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单挑

    

  随着围困冷痕部队的两只叛军的覆灭,李明实际上已经成功地将冷痕的部队从敌军的包围圈中解救了出来,而且,李明部队的联络人员已经成功地同冷痕取得了联系,所以,李明现在已经不再担心冷痕部队的安危了。

  实际上,李明现在就可以同冷痕的部队一起轻松的将剩余的叛军完全的消灭掉,但是,李明这次出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简单的消灭敌军,他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来锻炼自己的队伍。所以,此时李明并不想过早地结束战争,他要利用这个机会让自己的部队快速的成熟起来,同时,他也想借着实战的机会,完善自己的战争理论。

  所以,李明并没有让冷痕过早地出动,而是选择了让他的部队原地待命。在李明这边,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所有的士兵又重新焕发出来勃勃的生机。吃过早餐之后,部队便自动地集合了起来,等待着李明下达战斗命令。

  李明早晨起床之后便同林珑一起在军营旁边的树林里面练了一会儿剑,然后,两个人才慢慢地走出来,吃过勤务兵送来的早餐之后,李明这才慢慢悠悠地走到整齐的队伍面前。

  看到自己的主公走了过来,所有的官兵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胸膛,然后用兴奋而又崇拜的目光凝视着李明。

  满意地点了点头,李明对着大家微微一笑,开口说道:"看到大家精神这么好,我也非常高兴,良好的精神面貌是取得胜利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所以,我希望大家在以后的战争中能够一直保持这种良好的精神状态。自从我们离开碧泉岛以来,我们已经连续取得了两场战斗的胜利,这对于初次上站场的你们来说是难能可贵的。可是,你们也应该注意的,这两场战争纯粹是为了让你们是适应战争而进行的,纯粹是为了让你们适应血腥的战场而进行的,也纯粹是为了巩固你们的训练成果而进行的。所以,那并不是真正的战争,因为敌我双方的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如果你们因为战胜了这两支部队就感到沾沾自喜的话,我会为你们感到耻辱的。我对你们的训练,以及我对你们配备的武器装备是为了同最强大的敌人战斗的,而不是为了屠杀眼前这装备低劣、训练低下的散兵游勇的而准备的,所以,不要以为有了这两场胜利,你们就会天下无敌了。在你们以后的战斗中,会有无数装备精良、战斗力非常强大的敌人来阻挡你们的前进,因此,你们需要不停地战斗来取得丰富的战斗经验,只有这样,你们才有可能成为天下无敌的精兵强将。"

  "在你们适应了两场战争之后,你们面对的将是真正的战争。接下来,我们要用堂堂正正地手段去消灭剩余的三支敌军,怎么样,又没有这个勇气和自信?回答我,我要听到你们的答案!"李明猛然抬高了声音,对着眼前的官兵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有信心!"几乎同时的,所有的官兵都用尽全身的力量,扯高了嗓门回答着李明的问话,那滔天的声浪、逼人的气势直冲九霄,吓得旁边树林里面觅食的小鸟纷纷冲天而起,迅速的离开了这支可怕的部队。

  李明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大声吼叫道:"好!你们有这个自信让我很满意,从现在起,是我们正是直接面对敌人作战的开始,我宣布,所有部队按照一级战备防守标准阵型出发,方向就是我们前方的彭城驻军,那里有八千官兵,是我们这次作战的最大一伙敌人,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彻底消灭,现在我命令,全体出发!"

  随着李明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大军井然有序的向着敌军驻扎的方向快速的赶了过去。根据前方的线报,这八千多彭城驻军在他们前方四十里处,正好卡住了冷痕部队向湖州内部进军的道路,是这次宇文轩对付冷痕大军的一部重要的棋子,昨天晚上,李明特地派了自己的一队亲卫队前去联络冷痕,要他务必全力的拖住剩余的两支增援宇文轩的部队,至于墨城的守军,李明还真的不怕他们跑了,毕竟墨城是宇文轩的老窝,他绝对不会放弃的。

  为了保持军队的阵型,所以就必须要照顾到重装步兵的行军速度,因此,这四十余里的路程用了他们将近四个小时,途中,趁着休息的时候全体部队补充了一顿干粮,在天将过午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敌军的大营。

  彭城部队果然是四支增援部队实力最大的,但从他们营地的规模就完全可以看出来,从高高的瞭望塔上,负责瞭望的哨兵早就已经发现了浩浩荡荡而来的李明大军,大惊失色之下他们急忙发出了袭击警报。

  顿时,彭城大营一阵混乱,急促的锣声迅速的在营地的各个角落里响了起来。早晨刚刚接到墨城的通报,说是顺城和桐城的两支部队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被敌人消灭了,得到这个消息的彭城官兵一阵惊慌,能够在不知不觉中消灭两只五千多人的部队,那对方的实力实在是非常可怕的,因此,几乎所有的官兵都想要立即撤兵,但是在墨城来的将领的威胁下,使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在这里驻守。不过,他们再也不象前几天那样漫不经心了,每一个人都提高了警惕,紧张的准备着战斗。因为他们知道,敌人既然消灭了那两支部队,那么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这场恶战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及早准备还可以多一分保命的机会。更何况,来自墨城的将领已经许诺,向墨城统领宇文大人请求让剩余的两支部队合并到一起,以防止敌人各个击破,现在就等着宇文统领的答复了,因此,能够多拖得一刻也许就能救他们一命,所以这些平时混饭吃的官兵一个个都表现出了少有的积极,一个个磨刀霍霍,随时准备着厮杀。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敌人来的速度会这么快。从墨城的通报来看,似乎那两支部队都是在晚上被消灭的,所以他们也都准备在晚上迎击敌人,此时却都在帐篷里准备睡觉呢,这一听到袭击的警报,让他们都感到措手不及,匆匆忙忙的整装穿衣,拿起兵器匆匆忙忙的在营地里集合。

  奇怪的事,敌军并不象他们想象的那样趁着他们混乱的对他们进行攻击,而是在他们营地外一里多的地方布好了阵势等待他们去厮杀。这一下彭城的官兵顿时安心了不少,既然他们不准备偷袭,那么自己就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作战了。

  在敌军的大营外面站了将近一个小时,营地的大门才轰然打开,彭城的官兵蜂拥而出,在带队军官的大声呼喝下慌乱的排着队伍,乱哄哄的半天才勉强的排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阵势,向着李明的大军慢慢的压了过来。

  在两队距离二百多米远的时候,彭城部队的队伍开始听了下来,随着一阵乱哄哄的吵闹和组队,他们终于开始安静了下来,这时候,就从对方中军大阵的大旗底下奔跑出来一个穿着打扮还算正规的军官来。

  那军官在两阵中间勒马站定,手中长枪指着李明这边高声喊道:"大胆狂徒,竟敢无故犯我疆土,如果你们识相的话,乖乖的给本将军投降,否则,本将军的枪下就不留活口了。本将军姓赵名虎,哪个敢不服气的就出来和本将军大战三百回合。"

  本来准备在敌军布好阵势之后就"堂堂正正"的对敌军发起进攻的,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来这一套。虽然早在临滨城一战中李明就听说了这个时代的武将在战场上有这种单挑的习惯,却没想到让他在这里碰上了,这让本来准备发起攻击的李明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眼前这八千多人虽然声势浩大,但自己绝对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他们消灭,而且在一瞬间他就能想到十多种不同的作战方案,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在单挑的情况下如何同敌人作战。

  李明之所以选择要同敌人用正统的方法来作战,就是想让自己的这些官兵们适应不同的战术,偷袭虽然是非常有效的战术,但却并不是万试万灵的,一旦碰上不能偷袭的情况时,自己的部队要学会如何在双方对持的情况下选择合适的战术方案。而且,利用"堂堂正正"的战斗方式战胜对方,给与自己官兵的鼓舞要比偷袭胜利来得多,也更能让自己的部队产生更大的自信心和凝聚力,毕竟,这个时代的一些道德观念在这些人中的影响还是很深刻的,李明必须要不时地考虑到这一点,毕竟根深蒂固的传统道德观念不是一是片刻之间就能改正过来的。

  碰到对方这种挑战的场面,李明想要发动进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自己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消灭对方,也是为了给这些新兵蛋子以自信和荣耀,所以如果不理会对方的挑战的话,会让那些刚刚参加军队的新兵们感到失望的,在这个时候,李明才体会到了当时任勇在临滨城外的感受。他一直都在责怪任勇在当时的不冷静,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实际上任勇在那个时候的决定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自己部队中的官兵也是长期受到传统军事观念的影响,所以对于单挑这种毫无作用的习俗,想要一刀切掉是不现实的,只有在以后的军事教育中慢慢的更正观念才是正确的做法。

  而这个时候,在李明思考如何应对的时候,他手下那些新近上任的军官们开始兴奋的骚动了起来,虽然早就听说过任勇的事情,但是长期以来的传统观念还是让他们以在战场上担挑获胜为荣,他们都是第一次上战场,所以对于通过这件事情获得荣耀的憧憬还是多了一点。

  看到李明这边半天没有动静,彭城那边的士兵开始鼓噪了起来,他们没有想到,能够在身不知鬼不觉之中消灭了两支大军的敌人居然不敢应战,这在他们的观念中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有一些人忍不住的已经破口大骂了。

  在这边,林珑也发现了己方队伍中官兵的兴奋和不解的情绪了,她悄悄的拉了拉李明的衣袖,低声说道:"我们必须应战,否则对我方不利,让我去吧,那些新兵都没有经过单挑的训练,绝对不是那个武将的对手。"

  李明回过身来,冲着林珑笑了笑说道:"这个我知道,肯定不能让他们上去,不过……让你上去?那不是太辱没了你?那个人怎么佩让你出手?放心,我有现成的人选。"说到这里,他转过了脑袋,对着旁边的任勇命令道:"任勇,我命令你出战,务必要将对方的首级给我带回来。"

  正在感到万分郁闷的任勇明显的愣了一下,因为在他的观念里,李明是最反对单挑的,所以刚才他是极力的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表现出太大的渴望,但是没想到,李明居然会主动命令自己去和对方单挑,所以,听到命令后他几乎有些迟钝了,但是看到李明那凌厉的目光,又让他迅速的反应了过来,顿时,一阵热血冲上头顶,让他不由得兴奋了起来,急忙对着李明大声的回应道:"遵命!游骑营营长任勇上尉坚决执行主公的命令,一定将敌人的首级给主公带回来!"说完,扬起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催促着跨下的战马快速的向着两军中间的那个赵虎飞奔了过去。

  听到任勇的回话,不由得让李明感到哭笑不得,一个营长去单挑?自己怎么就感到这么别扭呢?难道是自己的改革步伐有些太大了,以至于同这个社会的一些观念和习俗产生了太大的冲突?本来改革的过程就是要废除现有的观念和习俗的,但是如果迈的步伐太大的话,往往会适得其反,看来自己回去之后要好好检讨一下所制定的一些方案了。

  "呔!来将何人?报上你的姓名,我赵虎手下不杀无名之辈!"本来赵虎在刚刚出来的时候还有些忐忑的,但是看到自己叫号了半天对方才派出人来迎战,不由得使他信心大增,如果不是对方没有把握,怎么可能这么半天才出来应战呢?看来来的这个人也不会太厉害。

  其实赵虎也是第一次正式的在战场上单挑,毕竟大唐这个王朝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战争了,所以从实战的情况来看,他甚至还不如任勇,任勇毕竟还曾经真刀真枪的同分水岛的军官作战过。

  不过这种情况双方是无从得知的,所以听到赵虎这么老练的向自己发问,任勇不该怠慢,在距离对方十多米的地方停下战马,举手抱拳回答道:"在下乃江、湖两州大都督手下骑兵统领任勇,此次是奉大都督之命前来剿灭叛贼宇文轩,我看你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为什么要和反贼一起同朝廷作对呢?我劝你还是及早归降,以免祸及自己的家人。"任勇虽然极度兴奋,但还没有糊涂,当着外人的面当然要报出朝廷的官号了,要不然岂不是同眼前的反贼一样了?

  听完任勇的话,赵虎心中一阵发虚,宇文轩的所作所为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况且他自己以前也是彭城驻军统领的下属,并不归宇文轩管辖,只是不知道什么缘故,宇文轩居然将自己的上司杀害了,然后在他的大军威逼下,自己这些人不愿意拚命,这才归顺于他的,本来他们就一直对宇文轩的行为有所怀疑的,现在听眼前的这个小将一说,那就更加确信无疑了。

  不过,虽然知道了实情的真相,而且也知道了宇文轩没有多大的机会,但赵虎也不敢公然反抗他,毕竟自己的所有家人都在墨城被宇文轩控制着,其实不仅是他,所有有点职务的将领,他们的家人都被强行迁移到墨城去了,这么一来,自己这些人即使是想逃脱他的控制,也不得不考虑家人的问题。

  因此,对于任勇的话,赵虎只能当作没有听见。他将手中的长枪一摆,大声喝道:"废话少说,既然来了,就吃我一枪。"说完,催动战马,挥舞着长枪向任勇冲了过来。

  任勇的马战功夫在碧泉岛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相当的火候,毕竟他的教官是张猛、尉迟雄、曹豹这些经验丰富的将军,所以,单挑的工夫他绝对是远远的高与眼前的赵虎的,更何况,在临滨城外他已经有了一次实战的经验。

  所以,看见赵虎挥舞着长枪,胸前空门大露,就这么想他冲了过来,任勇不由得暗自冷笑,如果这个赵虎就这点水平的话,自己完全有把握在这一个回合中将他斩落马下,当然了,也不排除他是一个真正的高手,而眼前的一切破绽都是他故意设下的圈套,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这一回合任勇并没有冒险进攻,他只是适当的放慢了马速,在两马错蹬的的一刹那间轻松的就躲过了对方刺过来的长枪,但是,他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却并没有出手。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任勇的谨慎造成的,因为赵虎所留下的破绽实在是太多了,以任勇的能力,完全可以随便地将他斩杀,所以任勇有一点不太相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为了保险起见,第一次接触他万千采取的是守势,只有当他轻松的躲过对方的长枪时,他才发觉对方是这么不堪一击,不过这个时候他再想转守为功已经来不及了,勉强进攻的话只能重创对方,却不能一击必杀,如果对方逃跑的话,自己就完不成主公交待下的任务了,因此,任勇及时的忍住了出手的冲动,双马交错,互相闪了过去。

  第一个回合结束,赵虎的心中也是大定,看来自己的工夫还是不错的,虽然被对方躲过去了,但是却也让他找不到出手的机会,因此,为了在己方大军面前露一个脸,他急忙拨转马匹,向着任勇重新冲了过来。

  一丝冷笑挂上了任勇的嘴角,此时的他全身充满了凌厉的杀气,面对着狂奔而来的赵虎,他也催动了跨下的战马,两个人犹如闪电一般再次交错而过。

  同第一个回合一样,这一次同样没有兵器交击的声音,但是不同的是,狂奔而出的赵虎,此时已经失去了他的首级。在两马交错的一刹那,任勇手中的三尖两刃刀闪电般的扫向赵虎,准确地将他的脑袋从脖子上砍了下来。

  猛然勒住狂奔的战马,任勇急忙拨马回头奔到赵虎的首级前俯身提了起来,然后高高举起,对着李明遥遥的弯了一下腰。

  顿时,一阵欢呼声从李明这边的官兵口中发出,鼓手兴奋的扬起手中的鼓槌,将战鼓擂得震天作响,就这一转眼的工夫,更加高昂的士气出现在没有个士兵的身上。

  李明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单挑居然在他们的眼中有这么重要,这在自己的观念里是不可思议的,毕竟自己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如此看来,战场上的单挑还是有一定的用途的,这么说来,派几个武林高手上去的话,岂不是所向披靡吗?

  就在李明浮想联翩的时候,那边的任勇开始兴奋的叫嚣了起来:"所有的叛军听好了!马上放下你们的武器过来投降,否则你们就会像他一样死无全尸!宇文轩自己想要造反,但是你们没有必要陪他送死!都想好了,不要让你们的祖宗八代都跟着你们受屈辱。告诉你们,我的手下从来不会给敌人留活口的,除了投降之外你们别无退路,谁要是不服气的话,我就在这里等着他,我保证来一个我宰一个!"

  "是吗?嚣张的小子,真是口不择言,如果你愿意的话,老夫来河泥单挑一下!"。随着声音,敌军的大阵突然左右分开,一个健壮的中年将领在几个军官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而与此同时,一个探报急急忙忙地赶到李明的面前汇报道:“禀主公,宇文轩率大军突破了冷痕的堵截,目前可能已经到达了这里。”说到这里,他猛然一抬头,指着对面的那个中年将领大声说道:“就是他!主公,他就是宇文轩!”

  这个时候,李明好像没有听到那个情报人员的话一样紧紧地盯着宇文轩,在他的心里面,此时正充满着不安,这个宇文轩很明显的是一个高手,任勇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如今他既然向任勇挑战了,这就说明在他的心中已经想要将任勇除掉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单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