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小福子的家

    第二十章小福子的家

  薛长贵坐在一台八人大轿里面,轿两旁,是两队护卫,,个个武功高强,称得上为江湖第一流的高手,但他还是紧张,这些天来,那些层出不穷的杀手,仿佛永远都捉不完,他想起妻子听到他受到莫名的封赏之后,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没有说什么,却把府中最好的护院调过去给他,还叫他少出府。

  他摇了摇头,挥出脑中的疑虑,在轿子中闭上眼睛,他想:既来之,则安之……

  他正闭目养神,忽然,轿子摇晃起来,轿忽然停下,外面传来呼喝之声,他揭开轿帘向外望去,只见三个蒙面青衣人身影如电,与护院们打在一起,他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知道护院武功高强,是妻子派来的一等一的高手,倒也不惊,只是好整以暇的坐在轿内,等着三名蒙面青衣人的伏黜。

  只不过,今天等待的时间太长,长得他有些不耐烦,他又揭开轿帘,往外望去,心中大惊,只见护院们尽皆被打倒在地,只剩下两个护院统领在死死支撑,那三个青衣蒙面人似会一种阵法,三个人首尾相应,配合得当,刀光阵阵,竟又在两个护院统领身上留下了几道伤痕。

  他大为后悔,早知道这样,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的,还坐在轿里面等什么?他忙下了轿来,趁打斗的几人不注意,悄悄的向旁边小巷里溜去。

  那三个蒙面人其中一人眼尖,一眼望到,叫了一声:“点子要跑,快点了结……”

  其余两人微一点头,三个挥动的刀光同时加快,电卷雷鸣般卷向那两个护院,那两个护院本就支撑不了多久,几个回合之后,惨叫一声,两人同时被击倒在地。

  薛长贵见事不好,忙向小巷深处逃跑,那三人几个起落,身影如同鬼魅,快捷无比,转眼之间,拦在了他的前面。

  薛长贵见事已至此,脸上倒没现出有多惊慌,只是静静的望着三人道:“三位壮士,不知下官有何得罪之处,遭你们三人如此追杀?”

  三人对望一眼,却不答话,眼光望向薛长贵的身后,其中一人道:“你是何人,偏要在此多管闲事?”

  一个清冷之极的声音在薛长贵身后响起,那声音是那样的熟悉,让薛长贵隐隐的记起一人,那个以为自己已忘记,却始终不曾忘记的人……

  三人看到,薛长贵的身后,站立着一个青衣少年,清冷之极的眼眸,眼光如冰雪一般,三人虽然刚刚顺利的处理了那么多护院,但一见到那位少年,心中却还是一凛……

  少年淡淡的道:“今天,你们不能杀他……”

  三位蒙面之人一怔,互望一眼,心灵相通,忽过向薛长贵扑去,三人皆想,以那少年的距离来看,是怎么也救不了这个人的,等料理了他,再对付那少年不迟。

  哪里知道,突变忽生,三人同时觉得掌影重重,那少年的身影飘飘忽忽的挡在自己身边,竟如鬼魂一般,让人不能前进一步。三人同时大惊,忽感到无边的压力如泰山压顶一般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三人不敢相信,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武功造诣怎么会如此之高,三人对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的决心,三人一条心,全力以涉,向那少年人扑了过去,少年人冷冷一笑:“我不想折断人的手骨,不如,就打断脚吧?”

  三人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听得噼噼啪啪的几声响,他们想,这声音,怎么这么轻脆,轻脆得仿佛从自己身上传来一样?

  就看见自己的双腿软绵绵的垂了下来,自己的身子跌落地上,他们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望着那位少年,少年却不理他们,只是向那位呆呆而立的官儿说道:“怎么,你还不想走?”

  薛长贵从震惊中醒悟:“福儿,你从哪里学了这么一身武功?”

  少年笑了笑,眼中的清冷未褪半毫:“你又何必管?”说完转身要走……

  薛长贵忙叫住他:“福儿,我到底是你的父亲,你母亲去世了,剩下你一个人,不如,你跟我回府吧?”

  少年暗想,为什么小姐每次猜测都是那么准?她道,小福子,你父亲以前可能不会理你,但你现在已经学会一身武功,对他有利用价值,他又怎么会放了你这个绝佳的保镖呢?更何况,我想,他现在必定是惶惶不可终日的。

  她的分析准确而残酷,让他有时候感觉,她怎么能这么残忍,将所有的事都计算得清清楚楚,让自己没有一点希望。

  薛长贵见他沉默不语,知道自己以前对他们两母子太甚,也不敢太过强求,叹了一口气道:“福儿,我知道,你在怪我,怪我对你母亲不好,但我是身不由已的,我总要顾忌公主的想法,如果惹恼了公主,我们一家子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小福子的冷清的眼光终于漾起波澜,他望着自称为自己父亲的男人,叹了口气道:“我跟你回去,你又怎么向公主交待?”

  小福子讲这话的时候,又想起小姐她所说的话:薛大人必定已然知道你已入宫为太监,照规矩来讲,太监是不可以出宫的,但是,他为了自己,必会向公主请求,让她出现,把你调到公主府来,而公主,既使知道你是他丈夫的儿子,但你既为太监,以后封爵封候就轮不到你,对她就够不成什么威胁,她为了网罗你这样的高手,必定会极为高兴的配合他丈夫调你入府。

  听到他流露出愿意的意向,薛长贵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光芒,连小福子都为之感动,叹道:“发妻已过身,想来公主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我向她求肯,她必会答应的。”

  小福子站在那里,没有答应,但也仿佛找不出什么话来推辞,薛长贵暗喜,走前几步,拉住这个久违了的儿子的双手,情真意切的道:“福儿,看在为父的面子上,你就跟我回府吧!”

  小福子看见他鬓角略显苍白的头发,心中一软,点了点头,却附耳在他父亲耳边说了几句……

  薛长贵脸上露出悲哀的神色,他仿佛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是太监,眼中竟莹光闪闪:“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

  如果不是小姐告诉他真相,小福子真的以为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他已是太监,但如今,对父亲的做派,他仅仅感觉到心寒。

  薛长贵叹了一口气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小福子点了点头,道:“父亲大人,你要保重,经过此一役,那些刺客今天不会再有行动了,你回去,也不必太害怕,我会暗中保护你的。”

  薛长贵听了,点了点头,小福子身影一晃,消失在屋檐之中。

  

第二十章 小福子的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