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有骨气的小福子

    宫中的日子又过去了几天,这几天内,敬事房的公公把小福子调了过来,我又把一个间谍给打发走了,心中特别高兴,可这种高兴只维持了一天,因为,那小福子仿佛他不是奴才一样,除了我指使他以外,连司徒指使他做事,他都一脸死了老娘的表情,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我明白了,难怪他被人调入藏书阁,最冷清的角落,原来是这样……

  这一天,我把小福子叫到跟前,久久的打量他,半天没出声,把他打量得心底发毛,我才说:“小福子,我知道,你肯定糟遇了不少事,我也不管你来宫中,有什么目地,但有一条,你要记住,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珍惜你那条命,又有谁会珍惜你呢?”

  小福子垂着双眼,久久没有出声,抬起眼来,却是莹光闪闪,他轻声道:“我知道了……”

  我没有再理他,径自走开,暗自感叹,这小福子,本是性情中人,本有机会成为人上人,又奈何成为人下之人。

  隔了几天,我回了一趟将军府,把父亲留给我的书籍翻了几翻,因为我记得,里面好像有一本武功秘笈,叫九阴真经什么的……

  初一看到父亲给我的遗物,我倒真是吓了一跳,想不到穿到这世界之后,倒真有九阴真经的武功秘笈,不过,我又不想学,有什么用?在我们那时代,武功有什么用,一颗子弹就什么都了结了,再说了,我是智慧形的人物,要那么些个武力干什么?

  我找了一个空闲,把九阴真经递给小福子,让他去学一学,我可没什么好心,只不过想陪养一个好一点的护卫罢了,瞧他那样儿,半天不出声,良久,才抬起眼来,那眼光,仿佛我是他老娘……

  他接过书,也没向我道谢,直接放入怀里,径自走了,倒把我唬得一怔一怔的,心想,这个小福子,倒真有些性格。

  一转头,我也就把这事儿给忘了,直到过了一个月,眼瞅着周围没人,小福子期期挨挨的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已经过了第一重了……”

  刚一开始,我还不明白他在讲什么,过了良久,才反映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努力努力,继续努力……”倒有点在说,学习,学习,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不这么说,能怎么说,我又不会武,不能指点他,只有靠他自己摸爬滚打,如果走火入魔,练功出了岔,那只能是他自己的事,我说了,我没安什么好心,不是吗?

  只不过自从我跟他谈了那一席话之后,对旁人神色之间恭敬了很多,使得司徒娘娘想把他调到别处的念头儿也渐渐的熄灭了,只不过,对其它人,他除了尽本份之外,一件多余的事都不做,可对我,我还没开口,他就把所有的事连擦凳都给做了,两相比较,相差太远,司徒对他就有点埋怨,她又不能怪我,只有横眉竖眼的对他,一见面就没有好气儿,因而,到了以后,这怨结得越来越深,两人成了死对头。

  处理好小福子的事之后,这宫中,倒不像我看过的宫斗书一样,整天斗生斗死的,风平浪静,除了张媚儿时常来窜一下门儿之外,其它的麻烦倒还没有,我就想,我是不是来错了,这风平浪静的,司徒娘娘自己也能处理好,想着想着,我又想着向她辞行来着,可一想,这一回可不像将军府那么容易脱身了,入宫的宫女都有编制,有品级的起码三年才能外放,看来,还要守三年才行,我又郁闷了一回,三年,耽误我多少事儿啊,三年,那品玉坊的老板都不记得还有我这么个设计师傅了……

  想起品玉坊,那可是京城首一首二的玉器坊,全国开了不少的店,听说有长公主月昭做后台,每年不知赚多少,在将军府的时候,我经常女扮男装同他们打交道,因为,我设计了不少图纸给他们,还挺受欢迎的,从他们那儿,赚了不少钱。

  为了不让品玉坊的老板忘记我,这一次出宫,我拿了几张最近设计的图纸,换装之后,向品玉坊走去。

  一进门,品玉坊的掌柜的看来在接待什么重要的人物,竟离开了柜台,点头哈腰的给人端茶倒水,坐在椅子上的两人丰神俊朗,有着不凡的气势,一看就不是人间凡品……

  我忙用纸在脸上挡着,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熟人,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熟人……当然,我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我用纸在脸上遮挡,正想偷偷的退下,以后再来,哪想到那平时眼神儿不太好的掌柜已经看到了我,欢天喜地的走上前来:“甄公子,您可来了,您可好些天没来了,您看,可有好多活儿等着您呢,来来来,快进来……”

  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拉着我就往屋里头带,还好不是拉着我挡着面容的那只胳膊,还能暂时挡一下。

  我在品玉坊化名甄柏岭(既真白银,取个好彩头……),是品玉坊的自由设计师之一。

  我挡着面,就想步入内室,可不想,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熟人就问了:“老板,什么人值得您这么热情,连我们都不顾了?”

  掌柜的笑道:“您看,我还差点忘记介绍了,这一位,不就是设计那波海灵珠的设计师傅吗?您想要的东西,就是他设计的,今儿个您在这里,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也好让他再改改?”

  那人笑道:“您这位设计师傅好像不太愿见我呢,您看,他那脸挡得严严实实的……”

  掌柜一把拉下我手中的稿纸,陪笑道:“他哪是不愿意见您,只不过,刚好稿纸挡住了面而已……”

  我忽然镇定下来,心想,这个人,怎么会是一位太监,既然不是一名太监,那么,他那天就是假冒进宫的,他应该怕我才是,怎么反而是我怕他?……只是……他万一杀人灭口……。

  这个熟人,就是那天我迷路之后被我千挑万选选中的带路人,小太监,不过,不知道他叫什么,没问……

  那人看了看我,一怔,道:“原来是你……”

  我嘻嘻一笑,道:“可不就是我?”

  那人笑了,轮到我一怔,他笑起来脸上充满阳光,仿佛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他身上,我竟然以为他是一个太监,可真是瞎了眼。

  他道:“人生何处不逢君,想不到今天见到了你……”

  我看见他眼中的欣喜倒不是假冒的,一颗心放入肚中,杀人灭口的事他不会做罢?

  掌柜的早把雕成碧波灵珠的玉佩拿了过来,递到他手中。

  那碧波灵珠是以海中波涛衬出一颗珠子的样式,样式乍一看普普通通,但那珠子是南海黑珍珠,指拇大小,极为难得,更为难得的是,那颗珠子被巧匠一剥为二,珠内竟还雕了一尊佛像,合上,却严丝密合,一点都看不出来。

  掌柜的把玉佩递给他,还没向他介绍呢,他随手按了按,那珠子应声而开,倒把我吓了一跳,这人的眼力,也太好了一点,心里怀疑,他是不是事先知道?

  正想问他,掌柜的倒先问了:“客官,这件东西,您以前见过?”

  那人摇了摇头,道:“从没见过……”

  掌柜的道:“那您怎么?”

  那人笑了,却没答他的话。

  我忽然明白,某些人,天生有一种能力,能看破一些东西,而他,就属于这种人……

  而且是姿质极佳的那种。

  这样的人,也极为可怕,可我不怕,我又没惹他什么,再说了,以后还不知有没有交集呢,怕什么?

  我端正了一下思想,问他:“客官还有什么要改进的,尽管说出来,我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第十一章 有骨气的小福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