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带色儿的笑话

    司徒贵妃娘娘与皇上大婚之后,皇上尚不算亏待了她,每个月总是有几天宿在她那里的,不算多也不算少,不算三千宠爱在一身,可也比那一年到头见不到皇上几次的低等嫔妃好得太多了!

  还好的是,她尚有寄托,她从小的愿望就是学武,因而对于受不受宠倒没有看得很重,如果皇上不召待寝,就躲在一边练功,而我,也有了很多的空余时间到皇宫的藏书阁翻看古籍,原本那些个妃嫔在宫宴之上看到司徒娘娘的异军突起,还以为后宫之中会有一翻大的动作,岂知却没有了消息,皇上还是宠爱着娴妃,没有对这个司徒娘娘有特别的举动,紫宁宫也就门前冷落鞍马稀了。

  虽然这样,可司徒还是被太后娘娘给掂记上了,我估计,太后想把司徒陪养成对付娴妃的最佳利器。看来这娴妃娘娘在宫中确实树敌够多的。

  这不,我到外面逛了一圈回来,就听到太后宫中的总管李公公来宣旨,宣司徒到太后宫中相见呢。我自然也得跟着去了。谁让咱是尚仪呢,哎……

  太后寿宁宫中,太后娘娘还是那样一幅闭目养神,阿弥陀佛的样子,见我们进去,示意旁边的太监搬了张凳子过来,我一看,这老太后对司徒肯定抱了极大的希望,要不然,也不会打破从来不让人坐的规矩,反而让司徒坐了。

  司徒明珠向太后行了大礼之后,坐在用铺满金线织就的织锦的凳子上恭恭敬敬,摆足了乖媳妇的谱。

  太后闭着双眼,我正想着,她有什么话要向司徒交待呢,可等了半天,她也不出声,等得我站在司徒身后,差点打了一个呵欠……

  她这才慢吞吞的道:“宫内生活,还习惯吧?”

  我正处于迷糊阶段,差点以为她这话是朝空气说的,听到司徒答道:“回太后娘娘,一切尚好。”

  太后又道:“你来宫中时日尚浅,如觉寂寞,多来走动走动,陪陪我这老太婆……”

  我用眼角余光望了望太后保养得宜的面孔,艳丽依旧,就称自己老太婆了,哎,伤悲了一阵,又想,太后看来真的挺看重司徒的,不管她是为了司徒大将军,还是为了皇上,看来,司徒虽然不受宠,有了太后的看重,在宫内的日子看来应该挺舒服。

  司徒唯唯称是……

  太后道:“皇上近几年,选妃众多,你素有娴良淑德之名,你在皇上面前,可要多劝着点,一切要以国事为重啊。”

  我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这太后可真有趣,不喜欢皇上选妃吧,自己不劝,反而要儿媳妇去劝,能劝得了吗?

  我不由得想起了一个故事,讲的是古代一个皇上荒淫无道,选妃无数,这一年,他又要选美女入宫,众多大臣劝之无效,最后老丞相出面了,只说了一句话,皇上立刻停止了选妃,他说:“皇上,铁棒也会磨成针啊,您可要当心啊!”

  我心里暗道,难道,要司徒去这么劝?我望了坐在上位的太后一眼,不由在心底笑了。

  太后端坐在凤椅之上,望着坐在恩赐锦缎铺就的椅凳上的司徒娘娘,心想,听说大将军之女惊才绝艳,素有才女之名,可今个儿见了,却也不怎么样,木木讷讷的……

  太后又微闭了双眼,她忽有感觉,感道一道目光如利箭一般的扫向她,她在宫中良久,感觉自然变得敏锐无比,她倏地睁开双眼,却还是只看到眼前端端正正的坐着得有点木讷的司徒贵妃娘娘,与站在她身后那位面容平凡的女官,她望了望两人,想知道是谁有如此敏利的目光,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但她却只看到司徒贵妃娘娘恭敬的面孔,她身后的女官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想来,正走神儿呢……

  太后暗想:这一对主仆,看来一个木讷,一个不谙世事,是不是找错了人儿?也许,看看再说吧,宫里头的其它妃嫔如被太后瞧上,不知道有多少的心机或手段向她表露真心呢,最起码,也会向她表示一下决心的,可这司徒娘娘倒有些特别,只管答应着,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到底是将军之女。

  太后有些摸不透她的想法,一个摸不透想法的人,也就是无法控制的人,她又怎么能把重要的事交托于她呢?

  太后恩赐了司徒娘娘一盒精美无比的点心之后,有些意兴澜珊的让她们谢恩后退下了。

  我与司徒娘娘退下后,由于紫宁宫离不了多远,司徒想去花园转一转,于是两人摒退了跟在后面那几个小宫女之后,来到花园之中,这个时候,我正想着那个劝说皇上不选妃的故事,越想越觉得好笑,现在没有太后在上面看着,不由得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司徒转过头来望了我一眼,知道我经常发神经,也没理睬我……

  我有一样不好,有时候笑完了,时隔良久,回过神儿来,又笑起声来,时不时把人吓一大跳。

  就这样,我与司徒娘娘走在小拱桥之上,我又开始笑了,而且声音特别大,把司徒娘娘吓了一个蹑趄,她实在忍不住了,皱着眉头问我:“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为什么那么高兴,又笑些什么?”

  我连比带划的把这个故事讲给她听,刚开始,她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呢,到后来弄懂之后,脸儿红红的,想骂又骂不出口,想训呢又不好意思训,呆着呆着,竟也哈哈大笑起来,而且笑得直不起腰,边笑边道:“你呀,你呀,你还是个黄花闺女呢,满脑子这些东西,看你以后怎嫁得出去?”

  我不以为然的反驳她道:“怎么,想一想而已,都不行吗?”

  司徒无可奈何,道:“你的脸皮可真厚……”

  我正要反唇相讥,她忽然道:“是谁,躲在那里,快出来……”

  只见一个魁梧的身形从花影之中走了出来,身着侍卫服装,我一看他所着服装,就知道是宫中侍卫,官衔儿还挺高的,起码有五品以上,比我高了不知多少品。

  我看见他面若寒冰一块,长得剑眉朗目,体态不凡,但眼中神色复杂,知道他肯定听到了我与司徒娘娘的谈话,不由得想,这皇宫中,黑暗角落简直太多了,随便一个地方就能躲一个人,而且还是我与司徒讲带色儿的笑话的时候,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他恭恭敬敬的向司徒娘娘行了一个礼,自己报上家门,原来,他真是宫中侍卫,而且是御前带刀待卫,复姓明月,单名一个海字。

  我不由得想到,娴妃娘娘的闺名为明月江,难道,他与娴妃娘娘有什么关系?

  我当然不会当面问他,事后,问一问宫中比较八卦的老人比如王公公,就行了……

  我还是比较佩服司徒的,她仿佛不知道这名明月侍卫听了自己与手下女官不雅的言谈,保持着极为完美的笑容要他平身,而且嘘寒问暖,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子侄辈一样,这位明月海侍卫脸色终于从类似为震惊的表情中恢复了正常,非常有礼的退下了。

  虽然有了这么一个插曲,可依然减灭不了司徒的游兴,我倒是再也不敢胡说八道,心想,要不冷小丁从花丛里钻出来一个人,一看,却是皇上,那可就完了,虽然这个时辰机会不大,可怎么也应该防备着不是吗?

  

第九章 带色儿的笑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