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亲情

    

  刚刚沉浸在林珑那如花似玉的娇容中的李明听到林珑刚才的话,猛然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失口惊叫道:"郑玉!不可能,他刚才不是逃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呢?"这时候,李明才注意到林凌峰带他来的这个地方居然是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一间宽阔的宅院中。

  林珑嘻嘻一笑,很少有的歪着头做出调皮的神色说道:“这就是我的厉害了,郑玉从爹爹面前溜走,结果却被我抓到了,怎么?你有一点不服气?”

  “绝对不可能。”李明叫道:“虽然我武功不如你,可是我还是知道你和郑玉之间的差距的,虽然你能击败他、击伤他,但你绝对不能活捉他,因为那是两码事,你们的武功差距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

  “没想到这小子还有一点见识。”林凌峰在旁边笑道:“好了珑儿,办正经事要紧,还是不要逗他了。李明,我领你见一个人,这是他第一次见你,你要有礼貌一点,他可是很讲究礼节的,不像我马马虎虎的,要是惹恼了他,恐怕我可帮不了你。”说完,拉住李明走进了一间屋子。

  满头雾水的李明莫名其妙的跟在林凌峰后面走进了那个房间,接着跟着他又钻进了房间内打开的一个地道里,并在地道里昏暗的灯光下走了一会儿,转过一个弯,推开前面一扇低矮的木门,眼前豁然一亮,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房间,房间四周的墙壁上点满了手臂粗的蜡烛,将里面照的通亮。一侧的墙壁上,赫然用粗大的铁镣扣着奄奄一息的郑玉!郑玉的旁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人,此刻正用那犹如闪电般凌厉的目光看着跟随进来的李明。

  林凌峰走到那人的身边,转身对李明介绍道:“过来李明,见过你的师叔祖,你师叔祖名为林霜,是我们林家庄目前辈分最好的,你要有礼貌一些。”

  “师。。。。叔祖?”李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望着那个中年人脱口叫了出来,但随即看到那人眼中的目光转成了少许的不悦,使他猛然想起了林凌峰刚才的话,于是他急忙弓身行礼道:“弟子李明拜见师叔祖,刚才李明过于失礼了,还请师叔祖责罚。”

  “嗯。”那人的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笑意,伸手扶住了李明的手臂,口中说道:“贤侄不必多礼了,其实这是你师傅给我的脸上贴金,我这点能耐哪里能当你师叔祖呢?呵呵,快起来,早听你师傅提起过你,直到今天才见到你本人,如今一看果然是一表人材,气势不凡,唔,非常俊美的一个小伙子,真是貌似潘安,珑儿的眼光不凡,恭喜你了,阿峰。”

  李明的身上好像突然冒出了不少的鸡皮疙瘩,酸得差点没有吐出来。他自己的长相自己还不清楚?虽然不能说奇丑无比,但也算不上一表人材、非常俊美呀?更不要说是貌似潘安了,这么明显的恭维能出现在这个号称是自己的师叔祖的口中,真的让李明差点惊讶的叫了起来,这和林凌峰的性格反差也太大了!

  林凌峰和林龙却好像早就习惯了似的,对这位师叔祖的话居然毫不为意,他们好像没有听到似的径直走到郑玉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一时之间房间内变得静悄悄的一片。

  郑玉显然意识到了眼前不正常的气氛,他勉力的抬起脑袋,望着眼前的林凌峰苦涩的笑了一下,然后将目光转向旁边的林珑,本来绝望的目光居然一时变得温柔和伤感了起来。

  林珑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转身多到了李明的身后,不再看郑玉一眼。郑玉的眼光一下便变得绝望和愤恨了起来,他口中吐着鲜血,绝望的望着李明的身后,大声叫喊道:“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了你,为了让你看看我能干大事,我冒着被师傅处罚的危险投入明王的门下,像要证明自己并不比李明差,可是你见到我居然连看都懒的看我一眼,难道,我郑玉真的就这么令你厌恶吗?师妹,我求求你跟我说句话,让我临死之前能够有所慰籍好不好?师妹,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小时候的事情了吗?那时候我们两小无猜,在一起是多么快活,你知道吗?从小时候起,我就发誓今生今世一定要娶你为妻,为了这个目标,我拼命的练武,拼命的讨你喜欢,拼命的做你喜欢的事情,拼命的险要出人头地,难道你都没有发觉吗?虽然我的资质不如你,以至于武功没有你好,可是在这个世上的年轻的男人中,还有谁的武功能比我更高呢?师妹,我了解你,我宠爱你,我事事都让着你,事事都听你的话,你还要让我做什么呢?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点感情呢?为什么?为什么李明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一出现就能获取你的芳心呢?他哪点能赶得上我?让你对他如此痴迷,以至于你连从小青梅竹马的我都放弃了?师妹,你醒一醒吧,不要再受他的迷惑了!如果你能回心转意,我情愿受到师傅的任何处罚。。。。。。”

  “够了!”旁边的林霜再也听不下去了,指着郑玉厉声的喝道:“小畜生,这些话亏你能说的出口!珑儿现在已经被你师傅许给了李明了,这件事情你也是知道的,但你却依然贼心不死,简直岂有此理、成和体统!我们林家庄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要是再敢说这样的话,看我不一掌送你下地狱!”

  “师叔。”林凌峰微微的叹了一声,低声说道:“让他说去吧,其实他发展到这种程度,我的责任是最大的。以前我总是以为他还小,而且又是郑大哥的遗孤,所以对他过于娇惯了。。。。。。加入。。。。我能在他成年的时候放他出去闯荡一番,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郑玉,其实你现在的心智和人生的经验都太过于简单了,你没有经历过江湖的风雨,没有经历过过多的人与人之间的

  正常的交往,所以你对于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还是非常幼稚的,这里面我有很大的责任。哎,所以,这次我也不准备太严重的处罚你,毕竟这是我的过错。但是,今天我要让你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人们之间的交往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单纯的。”

  看到郑玉那迷茫的目光,林凌峰眼中的怒火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自责,他又是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抓住郑玉身上那婴儿手臂粗的铁链子一用力,精钢的铁链仿佛如面条一般被他硬生生的折断了。

  轻轻的将手中抱着的郑玉放到房间内的软塌上,林凌峰一边为他擦着嘴角的鲜血,一边沉重的说道:“郑玉,都怪师傅以前疏忽,只顾抓你练武、读书,却忘了教你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和交往的一些基本常识,本来一般的孩子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但是你从小生活在封闭的环境中,缺乏这些必要的认识,其实。。。。。。女孩子的心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珑儿之所以没有选择你,这同你那错误的观念是有很大的关系的。。。。。。这。。。。。以后还是让你师母慢慢的给泥讲明白吧,我指向告诉你,并不是你事事都顺着女孩子、宠这女孩子、听她的话就能赢得她的芳心的,女孩子需要的是一个。。。。。哎,我也讲不明白,这件事情我也不太懂,还是你以后问你师母吧。这次师傅不怪你,你回去养好伤之后自己去面壁一年,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好不好?”

  郑玉的眼泪一下便涌了出来,她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口中含糊不清的叫道:“师傅,玉儿错了,玉儿不该让你这么生气的,玉儿已经后悔了,玉儿好想见师母,好想吃师母作的菜,好怀念师母温暖得手。。。。。咳咳。。。。。玉儿再也不离开你们了。。。。。”说道这里,口中鲜血如泉涌般的随着话声一片片的喷到林凌峰的身上。

  众人都大吃一惊,林凌峰急忙伸出手指,连点郑玉身上几处要穴,无奈郑玉内伤过于严重,口中的鲜血依然喷涌而出,转眼间已经是脸色苍白了。

  林凌峰急得见只要发疯了,他一布迈到软塌上,扶起郑玉手贴他的后背拼命的向他体内输送内力,口中同时大声叫道:“李明,你死站在那里干什么!难道你真的想让他死吗?快点想办法!他要是死了我不会把珑儿嫁给你的!”

  李明下了一跳,他明白林凌峰和郑玉之间深厚的感情,那时一种兼有使徒和父子的深厚的感情,郑玉是他们夫妇一手养大带大的,那种感情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师徒了,所以为了不得罪未来的岳父,他急忙靠上前去,对着林凌峰大叫道:“师傅,你这么做太危险了,虽然内力可以治疗他的内伤,但是他现在内脏出血太严重,过多的内力只能使他出血更严重,你现在应该先用自己的内力慢慢的捋顺他现在那狂暴失控的内力,以便让他的血液流动速度降下来,这样他自身的止血机制才有可能发挥作用,你明白吗?”

  虽然林凌峰不明白李明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按照李明所说的办法去做了,毕竟李明的医术他还是信得过的。

  李明自己研究出来的方法果然有效,随着林凌峰的努力,从他口中喷出的鲜血慢慢的减少了,最终完全的止住了出血,但是,由于他的出血量实在太大,所以他现在是面如纸色,呼吸急促,脉搏微弱,全身的虚汗已经将衣服完全浸透了。

  已经下床听从李明指挥的林凌峰焦急的望着郑玉,口中直叫道:“怎么办!快想办法!郑玉绝对不能死!李明,你快说,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

  李明此刻也是束手无策,望着面色苍白的林凌峰,李明无奈的说道:“师傅,不是我不尽力,只是我治病的东西都在碧泉岛上,所以没有办法救他,如果有东西的话,他这种情况非常好办的。”

  “你怎么不早说!”林凌峰大声叫了起来:“你的东西我都给你带来了,你在高韦他们临走时不是吩咐过他吗,要他找人把你的马车赶过来,所以当我这次到岛上的时候高韦就委托我来办这件事情,但是。。。。。哎。。。反正我没赶马车,只是把你的药箱拿来了,珑儿快去取来,就在我房间里面,具体的原因我以后给你们说。”

  没等林凌峰说完,林珑便风一般的消失了,不到五分钟,她便拿着李明的药箱闪进了了房间。

  李明急忙检查了一下药箱,还好,基本的抗生素和输液器里面都有。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虽然不知道郑玉的血型,但李明自己是O型血,这是他早已经化验清楚的,所以在这个紧急的情况下,他也顾不上试别人的血液了。

  李明在碧泉岛的时候为了教授那些学生,曾经在不少人身上作过抽血、注射的示范,但是如今放到自己身上,却让他下不了手了。李明不是怕死,也不是怕疼,只是自己拿着注射器怎么也不忍心往自己血管中扎,偏偏这个时候林凌峰害怕打扰了李明而停止了催促,这更让李明难以下手了,几次鼓足了勇气都临阵退缩了。

  林珑以前曾经看过李明用注射器,也曾经抽空听李明讲过几次课,所以她大概能知道李明要做些什么,看到他那犹豫的样子连忙靠过来,低声的说道:“大哥,是不是要给师兄转移你自己的血?还是用我的吧,师兄这样大部分的责任还在于我,我想为他做一点事情,好不好?”说完把自己的袖子捋了起来,露出了雪白细嫩的手臂。

  李明苦笑了一下,再看看呼吸越来越微弱的郑玉,心中一狠心,为了眼前的林珑,还是把针头插到了静脉里。自己感受着手中操纵的注射器在抽取自己体内的鲜血,李明的心中充满了怪异和不适,他强忍住眩晕的感觉,勉强的抽出了二百五十毫升的血液。

  将血液注入一个倒空了生理盐水的输液瓶中,李明匆匆的挑了一只大号的输液针头给郑玉扎上,并且将滴液速度调整到最大,然后又继续抽取了二百五十毫升后,在旁边按住自己的臂弯紧张的观察者他的反应,毕竟,O型血虽然从理论上可以给任何人输送,但特殊情况下还是有可能产生凝血反应的,如果郑玉不幸正好中标的话,自己可就成了吃力不讨好的典型了。

  不过看来郑玉的运气还不错,虽然李明抽取的血少了点,但却能及时的将他从死亡的边缘上救回来,他那急促的呼吸明显的平缓了下来,脸上也开始有点血色了。

  李明紧张的心情一下放松了下来,但是一次五百毫升的出血量还是让他有点吃不消,脑袋中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最后他终于支撑不下去,连带着紧张和失血的恐惧昏迷了过去。

  李明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了,林珑正趴在他的床尾打着盹,觉察到他的移动,林珑急忙睁开眼,面色欢喜的挪动过来,柔声问道:“怎么样?还感觉不舒服吗?实话对我说,你有没有事情?”

  李明笑了笑,手手摸了摸他那柔滑的长发,不在意的说道:“放心吧,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我昏迷只不过是由于紧张,再加上失血过多而引起的,休息一下就没有事情了,从理论上来说,认失去的血液大部分都能在一天内补充回来,知识里面的红血球、血小板。。。。。我怎么讲这个了,呵呵,你不会明白的。总之一句话,我现在没有事了,对了,我睡了多长时间了?”

  林龙抬头看了看窗户外面,转过头来回答道:“已经快一天了,还好,你没有昏迷太长时间,对了,你现在饿不饿?我去给你拿吃的,我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蟹粉狮子头,保证让你胃口大开,而且听说新鲜的鲫鱼能补血,我特地让人给你炖了一大锅,快起来吧。”

  李明伸了个懒腰笑道:“你不说我还没有觉察到,我还真有一点饿了,这顿饭我肯定能吃上三大海碗,呵呵."说完,他慢慢的直起身来,伸出腿就要下地,突然,他的脸色大变,对着林龙失声叫道:"真么回事?珑儿......我的内力.......怎么会这样?"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亲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