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寿礼的价值

    我被林瑞揽在怀里,心想,他的身上有如青草般的香味,可真是好闻啊,我睁开眼睛,林瑞好看的眉头微微皱着,眼神闪烁,我在他一闪而过的视线之中,看到了心痛的神色,但我一时之间没有注意,正恼火着呢,不是你,我怎么会横跨墙头这么久?看你这神色,倒仿佛我犯了多大的错一般……

  我马上横眉冷对的瞪回去,问他:“你什么意思?”

  林瑞松开我的腰,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了那把扇子,淡淡的笑了笑,道:“没什么,只不过跟小姐开个玩笑罢了……”

  我想,没可能,开这么幼稚的玩笑?我想了一想,除了他是大齐人这个身份以后,我对他一无所知,与他从无交集,他为什么跟我开这么个玩笑?我正想利声质问他,可想起了射向墙头的箭,锋利,迅急,可以穿肠而过……

  我决定对他还是有点儿礼貌比较好,我正想着怎么才能有礼貌的问他而不发火,我正气得怒火正盛,难保一失言之下讲出国骂……

  他脸上平静无波,问我:“我的寿礼,你还没给我呢!”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那寿礼已经卖了,卖的钱也已经花完了,我拿什么给他,他果然是为了那寿礼的事来的,恐怕早已在品玉坊打听过了,所以才来这么一招吓吓我,后来,又怕搞出人命,才接住我的吧?啊,那么,他的手段太狠了一些,带来好几个射箭高手,居然还封了一条街,就为了让我在墙上坐两个时辰,磨穿裤子?还好没磨穿……

  还说我睚眦必报呢,面前这个人才是睚眦必报的典型,想到这里,我忙离开他远点,仿佛他是麻疯病人……

  可这寿礼,怎么办?

  我是想砸锅卖铁的还给他,但得有才行啊,我现在连锅都没有了,怎么还?

  他面无表情,目光炯炯的望着我,我小心翼翼,战战惊惊的回望于他,哎,谁叫咱欠他钱呢,这一欠人钱,心里头就没有底气,连枯坐墙头的仇,我只好忽略不计了,再说,他显然是有功夫滴,还带了不少帮手滴,我的小福子又没有身边滴,……

  我吱吱唔唔的道:“林公子,您知道的啦,你那寿礼,这么久都不来拿,您看,品玉坊可是有行规的,把您那寿礼就卖了……”

  林瑞瞥了我一眼道:“那钱呢?”

  “啊,钱啦,这个,您不是那么久没来吗?那钱,不也就没了吗?”

  林瑞冷笑一声:“敢情你给吞了?”

  我没想到他说得这么直接,把我丑陋的心思一下子给翻了出来,连我想好的掩饰之词都没办法用到,哎,哎,哎,今天可真倒霉。

  我能怎么办,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这么想,如是,我就这么说了:“没有钱,有命一条,你要不要?”颇有点泼皮无赖的架势。

  没想到他点了点头,道:“嗯,你这条命,还值点,好吧,钱也收不回来了,就抵你五千两银子吧,来,签字画押……”

  说着招了招手,从墙角的角落里,又钻出那个中年人,居然左手拿一张写满字的纸,右手还拿笔,递给我,示意我签字。

  这显然是早准备好了的。

  我终于明白了,他这是下了个套儿让我往里钻呢,我怎么可能签字?

  我笑了,望着他:“林公子,想必早就想好这一招的了,是吗?”

  林瑞板着脸望着我:“怎么可能是我早就想好这一招了呢,这不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吗?我有逼迫过你吗?”

  我一想,倒还真是我自己跳入的这个套儿,这要求,也是自己提出来的,可我这嘴,怎么就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呢?

  我道:“我提出来什么了?我好像没提出什么来啊?”

  我眨了眨眼,望着他,他的眼睫毛可真长,忽闪忽闪的,衬在他的脸上,像个孩子般的可爱,但是,他的内心,怎么就如此的丑陋呢,偏要欺压我这个弱女子?我不耍赖,就不是人啦。

  他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挺漂亮的,他用不可思议的眼光望着我,仿佛我是个大无赖,我想,我当然是个大无赖了,要赖就赖个彻底,我笑了笑道:“林瑞公子,我可不欠你什么钱,你违约不按时来取货,那件玉器可要订原材料,我用的,可是最好的和田美玉,订的时候,可花了一大笔钱,可不止五千两,可您就落了五千两订金,我们不是讲好,这只是一半吗?到了最后,您也没来取货,您知道,那东西,它的价值,可是看人来的,玉料的老板又急着要回剩下的原玉钱,只好便宜点卖了出去,可最终,卖出去,连原材料的本都没回来呢,还有人工费,伙食费,我都没跟你算呢。说到底,您还欠我钱呢……”

  小样儿,跟我斗,还差得远了呢,人不能示弱,一示弱,就被人吃定了,我想,我早就应该这么干了,开始的时候觉得抱歉,还解释半天,结果不被他吃得死死的,现在我一耍横,他不就哑口无言?

  林瑞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怀疑的望着我,张口结舌:“什,什么,我还欠你钱?”

  我庄严的道:“当然,您知道,在商言商,最讲究一个信字,我再详细点说一遍,你为什么欠我的钱,您看,你不来取货,原玉的老板老催着我要那原玉的钱,那原玉可花了我七千多两银子呢,我要给人家原玉的钱,只有把你那玉卖了,可卖得急,还没卖够两千两银子呢,加上玉器的手工费,还没算上一些鸡毛蒜皮的伙食费,跑路费啊什么的,还差了上千两银子,我自己倒贴了一大笔,要不然,您找给我?”

  我向他摊开洁白的手,他望着我的手,又望望我,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有如此的女人:“你,你,你……”

  我道:“我,我,我什么?要不,咱们官府见?我知道,你在这儿手下多,欠债不还,来个杀人灭口把尸体就地掩埋是常有的事,但您那么有钱,为了这欠的千来两,背个杀人的罪名,您值得吗?”

  你看,我把他编排成未来杀人犯了。

  其实我这种手法,来源于现代各生产厂家之间的资金扯皮,我看得多了,有时候,一个生产厂莫名其妙就差人一大笔钱,就是因为时间的问题,国际厂商之时打不完的官司,不也因为时间?

  我本来不准备这么对付他的,可谁叫他把我搁在墙上,差不多两个时辰呢?谁叫他那么有钱,还向我这个穷人要债呢?

  他看了看天,抚了抚额,我认为他是在仰天长叹,我用同情弱者的目光,皱着眉头道:“这样吧,我知道,这么大笔钱,上千两银子,公子您也可能没带在身上,要不,您打个欠条,以后有空了,还给我?”

  

第三十三章 寿礼的价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