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毒非毒

    其实,我在房门口写上的那几个字,就是为了吸引她进屋看一看,她的武功肯定是高的,但武功怎么高的人,她也是人,也会有好奇之心,她看见门口写的字,必定会想,我会有什么不舒服的?难道,屋内有什么古怪?于是,会武功之人,就会以掌风打开房门(这就是我听到的第一声咣当之声),这时,她就会发现,屋内并无异样,唯一的异样,就是铺满锦缎的木榻之上小茶几的茶壶上面贴有一张纸条,那纸写了几个字:“毒药,你敢饮吗?”

  她当然不敢饮,于是,又一个掌风,前一个掌风不是没事儿吗,那么,在她的心底,这一个必定也是没事儿的,她把茶杯打落,茶杯里装的,当然不是毒药,而是水,水溅在铺满锦缎的木榻之上,锦缎竟无缘无故的燃烧起来……

  要知道,这里是冷宫,冷宫如果发生火灾,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心里明白,我更加明白,如是,她忙连连挥掌,掌风阵阵,想扑灭那火势,火势倒真的被她控制住了,但这个时候,却开始冒浓烟,浓烟之中,还隐隐带有香气,她暗叫不好,浓烟之中有毒,忙屏住呼吸,打开窗户,想让那浓烟散发出去,也顾不上,浓烟的粉尘落在她的皮肤之上,面颊上……

  她以为,毒下在香气之中,由鼻孔钻入,却想不到,其实,那些粉尘,才是毒药,粘在皮肤之上……

  黑色的粉尘粘在裸露的皮肤之上,仿佛有粘性一般,怎么擦也擦不掉,而身上却越来越痒。

  她不得不自动自发的来找我。

  其实,这毒是她自己惹来的,我放的东西一点毒都没有,如果她不把放在床榻上茶几里的那水杯与水壶打翻,毒,怎么都不会形成的。但是,她第一次用掌风打开门的时候,并无异样,又怎么会不第二次再用掌风呢?尤其是看到那几个字之后?

  其实,这种毒,是挺难下的,它本身无毒,遇水之后,产生火苗,如果充分燃烧,也会无毒(我没有火石的时候,还经常用这种东西来生火呢),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扑灭火苗(她怎么会不扑灭呢,这可是冷宫,她可是假娘娘,发生火灾的后果,我想她肯定会很明白),让浓烟产生,那么,就会形成一种粘在皮肤上,使得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产生皮肤过敏的粉尘,而皮肤过敏,我想,不管你武功多高,可以避免不了的。而粉尘粘在皮肤之上,极难洗掉……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叫她用这个药丸洗澡了吧,其实,它是什么解药?不就是我特制的一种强力清洗剂吗?

  当然,我为了保持它的神秘感,把它放在一个让人绝对想不到的地方,粘在假娘娘的铜制茶壶内。有什么人会想到,解药竟在她自己饮茶的茶壶里边?而且茶壶上还贴了几个字“有毒,你敢饮吗?”,这一切使她更加相信,我真是一个毒药大王。制出来的毒匪夷所思。

  其实那个所谓的毒药,只不过是一种虫卵而已,我在其上加上了遇水即燃的物质。

  其实,这种东西,我一般不用的,太费神,一丝一豪的差错都不能有,要不然,什么效果都没有,可谁叫我身上只有这个东西呢?而且我自己本身也怕痒,我的脑中才想了一下刚刚假娘娘挠痒痒的情景,身上就感觉有点痒痒的,看见她那个样子,就更加痒了,其实,我不想用这种方法的,哎,谁叫她不见我的,要不然我也不会采取如此的手法啊,我身上还有点儿发痒呢(这是心理作用),这可不能怪我,你假冒的是司徒,那可是我的主子呢,人家有肖像权的吧,你假冒人家,也要打声招呼的吧?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琼花没有问我有关毒药的事,她只是默默的打量着我,仿佛我脸上贴了金花,望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终于忍受不了她探究的眼光,问她:“你看什么呢?我脸上长疮了?”

  她忙把眼光调转,望向屋顶的蜘蛛网。我跟着抬头看了看,那上面又没蜘蛛,你看什么呢?

  还正要问她一番,假娘娘走了进来,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假娘娘,发现她长得与司徒真还有几分像,不知是不是戴了人皮面具?

  可仔细一观察,发现她眼角有了皱纹,我想,她干嘛戴一个这么显老的人皮面具?要戴,也戴个年青一点儿的吧?女人,不都是喜欢年青的吗?难道,这就是她的真面目,而不是所谓的人皮面具?人皮面具会有如此栩栩如生吗?

  我抬眼向她望去,烛光下面,夜色朦胧,她眼角细细的皱纹却清晰可见,但我还是可以看出来,她昔日的美丽,花如颊,眉如叶,眼如秋水,可惜的是,手段却如此的狠,比我狠多了。

  想起她加诸于我身上的手段,我不由得心有余悸。忙微微对她一笑。

  看来她的气还未消,对我的示好,丝豪不与理睬。我忙想再接再励与她打好关系,她却指风忽起,点向我,我失去知觉之前,最后的想法是:一定要小福子学好点穴与解穴……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晚,琼花已经走了,我闻到了屋内阵阵的香气,感觉腹中极为饥饿,我转过头,看到桌子上坐的,是那名女子,眼光平和,带着深思的神情望着在床上坐起的我。

  我感觉,她与琼花不知道谈了什么以后,那态度又改变了。表面上看,至少不把我当成她的敌人,还有点儿亲切的味道在里面。

  她问我:“吃不吃点儿东西?”

  她的语气突然之间变得和蔼,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个女人她又要耍什么恶毒的手段?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我躺的不是我自己的那间破屋,而是她的这间屋子,床褥全部都换上了新的,打扫得干干净净,桌子之上,香气扑鼻,这香气,我比较熟悉,经常是看得见吃不着的,当然,我叫小福子偷了两次给我,那是皇上才有福享受到的千层拔丝糕,连司徒身为贵妃,也只不过在太后的寿宴上享用过一次,因为这种糕点中掺入了极为名贵的千年雪莲。

  我笑了笑,走到桌边,坐下:“我忘了,我今天可一天都没吃东西呢……”

  那女人眼中异色一闪而过,我认为那是欣赏之色,也可能是看见异种生物的惊讶之色(异种生物及脸皮极厚之生物)……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桌上的糕点,有得吃的时候,当然要尽量的吃,更何况是这样的顶级点心,吃一次,可少一次。

  我吃完桌上的糕点,又一大口茶饮下去,当茶入喉咙,一股清如兰麝的香味在胸腹之中慢慢的弥漫开来,我才知道,这茶,也是极品,也是只有万人之上的那位皇上才能喝得到的,我吁了一口气,停下来,比较粗鲁的用衣袖抹了抹嘴。

  

第四十一章 毒非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