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太后娘娘

    我正准备自动自觉,自缚双手,走出屋外,也没指望小福子能救我,看他的神情,仿佛颇为忌惮琼花身后那几位太监,看来,如果要战,可能有一场恶战,而且,还准输,皇宫内外,可就我们两人,既然赢不了,那么,还是投降吧,识实物者为俊杰……

  我满脸堆笑,迎向琼花,琼花面无表情,让我更加不安,把辣椒水的刑罚,升高一级,想象成了剥皮抽筋。

  我道:“琼花姐姐,您忙呀……”

  琼花望了一眼我:“我不忙,不过,太后传旨,要你过去……”

  我没有想到,琼花带来的,是这样的一个消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从来与我没有交集的太后娘娘怎么忽然之间想起了我?我在这里面尝道了阴谋的味道。

  紧绷的心一下子放松又提了上去是什么感觉?就是我现在这种感觉,摆脱了辣椒水,剥皮抽筋的恐惧,我的心才一放松,马上又往上提,我想起了太后古井无波的脸,虽善似观音,但决不是一个善茬儿……

  我再次用眼色询问了一下小福子逃走的可能,从他的表情上,我再次确定,那可能等于零。

  可能他们以为小福子也是这个宫里头的,与我有什么关系,虽说只宣了我一个人,但小福子做势要走,他们竟不让他走,把他也一齐带走了,见到如此阵势,我的心又直往下沉。

  琼花在前边带路,我与小福子走在中间,几位太监跟在我们身后,把我们俩像夹心饼干一般被夹在中间,向前走去。

  我一路上思索着逃跑的可能,我身上还带了几种自制毒粉,我想,如果在一个避静无人的地方,向那几名太监撒上一点儿,我与小福子是不是可以趁机脱身呢?

  我想着,手就不自觉的往藏毒粉的地方,怀里摸,可那手还没到地儿呢,我就感觉身后扫过几道冰冷之极的目光来,我的背脊感觉寒风阵阵,我终于了解,原来目光,它不是没实质的……

  我把手放下来,老老实实的放在身旁两侧,身后那目光又变成和风熙熙。

  看来小福子早就知道了身后那几位太监的实力,眼光斜了我一眼,又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我忽然觉得,我们两个人怎么像被押上刑场呢?

  一路上寂静无声,我几次想问问前面带路的琼花,刚想开口,可一望她冷冰冰的后脑勺,想起她平时对我的态度,我就有点儿犹豫,这个女子,可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又回想起,我让她吃了一只小青虫,虽说早就已经消化了,可这女子与小人的至理名言,怎么它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呢?我怎么对给她吃青虫,有点儿后悔呢?也许,改吃毛毛虫比较好……我一边走着,一边想着,我想,原来,我也有不敢开口的时候……

  终于,经过漫漫长路,我们被押着,来到了太后娘娘的寿宁宫内。时间已是晚上,可寿宁宫,依然灯火通明,一看这场面,我的心象跳鼓一样,又上下窜个不停。

  一走进宫,琼花宣道:“禀告娘娘,人已带到……”

  我与小福子忙下跪行礼。

  几名跟在我们身后的太监行礼之后,自动自觉的站在我们两旁,看来,防备着我们呢,怕我们冷不丁的,要胁太后,其实,我也有点儿这个想法,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吧。

  可没搞清楚太后为什么要我们来之前,我想,还是老实一点儿的好,以前在路上那撒毒粉的机会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在人家的宫里头,哪里还有丝毫耍手段的机会?

  太后望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两人,点了点头,道:“平身,哀家要问你们几句话,你们可得老老实实的回答,可不准胡乱说话……”

  我想,我当然得老老实实,不老实,成吗?

  太后道:“我听人禀报,说你知道娴妃娘娘的一些事儿,有哀家做主,你就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吧!”

  我想:你要我说什么事儿,娴妃娘娘的事儿可多着呢?是要我说她假冒的事儿啊,还是说她是大齐内探?再说了,司徒还在她手里头呢,如果我说了,她会放过司徒?可关键的是,到底是谁禀告她这件事的?

  我用眼角余光望了望站在一旁的琼花,难道是她禀告太后的?如果是她,那么,她就不会把娴妃身为大齐密探的事告诉太后,具我所知,她自己,与那大齐可能也有扯不清的关系……

  我忙恭敬的道:“奴婢自调入青凤宫,只负责打扫配药等低微小事,娴妃娘娘的起居自有紫兰姐姐照料,紫兰姐姐出宫之后,娴妃娘娘见奴婢尚通医药,才将奴婢升为尚仪,但时日尚短,娴妃娘娘的事儿,琼花姐姐知道得比我还多呢……”

  我看见琼花头上插的那朵小金花儿颤动了一下,她忙跪下来,向太后磕头:“太后娘娘见谅,奴婢在青凤宫实在只是一名端茶递水的小小宫女,实在不知娘娘所问何事……”

  说完,直磕头,嗑得大理头砖砰砰直响,眼见额头流血了,可一看,没流血,我就想,琼花的武功还真高,可能练了铁头功呢。

  可能琼花一向给人的感觉是老实本份,忠直木讷,对她这一翻表演太后脸上有了不忍之色,而我,一向给人的感觉就是卖主求荣,奸滑如狐,无耻小女人一个,所以太后一挥手,叫人阻止了琼花的自残行为,向我冷冷一笑:“你也不用帮着你们主子,她有什么事,哀家都知道,只不过向你证实一翻罢了,如果你要同流合污,倒也怪不得我了……”

  我想,您倒是提个醒儿,到底要我说娴妃什么事才好啊,你不开个头,我可怎么说呢?

  不过,我看见琼花的行为,倒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琼花,她没告发我,可能她自己也被太后娘娘控制住了,那么,到底是谁向太后娘娘禀告了什么事呢?

  太后坐在凤椅之上,等了一会儿,她微睁双眼,看了看脚下跪着的两人,她看见那位贾尚仪卑微而畏惧的样子,与以前那位紫尚仪精明利索的样子相差如此之远,她不由得怀疑,娴妃娘娘是不是脑袋真的进了水,竟换了这么个人来主掌她的青凤宫,难怪,那位暗告之人如是说,这一切的真相,只要问那位贾尚仪,她一定会指证的。

  她心中冷笑,看来,这娴妃娘娘必与贾尚仪结成同盟,才会让这女子当了青凤宫的尚仪,而贾尚仪,她记得很清楚,原本为司徒贵妃娘娘宫中的女官,想起被打入冷宫的司徒娘娘,她并没有为她可惜,宫中的每个女人都有她自己的归宿,如她自己,她的归宿就是太后一样。

  

第三十六章 太后娘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