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冤大头(上)

    绣凤的金丝锦被,软软的,闻起来喷香。我躺在华丽的牙床上,飘飘然,就像睡在了云端里。

  临走时,有个侍女还偷偷拧了一下我的屁股。

  厢房里,只有一张床,原本欧阳圆要加床,鸠丹媚说不用了。想起欧阳圆呆如木鸡的表情,我就想笑。

  一男三女同床,我开始想入非非。海姬瞪了我一眼:“几个狐狸精把你乐坏了吧。”

  “狐狸精?”

  “哼,只有你看不出来,那些侍女都是狐妖。没出息,被几个低级小妖迷得晕头转向。”

  我不服气地嚷道:“狐狸精怎么啦?低级小妖又怎么啦?我就是喜欢她们,就是瞧不起某些高高在上的人!再说了,我也是个低级妖怪,海武神,你和我走在一起,真是辱没你了。”

  海姬哼了一声:“我可没说你低级。”

  我扭过头,又道:“你的命好,高贵,是脉经海殿的女武神。但如果你一生下来,就是个低级小妖,还能像现在这么趾高气扬吗?”

  海姬呆了呆,甘柠真看了我一眼,指尖吐出一朵雪莲,转眼放大,冉冉浮在半空。甘柠真轻盈跃上,躺在雪莲花里,沉默无语。

  鸠丹媚袅袅走过来,妩媚一笑:“有什么好吵的?海姬就是这个脾气,又不是故意针对你。何况高低贵贱,自古就有,那都是天意。对了,你白天看中的那个铜盒,一定有点古怪吧。”伸手一探,从我怀里掏出了紫铜八角盒。

  我欣然道:“这个铜盒不同寻常,你帮我看看,到底有什么鬼门道。”

  鸠丹媚摸弄了半天,摇摇头:“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东西,最多只值几钱银子。”

  “我看看。”甘柠真忽然道,伸手一招,铜盒倏地飞起,投入手心。她仔细看了一会,突然闭上眼睛。一朵透明的莲花从她额头绽出,花瓣一张一颤,犹如一只眨动的眼睛。

  过了很久,莲花轻轻溅开,散作了一丝水烟,甘柠真慢慢睁开眼,把铜盒抛还给我,淡淡地道:“里面有夹层,藏的是一张绢纸。”

  我惊讶地看着甘柠真,鸠丹媚抓起铜盒,“呲啦”一扯,把它硬生生撕开。一张泛黄的绢纸飘了出来,写满红色的蝇头小字。

  “久闻甘仙子的莲心眼能洞穿金石,果然厉害。”鸠丹媚娇笑一声,拿起绢纸,低声念道:“云光石流飞丹——丹鼎方秘述之第九品。咦,我好像听过这个名称。”

  “云光石流飞丹,那是昔日丹鼎流的入门秘道术。”甘柠真道,停顿了一会,又道:“丹鼎流的秘道术以炼制丹药为主,分为九品。丹鼎流神秘灭亡后,这一派的秘道术也就从此失传。林飞你自身便是一个鼎炉,云光石流飞丹,也许对你有点用。” 侧过身,她再也不瞧我一眼,似乎睡觉了。

  奇怪,这个冰山美人,今晚怎么对我特别热心?

  鸠丹媚把绢纸还给我,懒洋洋地道:“原来只是炼丹的心法。”

  我随手接过绢纸,啊?我能动了!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举举手,踢踢腿,灵活自如。

  我哈哈大笑:“欧阳圆这个骗子,还说要躺一晚上。老子几个时辰就生龙活虎。”

  海姬哼道:“他没有骗你,只不过你是天生的鼎炉,所以能轻易炼化朱果。”

  鸠丹媚趁势躺在床上,对我睒睒眼:“小色狼,和我一起睡吗?”

  我悻悻地咽了口唾沫,这时候,我莫名其妙地出了一身臭汗,体内热烘烘的,周身血液就像是一只小老鼠,窜来流去,十分活跃。整个人觉得神清气爽,目光所及,窗外的深沉夜色,犹如白昼般清晰。我想大概是吃了朱果的关系。

  鸠丹媚和甘柠真都睡了,海姬伫立在门口,一动不动,我坐在地上,仔细看着绢纸。

  云光石流飞丹,的确是丹鼎流的炼丹心法,不过是最初级的第九品。根据绢纸上所说,必须配齐药草,放在铜炉内,加上什么硫磺、五金、云母之类的东西,再配合心法炼制。日他奶奶的,这个心法没什么用啊!我现在最需要的,是让我立刻变强的秘笈,而不是炼什么狗屁丹药。

  “喂,喂。”海姬在低声叫我。

  我哼了一声,不理她。

  海姬咬了一下嘴唇:“林飞。”

  我促狭地道:“叫我低级小妖就行了,何必这么客气。”

  海姬狠狠瞪了我一眼:“小气鬼,人家又不是看不起你,只是瞧不惯你对那几个狐狸精色迷迷的样子。”

  月光洒在窗框上,像是一层薄薄的白霜。海姬沐浴在月光里,凝视着我,肌肤胜霜,发如金丝,艳丽得像是一个幻影。我忽然有点自惭形秽,低声说:“瞧不起我也没关系,反正我习惯了。”

  海姬瞄了一眼甘柠真和鸠丹媚,悄声道:“其实和你斗嘴,蛮有意思的。在北境,大多数人都对我必恭必敬,像是一块呆木板,弄得人家闷死了。只有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反倒欢喜。”

  我目瞪口呆,我靠,美女你有点受虐倾向啊。

  海姬又道:“今天你抢喝朱果的时候,欧阳圆的脸色真够可笑的。这个家伙,过去总是缠着我,烦都烦死了。”

  我恍然道:“原来他喜欢你,难怪会拿这么稀罕的朱果汁讨好你。”

  海姬满脸不屑:“他不过是想通过我,搭上脉经海殿这座靠山罢了。嘻嘻,明天,你帮我捉弄捉弄他。因为他和脉经海殿关系不错,所以我不方便给他脸色看。”

  我贼兮兮地道:“那要看你给老子多少好处了。”

  海姬对我粲然一笑,艳光四射:“你可真够无赖的!鸠丹媚叫你小色狼,我就叫你小无赖,好不好?”

  牙床上闭着眼睛的鸠丹媚,忽然“噗哧”一声笑了。海姬脸红了一下,转过身,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她双目微闭,浑身金光流动,仿佛入定。

  我在地上躺了一会,但睡不着,吃了朱果以后,精力特别旺盛。反正闲来无事,我就照着绢纸,练练云光石流飞丹。

  没有炼丹的鼎炉,我就想象自己的身体,是一个丹炉。没有药草,我就把体内不停流窜的血气,当作药草。

  “以石为堤防,云入乃优游。两物相含受,变化状有神。先液而后凝,云石互换形。下有流光石,云蒸须臾间。二者以为真,云光石流飞。”我默念绢文,开始修炼,渐渐地,体内血气被我控制,一分为二,浊气如石,向下沉淀,清气如云,向上升起。

  我的身躯像是被割成了两截,头向上飘,脚往下沉,哈哈,还挺好玩的。接下来,就是“云石互换形”,要把刚才的浊气、清气颠倒,这个很难练,我试了好久,都做不到。

  正练得起劲,额头突然发热,脑门“轰”的一声,玛瑙珠悠悠转动起来。整个肺腑,一片炽热,就像是一个烧红的丹炉。

  “怀玄抱真,伏炼九鼎。”刹那间,我脑海中闪过绢文上的一句话,福至心灵,我立刻意守肺腑,进入冥想,恍惚中,从丹田内升起了一座鼎炉,浊气、清气在炉内流转,清气仿佛化作了一块石头,急速沉下,而浊气化作云烟,袅袅上升。

  鼎炉一涨一缩,石头流光,云气蒸氲。

  不知过了多久,我低喝一声:“二者以为真,云光石流飞。”

  “嗡”,我浑身剧震,鼎炉喷出一团异物后,缓缓没入丹田。异物在我体内乱窜,像一匹脱缰的疯狂野马,连续窜了十来圈,猛地炸开,像千万丝水银喷泻,流过周身百脉。

  一股清冽之气充斥体内。我好像脱胎换骨一样,轻悠悠,洒洒然,如同要乘风飞去,体内流动着的,仿佛不再是血液,而是一道道流光飘忽的液体。

  甘柠真说得没错,云光石流飞丹,对其他人来说,仅仅是炼丹的心法,但对我这个天生的鼎炉,却等于是度身定做的修炼法门。丹鼎流恐怕做梦也没想到,多年后,云光石流飞丹会被我修炼出了一片新天地。

  我凝视着绢文,想了想,将它记熟后烧毁了。云光石流飞丹练到这一步,已经小成了,按照绢文所述,将鼎炉内的液体最后凝固成云石精,才算大功告成。今后,我只要勤加修炼,日子久了,就能达到这一步。

  想到另外八品丹鼎流的炼丹心法,我不禁心痒痒的。不知道它们流散在哪里,要是全都得到,详加参研,我一定能逃过十年的小劫吧。窗外,曙色映白,不知不觉,我已经修炼了整整一晚。

  这一生,我好像都在忙碌,为了活下去,不停地忙碌。

  

第七章 冤大头(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