来的,因此,现在的局势让李明十分为难,西来这个人给李明的印象非常好,而且这些人聚集在沙漠中生存也确实不容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李明是不会强行攻取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的李明绝对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目前来说,他只是试图先要说服西来,尽量争取他的援助,但是,如果西来真的坚持他的观点的话,李明绝对是要武力攻取这座城池的,到那时候,即使是屠城他都在所不惜了,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仁慈而造成自己这批人全军覆没。要知道,凭借着林珑的武功,完全可以缠住西来,而低矮的城墙是拦不住自己这些如狼似虎的亲卫军的,眼前这座城池在李明眼中,简直就是好不设防的。

  因此,现在无论西来是什么意思,李明首先要打听的就是这里的具体位置,然后无论怎么样,自己都能够以这个位置作参考点,顺利地找到回家的路线。

  “西来兄,说实在的,我对你的决定感到失望,但是我不是一个喜欢强迫别人的人,因此,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从这里到大唐的具体路线。”李明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用几乎要绝望的目光望着西来恳求着。说实在的,现在让李明作出这样的表情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如果在半年以前,他是绝对不会如此委屈自己的。

  西来犹豫了一下,眼中露出一丝歉意,但随即,这丝歉意就重新被冷漠所取代,他毫无表情的望着李明,开口道:“行走路线我完全可以告诉你,但是我可以说,告诉你也没有用,在这个时候你是不可能返回大唐的。”

  这句话让李明真的吃惊了,他猛然站起身来,望着西来大声询问道:“你说什么?为什么?只要知道路线,凭借着我们这些人,完全可以顺利返回的,但我听西来兄的话中似乎另有所指,请问那是什么?”

  西来淡淡地笑了一下,用湛蓝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李明,举起手来作出了一个少安毋躁的手势,接着说道:“你先坐下来,听我慢慢对你说起。我记得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也曾经对你说过,我是个孤儿。没错,我确实是个孤儿,但是,那并不代表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说到这里,西来的眼中露出一丝悲伤,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他望着重新坐回椅子的李明,开始娓娓道来。

  “这里是我的故乡,已经存在了五百多年了,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大家生存都不容易。而我父亲,则是这里原来一个城主的儿子。”

  “在这个地方,我指的是方圆千里的这个地方,又大大小小的城池二十多座,使这个地方所有居民的根基。这些城中,每个城都有自己的城主,统管城内的一切,平时各城之间为了粮食和水源的问题经常发生大规模的争斗。”

  “每个城的实力和规模都是不一样的,因此,在历经几百年的战斗后,很多城池都被其他大的所吞并,而我们这个城池,也存在着这个危险。”

  “这个城池,位于这个沙漠的最北边,可以说zhan有了一个天然的地理优势,只需要面对一个方面的敌人就可以了,在我么北边,虽然也是茫茫无际的沙漠,但是千百年来,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探查到那里的尽头,而前去探查的人,无一例外的都失踪了,所以,北边的沙漠是我们的禁区,我们从来都不到那个地方去。”

  “随着各城之间的争夺越来越激烈,平衡的局势已经被打破,如果不想起他的办法,我们这座城池迟早都会被吞并的,这里是我的祖先首先创立起来的,因此,绝对不允许别的城主来染指。”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爷爷就派遣我的父亲,带领了一队护卫前往南方地带寻求解决的方法。”

  “要知道,我们这个地方虽然贫瘠,但却并不闭塞,这里盛产的沙枣和骆驼经常都被贩卖到南方,以换取那里的小麦、豆子、麻布,甚至是金银珠宝,因此,对于那里的情况我么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这里不产铁器,除了位于西方的落日城之外,其他城池所有的兵器和农具都要从南方的那些人交换购买的,而这些东西都是要用金银珠宝购买的。这里我说的南方,其实就是你们大唐的北方,甚至是大周国的北方,一个叫做突胡的国家,那里说着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

  “但是,由于所有的兵器都是从那里购买的,突胡的兵器是在不怎么样,在争斗中的损坏非常大,因此,我父亲的责任就是要继续向南走,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兵器。在这个地方,我们不能有太多的人口,那样的话粮食会不够吃的,因此,我们就必须加强兵器的质量了。”

  “我的父亲在卫队的护卫下,穿过重重的堵截和追杀,在到达突胡时已经紧紧剩下十几个人了,就是凭着这些人,他们顺利的到达了大周。”

  “大周兵器的质量让我父亲感到喜出望外,于是他决定就在那里采购兵器,虽然他们携带的财宝大部分都丢失在路上了,但是当他们拿出来的时候,还是让铁匠铺的那些人起了歹心,于是他们趁着半夜偷袭了父亲他们。”

  “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父亲带着卫队且战且退,终于摆脱了那些歹徒的追杀,但是,他们也不敢再那里购买了,经过又几个月的艰苦跋涉,他们来到了大周同突胡交界的地方,想在那里采购后尽快地返回,但就在那里,他们遇上了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在一个穷苦的荒僻的小村子中长大的,从来没有见过外来的人,而我父亲则长得高大英俊,因此,他们一见钟情了,在那里,父亲决定暂时居留下来,一方面四处打探消息,一方面努力的学习突胡和大周的语言。经过在大周的那段经历,让他感觉到,如果不懂得当地的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他们这些长得同当地人迥然不同的外地人是不可能办成事情的。”

  “于是在那里,他们一住就是一年多,而我也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由于是负责探路和采购兵器的,因此这一路上的行走路线和所见所闻他都详细地记录了下来,对于同母亲的这一年时光,他也记录得很详细,从那上面可以看出,他们过得非常愉快。”

  “但是不幸的事情终于还是降临了,当他们在那里乐不思蜀的时候,他们卷入了大周和突胡之间的战争,他们所在的地方,正好是那次战争的中心,不可避免的,他们就成了双方屠杀的对象,在护卫的拼力掩护下,父亲带着我顺利的逃出了战场,但是在他身边却仅仅剩下了一个护卫,其他的人,包括母亲在内都永远被留在战场了。”

  “悲痛欲绝的父亲感到无颜再见到爷爷,在将我叫给那个护卫后就面向北方自杀了,而那个护卫为了能够逃命,便将我丢在了附近,不过他还是有些良心难安,所以将父亲所有的记录和物品都留在了我的身边,并且写明了他逃走了原因后,就带着剩余的金银珠宝逃跑了。”

  “本来在那个荒凉的地方,我不是被饿死就是被四处游荡的荒狼所吃,但是,我却幸运的遇到了我的义父。”

  

  

第二百二十九章 身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