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上)好像不太妙

    

  一觉醒来,正好看到日出。

  在海天连接的地方,闪烁着一条条沸腾的金线。云霞托起太阳,慢慢地拱出海面,把天空染成一片姹紫嫣红。海水色彩缤纷,像起伏的锦缎。我出神地望着眼前的海景。

  鸠丹媚伸着懒腰,对我抛了个迷死人的媚眼:“小色狼,一早起来就发呆啊?”

  我回过神来,道:“海上的日出太美了。”过去在洛阳,我整天为吃喝拼命,哪有什么心思看风景。饿狠的时候,看到圆圆的太阳,只会想起葱油大饼。现在吃喝不愁,当然有闲情逸致了。

  海姬道:“你现在贪新鲜,所以觉得美。一旦看惯了,就会觉得单调。”

  我嬉皮笑脸地道:“我天天看你,也看惯了,可怎么没觉得单调,反倒是越看越美呢?”

  海姬瞪了我一眼,声音却喜孜孜的:“小无赖,就会胡说八道。”

  甘柠真从莲花中坐起,冷冷地瞧着我:“你有时间打情骂俏,倒不如多练习一下魅舞。还有半个多月,我们就会抵达大千城。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不少高手找我们的麻烦,你最好做好恶斗的准备。”

  鸠丹媚点点头,正色道:“甘仙子说得没错,三件宝贝,使我们变成了北境的众矢之的。小色狼,这几天不如我们帮你练功,提升一下你的妖力,以免到时被人所趁。”

  我心中一乐,这可是求之不得啊。

  “我来陪他练!”不等我说话,海姬身子一晃,闪到我面前,手掌炫起一道灿烂的金光。

  我靠,说打就打啊!我心中一慌,急忙大叫:“等一下!”

  海姬的掌刀在距离我脸半寸的地方停住:“怎么了?”

  “现在——开始!”趁她一愣之际,我身体左倾,施展魅舞,右腿潇洒飞起,直踢她的肋下。

  海姬又好气又好笑:“好狡猾的小子。”伸掌切向我的右脚。

  右腿倏地收起,仿佛从来没有踢出过,我俯身、弯腰、悠悠转了个圈,左腿毒蛇般地昂起,踹向海姬的膝盖。

  “果然是神出鬼没的武技!”边上鸠丹媚喝一声彩。

  海姬被迫向旁避开,但我的双臂犹如柳条拂出,早就封好她的退路,等她出掌直劈时,我的左腿无声无息,踢中她的肩膀。

  “砰”,海姬娇躯微晃,一股锋锐的金气从她肩膀透出,我脚尖一麻,被震飞出去。海姬如影随形地追上来,一连串掌刀劈下,嘴里笑道:“用点力气踢啊,怎么像是给我挠痒?”

  金黄色的掌刀眼花缭乱地在视线中闪动,空气“嘶嘶”作响,我暗叫不妙,忽然想起一个魅舞姿势,身躯后仰,平平向下跌去。

  海姬直追而下。

  我的双臂轻柔向上甩出,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反跃到了海姬对面,小腿弹出,直逼她的小腹。这一腿,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海姬无奈之下,被迫收掌回挡。我偷偷一笑,这一腿其实是虚招,一旦海姬接实,我便会顺势转身,肘击对方。

  “小心!”鸠丹媚突然对我叫道,脚踢在海姬的手掌上,就像是被刀锋切割。疼死我了!下一步肘击再也无力使出。

  海姬立刻停手,失色道:“你的脚没事吧?为什么硬挡我的脉经手刀?”

  我摸摸脚,活动了几下,道:“完好无损。”

  鸠丹媚和海姬对视了一眼,后者惊讶地道:“千万别硬撑,脉经手刀可以斩金截铁,你真的没受伤吗?”

  我猜测,是因为炼成了云光石流飞丹的缘故,所以脚才没事。我大剌剌地道:“受伤?挠痒还差不多。海姬,我们继续打。”

  鸠丹媚沉吟道:“不用打了,你的弱点明摆着,就是力量太小。即使击中对方,人家也不见得受伤。还有,你对妖术、秘道术、甲御术都一窍不通,也不知道如何利用内丹变化妖力。遇上高手,必死无疑。”

  我涎着脸道:“那你们教我啊。什么妖术、甲御术、秘道术,老子是来者不拒的。”

  海姬摇摇头,歉然道:“没有脉经海殿的长老们同意,我不能私自传授脉经甲御术。对不起啦,小无赖。如果我偷偷教你,让长老们知道了,反会给你带来麻烦。”

  甘柠真一口拒绝:“碧落赋的秘道术,只传本门弟子。”

  鸠丹媚对我苦笑一声:“我的妖术全靠蝎尾的变化,你不是蝎妖,怎么学我的妖术?不过吐气纳元、吸食日月精气的基本妖术,我倒是可以教你。”

  我苦着脸:“只好学一点算一点了。”

  对着太阳,我按照鸠丹媚所述,张大嘴,用呼吸吐呐之法,吸入一口日光精气。接下来,就该引导它,流过全身。但就在这时,丹田内的鼎炉忽然现出,旋转起来,日光精气自动投入鼎炉。

  咦?这是怎么回事?我连吸了几口日光精气,结果又被鼎炉没收了。我刚要问鸠丹媚,后者忽然面色一寒,目光投向海面。

  海姬轻声道:“在一百多米的地方,先别惊动他。”

  甘柠真淡淡地道:“他跟了我们有一段时间了。”

  我吃了一惊,凝神望去,起伏的海水中,什么都看不见。鸠丹媚凑近我的耳朵,悄然道:“仔细看,他化作了水浪的形状。”

  再次看去,我才发现,在螺尾的百米处,一波涌动的海浪有些古怪。颜色比海水略淡,而且始终凝聚,不会消散。金螺向前驶去时,这波海浪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

  我小声问:“是什么怪物啊?”

  海姬道:“杀了他就知道了。不过他似乎擅长水遁,弄不好,会被他溜掉,所以要把他引出来。”狡黠一笑,掏出雪魄脑,呼吸吞吐起来。

  甘柠真侧过身,躺在雪莲花里,仿佛睡着。鸠丹媚冲我眨眨眼,故意扭过头去。

  过了很久,那波海浪丝毫没有异动。他始终耐心地跟在我们后面,并没有出手抢雪魄脑。

  海姬收起雪魄脑,哼道:“真是狡诈,连雪魄脑都不能把他引出来。我没功夫跟他耗着,我要动手了。”

  “我来吧,你们护住林飞。”甘柠真身形不动,剑鞘快似闪电,无声刺入海水。

  海面下,一道水烟茫茫闪过。百米之外,那波海浪猛地“哼”了一声,白沫飞溅,海浪妖异地扭动起来,慢慢直立而起,化作一个肌肤几乎透明的英俊少年。就连他的长发,也像丝丝琉璃,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海姬面色微变:“他居然没受伤!”

  我心中骇然,每次甘柠真出手,必然一击而中,今天还是头一回无功而返。

  英俊少年并没有立刻逃逸,神色镇定,目光缓缓扫过我们:“甘仙子的三千弱水剑的确厉害,难怪土八郎不是对手。在下水六郎,见过甘仙子、海武神、鸠蝎妖。”

  我心道,这个水六郎倒是斯文有礼,不太像是个凶狠的妖怪。

  鸠丹媚妖艳地一笑:“看来土矮子没死,所以你才找上了我们。还有个什么木七郎呢?他没和你一起来吗?”

  水六郎微微一笑:“鸠蝎妖不用套我的话,木七郎从陆路追踪你们,我走水路。在下的运气,似乎更好一些。”

  海姬冷笑道:“依我看,你的运气太差了。既然知道是我们,还敢跟来,想必你是有所恃了。”

  水六郎道:“虽然明知不是各位的对手,但魔主之命,我却难以违抗。如果你们交出自在天的地图、雪魄脑和魅舞玉鉴,我便立刻离开。”

  “做梦!”海姬不屑地道。

  甘柠真缓缓站起,剑鞘笔直指向水六郎。后者面色凝重:“甘仙子,要不了多久,三件异宝的消息就会在红尘天传开。到那时,整个北境都会知道。你们几个,应付得了层出不穷,前来夺宝的高手吗?”

  甘柠真道:“这是我们的事,和你无关。”

  水六郎道:“石九郎应该是死在你们的手里。如果肯交出异宝,我会向魔主请求,不再追究此事。否则,一旦魔主亲临,你们谁也别想活命。”

  鸠丹媚眼珠一转:“三件异宝,我们和欧阳圆平分了,你怎么不去找他?”

  水六郎笑了笑:“欧阳圆算什么东西,能争得过你们吗?鸠蝎妖你也是个人物,怎么抢了异宝,却没胆子承认?”

  海姬不耐烦地道:“跟他罗嗦什么?杀了!”

  甘柠真手腕一抖,一道白茫茫的水气透鞘射出。

  水六郎凝视着水气,动也不动,胸口骤然裂开一个空空的大洞,水气穿过洞,从背后射出,犹如穿过无形的空气。水六郎得意地耸耸肩,忽然面色一变,向旁急闪,原来水气又拐了一个弯,回射过来,幸好他见机得早。

  甘柠真剑鞘挥动,姿态宛如行云流水,挥洒出道道水气。水六郎就像是水做的一样,身体一会儿缩成细长条,一会儿变成扁扁的一片,任意扭曲,避过道道水气。我看得眼花缭乱,这个水六郎,比土矮子和石九郎还要厉害。

  “甘仙子,恕我无礼了。”水六郎突然化作一波海浪,融入大海。

  海水立刻汹涌滚动,惊涛骇浪,冲天而起,仿佛咆哮的千军万马,撞向甘柠真。甘柠真挥动剑鞘,在四周划出了一个圆弧。海浪冲到圆弧边上,像遇上了铜墙铁壁,被纷纷震退。

  海潮起伏,水六郎不知哪里去了。我紧张地道:“人呢?难道逃跑了?”

  鸠丹媚摇摇头:“不会,只是匿藏起来了。不过在甘仙子的莲心眼下,他躲不了的。”

  一朵晶莹的莲花绽出甘柠真的额头,莲心眼一闪一闪,片刻后,甘柠真倏地横移三丈,转身,剑鞘斜斜刺向海水。

  海面上炸起一朵浪花,向后飞窜,逃过剑鞘的追击。

  

  

第十章 (上)好像不太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