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解惑

    

  有很多时候李明觉得上天好像常常给他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让他的心情经常大起大落的。就像现在一样,当李明从车中昏暗的光线中适应过来,看清楚眼前的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好像被上天大大的耍了一道。

  李明一直在心里以为眼前这个神秘兮兮、排场十足的要见自己的这个人就是当今的皇帝,因为很显然的,没有皇帝的手令,任何人都无法调动铁甲军,而用这么大批的铁甲军来保护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呢?所以,虽然李明心里面有点忐忑不安,但他还是有些许的期待的,毕竟能够亲眼见到皇帝是任何一个现代人所不能想象的。

  可是现在李明坐在宽大的马车里望着前面的人真的有点目瞪口呆,眼前满面含笑望着自己的赫然就是大皇子康王李嵩!

  李明下意识的张了张嘴,但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要说些什么来。李嵩的出现实在是有点太出人意料了,自己一直以为的三个皇子中最窝囊无能的李嵩居然能调动如此多的铁甲军来保护自己,难道他现在已经有了这个权力?亦或者是他也像他的两个弟弟一样,将铁甲军的军权夺到了自己手中?可是从李明对李嵩的了解来看,他绝对不会有这种魄力的。但眼前的事情又怎么解释呢?他这么大动干戈来见自己又究竟是什么用意呢?一时间,种种疑惑萦绕在黎明的脑海中,使他不知道要问些什么是好。

  李嵩此刻也在静静的观察着李明,看着他那苦苦思索的样子,不由得掩嘴一笑,轻声说道:“意外吗?一转眼四个多月了,时间真的过得很快,不是吗?哎……..”,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柔声说道:“当初在那次洪水中,我以为你真的不能幸免了,上天保佑,老天爷还是会保佑好人的,谢天谢地。你不知道,当我得知你还活在这个世上的时候,那心里那个高兴呀,真的很难以形容。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最近我常常在心里滋生一些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情绪,这种感觉即让我欢乐,又让我有些惧怕,可是我有没有人可以述说。有时候,我真的很寂寞……虽然……身边的人都在奉承我,可是,谁又能真正的听听我的心里话呢?有时候,我真的很怀念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李明,我觉得这世上只有你才配听听我的心里话,所以,这次听说你真的要离开这里,我……。哎,不说了,我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和你商量。对了,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我能如此准确的找到你的踪迹?”

  李明此刻的心脏差点跳出自己的胸膛,他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事情?眼见得“含情脉脉”的康王对自己倾诉着心里话,他可是半句话都不敢多说的。他明白,康王由于从小体弱多病,再加上身为大皇子的压力和朝中朋党之间、王子之间的争斗使得他的心理本来就很压抑,在李明初见到他的时候,他表现得就有点神经质,这些年他都是借着身体状况来逃避这种压力,利用放荡的生活来逃避自己身边的事实,所以,当他体内的雌性荷尔蒙超标造成他身体生理状况发生变化的同时,他的心理同时也产生了相应的变化。其实以正常情况也很难估计,一个长期心里变态的男人在这种状况下会变成什么样,而李嵩很明显的朝着异性心里方向靠近了。其实,大量的雌性荷尔蒙本身也能促进一个正常男子的心理向着女性的方向靠近的,所以,康王的这种变化李明也不是没有想到过,但是,真正的事实摆在李明的面前的时候,他也还是难以承受的。

  看到李明脸上那怪异的神色,康王大度的笑了一笑,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很震惊,也很害怕,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是来阻止你救人的。其实,这次你应该感谢我的,不是我的安排,你怎么能这么顺利的逃出南郭城呢,你真的以为,闻名天下的铁甲军和城卫军会有这么浓包吗?呵呵,李明,你要那么想的话可真的有一点小看天下人了。”

  李明猛然一惊,抬起头来惊讶的望着康王,眼中充满着太多的不解。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心中的种种不合理的现象居然全是康王一手操纵的,可是,康王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权利和魄力呢?

  看到李明还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康王的眉头开始微微的皱了起来,对着李明稍微提高了点声音说道:“你怎么还不说话,那时在怪我吗?可是我这么做不是正合你的意愿吗?你现在不是顺利的将人救出来了吗?而且,在这次行动中你的人只死了一个,可是我的铁甲军却被你那奇怪的东西杀死了八十多人,那可是精兵中的精英呀!我还都没有来得及心痛那。对了,你先不要对我不满,我倒先要问一问你,既然你安全脱险了,为什么不来找我?既然你到了皇城,又为什么不到我的王府去拜访,反而投到了二弟的门下?我们以前谈好的合作条件你到底有没有放在心里?难道当时你仅仅是当成一句戏言吗?”说到这里,康王身上居然生出一死凌厉的杀气,这让李明心里大感惊讶,他万万没有想到,以前懦弱无能、胆小怕事、正日陷入声色犬马之中的李嵩在身体好转、性格大变之后居然会变得这么可怕,单就他这番喜怒无常和目前身上表现出来的戾气就足以让他同其他两个王子一样可怕了,况且目前他的心理已经有些不太正常,如果自己激怒了他,那么后果可是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想到这一点,李明不再保持沉默,他在心里默默的整理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冲着李嵩说道:“王爷息怒,您有点误会了,李明并没有怪责王爷,只是猛然间见到王爷,让李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明太高兴了,王爷,我现在有点想哭,真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无依无靠呀!可是,我不敢,毕竟我干的都是一些违法的事情,我怕王爷责怪我,真的。所以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东躲西藏,极力的避免同您碰上面,况且,您常常呆在临滨城的,我哪里想到您在皇城呢?所以,不是我不去找你,而是我不敢,毕竟您是王爷,而张猛他们两个是皇上的钦犯,你说我能找您吗?至于和明王的事情,这实在是一个意外,我的行踪被明王发现了,没办法,我哪里敢和明王对抗呢?在他的威胁下,我不得已答应了和他的合作,而换来的承诺就是他不再插手破坏我的事情,所以,王爷如果还相信李明的话,就请不要怪责我了。”说完,他弯着腰站起身来冲着康王深深的一礼。

  康王微微一笑,柔声说道:“别着急,谁又真的责怪你了,刚才我只是吓吓你,看把你吓的,你本不是这么胆小的人嘛。现在怎么变了?也是的,这么多月来你受够了苦了,真难以想象你是怎么从那么大的洪水中脱身的,快给我说一说,现在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情了。”

  李明一愣,心里竟然有一些感动,没想到康王心中还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他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找自己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他先问起的居然是自己的状况,这让他收起了对康王的那种幸灾乐祸的心情,开始正视与康王的谈话了。

  所以,他坐直了身体,从自己被二牛救起说起,一直说道如何在灾区艰难的行医救人,如何教会疫区的那些人防止霍乱,再讲到自己如何被迫离开疫区而在半路上碰到高飞等人,使他下决心帮助他们救人,一直讲到讲人救出城来。当然,这其中他隐瞒了高韦的存在,毕竟他们杀了杨林,即使杨林是而皇子的亲信,但那也是谋杀朝廷命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让他知道就不要让他知道了。

  李明这一番叙述直听得康王面色几番巨变,随着李明讲述事件的发展而不停的变化着表情,他居然听得入神了。

  听李明讲完,康王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叹道:“能不顾自身的安危而深入灾区去救治灾民,李明,单凭你这份情操和品德,本王就绝对不可能与你为敌,你的所作所为真能当得上一个“医神”的称呼,你当之无愧!李明,本王向你保证,今生今世永远不为难你,即使你背叛本王爷是一样的,因为你感动了我。现在我相信你说的话,我心里也依然在把你当成我的亲信,所以今天你就放心。对于我这次这么大动干戈来找你,你心里一定很奇怪吧。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去干什么了,先让你知道一下,今天你的决定将影响我大唐安危。你先不要着急,等我慢慢对你细说。“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能够指挥得了铁甲军呢?”谈起正事的李嵩明显的少了许多阴柔之气,脸上也开始呈现出异常少见的刚毅和果敢,以前混浊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凌厉起来,眼中充满了霸气和自信:“其实事情到今天这种地步,是我以前所没有想到的。江、湖洪灾突起,实在使我措手不及,同时也让父皇心痛不已。这次洪水规模之大、影响之广泛确实是我大唐百年难遇的。而由于道路被冲垮,河流被冲毁,官员行政系统被冲的七零八落,地方上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自救,同样的,国库的救援也不可能那么快的到位,所以整日为此事操劳的父皇又累又急,在一个多月前居然一病不起。这么一来朝中可就乱了套,平时由于有父皇压着,所以二弟和三弟虽然拉拢了不少朝中大员,却也不敢轻易生事,可是父皇一病倒,这些人便开始浮出了水面,在朝中开始明目张胆的争斗夺权。父皇一起之下病情更是严重。当时那两个人已经露出了对两个边关重镇兵马的窥探之心,所以父皇为了防止在他病重期间发生不可挽回的巨变,便将我悄悄的招到身边,将三万铁甲军和七万城卫军、城防军的指挥权交给了我。不过他为了防止我对两个弟弟趁机下手,便对我的权利也做出了一些限制,具体的细节我不知道,不过据铁甲军统领柯霸的透漏,好像父皇给他们的手谕中明示了,如果我要对两个弟弟动手,他们可以拒绝执行命令。其实,父皇也太多虑了,虽然我们之间能那么多争斗,不过让我杀死自己的亲弟弟,我还是不忍心的。哎,废话不多说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几日后,父皇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发展到常常昏迷不醒,满朝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当时又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了,所以我就派人快马加鞭去碧泉岛去请圣手王了。可是你也知道,由于这次洪灾,所有的道路和河流冲毁的冲毁、改道的改道,所以至今圣手王还是没有过来,而我目前也没有任何临滨城的消息。”

  “我那两个弟弟并不知道父皇已经将皇城的兵马交给了我,看到父皇昏迷不醒,他们以为自己的时机已经到了,所以就在朝中发动了派系之间的大清洗,结果你也是知道的,中书和门下两省受到的波及还小点,尚书省的官员可就倒霉了,尤其是兵部,被他们搞得一团糟,结果,张猛他们两个人被趁机夺了兵权。我由于在朝中的势力非常弱,跟们无法和他们争斗,所以对此事无可奈何。他们顾及到这两个人在军中的威望,所以两个人达成协议,要将他们斩首示众,以决后患。三省官员中他们的亲信不在少数,所以在他们的推动下,居然破天荒的通过了这个荒唐的决议。”

  “在基本上去掉这两个眼中钉之后,他们又将目标对准了我。他们以为,我在皇城无权无势、无依无靠,应该不难对付,但当他们的行动被铁甲军挫败之后,开始变得不知所措了。要知道,他们在皇城所有的知识为数不多的家丁和家将,加上他们亲信的家将也不过几千人,而掌握几万大军的我如果在皇城对他们动手的话,他们是没办法逃脱的。于是,在三方的妥协之下,一个我们三个人的协议正式产生了。”

  

第一百零六章 解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