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小福子的点穴功夫

    小福子的点穴,都是从书上看的,没人教过,那手法,可想而知,不过,他的内功练得倒不错,就是点穴差了点,我想,很可能是那本九阴真经里没有详细介绍点穴的手法(估计写书人认为那点穴手法是江湖未技,不屑写之,全写高级点的功夫去了),全凭他自己摸索,这样一来,哪有不失手的,这才让我们栽了个大跟头,嗯,不对,是我们得了个大帮助。

  琼花斜着眼望了一眼他,慢条思理的享受着我递给她的糕点:“就你那三脚猫功夫的点穴功夫,还想点倒我?”

  我点了点头,狗腿子之极的同意:“是啊,小福子,你的功夫,可太差了呢。”

  说完,忙往她空了一半的杯子里倒满了茶水。顺手还帮她捏了捏肩膀。

  她对我的服务还挺满意的,心满意足的饮了一口水,叹息了一声,望着桌上摇动的烛泪道:“哎,有人服侍的日子,还真挺好,可惜,享受不了几天了,你又要高升了……”

  我忙客气的道:“只要琼花姐姐愿意,您什么时候想我了,我随时随地的候着,再说了,娴妃娘娘可能不会把我们俩调开的……”

  我想,娴妃怎么会把我们俩调开呢,调开了,她放得下心来吗?不让琼花看着我?她唯一不知道的是,琼花对她的所作所为已然了如只掌。

  小福子面容是比较惊骇的,他好不容易把快瞪得掉出眼眶的眼珠子整回了眼眶,闭了闭眼睛,问我:“这,这,这,她,她,她,你,你,你,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我很少看见过一脸冰霜的小福子会如此失态过,看到他的失态,我心里边,真的很爽。

  谁叫他老是一幅苦大愁深,少年老成的冰人模样呢?

  琼花不是我,在某些方面,她还是比较厚道的,她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你们都以为,这宫里边,娘娘的身边,保护她的宫女里边,武功最高的是紫兰,除了暗中保护的那些暗卫,在明处,其它的人的武功都不值一提,其实,紫兰的武功,有一大部分,还是我教的呢。只不过,我的性子,不耐烦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因而,跟在娘娘身边,也就做了个小宫女而已。”

  我心想,正因为如此,她一心一意,反而在武学上成就颇高,小福子半桶水的点穴,竟丝毫点不中她,当然,其它的功夫,就我看来,小福子还是高过她的。我与小福子的来往,动作,早被她看在眼中,她却一直不予戳穿,仔细审查我们俩,直至确定我们与哪方势力都不靠边的时候,她才露出真面目,在这阶段,她甚至故布迷阵,与我争吵,让我丝毫不觉,直到我与小福子商量,怎么设个套儿在宫外审娘娘之时,等小福子走后,她才从床上坐起身来,朝我款款微笑,同样,把我吓得七佛升天,五佛归位……

  回想起那天,我吓得差点屁滚尿流,我以为她会对我采取行动,向娘娘告发我,向皇上禀告我,我将来的归宿就是天牢的时候,对我的刑罚可能是凌迟的时候,她却向我笑了笑道:“你们的行功,也让我参加一份吧。”

  我当即吓得从凳子上坐到了地上,以为她在开玩笑,心惊胆颤的望着这名心机深沉的女子,第二次感觉到,古人是不好欺辱的(第一次是面对小福子时),我勉强的笑了笑,抑制着声音的颤抖,问她:“您,您,姐姐您,想怎么参加?”

  琼花风姿优美的走下床来,扶起在地上颤抖得如一摊乱泥的我,道:“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师姐,她到底是帮谁做事……”

  原来,我才知道,她们师姐妹三人,本同是青凤门中人,为同一个主子做事,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事情却办得总是不如人意,主子没叫办的事,却莫名其妙的就办了,她就怀疑,她们姐妹之中,是不是有谁背叛了他们的主子。

  我没有问,她们的主子是谁,对琼花告诉我这么多青凤门的事表示奇怪,我又没问她?到了后来才知道,我又入了她的套儿。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只知道她不告诉我,我就不问,问了反而麻烦多多,杀人灭口的事,我还怕轮到我的头上呢,何况是这么一个心机深沉的女子,我确实是很害怕的,不过我也非常奇怪,一个有像琼花紫兰如此不简单的属下的主子,是个什么样不简单的人?这个人,必定比锋芒毕露的宣王谨慎很多,让人摸不出他一点蛛丝马迹,行事有如天马行空,有了琼花做榜样,有这个人作对比,我对刀刃一般的宣王反而不害怕了,那个,我得承认,我心里边有点怕这个人,如同怕琼花一般。顺便说一句,阴险的人,是个人都会害怕的。

  琼花,最恨的,就是背叛主子的人。

  所以,才有了后面那极为完美的喂蛊一幕,让娴妃娘娘心防崩溃,所有的真相浮出水面,琼花知道了娘娘已经背叛了她那位主子,投靠了宣王,而我,也知道,我父亲的死与宣王有莫大的关系。

  小福子吞了吞口水,望着琼花,又露出那种想问而不好意思问的神态:“那么,或许,你吃的那只试心蛊,不是真正的蛊虫?”

  我望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当然不是,哪有什么试心蛊?有这玩艺儿,那我还搞这么多事干嘛?要知道什么事,喂他一只虫子就行了,只不过娘娘先入为主,对我们俩避过了那威力无比的凤尾暗器,心生忌惮,自己认为这个金光闪闪的虫子更不简单,杀手锏不是一般都放在最后的吗,我想,人人都会这么认为的,又看到了琼花面容扭曲的痛苦模样,她心中一示弱,最后吐出了真言,如果她真的悍不畏死,吃下了那只虫子的话,我倒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琼花笑了笑,问小福子:“怎么样,我的演技不错吧?”

  小福子恐惧的望着眼前的两个女子,声音弱弱的问:“那么,那两只虫子,是不是,有可能是,还是……菜心上的青虫……?”

  原来,今天他欲言又止,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事情,是这个?他是怕我笑他没见识吧,把试心蛊看成了青虫?可原来它就是只青虫!

  

第二十九章 小福子的点穴功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