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公主内情

    原来这一场差点让他死亡的刑罚,鬼死神差的却帮他提升了功力,制之死地而后生,原来真有这样的事儿?但我却还是心有余悸,我问小福子:“说老实话,你会不会后悔,我给了那一本书给你?”

  小福子看了看我道:“我知道,你一直在利用我,但是,除了你,这个世上,还会有谁关心我,既使是利用着关心我?你豪不犹豫的把江湖人求之若渴的武林密笈送给我,让我能从被人鄙视被人看不起的情况下,真正活得像一个人,我又怎么会后悔?”

  我想不到,在小福子的心目中,我倒成了他的恩人了,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心想,我对小福子是不是太过冷酷了,竟如此确定,他能从那一场刑罚中生存,如果不是这一场巧合,差点真的铸成大错……

  看来小福子还是了解我的,他问我:“你问我的功力提升的事,是不是有什么要我做的?”

  我看了看他理所当然的样子,忽然觉得内心有歉然……

  我道:“如果让你现在潜入皇宫,到藏书阁查一本名叫起居录的册子,应该可以的吧?”

  小福子冷冷的望了望我:“我到你的住处都轻而易举,何况是那个鬼都不去的地方?”

  我想起来了,原来,小福子打做太监起,第一个呆的地方,就是那里,我倒忘了。

  这是一本记录当今皇上起居饮食的册子,当今天子,身为天下所系,为传后世,当然有这么一本类似于史记的东西把他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记录下来。我穿越的这个年代,有点类似于五代十国之时,却也不尽相同,但某些方面,还是有些类似的,就是有关皇帝各种典章制度,比如,这种名为起居录的册子,由书记官填写,记录的是皇上每天发生的大小事情,当然,其真实程度还是有待商榷的。

  我估计,以当今皇上那脾气,史官们所记载的肯定全是歌功颂德的好事儿,坏事儿肯定是一件都不敢记的。

  不光是他,就连人称一代圣君的皇帝唐太宗,有一回还想走后门儿,要当时当史官的褚遂良把记载其言行的起居录给他看,我估计他是想着把记载着的对他不利的言行给改了,褚遂良一梗脖子,道:“只有做了坏事的帝王才老想着看自己的起居录……”把唐太宗气得直吹胡子,但也无可奈何,还假惺惺给褚遂良加官进爵加以表彰。

  但当今皇上,他有唐太宗那么大的胸襟吗?如果真有什么错处儿被史官给记载了,那史官的脑袋恐怕也掉得差不多了,我估计,这起居录记载的事实很可能百分之百都是好事儿,但它毕竟是一个比较真实的东西,如果是真实的东西,倒从里面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来。

  比如说,当年,身为长公主的昭月年轻之时,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为什么皇上会单单派她的驸马薛长贵调查大将军之事?

  联想起小时候爬树之时,大将军对公主有礼而冷淡的样子,再想一想他们的年龄,我的脑中不得不有了一点儿暧mei的联想。

  小福子带来的消息,证实了我的联想:皇长公主十五,甑选驸马,司徒参将甚得公主之心,但参将以家中有妻拒之。

  短短几条记载,让我读出了不少内容,原来大将军与昭月公主还有这么一出戏,可见司徒的娘亲魅力有多大,大将军连公主都不要了,与那陈世美型的薛长贵完全不同。

  我想,公主可能对大将军一直不能忘情,既使已经嫁给了薛长贵,皇上明白这一点,而薛长贵更加明白这一点,要不然,皇上是不会派薛长贵去调查大将军通敌一事的,皇上是要制大将军于死地,派他的情敌去查他通敌一事,想不死也难了。

  想想薛长贵服毒自尽死于太后宫中,临终前还记挂着公主,想来对公主倒是一往情深,只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心甘情愿的自杀,而且出卖了自己的主子娴妃?

  西楚自司徒大将军战败,边疆原气大伤,大齐理应趁胜追击,这个时候,却传来大齐皇帝病重的消息,派太子监国,边疆战事停歇,西楚至此才稍稍得以喘息,但大齐派驻边疆的重兵并未减少,看来正等待时机。大齐太子勤于国事,朝政理得井井有条,大臣们交口称赞,连二王子宣王与刚刚回国的三王子瑞王尽皆臣服,太子府每天人来人往,送礼接交之人不绝,只等皇上百年,齐国太子齐少渊登上大宝,指日可待。

  我与小福子坐在人声鼎沸的群芳阁,听着这些来自于五湖四海的商贾们谈论大齐的时事,那场让西楚损失了十万兵马的战争,仿佛变得极为遥远,而今,人们拥着如花的美女,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享受着战争止歇带来的短暂欢愉……

  我坐在厅中当眼的位置之上,周围的人时不时横眉冷眼的朝我这桌儿看,他们当然不时白,这个貌不惊人,衣不显贵的人他怎么能坐在最好的位置上,坐在最好的位置上也就罢了,他怎么还能揽住平日里对其它客人从没好眼色的冰美人抱琴?揽住也就罢了,他还时不时叫抱琴给他拿这个,拿那个,整个把抱琴当小丫环使?使他们更气愤的是,这从来不笑的抱琴,怎么就笑吟吟的脸上如挂上了一朵花儿,不停的向那年青人的献媚讨好?

  莫非,这年青人大有来头,是某位贵亲微服私访?看他那派头,那气势,只怕是的,周围的众人不由得眼中带了几分敬意,还好,没人敢上前多管闲事,天子脚下,人人学得都比较乖精。

  我眼角的余光扫过那些人,看着他们看我的眼色由横眉冷眼到稍带敬意,不过,怪只怪抱琴崇拜者太多,我正吃得高兴呢,就看见抱琴的脸色陡的一沉,原来笑若彩霞的面孔,一下子沉若冰霜,我一看,来了一个老头儿,六七十岁了,身穿绸缎衣服,头发花白,满脸堆笑,向抱琴走过来……

  

第四十九章 公主内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