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于《誓不为妃》纸书版的问题

    最近很多读者问我,为什么网络上的书比纸书版多了这么多,好有人怀疑是别的作者写的,也有读者问我,剩下的部分还出不出版,这里说明一下,因为,与出版社签订的合同是上下两册的,因此,纸书版就算完成了,剩下的部分是网络版的,剩下的应该不会出版了。

  如果读者们认为看得不过瘾,可以看网络版的,那里内容比较多,也比较完整。

  还有,我的新书《冏冏有神》虽是都市言情题材的,不过,很多人都说比《誓》写得好,去看看吧!

  《冏冏有神》试阅

  锲子

  自来到天上,每走到银河边上,我总会听到银河水的咆咽悲鸣,我手下的小仙要我别老在那地方走。

  我问他为什么?

  他言语闪烁,沉默不语。

  我呆在天上过了几百年,才知道,这银河边,的确是不让寻常的神仙走的,难怪,平时这里,连仙影都没有一个。

  只因为,这里是天帝储君白止与商洁走过的地方。

  几万年前,银河边,他们俩人的身影是很河边一道亮丽的风景,可到最后,这道风景却充满了血腥味儿。

  因为,白止最终一剑刺死了商洁,让她魂飞魄散。

  还因为,商洁是妖族的公主。

  那个时候,妖族与仙族是势不两立的。

  妖族想在天上分上一杯羹,就只有与仙族大战一场。

  仙族不管老仙还是少仙,对白止这一番作为,都充满了崇拜敬仰,认为他大义灭亲,为了仙族的未来,亲自杀死了自己最喜欢的女子。

  自那一战,白止君的声望得到空前的高涨,甚至直逼天帝,天帝很欣慰,寻找了几万年,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可以心止于水,可以继承自己位置的完美帝君。

  这个故事,在我听来,充满了悲戚与忧伤。

  当白止用赤霄剑刺入商洁心脏的那一瞬间,两个人可否伤情?

  可是,呜咽悲鸣的银河水不能回答我。

  自小仙提醒之后,我也很少再去那里了。

  我是一个非常明哲保身的神仙。

  我认为,这与我没多大的关系,他们两人,一个是帝君,一个是公主,都属于站在云层顶端的人物。

  而我,只是一个守园的小仙官。

  守的是蟠桃园……

  就是当年斗战胜佛偷吃桃子的蟠桃园。

  可多少年之后,回首一身,我这才知道,自我在银河边上踱步的时候,那两个天之骄子,就与我有了扯不断的关联。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位无忧无虑的小守园仙官。

  手底下管了一个守园仙,帮手摘摘桃子之类的,剪剪桃子树上的残叶之类的。

  第一章天上(一)

  蟠桃园的看守小仙跟我哎声叹气:又要减薪了,待遇又要下降了,人间暴发金融危机,搞得天上的供奉大减了,问我该怎么办?

  他的意思是叫我私底下给他加发点人工。

  我道:“怎么办,凉拌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截留的蟠桃园的桃树,卖给各路小仙,嫌的盘满钵满,我还没跟你分成呢,你倒敢跟我提钱!”

  我是蟠桃园的守官,新提上来的,这些手底下的小仙都不大服我,说得也是,眼看着某一个小仙要升职了,可来了一个空降军,说什么都不大服气的。

  当年,斗战圣佛当这个蟠桃园的小官的时候,留下了一大堆乱摊子,比如说他偷吃的仙桃数量,就是一个极大的乱摊子,形成了一笔黑帐,便宜了这些小仙,偷偷的藏了几个桃核下来,随便与一些杂树养在一处,倒也长成了气候,暗自偷偷的卖给各路仙家,所以,如今的蟠桃园是一个肥得流油的地方。

  那小仙一瞥嘴,边走边咕哝:“人家太白金星都有补贴给炼丹的童子,怎么我们就没有?”

  我很生气,叫住他:“喂,小包,你给我站住,从今天开始,那几棵黑树,五五分成!”

  那小仙吃惊的回头望着我,沧然而泪下:“我们那几棵树,只不过为了补贴加班没有工资而已,天庭发下来的补贴本来就少,您还分去一半,我们怎么办?”

  我道:“怎么,不满啊,那三七算了,你们三,我七,要不,咱们都不要?全上交了?”

  那小仙忙跳着脚道:“五五就五五吧,您别再低了!”

  这小仙原本是蟠桃园里面的一只蚊子,饮了蟠桃园里面蟠桃的汁水,经过三千年,居然化成人形,刚刚好斗战圣佛那一年大闹蟠桃会,蟠桃园里面的守卫仙糟到连累,撤的撤,罢的罢,而蟠桃园那时却是一个清水衙门,一向没有什么油水可捞的,经斗战胜佛一闹,树上的桃子都记下了数儿,多了还好,少了一个半个,甚至于一口半口,都是守园仙的责任,所以,蟠桃园没人愿意来,只好提拔了这位蚊子仙,当了一个小小的守园。

  可是,却便宜了这位蚊子仙,他算得上是这里的老人了,所以,当年斗战胜佛那一场大闹,他很清楚,所以,那几个黑桃树,被他不声不响的瞒了下来,也就是靠了这几棵黑桃树,才能在天庭经济下滑之时,蟠桃园还能富得流油。

  其实,我应该感谢他的,不是因为这个老仙,我作为一个守园官,只怕穷得连仙裤都买不起。自从知道他私底下的买卖了以后,天庭发下来的仙币,我理所当然的扣了一半……所以,他来找我要人工,是有道理的。

  可是,我自从上天之后,心情一直不大好,遇见谁都是黑口黑面的,所以,他这算是触到了霉头上。

  我不愿意成仙,非常的不愿意,更何况,做的是这个只管两个人的芝麻绿豆小仙?但是,我没有斗战胜佛的本事,不能大闹天宫,明知道人家糊弄了我,我也只有忍了。

  本来我在人间好好的,生活多姿多彩,手底下管了百多个人,算得上是一个部门主管,年薪百万,现在给我一提上来,管两个小兵,而且在这么个偏僻的角落,每天对着蓝天白云,想不闷死都不行。

  提我上来的太白金星说得好:好好干,过上那么千儿八百年的,就给你提职加干!

  一想到他说话的样子,我就想一把扯掉他的胡子!

  千儿八百年啊,怎么熬啊!

  天上进行了改革,引进了人类的钱币关念,称为仙币,天庭发下仙币,让神仙们用此流通,买卖仙器,仙丹等,自从五五分成之后,我手中富余的仙币多了起来,天庭岁月实在太过无聊,就想干点什么,想一想啊,我在下面,假假的也管了百来个人,整天发号司令,很有几分威风,可到了上面,连个捧场的人都没有,所以,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蟠桃园办得热闹起来。

  当然,招人是不可能,也没有敢来。

  但是,招动物不行么?

  于是,我在蟠桃园办了一个宠物之家。

  天上的仙宠非常的多,仙兔,仙虎,仙豹,大多都是仙人们的宠物,或坐骑等等,这些宠物经过了几千年的枯闷岁月,整天被仙人们抱在怀里,养尊处优,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缺少运动,缺少情感交流……要知道,能被仙人们抱在怀里的仙宠们那可都是千里挑一挑出来的宠儿,没有神仙挑上一群一种种类的,这种动物,没有同类做伴,非常的孤独,非常容易发生心理问题,由于他们大部分不是由正常途径得道升天的,而是由于主人喜欢,提拔了上天的,就是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意思,他们的地位,说起来还是比仙人们低了一截的,所以,他们就仿佛人间皇宫里的太监一样,既受主人的宠爱,可实际上,却自卑得很。

  别以为这些可以变成人形的仙宠们就与人一样的思考模式了,实际上,他们虽然能口吐人言,可一样还是动物,还因为跟的主人不同,形成了某些不同的心理疾病。

  更别说那些不能化成人形的宠物了。

  所以,宠物之家一开张,就迎来了无数的客人,蟠桃园非常的热闹,整天狗吠猫叫,少了那几分冷清,我感觉很满意,很有些在人间的办公室的亲切感觉。

  渐渐的,某些仙人不喜欢自己的宠物了,也拿到这里来,找我们脱手,或与其它宠物交换,这门生意虽然对宠物们比较残忍,但说来奇怪,宠物们自己倒很是欢喜,也许,几千年跟同一个主人,自己也厌烦了吧?

  于是,宠物之家越发办得如火如荼起来,我不但在这里对他们进行心理的咨询,而且,告诉他们,宠物,也要有物权,要争取自己应该有的权利,争取平等,自由,等等,他们经过我的教导,居然自发自觉的组成了宠物协会,互相之间经常联系,联成了一气,一宠有难,八方来帮,渐渐成了气候。

  自然,也有一些宠物,为了感谢我治疗好他们的心理疾病,便悄悄的拿了主人的仙丹仙物送来作礼,我也就毫不在意的就收下了,在吃酒饮茶之时,也就毫不在意的当成零食嚼巴嚼巴吞了下去。

  吃了这些个仙丹,倒也没什么大的用处,只不过有的时候,吃得多了,却要上多几次仙厕。

  还有一些宠物,在宠物中心看对了眼,相互之间眉目传情,等走出宠物中心的时候,结成一段良缘,自不必说。

  宠物中心越办越大,在天庭很有几分名气,就吸引了一个大人物。

  这天早上,我如往常一样,来到了宠物中心,宠物们都外去散步了,只除了哮天犬,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他化成了一条小狗,搭拉着尾巴,绻缩在角落里,一声不发,我知道,这条哮天犬的心理问题很大,得了明显的忧郁症,不管我怎么开导,他总是有气无力的,这种状况,具我所知,是害了严重的相思病。

  经过我锲而不舍的打听,最终,我才知道,哮天犬的确害了相思病,他喜欢上了白止君养的宠物,白猫。

  这我可就没有办法了,总不能跑到白止君那里做媒吧?

  我不由同情的望着他,深感这种跨越种族与强权的爱,多么的让人感动。

  只可惜,那只白猫没有发病,要不然,也被她的主人抱来这里,让我诊断诊断,让两人联谊联谊,不是更好?

  对着这只害相思病的哮天犬实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于是,我便信步走了出来,踱向蟠桃园。

  蚊子仙很恭敬的在蟠桃园的园门口向我打了声招呼,最近,蚊子仙很老实,自从我办了这个宠物中心之后,他便从心底开始佩服我,他以前卖那黑蟠桃,是要担些风险的,但我办的这个宠物中心,却一丝风险没有,进帐反而大过了他那蟠桃买卖,他跟着也捞了不少油水,养得身宽体胖,我常常劝他该减减了,该减减了。

  他却对我说:“没吃饱饭,怎么有力气减肥?”

  所以,他是还是照样海吃海喝的。

  来到蟠桃园,我在园子之中徘徊,想起自己用那几棵黑桃树上的蟠桃酿出来的桃儿酒,就埋在蟠桃园角落里,今天阳光普照,春guang明媚,正好饮酒,于是,慢慢的踱到那棵桃树底下,翻出了那瓶酒。

  话说,蟠桃酿出来的酒真是不同,一揭开盖,一股浓香顿时散开,弥漫在整个桃林。

  我刚刚深吸了一口气,准备饮上一口半口,身后伸出一支手,一提就提走了那壶酒,我大怒,以为是那只蚊子,于是,准备回身拍死了他

  回头,接着大惊……

  我虽然上来九重天还不够一个月,也知道,面前这位黑袍金边的年青男子是谁,他身上的衣袍,上面隐隐有金龙透出,整个九重天上,没有哪个神仙胆敢着龙袍,他既不是天帝,那么,就是下一届天帝,白止君。

  我忙弯了腰,低了头,向他行礼,心中可实在肉疼得紧,这壶酒,只怕要不回来了。

  我一晃眼,却看见他手里抱着一只猫,白色的猫,娇小可爱,看着我望她,极可爱的叫了一声,喵呜……

  白止君皱着眉头望着这壶酒,很明显,他怀疑这酒的来源不正,这酒,当然来源不正,我自然不会告诉他这酒的来源很不正,恭声道:“君上,这酒,是我用伤隙山上种的桃子酿成的,伤隙山上的桃子,吸收了日月精华,非常的好饮,您如果喜欢,就算我孝敬您的……”

  我脸上微微带了一些讨好,我知道,凡这种高高在上的精明人物,不喜欢人家赤裸裸的示好,他们讲求的是,既使是拍马,也得拍得高雅不凡,不动生色,就像不是拍马,而是在唱歌一般,我脸上的表情,就显下作了。

  果然,白止君望了我一眼,脸色阴沉,随手把酒递回给了我,我松了一口气,终于要回来了。

  第二章天上(二)

  可惜,我那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实在太过明显,我的手刚刚沾了那壶酒的壶边儿,又被他顺手一带,拿在了手中,他淡淡的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就多谢了!”

  说完,提着那壶酒,抱了那只白猫,就往外走。

  我张大了嘴,很有些失落。

  那可是两只蟠桃酿的酒啊!吃了不是仙也能成仙的蟠桃啊!

  想当初,我出了这个主意,用蟠桃酿酒的时候,蚊子仙差点用口水把我掩死,跟我说,这两只蟠桃能给蟠桃园带来多少的好处,这就没有了?

  我跟着他走了几步,嘴里嗫嚅着,想挽留,他一回头,望着我:“你还有事?”

  我想,能不能留一半给我?可我却不敢这么说,只道:“君上,小仙有一事相求……”

  他便点了点头,一笑,左边脸居然有一个酒窝,直笑得满园的蟠桃忽然间鲜亮了很多。

  我恨恨的想,要不回酒,也得给你找点儿麻烦。

  我道:“君上,我这园子里,经常有老鼠出没,虽然说,老鼠仙也是仙,但还未成仙的,偷去一只半只蟠桃,小仙可是犯了大罪了,因此,君上,您能否借只猫给我,为我赶赶老鼠?”

  别以为天上就是净土,除了仙鹤仙雀仙宠,其它什么都没有,其实,天上复杂着呢,地上有的,天上几乎全有!要不然,怎么会养出一只蚊子仙来?

  他望了望手中的白猫,又望了望我,我肯切的望着他,顺便望了望他手中的那壶酒。

  他便也望了望手中那壶酒,笑了笑,终于,他把那白猫递给了我,我接过白猫。

  他对那白猫道:“在这里呆上几天,老鼠赶完了,就回来……”

  那白猫一纵身,跳下了我的手,一晃,变做一个身着白衣容颜极为天真美丽的女子,向他行礼:“是……”

  我望着他提着我那壶酒,极方正端庄的走出的蟠桃园,我猜测,他之所以慢吞吞的走,不腾云,也不驾雾,很有可能,是恶心我来着。

  我可怜的那壶酒。

  变成白衣少女的白猫,很同情的望着我:“白止君如果掂记上了一个人,要被他玩尽兴了,那个人才得以脱身的,我记得,上一次,龙王三太子被他掂记上了,被他玩了三百年,后来三太子无法,拜了菩萨,作了菩萨座前的童子,出了家,才算摆脱了他,其中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层出不穷啊……”

  虽然用壶酒换来了只白猫,我还是心痛这壶酒,对这位白止君增添了几分恶感。

  我把白猫带到害了相思病的哮天犬前面,哮天犬看见白猫,自然是感情流露,唏嘘几欲泪下,相思病一扫而光,而感情纯洁的白猫,对英伟不凡的天庭第一犬,渐渐的心生了爱慕。

  我想,这壶酒真是值得,换得非常的圆满。

  我嘿嘿而笑。

  可我想不到的是,这一换,居然换出了大问题。

  白止君的白猫,居然要跟哮天犬双宿双憩,回去了之后,跟白止君说了,他自然不答应,白猫便向哮天犬倾述,哮天犬登高一呼,联同整个宠物协会,打出巨幅条幅,在天庭之上游行示威,开始罢工!

  蚊子仙惊慌失措的喊醒了在蟠桃树下打盹的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时候,我很有几分失措,稍后便哈哈大笑。

  好不容易摆了幅严肃的面孔,对蚊子仙道:“去看看,去看看……”

  换上织女织的新衣服,脸上还微微擦了些粉,向外走去,一出蟠桃园,就看见各路神仙腾云爬雾而来,无一例外,他们身边都没有了坐骑,可他们的脸上,却不是沉痛哀悼满脸严肃的神色,每个人脸上,很有几分兴奋。

  “啊,太白金星啊,您的麒麟兽也参加了?”

  “啊,恩恩,参加了,您的仙鹤呢?”

  “同参,同参……”

  两个人相互作揖,携手向前,共同爬云而去,很有些同袍的意思。

  我便跟在各路神仙的身后,向天庭爬了过去。

  来到天庭,我才发现,这件事闹大了,闹得太大了。

  只见天庭前聚集了无数数也数不清的动物,哮天犬站在中间,他的身前,用一块巨大的白布,上面写着黑色的大字:还我仙权,反对种族歧视,还我婚姻自由!

  他呼一句口号,仙宠们跟着喊一句,挥舞着旗帜,热闹非凡,喊着喊着,喊到了:加薪,每天工作量不能超过八小时上等等。

  看来,宠物们受剥削与压迫太长时间了,这一次的事,只是一个导火线,终于引得全面暴发。

  天庭的八大天王,天兵天将将他们围着,但很明显,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因为,差不多所有天兵天将的坐骑都参加了游行示威活动,天兵天将们都站着,才了几分威风,多了几分不安。

  而且,这些宠物,都很有一些来历,他们的主人都是大人物,都很不凡,我很清楚的看见,二郎神闪闪烁烁的躲在众仙的身后,对于哮天犬起的带头领导作用,他很不安。

  当白止君披着七彩的霞光走出天庭的时候,口号声终于停了下来。

  自然,又是一番交涉,谈判,罪不罚众,这句话是对的,在双方做出让步的情况之下,宠物们达到了自己的要求,哮天犬虽然不能与白猫双宿双憩,但是,这位冷酷的帝君终于答应,他们双方可以适当的交往。

  于是,宠物们便心满意足的散了。

  神仙们也终于有坐骑骑着回去了。

  我却有了某种不详的预感,想来想去,这一切的源头,恐怕在我,也不知道这位白止君会怎么样对付我这个小仙?

  我很忧愁,每天在蟠桃园长吁短叹,觉得天兵天将会在一日之内包围了蟠桃园,把我从床上提溜了起来,直押往诛仙台,从此魂飞魄散。

  蚊子仙也很忧愁,他忧愁的望着我,等我一停下来,就建议:“咱们关了那宠物中心吧,啊?关了吧?”

  我叹道:“只怕关了也没用,这些宠物已成了气候,他们自动自发组成了组织,只怕最后都要算在我的头上了……”

  我不由自主的长叹了一声。

  蚊子仙没有做声,他向我的身后弯了腰,行礼。

  我回过头,白止君冷笑的望着我,他的身后,是捉拿我的天兵天将,这一次,他手里没有抱着那只白猫了,他很威风。

  我想,该来的总算要来了。

  “蟠桃园守园仙官桑眉,组织策划仙物们反抗天庭,致使天庭的仙路发生严重的阻塞,数万名神仙无骑可乘,并围堵仙庭政府机关长达数小时,严重的影响了仙庭的交通管理,严重扰乱仙庭秩序,罪不可恕,现派天兵天将将她拿往诛仙台,受那五道天雷之罚……”

  五道天雷打下来,我还有渣剩吗?

  果然,他们没有找那有权有势的仙宠们算账,把所有的过错,推到了我的头上,我成了这场仙庭叛乱的替死鬼。

  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啊。

  这位白止君,果然够狠,够无情。

  我无可奈何的等着他们上前捉拿,可奇怪的是,天兵天将都没有动,不,不是他们没有动,而是他们跨下的坐骑没有动。

  他们憋红了脸,想驱驶仙马,仙驴,仙鹤什么的,往我这边跑,可是,这些仙马,仙驴,仙鹤站直了腿一动不动。

  第三章天上(三)

  我感觉,他们憋红了脸的样子,有点像便密,心中想着,可千万别笑,千万别笑,笑了就不得了了,可实在忍不住,哈哈的笑了两声,忙按住了嘴。

  白止君的脸都青了……变成了一张青了的英俊的脸。

  我不禁有几分感动,本来嘛,我开办这个宠物中心,其中心思想是为了打发时间,却想不到,不知不觉的,却被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更让我感动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蟠桃园周围渐渐的围了很多的仙宠们,也不知是天哪个天兵天将的坐骑通知了其它的仙宠们。

  天兵天将在白止君凌利的眼神之下,终于跳下了不听指挥的坐骑,手拿仙器,向我围了过来。

  我微微的笑道:“别紧张,别紧张,我跟你们走就是了……”

  “不行,不准……”

  仿佛大合唱一般,天兵天将的身边,蟠桃园的周围,忽然间传来雷鸣一般的齐吼!

  这是仙宠们愤怒的叫声。

  我看见天兵天将的脸变得煞白,这么多的宠物们一起叫了起来,的确让人很震惊的。

  我还看见,其它骑在仙宠身上的天兵天将们被仙宠们一揭,有几个冷不防的,还落下的云头,十分的壮观。

  现场一片混乱,仙宠们向我围拢,把我包围在中间,天兵天将不知所措的拿着兵器,看着自己的仙宠全背叛了自己。

  不可避免的,第二次游行示威在蟠桃园举行了。

  我寻了个石凳,坐在上面,我的周围,是手挽着手,紧紧的围坐在我身边的仙宠们。愤怒的仙宠们又变出了那张巨大的条幅,上面的字改了:“天庭放屁,不守信诺,没有仙颜,不知廉耻!”

  激愤的仙宠,比如说脾气大的麒麟,老虎等等,双目含泪,情绪非常激动,高声大呼:“仙庭不守信诺,是无耻小人!”

  我远远的看去,白止君的脸色不但发青,而且发白了,我心中十分的受用。

  五道天雷啊,这白止君也太狠了一点。

  我跟你没仇吧?

  我忽然间想起一种可能,莫非这白止君喜欢上了自己的白猫,与猫产生了超出友谊的关系,所以,由于我的横插一杠子,使他痛失爱侣?虽然是只猫?

  我心中更加的受用。

  更加疯狂的事发生了,一只灵猴,为了增加抗议的震撼性,居然变出一把剔刀,当众的,在众人面前,刷刷刷的自己剔起了自己身上的毛……

  这一刻,喧闹的场面顿时鸦雀无声,全蟠桃园只听见那灵猴剔毛的声音。

  我很有几分悲哀与抱歉,想走上前去,阻止灵猴变成一只裸猴,可是,仙宠们不让我动,其中有一只白额虎,是太白金星的坐骑,他沉痛的道:“如果要你经受天雷,那我们全剔了毛,裸奔!看看以后还有谁能骑裸兽!”

  可以想象仙风道骨的神仙骑着秃毛鹤,无毛麒麟,光秃秃的白额虎时的情景,那真不是一般的壮观。

  这一手真的很绝,是一种让仙庭颜面大失的绝。

  我沉默的看着灵猴变成了一个光秃秃的肉猴,很无语,谁说仙宠们没有智慧,我第一个不饶他!

  这个时候,更让人吃惊的事发生了,白额虎变出一只沾饱了墨水的毛笔,在灵猴身上写下:“还我仙权,平等自由!”八字湿淋淋的大字!前胸四个‘还我仙权’,后胸四个‘平等自由’!

  那字体虬劲张狂,深深的印在灵猴的身上,刺得众位上仙脸色瞬间惨白!特别是太上老君,脸色极为沉痛的望着灵猴。

  我忽然忆起,这灵猴也是丰富则贵的灵宠一名,他是太上老君老儿的仙宠!

  白额虎写了字,接过灵猴手里的剃刀,道:“下一个,我来……”

  其它的仙宠跃跃欲试,纷纷排好的队伍!

  白额虎是太白金星的坐骑,算得上天庭里的大人物,见他下场,天兵天将们一声惊呼,很有些波动。

  白额虎对剔了毛的灵猴道:“来,我们两人同裸!”

  说完,拿着手里的剔刀,开始刮虎毛。

  刚刮完了一条虎腿,太白金星赶了过来,巍颤颤的阻止:“白儿啊,你别这样啊,有什么想不开的,熬一熬就过去了,为什么非要走这条路呢,你想想啊,人这一生啊,不能太过执着,眼一睁,一天就过去了,眼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有什么想不开的啊……”这太白金星看来看中央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多了,他忘了神仙很难不睁眼的了!

  劝着劝着,劝出几滴老泪,想上前阻止,自是有仙宠们拦着。

  太白金星白色的胡子乱颤,在场外腾来腾去,手持着拂尘,终于忍不住,开始妥协:“白儿啊,你先别刮,别刮,有一条光腿就够了,我去,我去,我去向天君求情。”

  他走到白止君的面前,又是窃窃私语,又是锤胸顿首,可白止君依旧神色淡淡的。

  我想,这位白止君也可怜,像他这种人,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了,可被别人横刀夺爱了,是怎么一个惨字得了?

  接下来,这场闹剧就停滞不前了,宠物们继续喊口号,坚决抵制天庭没有物权的行为,现在的情况是,仙宠们都有很有些实力的仙宠,实际上,仙宠们长期与神仙呆在一起,耳濡目染,法术并不比神仙们低很多,还有些仙宠,特别有智慧的,特别聪明的,特别懂得藏拙的,说不定法术比自己的主子还高,所以,这种时候,大家都不敢动真家伙,希望能够和平解决,就像双方都有原子弹,但射不射得出去,还是一个问题呢。

  更何况,双方的关系密切,别说神仙就没有七情六欲,神仙也有感情的,灵宠们跟着他们起码有千儿万把年了,真的对决起来,怎么叫他们下得了手?

  其实,讲真的吧,他们唯一下得了手的,就是我这个小仙了。

  要不然,也不会用五雷轰顶来对付我了。

  白止君一身上绣金龙的黑衣,站在云头,英挺冷漠之极,他的身前身后,凑拥着的,是没有了坐骑的天兵天将,有些滑稽。

  我坐在石凳上,周围围着的,是手挽着手的仙宠,也有些滑稽。

  想想斗战胜佛,当年大闹天宫的时候,一人挥舞着金箍棒,从蟠桃园打到南天门,闹得一众人等人仰马翻,非常的威风,想想我今天,被仙宠们逼上了反抗的道路,只能坐在石凳子上,被仙宠们保护,非常的窝囊,可我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由蟠桃园出身,看来,蟠桃园出身的小仙都有大闹天宫的潜力。

  想想当年,太白金星充当了和稀泥的角色,这一次,想必也是他来和稀泥的。

  谈判开始了,果然,太白金星晃着满头的白发,向我们这边走来,他大声的道:“仙宠们,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们对抗仙庭政府机关,是严重的不当行为,我们希望你能派一两个代表,让我们能坐下来谈判,寻求和平解决的方法!”

  我正要开口,白额虎道:“你别动,让我来,我去跟他谈判!”

  白额虎有一些冲锋陷阵在前的感觉,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头儿,我很感动。

  看来,白额虎被自己的主人压迫太久,稍有了一点平等的机会,就想与太白金星平等一回。

关于《誓不为妃》纸书版的问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