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下)请跟我来

    下山的路上,我仔细询问了鸠丹媚关于九重天的事。

  原来北境的九重天,彼此分隔,各有奇境。我们所在的红尘天,鱼龙混杂,人口繁多,是九重天里最热闹的地方。吉祥天景色最美,瑞气万千,彩云氤氲,是谈道论术的福地,不过一般人禁止入内,只有宗师极的人、妖,才会被邀请去吉祥天作客。前世的龙蝶,也去过一次吉祥天。清虚天主要由修炼之士居住,秘道术门派最多,甘柠真就来自那里。而罗生天,则是甲御术的天下,每隔三年,清虚天和罗生天会各自派出最强的十个人,来到红尘天,进行比试。那一天,所有的修炼之士都会从各地赶来,以观盛况。听说在二十年前,作为清虚天的代表,甘柠真十招内,就击败了来自罗生天的强悍对手。

  我惊叹地对鸠丹媚道:“看来秘道术比甲御术更牛啊。”

  海姬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不要胡说,那次比试,我也击败了来自清虚天的对手。”

  甘柠真沉默了一会,道:“秘道术、甲御术,各有所长,难做比较。”

  我又问道:“其余几重天是什么样的?”

  鸠丹媚答道:“魔刹天是妖魔横行的世界,十分恐怖,充满了血淋淋的杀戮。黄泉天是北境所有的生灵死亡时,最终的归宿。在黄泉天,再强大的人、妖都会神毁魂灭。”

  我不解地问道:“那么龙蝶呢?他既然死了,就该在黄泉天里魂飞魄散啊。怎么还能转世在大唐?”

  鸠丹媚苦笑一声:“这正是我们三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当初龙蝶口口声声说他会转世回来,我们还以为他在痴人说梦。只是恪于誓约,才不得不傻等。直到十六年的最后一天,你突然出现,龙蝶的内丹又自动投主,我们才知道,你就是转世的龙蝶。”

  原来那根玛瑙柱,是龙蝶多年修练的内丹啊。我精神一振,这么看来,我的存在是一个异数了。

  甘柠真玉容露出深思之色:“龙蝶可能勘破了一点生死的秘密。成、住、坏、空,生命有开始就有结束,原本是北境的自然法则,没想到会被龙蝶打破。”

  海姬冷哼道:“龙蝶的妖力不算最强,但却是我见过的最狡诈的妖怪。”说完瞪了我一眼。

  我冲她做了个鬼脸,鸠丹媚继续道:“九重天之间,隔着凶险的天壑,难以飞渡。每个月的月圆之夜,天壑会消失一个时辰,到那时,红尘天、清虚天、罗生天、魔刹天里的人可以相互往来。至于其余五重天,就没那么容易来去了。比如色欲天,只有妖魔迈入进化状态时,才能飞升色欲天,但一天后,就会被送出去。而人类,根本无法进入色欲天。灵宝天和色欲天性质类似,不过只对修炼的人类开通,妖魔难入。”

  海姬露出神往之色:“在我脉经甲御术初成的时候,有幸飞升灵宝天。可惜,只能在那里呆上一天。”

  我心中暗忖,我是个人妖,岂不是又能到色欲天,又能去灵宝天?

  “那么自在天呢?”

  三个美女忽然都沉默了,甘柠真停下脚步,凝视着前方。

  蔓草丛里,一条崎岖的郊道延伸向前。我们已经走到了山下。

  此时,天色破晓,露出了一抹鱼肚白。浅紫色的天空中,有一颗很亮的星星,在雾霭边,闪烁不定。

  我不解地看着鸠丹媚:“怎么不回答?自在天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吗?”

  “从来没有人,能够找到自在天。”海姬抬起头,望着那颗闪烁隐现的星星,叹了口气。

  “那只是传说中的地方,在那里,充满希望,永远没有天劫,没有成、住、坏、空的生死法则。” 鸠丹媚默默地道。

  我眉花眼笑:“太好了,老子一定要找到自在天,混个长生不老!”

  海姬苦笑一声:“别做梦了。昔日北境的秘道术第一高手晏采子,一生都在寻找自在天,最后,发疯了。”

  “住嘴!”甘柠真霍然转身,道袍翻飞,目光寒似冰雪。我吓了一跳,从来没见过甘柠真这么激动。

  海姬冷冷一哼,与甘柠真对视:“晏采子是你的师父,就说不得么?”

  “不错。”

  “我偏要说。”

  “你再说一遍试试。”

  “真好笑,你让我说,我就得说吗?”

  两人僵持不下,鸠丹媚在一旁喜孜孜地看热闹。我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急吼吼道:“日他奶奶的,烦死了,都给老子闭嘴!”

  两个美女吃惊地扭过头,我心一虚,讪讪地道:“啊呀,今天天气不错。嗯,我的果脯都吃完了,谁给我弄点吃的?”

  “自己去找!”海姬和甘柠真瞪着我,异口同声地厉喝。

  我捂紧了耳朵,一面向前跑,一面点头如小鸡啄米,两个母老虎发起威来,还真是可怕。

  郊道上,一片荒凉,人迹全无,到中午的时候,才望见了远处的一座小城。我立刻飞奔向前,当务之急,是要大吃大喝,垫垫我的五脏庙。

  低矮的城墙门口,蹲着几个人,残破的灰色城门上,悬挂一块木匾,缺了个角,上面刻着“如意城”三个字。风吹过,门匾晃荡不停。

  “好破的地方,比大唐的洛阳差远了。”我仰头打量着,不屑地道。

  鸠丹媚笑道:“你别小看如意城,这里是北境著名的地下交易市场。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常会拿到这里卖。如果运气好,能买到好东西,不过骗人的假货也不少。”

  城门口的几个人唰地站起来,贪婪地盯着我们。

  确切地说,他们是妖,虽然都穿着衣服。一个五大三粗,脸上生满黑毛,眼睛绿油油的。一个面目狰狞,獠牙翻出猩唇。还有一个虽然相貌清秀,衣服考究,但头上长着一只弯弯的犄角。

  第一次见到妖怪,还真有点害怕,不过想到身边三个美女保镖,我胆气一壮,放肆地打量着他们。

  他们压根就没瞧我一眼,妖怪们瞪着三个大美女,目光发直,张大了嘴,口水滴滴答答,下体撑起了高高的帐篷。我瞄了一眼妖怪们的玩意,再低头看看自己的,不由自惭形秽。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嗷!小妞,陪老子玩玩吧。”独角妖怪突然大吼一声,伸出手,就向鸠丹媚的屁股摸去。几个妖怪中,这家伙看起来最斯文,没想到,最急色的就是他。

  鸠丹媚吃吃一笑,腰肢轻扭,随手一挥,闪电般抽中独角妖怪的手,后者惨叫一声,手掌变得漆黑,浑身萎缩成一团,倒在地上。我看得分明,在鸠丹媚的指尖,钻出了五根尖锐的针,颜色艳红,闪烁着可怕的光。

  “噗哧”,鲜血喷溅,鸠丹媚伸手撕开独脚妖怪的胸膛,在里面挖了挖,掏出一颗黄色内丹,瞧了一眼,皱起眉头:“不成气候。”随手一扔,一脚将对方的尸体踢开。

  几个妖怪吓得浑身发抖,一个惊恐地盯着鸠丹媚,颤声道:“丹蝎针!你是九尾蝎妖鸠丹媚!”

  鸠丹媚懒洋洋地道:“十六年没出来,总算有人记得我。嗯,你们谁还要摸我?”

  妖怪们发一声喊,四下逃窜。我惊讶地看着鸠丹媚,没想到,她真是妖怪啊。这份谈笑杀人的狠,这份挖丹的辣,令人心悸。

  鸠丹媚朝我抛了个媚眼:“不是所有人都能吃我豆腐的。”

  我耸耸肩,走进城,里面热闹极了。

  街道两边,摆着无数地摊,货物千奇百怪,形形色色的人、妖在大声叫卖:“来自灵宝天的稀世肉芝,秘道人士修炼服用,立刻飞升!童叟无欺,如假保换!”,“异种白虎妖的九节虎鞭,吃了后,坚挺三百六十五天!还会自如拐弯!”,“来看看啊,著名甲御术门派地心门的宝贝——断魂**!斩妖杀人,见血封喉。不信?你放脖子上试试!”

  杂乱的喧闹声,在我们进城后,倏地平息下来,像是被突然掐断。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暂停了买卖,无数双眼睛盯着三个美女,一动不动,呆如木鸡。

  “借光,让一下。”我推推前面的壮汉,他像一堵高高的厚墙,挡在了街心,只顾盯着美女。

  “妈的,滚一边去!”壮汉瞧也不瞧,磨盘大的拳头就向我挥过来。

  

第五章(下)请跟我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