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上)请跟我来

    天蒙蒙亮,我就爬了起来。宿醉初醒,我一点也不感到口渴。变成妖怪后,我的睡眠时间也逐渐减少,就算再劳累,只要睡上五六个小时,立刻精力旺盛。

  雨已经停了,空气潮湿而清新,透明的水珠从紫色的熏衣草花瓣上滴落,晨风带来草木的清香。

  对面的树巢上,飞出几只黄嘴蓝羽鸟,唧唧喳喳,翅膀一闪,划破玫瑰色的晨曦。

  这里真的很美,很宁静,是个世外桃源。

  但我准备离开了。

  “快起床!”我踢了一下石床。

  鸠丹媚睁开惺忪的睡眼,懒洋洋地看了我一眼,伸直腿,背过身:“别吵,我还要再睡会嘛。”

  我心中忽然涌起一丝奇异的感觉,鸠丹媚就像是个贪睡的娇妻,在对相公发嗲。我定定神,喊道:“快点起来,懒鬼,老子要离开这里,到外面走走。”

  鸠丹媚惊讶地转过身:“你要出去?”

  我点点头:“在这里呆了那么久,实在闷死了。北境应该很大吧?我想出去看看。”

  鸠丹媚伸了个长长的懒腰,道:“随你吧,十六年都守在这个鬼地方,我也觉得厌倦了。”

  我嘻嘻一笑,挑了十多串干果脯搭在肩上,当作干粮,大摇大摆地走出屋,对湖边的海姬叫道:“老子现在要出去了,要不要跟我一起走,随你们的便。”这不过是场面话,我当然知道她们会跟着我,因为立下了轮回毒誓,老子到哪里,她们就得像可怜的跟屁虫跟到哪里,保护我的安全。

  海姬微微一愣,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翻翻白眼:“我也不知道,就想四处逛逛。”

  甘柠真从雪莲花里掠起,落在我身前,冷然道:“你何必自寻烦恼?这里隐秘安全,是藏身的好地方。如果出去,被人发现你龙蝶的身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我冷笑一声:“我怕什么?你们三个又不是吃干饭的。甘柠真,我知道你的心思,最好我在这里太太平平地过十年,然后被天劫弄死,你也好解除毒誓,过你的逍遥日子。”

  甘柠真道:“这样不好么?至少你可以无忧无虑地活上十年。出去了,说不定立刻就会没命。北境浩瀚无边,修炼的高手如云,我们三个再厉害,也挡不过无穷无尽的追杀。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你自己。”

  我不屑地道:“老子不愿做个缩头乌龟,在这里慢慢等死。”

  海姬美目闪烁,看着我们争吵,也不插嘴。鸠丹媚似笑非笑:“有甘仙子这柄三千弱水剑,北境又有几个人能伤得了林飞?”

  甘柠真淡淡地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红尘天里,你我三人联手或许无敌。但你别忘了,北境有九重天。”

  她话锋一转,道:“龙蝶你听好了。”

  “我叫林飞!说过无数次了!甘仙子你耳朵不好使吗?”我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和甘柠真唱反调。不过,我执意让她们叫我林飞,是有用意的。三个大美女对前世的我心怀怨怼,不见得会卖力保护我。如果她们把我当作另一个人,也许会好一些。

  甘柠真深吸了口气,道:“林飞你听好了,北境的辽阔远在你想象之外,一共分为九重天。我们现在所属的是红尘天,此外还有清虚天、罗生天、色欲天、魔刹天、灵宝天、吉祥天、黄泉天和传说中的自在天。其中,红尘天里的人、妖最弱,其它重天里,都有修炼极为深厚的高手。前世的龙蝶,不过是红尘天里的妖王罢了。听说它昔日曾远赴魔刹天,最后身受重伤,狼狈逃回红尘天。你自己掂掂分量,一旦你身份暴露,九重天的人、妖都会蜂拥而至。我们三个,能应付得了么?”

  我听得头昏脑涨,什么九重天,一下子也弄不明白。反正就是外面有很多厉害的妖人要捉我。我抓抓头,心里的确有点害怕。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怎么能胆怯退缩?否则不是更被甘柠真小觑?何况,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些天,我想得很清楚了,呆在这里,最多活个十年。可是出去,说不定会有奇遇,就像古话说的,为者常成。学习一下什么秘道术、甲御术,提升妖力,幸许就能躲过天劫。一句话,我要活得更久,就必须冒险!

  海姬忽然道:“柠真你何必谦虚,除了没有人去过的自在天,其余七重天的高手,我看也未必比我们强。”

  鸠丹媚瞥了我一眼,媚笑道:“只要我们的林飞不随便流口水,不用龙蝶爪,身份就不会暴露。你们看看,他现在和龙蝶哪有一点像?”

  海姬一扬眉:“就算知道他是龙蝶又怎么样?我的脉经甲御术多年没有出手,正手痒呢。”

  我发现,三个美女中,甘柠真比较冷漠理智,海姬性格刚毅,很好斗,有一点孩子脾气,鸠丹媚最热情妖媚,但似乎很狡猾。如果这三个大美女都是我的老婆,那该多爽啊。

  不过我可能会****的。

  “既然海大美人和鸠大美人都没意见,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现在走!”我大剌剌地道,大步向前,故意不看甘柠真。

  “等一下。”甘柠真长袖轻挥,湖面上的巨型雪莲冉冉升起,飞落掌心,慢慢缩小,犹如碗口。甘柠真犹豫了一下,手指轻弹,一瓣雪莲倏地飘过来。

  日他奶奶的,又想打我!我暗自冷笑,赤爪精准伸出,一把抓住了雪莲花瓣,刚想喷火,给甘柠真一点颜色看看。雪莲忽然融化了,变作一件雪白的宽袍,柔软地垂落下来。

  甘柠真神色漠然:“要出去,至少换掉你的衣服。”

  鸠丹媚啧啧道:“甘仙子真舍得,连珍贵的七窍莲瓣都肯送人。林飞,这件莲衣冬暖夏凉,水火不伤,尘埃不染,是一件罕见的宝贝。现在你知道,仙子面冷心热,对你有多好了吧。”

  甘柠真冷冷地道:“我只是借给他罢了。既然立下誓约,我就会尽力保证他的安全。”

  我呆呆地看着莲衣,清贵高雅,质料又轻又薄,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有多久,我没有穿过新衣服了?***着莲衣,一时间,许多感触涌上心头。

  站在湖边,我脱下褴褛的衣裳,好好洗了个澡,搓下无数泥丸,抓出几只虱子,又把满脸胡子刮得干干净净,长发梳好。最后,穿上了莲衣。

  滑软清凉的莲衣贴着肌肤,轻轻厮摩,说不出的舒服。俯视着水中的倒影,湖水里,映出了一张洁净的脸。今天,是崭新的一天。从今天起,我林飞将会为自己的未来,拼尽全力!

  转过身,我对三女勾勾手指:“跟我走吧。”

  三个大美女呆了呆,像是不认识我了。鸠丹媚睁圆了眼睛,盯着我看了半天,讶然道:“原来你长得那么俊秀。”

  我耸耸肩:“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鸠丹媚忽然像一尾大鱼跃起,闪入丛林,笑声隐隐传出:“等我一会,我得梳妆一下,才能出去见人。”

  海姬低下头,对着湖水里的倒影照了照,双手轻扬,浑身冒出耀眼的金光,身上的铠甲流光溢彩,开始变形。

  女人打扮的时间有多长,今天我终于领教。

  足足一顿饭的功夫,鸠丹媚才走出来。她碧色的长发,编结成一根根细长的辫子,充满野性美,额头斜贴着一朵妖艳的花黄,两只硕大的猫眼耳环,垂到了肩膀,在肚脐眼,还镶嵌着一颗红宝石,性感极了。

  “怎么样?还可以吗?”鸠丹媚冲我眨眨眼,妖冶地转了一圈,玫瑰裙又薄又短,紧紧包住了圆鼓鼓的翘臀。

  这时,海姬身上的金光散去,我的视线又立刻被她吸引。

  她上身的金甲,变成了丝丝缕缕的金线,线与线的连接点,嵌着鹅黄色的珍珠,宛如一袭璀璨生辉的渔网。网眼里,牛乳般白腻的肌肤像流淌的蜜汁。下身是长筒金靴,直没膝盖,靴面上刻满闪亮的花纹,衬得健美的大腿犹如凝脂。

  我不停地咽口水,瞧瞧海姬,再瞅瞅鸠丹媚,双目应接不暇。活色生香四个字,我算是明白了。

  “林飞,我这身打扮,可以出去见人吗?”海姬对我道,又瞥了鸠丹媚一眼,后者也在打量她。我想笑,两女就像是两只开屏的孔雀,在我面前争艳。整整十六年,她们枯燥地守候在这里,任凭光阴逝水。现在出去,都有些兴奋。

  甘柠真负手立在湖边,看着她们,犹豫了一下,撩了撩被风吹散的长发。雪白的手指,漆黑的鬓发,真是美极了。

  回过头,我深深地看了一眼木屋,掉头就走。

  穿出一座座树林,翻越连绵不断的青山,三个大美女如同众星捧月,默默地跟着我。

  我脚下生风,走得飞快。陡峭的山石,我足尖轻轻一点,就能跃过,一路爬山涉水,一点没觉得累。我们走出了很远,再翻过一座山,就将进入郊道。鸠丹媚说,从那里,可以直达城镇。天色渐渐发黑,夜晚星光璀璨,群山洒满乳白色的光辉。站在山顶,我往下看,碧绿色的湖变成了一个小点,木屋,早已经看不见了。

  我忽然很怀念昨晚的时光。

  那是家的感觉。

  

第五章(上)请跟我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