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十三章 寿礼

    可不合作,能行吗?我看了看他身边那个仆从,虽然我没练过武,但眼光还是有的,因为我的父亲就是一个武林高手,看他行走不带尘土,几乎脚不沾地的样子,我就知道,他的功夫,可比司徒高了不少,那么,让司徒保护我的念头就想也不要想了。

  我一向是识实务为俊杰的,只略微想一想,就想通了,管他是什么人,咱们只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至于深一步的交朋结友,就想也不要想,既使他有多深的水,又有什么关系?

  我笑道:“林公子既然如此有诚意,在下再推辞,就显得虚伪了……”

  主子还没答话呢,少浩倒眼光冷冷的扫了我一眼,嘴角边全是冷笑。

  林瑞喜道:“好的,这样,我先下一半定金,家母寿辰将至,望甄公子能给在下设计一件特别一点儿的礼物给家母,如果设计得当,下一次我来的时候,再与您谈合作事宜……”

  说着,随手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我,我一看,眼珠子快突了出来,因为那是五千两的银票,还是一半定金,这位,也太有钱了一点吧?

  少浩道:“公子的东西,设计得可要特别一点,要不然……”

  我看他恶狠狠的样子,深感责任重大,忙赌咒发誓,外加吹牛:“您放心,我设计的东西,绝对是巧思妙意,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

  心里却想,什么东西会天下间独一无二,难道天上的月亮吗?我可不能给你摘天上的月亮下来,既然思绪漂远,那赌咒发誓就没了那么坚定,仿若玩笑一般,我自己都感觉到了,忙定一定神,想再说一遍……

  林瑞却笑笑,打断我的话道:“我相信你……”

  少浩道:“公子,就这样,你也相信?”

  这仆从,怎么老和我过不去?我瞪了他一眼,心想,如果司徒与半桶水的小福子联手,不知打不打得赢他?

  那名叫少浩的仆从仿佛不知道我横眉竖眼的望着他,又道:“公子,你难道忘了?”他却没有直接说忘了什么,却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向林瑞嘀咕了几句。

  林瑞面色沉重的望着他,又望了望我,又回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语言……

  看见那仆从目露凶光,双手在袖中紧握,虽然听不懂,但我一样的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他们不是西楚人,是大齐人,第二件,那死仆从正怂恿他的主子杀人灭口呢。

  我想,与其让他们以为我孤立无源,可以随时被拿走性命,还不如给他们一点历害瞧瞧,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让那仆从以后看见我就绕着道儿走……

  不过,想虽然是这么想,如今我还没有这么历害,最多也就让那仆从不敢轻易下手罢了。

  我微微一笑道:“在下知道两位远道而来,必定身怀重要之事,在下与司徒娘娘尚说得上话儿,有什么要帮手的,两位尽管开口,在下看在银子的份上,一定尽力而为……”

  那仆从听了,脸色更加寒若万年冰块,他听出了我话中的意思,如果我出了什么问题,司徒娘娘必定不会善罢干休,司徒后面还有他爹大将军呢……

  林瑞倒仅仅笑了笑,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扇子,意态潇洒的扇了扇……

  他道:“姑娘误会了,在下只不过是为了家母的寿宴,寻找合适的寿礼,并无其它要事,多谢姑娘了……”

  他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叫我姑娘,我知道,他这是向我示警呢,要我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就把我女扮男装到处招摇撞骗的事扬得周围都知道。

  我笑了,道:“公子,我知道公子来自远方,为家母寿宴竭心尽力,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公子办好寿礼,公子落下如此多的定金,在商言商,在下必定不会让公子失望的,至于其它的事,在宫中,我只不过是小小尚仪,陪伴在贵妃娘娘身边打杂而已,那些个宫里头正常与不正常的事,只要不惹到司徒娘娘身上,我不会理,也懒得理……”

  那仆从见我说得如此直白,赤裸裸一个见财忘义的小人,反而松了一口气,目光闪闪的望了望他的公子,再也没有说话。

  林瑞摇着扇子,笑了,他眼中反而露出赞赏之色:“那么,十天之后,我来取货,不知你能否完成?”

  我算了算制作时间,点了点头道:“必定耽误不了您的事儿的。”

  那仆从少浩道:“公子,时候不早了,我们应该……”

  林瑞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就告辞了。”

  他们两人与我约定了取货日期后,我急急忙忙的往宫里头赶,眼看规定的入宫时辰快到了,如果再不回去,被某些人抓住了,可不得了……

  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宫里面,值班的总管太监看见我进来,道:“尚仪大人,再过一阵,可就要关宫门了,您可得快点。”

  我笑了笑,随手摸了一个小瓷瓶递过去道:“李公公,这不,我可想着您呢,知道您爱这鼻烟壶,朝月坊刚刚进的新货,就给您带了一件过来……”

  这样的小东西,在我身上,每天起码带了十件八件的,这里的公公哪一个没收过我的礼,礼虽不大,可它暖心窝儿啊,也花不了多少银子,有些时候,这些个东西,它比银子的效用还大呢。

  看看那李公公眼睛笑得差点不见了,伸手几乎是从我手里把鼻烟壶给抢过去,就知道了。

  赶回紫宁宫,司徒贵妃娘娘见我回来,松了一口气,我看见她的样子,不禁笑问:“你不会以为我不回来了吧?”

  她倒老实,道:“有时候难免会这么想,只不过不是今天,今天宫里头闹贼,你出去没多久,就有一个蒙面人擅闯宫廷,那些侍卫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有些担心罢了。”

  我倒有些感动,安慰她:“哪会出什么事儿,我只不过在街上遇到了熟人,聊了几句罢了。”

  司徒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问,我告退之后,回到我自己的那间小屋里头休息。

  坐在桌边,刚倒了杯茶,总感觉今儿个这屋里头少了些什么,转念一想,才明白,少了一个时常在我身边转来转去的小福子,怎么我回来有半个时辰了,也没见到他?

  我饮了一口茶,笑道:“躲什么躲,还不快出来?”

  小福子探头探脑的从屏风后面现身,我道:“今天那擅闯宫廷的人,不用说,肯定是你啦?只不过他们搞错了,不是有人闯入,而是有人想偷溜出宫。”

  小福子喃喃的咕哝几句,我没听清楚,听不清楚也知道他想讲什么,我道:“你那功夫练成那样,还想跟我出宫,你是不是想找死啊?”

  小福子道:“我这不是怕你有危险吗?本来想偷偷溜出去的,谁知道那明月海的功夫那么高,把我拦了个正着。”

  我问他:“有没有受伤?”

  他笑了,自得的道:“能够伤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我放下心来,打了个哈欠,笑了笑:“知道功夫不高,还不快快去练,对了,我忘了问你,你那九阴真经练到第几重了?”

  小福子惭愧的道:“才第三重……”

  我倒吓了一跳,看来他也是一个极好的练武材料,我记得我听父亲生前说过,他练九阴真经练到第三重,也花了一年的时间,这才几个月,小福子的功力就增加得这么快?

  我想着想着,睡意袭来,喃喃的道:“你的武功还待提高啊,等过几天,我配几幅药给你,提升一下你的功力,到时候,也不会被那明月海抓住了……”

  小福子应了一声,告辞出门……

  

第一十三章 寿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