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抱琴

    群芳阁中,有一处不被人知道的小院落,小院落长常的空着,不过每天都有人打扫得干干净净,最近几天,里边却住上了人,抱琴来到小院落前,对跟着的丫环道:“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在外面候着吧!”

  出身青楼的人,既使是个丫环,可都是人精儿,那丫环听了,默不做声的向抱琴道了一个万福,静静的站在门外。

  抱琴来到一个清雅的房门前,扬了扬手,敲了敲门,门内传来一个冷冷阴柔的声音道:“进来吧。”

  她听到这个冷冷的声音,内心一阵发寒,她想起了那个寂寞清冷的男子,眼神中不带一点感情,她想不明白,自己的老板,怎么就和这么一个冷酷的太监搞到了一块儿,明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她推开门走进去,老板正斜斜的坐在床榻之上,饮着一杯茶,吃着点心,看见她进来,向她微微一笑,示意她也坐下。

  那名太监一声不哼立在离老板最近的角落里,微闭着双眼,仿佛没她这么个人存在一般。

  抱琴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对那太监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便也不理他,径自在桌边款款而坐。

  我看见抱琴缓缓的坐下,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真真一个玉带生香的美人儿,难怪连品玉坊那位六七十岁,脚已经迈入棺材的品玉老师傅仲玉清,偶尔见了她一面,念念不忘,为了听她弹一支小曲儿,在她的温言软语的之下,竟连这样的谎都愿意去撒,当然,抱琴编了一个让人忍不住打抱不平的故事:林管家见色心起,竟想用强,但终不成,怀恨在心,终日派人跟踪抱琴,抱琴烦不胜烦,只不过为了保护自己,才想着让人略微教训他一翻。品玉老师傅虽然年纪已大,但是,在这样的美人儿面前,怎么都要充一翻英雄的,何况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只不过事是而非的撒一个小谎,把真玉说成假玉而已,但是,他也没说一定是假的,是不,他只不过把是假的可能性说成了百分之八十而已……

  他虽是玉石界的老前辈,可那玉石的真假,本就难以鉴别,偶尔失一回手,并不能影响什么,更何况,抱琴的小曲儿,可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

  我看见抱琴不停的用眼光扫立在角落里的小福子,满脸不自在,知道她有点儿怕小福子,我想也是,小福子这个人脸上一般是满脸的冰霜的,近他一丈之内的人一般都被冻得半死,连近他一丈的蚊子都不能幸免。

  我玩弄着手上的人皮面具,心想,幸好品玉坊这次派去对帐的是曹掌柜的侄子,与我还有几分相似,林管家对他不太熟,要不然,要我去扮一个林管家极熟的张账房,不露出马脚才怪呢!可见,这皇亲国戚般的任人方式,有些时候,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他的可信程度就很高。用光线穿过水中发生折射的原理,给他探明了墨玉算盘的好坏,这件事是真的,因为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而用紫色药水探查金带玉的真假,这件事可是没边儿的事,我还想发明这么一种紫色药水呢,可惜,科学水平没达到那程度,只好弄虚作假……

  我问他:“你跟踪那林管家到了什么地方?”心想,他猫在草地里这么长时间,怎么一个红包都没咬起来呢,想当初,我与他监视那青鸾的时候,蚊子也找人来咬,专咬我,不咬他,因此,我下了结论,这小福子,必定是冰块做的,你想啊,蚊子能咬得动冰块吗?

  小福子睁开微眯的双眼(他现在经常是这样的姿势,听说可以随时随地的站立着练功,我认为他是在摆酷,看把人家抱琴吓得?),他望了望我道:“后院的一个假山旁,他在那里见了一个人,是个女人……”他看了我一眼,“这个女人,你我都认识,是琼花……”

  我噢了一声,心想,看来,青鸾与琼花都在那后院,而且,很有可能司徒被困在那里。一想到此,我心中忽有一个模糊的想法,我问小福子:“那后院,在哪里?”

  小福子道:“那后院极为荒凉,杂草丛生,仿佛很久没人修理过,看来,荒废了很久了,只有一座假山,假山旁边有一棵大树,大树极高……”

  我打断他的话:“那是棵榕树,极高极大,两人才能合抱,树冠差不多覆盖了整个后院。”

  小福子问:“你怎么知道?”

  我想,我当然知道,想当年,我还在树下被狗追来着……

  我笑了笑道:“我知道他们躲在哪里了……”

  小福子迷惑的望着我:“难道躲在假山之内?”

  我摇了摇头道:“那个假山那么小,怎么可能躲人,说是有地下暗室吧,那么多人,要全部隐藏起来,暗室应该非常之大,但那是不可能的,那地方我可熟着呢……”

  那地方不知多少的蚂蚁洞,蛇洞,都被我与司徒挖了个遍,怎么可能可暗室存在,而不被我们发现的?更何况我跟父亲学了机关暗道之后,为了加强实践,我可把这四周围都考查了个遍的。

  小福子道:“我在公主府明查暗访了好多天,那一群人仿佛消失了一般,不见踪影,唯一怀疑与那群人有联系的林管家一点儿不正常都没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怀疑,这一群人是不是进了公主府……”

  我淡淡的道:“如果不是更重要的事,林管家又怎么会去惊动那一群人呢,一个管家,竟有能力花上几万两黄金买一块金带玉,先不论他用这块玉做什么,但必定是有人指使他买的,联想起齐国太子监国,大改朝政之风,隐隐有登上皇位之意,而最先准备的,莫不是有皇帝名号的印章?我想,连到大齐从商的商人都如此的风传,那么,这件事,那莫不是真的?而这块金带玉的大小尺寸,不是做印章最好的材料吗?大齐的暗探却正好这个时候,进入了公主府,不见了踪影,想必,不光是为了躲藏行藏,或是为了把司徒暗藏在那里,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这块玉……”

  事关重大,就不能容得半点差错,所以,林管家请的名为玉魂止的老师傅仲玉清怀疑这块玉是假的,心里就慌了神,那些齐国暗探们也慌了神,必定催着他辨别真假,如果把一块假玉送给太子,是什么样的下场,我想,他心里明白得很。那么,如果来了一个品玉坊的小子,看起来还很精通鉴宝的样子,他又怎么不会急病乱投医呢?俗话说得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玉石界说不定就磞出个人来,能用旁人所不能的方法鉴别金带玉呢,虽然可能还要找人来确认,但多多少少也给了一点准信儿,不是吗?

  当然,我所用的方法,也就是撒了一点紫色药水,实际上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唯一的作用,给了林管家一个定心丸。

  对林管家说来,如果可能会有鉴玉的结果,他又怎么会忍得住不去通知他的上级呢?

  我想,还好我这个人到了哪里,都喜欢跟人家聊天儿,要不然,还真不知道鬼手坊的算盘被卖给了哪些人,鬼手坊的那个黑心老板为了压下我图纸的价格,利用感情投资,给我聊了不少趣事儿,今儿个,正好派上了用场,谁叫老板你这么黑心呢,你那商业秘密露了出来,就当我便宜卖给你图纸的折扣吧,你看,我又睚眦必报了,还没完没了呢!

  

第五十四章 抱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