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太监怎么来

    我有了足够的银两,就开始物色人选,整天在将军府观察着那些下人,看看谁可以堪当大任,进宫去和我们同甘共苦,共同对敌,选了五六个,基本可以把贴身宫女们全都换下来,不过,太监就比较麻烦了,总不能把将军府的某人阉了带回去吧!要我来说,找两个大街上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人家的小孩,阉了带入宫中,也不错,他们说不定对我还感激不尽呢,但是,这种事怎么能私下里做呢,必定会被大将军知道,像大将军那种清高自诩的人,又怎么会愿意,他可是清官,清官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小人行径来呢,不用说了,我在心底又把清官骂了一回。

  可没有太监,某些事办起来还是不太方便的!

  我一边腹诽大将军,一边想,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我父亲帮他,直通通的性格,不知道拉帮结派,在宫中也没个帮手,只怕早就给人拉下马了,哪里还有他的大将军做?

  我就琢磨着是不是在宫内发展一两个成员,转头一想,这样的速度太慢了,而且也不好下手,不知根不知底的,谁知道他又和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又每天跑药材铺,搜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药材,配了几剂在身上防身。用药物害人的事,我一向是不作的,可关键时候,不也得带上一两种在身上防身不是?难道说人家害到了头上,还不还手吗?

  这一天,我还在为着太监的事烦恼着,在宫里面长吁短叹,司徒娘娘看不下去了,叫我到外面走走,于是,我又在宫里头乱逛,逛着逛着,就来到了藏书阁,一进藏书阁,还没看上几页书呢,就有一个小太监闪闪烁烁的走到我身边,在我身边踱了又踱,我没理会,他还是在我身边踱,我不耐烦了,抬起头来,就看见一双充满感激的眼睛,我问他:“小公公,你有事吗?”

  他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连连磕头,倒把我吓了一大跳,他抬起头来问道:“您不认识我啦?”

  我心里想,废话,我要认识你,我还问你干嘛,吃饱了撑的?

  我道:“您是?”

  小太监道:“我是小福子啊,您救了我,您忘记了?”

  我想起来了,可不就是我花一个簪子救下的那个小太监?在现在还肉痛着呢,不是想起了你,而是想起了我那簪子。

  我道:“原来是你,你调到这里来啦,没跟王美人了?”

  小太监道:“您还帮了我一次,您都忘记了,说得也是,您帮了那么多人,怎么记得我?”

  得,把我当观世音菩萨了?我最不想做的就是观世音菩萨,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你以为这职位好当吗?以后有什么鸡毛小事都要你给他出头,他好在一边躲懒,所以,一般情况下,我是不愿意承认的,但如今,在宫中,不招兵卖马,有一些事就办不到……

  在小太监充满感激的眼神之中,我终于想起,还有一次,我帮了他。

  在将军府,有一天,由于刚死了父亲,虽然他不是我真的父亲,但对我确实不错,他死了,我确实有些心痛,于是,我换了男装带着两个家丁在街上乱逛,这两个家丁一个名叫小元,一个叫小宝,合起来被我称为元宝,符合我一刻都不忘赚钱的阴暗心理。

  我们三人正在街上走着呢,就见前面围了一大群人,忍不住好奇,我在小元小宝的帮助下钻了进去,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与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站在街上对峙着,那中年男人一脸的不耐烦望着眼前的男孩:“我不是给了你钱吗?为什么非要我回去不可,为父尚有要事要办,你先回家吧!”

  男孩眼中满是怒火,用忍耐的声音道:“父亲大人,母亲卧病在床已经数月,今儿个大夫看过,只怕今晚就不行了,病榻之上,母亲唯一的希望就是父亲大人能回家一趟……”

  男孩把父亲大人几个字咬得冷漠而疏远,仿佛陌生人一般,那冰雪般的容颜,清秀无比,眼中的愤恨,却如狂风怒涛一般。

  中年男人一脸的不已为然,冷冷的道:“你娘亲只不过是我的一个下堂妻而已,我对她也算得上人至义尽了,每月月银供养,她还诸多要求。”

  我不经暗叹,一个男人可无情至此,还说得理直气壮,也可说得上无耻之极。

  我看见男孩脸上现过一丝红润,这是一种恼怒之极的神色,我暗叫不妙,果然,男孩忽的走上前去,左手翻出一把刀来,架在了自己父亲的脖子之上。

  那位中年男子眼中显出一丝惊讶,却转眼之间恢复了平静,看来,他也是一个不怕事的,他望着自己的儿子,居然笑了:“果然不愧为我的儿子,我今天就看看,你敢不敢拿自己的父亲开刀。”

  那男孩手一紧,那中年男子的脖子之上现了一道血痕,想来是有些痛的,要不然他的脸色也不会瞬间变了。

  我看见那中年男人不动生色的做了个手势,只见人群之中忽然飞来一颗小石子,打在了那把刀之上,那男孩握不住刀,跌落在地,那中年男人一巴掌打在男孩的脸上,冷冷的道:“就凭你这孽子,也想来谋算我?”

  正在这时,来了一辆华丽的马车,是宫中的式样,马车中传来一个清丽的女子声音:“驸马爷,还不快上车?”

  中年男子脸上飞快现出一丝笑意,向马车走去。马车之中伸出一只纤纤瘦手,美得如半透明的白玉一般……

  在旁人窃窃私语的议论之中,我知道了,这个中年男子是什么人,他是西楚长公主也就是皇上的亲妹妹月昭公主的驸马爷,薛长贵,也是金科十期的状元,想不到的是,他的人品却这样的卑下。简直就是一个现版陈世美,只不过,这是个明目张胆的陈世美,因为人人都知道,这个陈世美为了与公主成婚,休了原配妻子,可奇怪的是,皇上也没责怪他,反而立马让两人成了亲。

  由这件事我不由得联想到,这皇上看来也是一个薄情寡信之人,不但不反对人家休妻,而且看来还举双手赞成……

  我同情的看着被打得跌落在地的男孩,茫然若失地望着远去的马车,他的父亲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一时冲动,我把身上带一百两银子递给他,劝道:“你还是回去看一看你的娘亲,请一个好一点的大夫吧!”

  他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眼泪,眼望着我,却没有接我手上的银子,眼中露出一丝感激,向我深深的行了一个礼,独自走了。

  我看着他踉跄的步子,心想,他摊上这样一位父亲,也算得上倒了八辈子霉了。

  这件事情,我眨眼就忘了,必竟,这个世上,受苦的人可多了去了,要我每天花不少时间来同情,我可没有这份伤春悲秋的兴致。

  两张面孔重叠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成了一名太监,他的父亲可是驸马啊,休了妻,再怎么样,也会接济一下前妻的吧,毕竟,前妻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呢,自从那天被打之后,他的人也瘦了不少,满脸都是忧虑。我没有问他为什么会成为一名太监,毕竟,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不是?不过,看着他对我感激的模样,倒不是装出来的,我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不如,把他调到紫宁宫?

  说做就做,我就向司徒贵妃娘娘提了出来,司徒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可谁曾想,这一对人,以后却成了死对头呢?

  

第八章 太监怎么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