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矿山

    天将破晓,漆黑的天空边缘显出一圈蒙蒙的亮光,丁冬的泉声在这寂静的黎明显得格外的清脆。李明盘坐在山庄的听泉阁上,开始修炼起太清功的三重心法。

  张瑶由于息香功已经有了一定的功底,所以林凌峰并没有让她改练太清功,而是在李明身边继续修炼她的息香功。

  在突破太清功的第二重心法后,李明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内息一天天的壮大了起来,但蓄积内力毕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必须要靠他每天不停的修炼。

  林凌峰盘坐在李明的身后,双掌紧贴他的后背,仔细的探查着李明行功方式和线路,同时不停的将一丝丝微弱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李明的体内。

  李明感觉到今天修炼特别见效,内息的增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几乎是以几何级的速度往上增加着,令全神运功的他感到有些不可置信。但自己的感觉又没有错,自己的经络间确实能感觉到以往所没有的充实感,内息的流动也在逐渐的加速,运行五周天后,居然顺利的冲破了许多以往内息无法达到的经络和穴道。照这么下去,不出三五天,自己就要有望突破第三重心法了。

  运行十周天后,李明感到内息的增长逐渐的缓慢了下来,最后整个体内充满了肿胀的感觉,再行功下去居然毫无进益了,看来今天也只好到这里了。

  李明收功睁开了双眼,窗外的太阳已经开始西下了,林凌峰和林夫人正坐在窗前的静静望着他。

  李明站起来,满面欢喜的说道:“师傅,我还真是个武学奇才呀!刚才我感觉我的内息增长的非常快,最多五天后,我可能就要突破第三重的心法了。”

  林夫人微微的一笑,说道:“你确实是个奇才,但也不至于快到那个程度,刚才要不是你师傅给你输进了将近一年的功力,恐怕你一年之内都无法突破第三重心法。”

  李明大惊,急忙拜倒在林凌峰面前,说道:“师傅将自己辛苦修炼的内力传送给李明,让徒弟如何敢当呀!”

  林凌峰笑道:“你我师徒用不着这么客气,损失一年功力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对你用处可大了,没有这一年的功力,你要练到什么时候去?我知道你胸怀大志,没有太多时间练功,再不让你在短期内有所成就,恐怕你今生都无法有所进益了。给你这一年的功力够你消化一段时间了,以你目前的经络强度,还无法承受太多的内力,什么事都要一步步的来,不要躁进。你目前的进度够快了,先利用我给你的内力将第三重心法打通再说。”

  李明急忙起身说道:“谨遵师傅的教诲,我一定抓紧时间修炼,不会让师傅失望的。瑶儿上哪里去了?她不是跟我一起修炼的吗?”

  林凌峰笑道:“瑶儿的基础可比你好多了,她以前只不过是没有用心去练,了然师太也不太会交徒弟,刚才她收功后我给她讲解了一下,相信她会有长足的进步的。天色不早了,你赶快去吃饭吧,珑儿他们可都在等着你呐。”

  李明这时才感觉到腹中已是饥肠辘辘了,急忙向两人告辞跑下楼来。自己房中,早有一桌丰盛的酒席在等着他,张瑶和林珑正坐在桌前微笑的望着他。

  李明心头一热,也顾不上打招呼,坐下来捧起一碗饭三下五除二爬了个干净,然后端起眼前的酒碗一饮而进。

  看着他那个急样,张瑶急忙说道:“慢点来,别噎着了,今天是珑姐姐亲自下厨炒的菜,你要是先吃饱了那菜不就剩下了?让珑姐姐多伤心呀!嘻嘻。”

  林珑瞪了张瑶一眼,笑道:“好哇,瑶儿现在也知道取笑我了,我是第一次下厨,恐怕不合大哥的胃口呐。”

  李明惊讶的问道:“第一次下厨?珑儿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菜吗?我看做得不错呀,刚才我尝了几口,味道确实不错,很有天赋嘛!”

  林珑涨红了脸,笑道:“大哥不要取笑我了,你也知道,我哪里会做菜呀?只是瞎做罢了,不好吃你可要说一声,别硬撑着。”

  李明哈哈大笑道:“没有呀!我没说假话,真得很不错!这酒也非常好,是在哪里买的?”

  林珑说道:“这酒是临滨城最有名的闻香醉,酒力非常大,使我今天进城找铁匠的时候买的。”

  “闻香醉?”李明自语道:“好大的口气,只不过是黄酒嘛!要是闻这个都会醉,那拿一瓶泸州老窖来,还不醉倒一大片呀!”

  林珑奇怪的问道:“泸州老窖?那是什么?比闻香醉还有名吗?这酒可是连爹爹都交口称赞的呀。”

  李明喝了一口酒,笑道:“等那天我有空了,也酿上一坛酒给师傅尝尝,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闻香醉。”

  “你还会酿酒?”随着话音,林凌峰走了进来,惊奇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连酿酒都会?珑儿,明天你去把闻香醉酒家买下来,等明天晚上练完功我们就去那里,你给我酿一坛你那个什么酒,可不要说大话呀,对于你我可是抱着很大的好奇心的,要是这酒我喝好了,那你这拥月山庄可又多了一项赚钱的买卖了。”

  李明大窘道:“师傅你怎么听到了?我……我刚才只是随口说一说,我只知道这种酒的酿造方法,并没有实际的酿过。就像龙井茶一样,我只是知道制作的工艺,具体的操作还要我不断地摸索。这个酒也一样,要想真正的酿造出来还有我琢磨一段时间,哪能那么快?一晚上就能酿出来?发酵还要一段时间呐!”

  林凌峰走到李明面前坐了下来,说道:“你知道方法就行,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好东西我相信不会差到哪里去,那从明天晚上开始,你除了每天练功之外,就专心的琢磨你这种酒的酿造方法吧,以你的聪明才智,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李明急忙低下了头,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万一自己再说漏了嘴,再把人头马、白兰地什么地说出来,自己这个师傅还指不定要自己做什么呐。想到这里他急忙将这个话题岔开,问林珑道:“对了珑儿,今天你不是去找铁匠了吗?怎么样?找到了没有?”

  林珑说道:“找到了几个,今天我把老刀铁匠铺的王老刀找来了,还有他的几个徒弟都一并带来了,我答应每个月给他们每个人十两银子到岛上来当铁匠,他们就关了自己的铺子跟我来了。”

  林凌峰奇怪的望着李明说道:“你要铁匠干什么?打造刀剑吗?还是干什么?这里那里有什么好铁匠呀!你要真得想打造一把好的刀剑,我去金沙岛给你要一把就是了。江铮那老东西可是一个好铁匠,他打造的刀剑天下闻名。我前些天刚从他那里回来嘛,他用那块玄铁打造的宝剑那才叫锋利!只可惜只有一把,那老家伙自己都不舍得用,我问他要他就更不给我了。不过他家的名剑倒是一大堆,正好过几天我就要传授你剑法了,哪天我派人去那里给你要一把。”

  林珑笑道:“爹爹你这就叫孤陋寡闻了,难道你回来这几天,没听说过江湖上又出了一把名剑吗?这剑就叫依天剑。”

  林凌峰点点头说道:“我是听说了,据说这把剑锋利无比,无坚不摧。不过我想这多是传闻,江湖上几乎所有的名剑我都见过,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依天剑呢?”

  张瑶在一旁抿嘴笑道:“师傅不相信吗?真的有这么一把宝剑,难道师傅不想看一看吗?这把宝剑真的非同寻常。”

  林凌峰惊异的问道:“连瑶儿也这么说?你说得这么肯定,难道你真的见过?”

  张瑶笑道:“师傅,您是当世剑术高手,瑶儿这里有一把宝剑,想请师傅品评一下,不知道师傅可愿意?”

  林凌峰哈哈一笑,说道:“哦?瑶儿还有一把宝剑呀,那就给师傅拿出来吧,让我看看是什么样的宝剑。”

  张瑶转身走进李明的里屋,取出依天剑交到林凌锋手中。

  林凌峰拿着宝剑,点了点头说道:“嗯,不错,轻重合适,是一把好剑,这剑鞘是什么做的?这是什么皮?这么奇怪?”

  李明插口道:“这剑鞘外面包的是上等的鳄鱼皮,价值非凡呀!”

  “鳄鱼皮?”林凌峰惊讶得眼睛都瞪圆了,仔细的***着剑鞘上的包皮,说道:“鳄鱼可是一种非常难以猎取的东西呀,据我所知只有红水江里才有,而且出没不定。能用鳄鱼皮做剑鞘,这把宝剑真可说得上不凡呀!我还是看看剑怎么样吧。”说完,锵的一声抽出了依天剑。

  林凌峰只感到一阵阴森森的寒气扑面而来,不由得赞叹了一声:“好剑!”便仔细地握在手中打量了起来。

  这把剑采用新型的合金钢制作,表面采用精密磨床磨出的乌镜面显得那么柔和,并没有普通宝剑表面的那种形式各异的花纹,只有锋利的剑锋露出阵阵的寒光;剑锷与剑身一体设计,显得那么和谐自然;高级工程塑料做成的剑柄握在手中显得那么贴切,还能显出一丝柔软的感觉。整把宝剑没有一丝多余的修饰,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实用。

  林凌峰将宝剑我在手中反复的把玩着,从来没见过的材质让他感到非常新奇,而宝剑精良的做工又让他感到非常的赞赏。良久,他的双眼没有离开过这把宝剑。

  张瑶在一旁打破了这暂时的寂静,问道:“师傅,您感觉这把宝剑怎么样呀?”

  林凌峰没有回答,只是握住剑柄,稍运内力轻轻的一抖,顿时,一阵尖锐的龙吟声从剑锋发出,剑身轻轻的颤动着留下一片剑影。

  林凌峰不禁脸色大变,惊道:“好剑!如此称手的宝剑我从来没有见过!就是就是江铮新铸的那把玄铁剑也比不上它呀!天下绝对再也见不到比这更好的宝剑了。此剑只应天上有呀!怎么能落入凡间呢?不应该呀!人间哪里有这样的神兵利器呀!瑶儿,这柄绝世宝剑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林珑不由得笑道:“爹爹,不要看到宝剑就走不动道了,这把宝剑我们刚才还在谈论呢!这把宝剑就是依天剑呀!”

  “依天剑!?”林凌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切地问道:“瑶儿,这是真的吗?这就是江湖上新出现的那把依天剑?难道这是真的?这真是那把依天剑?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张瑶轻笑道:“师傅,其实这把宝剑就是先生亲自铸造的,先生本身就是一个铸剑高手。”

  看着林凌峰瞅向自己那种怪异的眼神,李明急忙赔笑这说道:“师傅,这件确实是我铸造的,并不是有意隐瞒师傅,而是师傅从来没有问过呀。”

  林凌峰用力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怪罪你,我只是感到非常的奇怪,李明,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一把鬼斧神工的宝剑你都能做得出来?真让我不敢相信!和你比起来,江铮那老家伙连给你做徒弟都不配呀!这把宝剑你是用什么做的?据我所知,即使使用上最好的百炼精钢也做不出这么好的宝剑呀!”

  李明笑道:“确实是的,这把宝剑是我用一块上等的玄铁精制而成的。一般的钢铁根本就打不出这样的宝剑。只可惜上等的玄铁可遇不可求,我只是发现了一块极品的玄铁,打造了这把依天剑,还有一把裂天刀。”

  林凌峰惊叹道:“这么说来这把依天剑真的是一把绝世的神兵利器了,哈哈,我可真得很有福气,能够看到这把绝世的宝剑呀!”

  李明急忙说道:“师傅要是喜欢的话就请拿去吧,这把宝剑在我的手中只能是暴殄天物,没有什么用处的。师傅绝世剑法再配上这把绝世的宝剑,那才叫珠联璧合那。”

  林凌峰微微的一笑,握着宝剑挥动了几下,房间中立即充满了阵阵的寒光和剑气。他叹了一口气,还剑入鞘,交给了张瑶,笑道:“你的心意我领了,过几天我就传你林家剑法,等你学成之后,再配上这把依天剑,可是你的剑法威力倍增呀!师傅只是喜欢宝剑,也可以说是爱剑如痴,但我从来不用宝剑。以我的武功,任何东西到我手中都可以成为宝剑。当今天下还没有人能逼迫我动用宝剑的。所以这把依天剑虽好,在我手中却一点用处都没有,还是你留着吧,有时候他可是你救命的利器呀。”

  看到李明还想要想让,林凌峰挥手说道:“好了,你还是不要再让了,赶快吃完饭,我要和你一起去。呵呵,我倒真得很想看看你的铸剑技术呀!赶快吃饭吧,我等你。”

  李明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匆匆忙忙的扒完了饭,由林珑带着众人向着新建好的铁匠铺走去。

  铁匠铺就设在一座废弃的兵营中,当李明众人进来时,铁匠王老刀正带领着他的那帮徒弟忙着做开工前的准备。看到众人进来,王老刀急忙迎上前去,对林珑说道:“小姐,铺子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明天等炉子干透了之后就可以开工干活了,小姐到这里来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林珑指着李明说道:“这就是你们的新东家李公子,他今天来有点事情要问你。”

  王老刀急忙上前行礼道:“原来是老爷来了,王老刀带着众徒弟给老爷请安了。”

  李明急忙说道:“老人家不必多礼,我把老人家请来是想请老人家干活的,不要太拘谨了。对了,老人家在临滨城中主要都干些什么活?”

  王老刀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会老爷的话,小人在城中主要是打打农具,象镰刀、锄头之类的,还有就是一打造一些兵器什么的。”

  “哦?”李明非常感兴趣地问道:“打兵器和打农具都是一样的吗?我对打铁比较感兴趣,想详细地听一听具体的打造方法。”

  王老刀笑道:“老爷是贵人,怎么想知道这个呀?其实打造农具是最简单的了,只是用现成的生铁烧红了,打造出形状,再锻打几遍就可以了。打造兵器就比较麻烦了,尤其是上好的兵器,需要反复的锤炼才可以。”

  林凌峰在旁边插嘴道:“老人家都打造一些什么兵器呀?”

  王老刀说道:“平时也就是一些江湖人士、镖师护院之类的人来老汉的铺子打造兵器,主要还是一些刀、剑、枪之类的,也有一些军爷来打的。几年前,本城的千总曹大人特地到小老的铺子要打造一柄重剑,那次小老用了十斤生铁,历经两个月,反复锤炼锻打了五十余次,才打造出了一把四斤半的上等宝剑。曹大人拿到手后视为珍宝,整日带在身边,有很多人出重金购买他都舍不得卖。从那以后,小老也就成了临滨城里最有名的铁匠了。”说完这话,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李明笑道:“这么说我们真的找对人了,对了,平时打铁用的生铁你们都是从哪里买的。”

  王老刀急忙答道:“生铁都是从铁山下的炼铁铺子中买来的。在离临滨城三十多里的地方有一座山叫做铁山,山上生产铁矿,有不少人就在那里炼铁。”

  “铁矿!”李明不由得兴奋了起来,原来他以为在南方不会有铁矿,可没想到在这附近就有一座,他急忙问道:“炼铁的那些都是什么人?需要得到官府的许可吗?”

  王老刀说道:“不需要的,只要定期向官府交税,谁都可以到哪里采矿的〉”

  “太好了”,李明猛然兴奋了起来,说道:“今天我本来有些事情要对你交待的,不过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老人家先做准备吧,等我忙完了再来找你。”说完,拉着众人匆匆的除了院子。

  走在路上,李明兴奋的对林凌峰说道:“师傅,明天我可没有时间给你去酿酒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明天我要上康王府去一趟。珑儿,明天上午你给我准备十斤上好的龙井,下午我要去康王府,用这十斤龙井去换一座矿山。”

  林凌峰失笑道:“你小子在打什么主意,十斤龙井虽然价值不菲,却也换不到一座矿山呀!哈哈,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李明哈哈大笑,说道:“十斤龙井不够?那我就再送他两只玻璃杯,这对他来说可是无价之宝哇!”

  

第五十一章 矿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