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妓院

    那人这才抬起头来,望了一眼我,道:“这样完美的东西竟是出自你手,赛得过蜀中雷家,我们既是旧识,不如找个地方聚聚?”

  我笑了,道:“我只不过帮掌柜的打工而已,如有不满,您向掌柜的直接提罢了,至于我,闲云野鹤一只,就不打扰您了。”

  那人眯了眯眼睛,我一惊,因为我看见他眼中闪出极为凌利的光来,他说道:“甄公子如此避忌,莫非有何难言之隐?”

  我一想,我被他抓在手中的秘密可不得了,第一是女扮男装,如果拆穿,必砸了我的饭碗,第二是女官从事第二职业……不知这一条有没有什么人管,但传到宫中,也是麻烦多多,起码以后就不能经常出来了……

  想了又想,知道今天不敷衍他一下是不行的啦,为了防他暗下毒手,我道:“既然公子盛情邀请,在下岂有不从命之理,不如就去群芳阁,听听小曲儿,如何?”

  他张大了眼,坚定硬朗的神情有点崩溃的迹象,因为他知道,我是一个女人,可女人,为何对逛妓院如此的热心?这就不是他能想得通的啦。

  那是因为,那间妓院,我是幕后老板,自从不知道是哪年哪月,我与司徒逛妓院差点被人逼良为娼,还靠司徒打遍青楼无敌手才打了出来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买下那间妓院,然后逛个够,看有没有人敢怎么样,你看,我是不是有些个睚眦必报?

  经过多年的刮钱,我终于买下了那家妓院,但也只敢做个幕后老板,不敢明目张胆的逛,怕被将军大人知道……

  那里面,可都是我的熟人,虽然,当面,我让她们都假装不认识我……

  那人终于反映过来,皱了皱眉头,仿佛不想去那里……

  我笑了笑道:“公子,那群芳阁可是一个极为风雅的出处,莫非,您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敢去?”

  他对我说的话,我一字不漏的反击过去,还想,他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做为男人,那可就惨了,我又可耻的想到了不该想的方面……

  旁边一人站起身来,冷冷的道:“你说什么?”看样子是他的下人之类的,他一个下人都有如此的气势,看来,这个人的确不简单,我又把我将他看成一个小太监后悔得半死。

  民不与官斗,匪不与兵斗,那个,好人不与莽汉斗,何况是一个如此护主的莽汉?我马上收声,只用带了一点儿轻视的目光望着那公子。

  一般人在我这目光下都会带点儿火,何况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他恼怒的望了望我,带着一点儿赌气性质道:“好,我们就去那里……”

  那下人拦道:“公子,时间不早了,我们……”

  那人望了望我,冷冷的道:“不必多说,走吧!”

  我暗自得意,一般的有此要求的客人,我都是要把他们往妓院里带的,最大的希望是玩得他们昏头昏脑,温香软语之中,给钱也给得爽快点,这算不算是把现代的业务理念搬到了古代?可能不是,自古以来,千年相承,可能不管何年何代,这种手段都是最有效。

  我虽然是群芳阁的幕后老板,但一切妓院的管理事宜,还是由原来的那群人办的,我只不过在收益里面抽成而已,只不过,我给了她们极为优厚的条件,让她们自行管理,推行了一些现代业务抽成的办法,让她们有了不薄的利益,比以前多出很多,她们又怎么不会卖力呢?

  对于妓院里的某些阴暗面,我让它能少就少,比如逼良为娼啊,拐带女童啊,那些,都是下流妓院才用的手段,经过我的改造之后,这群芳阁吸引了不少才色兼备的女子前来投靠,又何必再使那样的手段?

  妓院风气一改,达官贵人们就愿意来,群芳阁已从一个中下游的妓院上升为高等妓院,当然,那价码也提升了不少。

  我让那位公子走在前面一步,边走边问他:“在下还不知道您的姓名呢,不知可告否?”

  我看见那公子眼角扫了一下他那护卫,道:“在下姓林名瑞……”

  我假模假样的赞道:“您的名字真是好……”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他那名儿有什么好?

  谈着,谈着,我们就到了群芳阁,以前那些个站在门口拉客的妓女们已经不见了,既然妓院已经上升到高等的,不愁客人了,还需要拉客吗?有时候既使当妓女,也需要一些神秘感的。

  林瑞见到一个清清爽爽的门,门前却停满了轿子,倒吓了一跳,他喃喃的道:“想不到这里倒大变了样……”

  我暗自撇了撇嘴:还说不来呢,原来早就来过了。

  我与他们两人走入妓院,门口仅仅一位衣着整齐的妙龄少女展开笑颜道:“三位有没有相熟的姑娘?”

  那口气仿佛在最好的珠宝行问客人:先生,您看,这件珠宝,可价值千金呢。

  妓女也有身价,不是吗?如果不抬高身价,人家又怎么会心里痒痒的想进去呢?

  反正这京城里面,有钱的主儿可大把,多余的钱多了去了,我不赚,别人可赚了……

  我笑了笑,那小姑娘是玉儿,我当然认识她,和以往一样,我装着不认识的道:“听说群芳阁的抱琴姑娘琴艺天下一绝,今儿个,就去她屋里头吧!”

  林瑞公子看我熟门熟路的样子,又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你经常来?”

  废话,我是老板,我不来,谁来……

  我当然不能这么说,我笑了笑道:“也不经常,只不过上次,有个品玉坊的客人,像你一样,想聊聊天,我不就带他上了这儿……”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道:“这些地方,能少来,还是少来为好。”

  我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心想,你是哪位,多管闲事。

  林瑞公子的那位铁面仆从,看了看公子,又看了看我,冷哼一声道:“也不知是不是正常的……人?”

  我当然知道他要讲什么,他是要讲,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常的女人?

  我没望他,仿佛对着空气,一本正经的回道:“当然正常,有些个人,就不正常了……”

  那铁面仆从还想发表言论,林瑞公子在旁边道:“少浩……”

  他才忍气吞声,不敢再说。只冷冷的瞪了我一眼。

  我才知道,那铁面仆从,名叫少浩,心想,看来这仆从也不简单,一般人家的下人,名字都是张三,李四的,要不就是小福子啊,小顺子什么的,他的名字还带有几分气势,一个带着如此不凡的侍卫的公子,看来身后的背景不可忽视。

  不过,我这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心里虽然把对方的身份看了个通透,但面上可不表现出什么奴言卑膝出来,在我们那地儿,总统还拉选票呢,你算得了什么?

  再说了,他再背景深厚,财大势大,管得到我么?

  我不以为然的带着他们往抱琴的屋里走,一走进屋子里,就见一名女子手拿一个琵琶,静静的坐在那里,这名女子,俏脸未施脂粉,晶莹白嫩的肌肤带着微微的红晕,仿佛刚出浴一般,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脑后,头上插了一个翠玉的簪子,身上穿在却是一件极为随意的长袍,却更显然整个人飘飘欲仙,仿如广寒仙子。这名女子,看起来不像青楼中人,倒有几分像大家闺秀多些,他们两人看了,对望一眼,我看见他们两人眼中都是惊疑,我有些得意的笑了……

  抱琴听说我要来,早等着了,见我们进屋,莺声软语殷勤相待,他们还以为,抱琴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呢,可不知道,这妮子的架子有多大,上一回,那礼部侍郎公子,她楞是那他在厅里头等了两天,才露面让他见了十分钟……

  看来两人不知道抱琴的魅力,既没有露出色魂相授的模样,也没有受宠若惊,倒让我对他们俩的印象好了一点,看来他们也不常来妓院……

  他们只淡淡的点了点头,就在主位座了,倒把抱琴搞了个手足无措,因为她从来没看见过对她不理不睬的主,如今,还一次来了两个,她求助的望了望我,我笑了笑,道:“抱琴姑娘,听说您琴声仿如天音,不如为我们弹奏一曲?”

  抱琴这才回过神来,坐下来,弹了一首春秋战,看来她起了好胜之心,一心想把这两人给收拾了,这首曲子指法复杂,需要极高的技艺,这两人听了,脸色终于动容了一下,可也仅仅一下而已,林瑞道:“姑娘的琴艺确实不凡,这群芳阁看来面目大改,不同以往……”

  抱琴望了望我,我好整以睱的在喝茶,她没得到我的暗示,不敢多言,只道:“承蒙公子夸奖,群芳阁其它姑娘的技艺,可也不错的,比如蝶舞的舞,月萧的萧声,公子您是否尚面一观?”

  我想,这抱琴起了好胜之心了,自己收拾不了这两人,还想联同其它的姐妹把他们给收拾了,我可不想多生枝节,放下茶杯,我道:“我还有话要向公子说呢,就不劳烦姑娘了,与以往一样,您叫人送些点心来,就行了……”

  不知道怎么的,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林瑞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也没理他,道:“这里的点心,可是一绝,两位一定要尝一下。”

  林瑞道:“你就为了这里的点心,才来这里?”

  “啊!?”我虽然不明白他问这话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心想,这个点心师傅,可是我花了老大的价钱挖过来的,既然花了那么大的力气,自己不尽情享用一下,又怎么行?

  他喜上眉梢,我不知道他喜些什么……

  林瑞道:“甄公子,在下非常仰慕你的设计,家父也开了不少店铺,希望能与公子合作,使用你的设计……”

  搞了半天,原来是挖角的,我笑了,钱当然是越多越好,只不过,我想了一想,我现在还在宫中,这人可以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宫中,可见身份不凡,与他合作,我可有点儿担心,因为,我有些怀疑他的真实身份,如果,他真的是一个珠宝商人,又怎么有能力在宫内出入自如,可事实上,自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在宫中遇到过他,可见,他是偷入宫中的,一个偷入宫中的人,非奸既盗,后面的背景可深了去了,我与他合作?能行吗?

  

第十二章 妓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