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册 第二章(下) 哥俩好

    视线中掠过一道艳丽的彩虹。

  蜃三郎表情凝重,双掌向天,猛地吹出蜃气,与此同时,额头上的弟弟也喷出一道白气。两道蜃气融合,在半空化作了一只大蜃,张牙舞爪,扑向彩虹。

  彩虹刹那间暴涨,犹如银河泻了一个口子,长剑化作三千弱水,滔滔滚下,色彩绮丽,淹没了大蜃,接着向蜃三郎冲去。

  “哥哥,这个女人太扎手,我们好像打不过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liu。”蜃三郎仰起脖子,和弟弟同时吞云吐雾,齐齐消失在烟雾里,一瞬间,从雾里,猛地跃出了一个蜃妖。

  它长着蜃三郎的脸,身躯却像弟弟,通体银白色,灿烂发光,颔下生有两根雪白的长须,缓缓挥舞,涌起阵阵云雾。

  “我靠!蜃三郎这个妖怪,总是喜欢变来变去,累不累啊?”我嘲弄地大叫。

  鸠丹媚仔细注视着蜃妖,道:“这是进化中的转态,妖怪到达了这个层次,就会逐步脱离最初的外形,产生变异。蜃是没有胡须的,但你看这只蜃妖,却长着两根长须。难怪蜃三郎敢向甘仙子挑战,原来是已经迈入了转态。不过,这只蜃妖有些古怪,似乎是蜃三郎和他弟弟合体而成的。”

  三千弱水顷刻涌到蜃妖跟前,蜃妖鼓起腮帮,长须倒卷,继而弹出。“嗖”,一根白须呼啸射出,在空中划过的时候,不断变粗伸长。

  轰然一声巨震,白须化作一根雪白的云雾之柱,竖在三千弱水前。就像一座雄伟的山峰,平地而起,拦住了奔腾的洪流。

  “止!”蜃妖低喝一声。

  云雾柱上,立刻出现了一排清晰的咒字,闪闪发亮。弱水的冲势立刻被止住,茫茫水气涌聚在柱下,停滞不前。

  我心头一沉,甘柠真这一剑,竟然被蜃三郎挡住了。

  魔主座下的妖怪,果真一个比一个可怕!要是魔主本人来了,恐怕三个美女和我都会小命玩完。我忽然意识到,三个美女并不是绝对安全的护身符。甘柠真说得一点没错,在红尘天,她们也许能所向无敌,但天外有天,在整个北境,强中更有强中手。

  “退!”随着蜃妖的大喝,云雾柱上又多出了一排咒字。云雾柱轰鸣一声,犹如发威的猛虎,逼得滔滔弱水,一点点向后退去。

  我攥紧了拳头,手心都是汗:“形势好像不妙啊!海姬、鸠丹媚,铲除妖孽,人人有责,你们两个,是不是上去来个车轮战?”

  海姬从容道:“你不用担心,等着瞧吧。”

  波纹乍开,一朵雪白的莲花浮出水面,甘柠真白衣如雪,黑发似漆,静静地伫立在雪莲上。

  纤尘不染,就像是神话中翩然出洛水的仙子。

  在高耸的云雾柱前,她显得那么娇小,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被巨柱压倒。

  但她的眼神,却始终不曾看着云雾柱。

  她仰着头,这个世间上,仿佛没有能让她低头注目的东西。

  她的眼神,望着更高的天空。

  伸手一指,三千弱水立刻收缩,凝聚成一根五光十色的针。针无声无息,刺向云雾柱。云雾柱上的咒文,一个字接着一个字地消失。每消失一个咒字,云雾柱上,就会渗出一道深深的裂纹。

  蜃妖面色一变,呼地吹气,剩下的一根白须闪电射出,化作一条矫夭的云气,犹如游龙,绕着云雾之柱,盘旋缠上。

  “转!”巨蜃暴喝一声。云气绕着云雾之柱,急速旋转。从白茫茫的云气里,爬出密密麻麻的妖怪,张牙舞爪,向甘柠真扑去。这些妖怪,有的大如巨山,有的比汗毛还要细小,它们喷出毒汁,吐出臭烘烘的瘴气,呼出大片大片的斑斓云雾。

  甘柠真玉臂轻扬,针回到手中,化作一柄艳丽的长剑。

  一剑斩下,灰飞烟灭!

  妖怪就像蜡烛油一般,纷纷融化。剑光去势不改,斩向云气。云气剧烈膨胀,化作一只庞大无比的超级巨蜃。整个天空,都被它巨无霸的体形遮住。巨蜃张开大嘴,用力一吸,甘柠真连人带剑,被迅猛的力量飞快吸向它的嘴边。

  眼看巨蜃就要吞入甘柠真。剑光刹那间闪烁了几百次,宛如绣花一般,随后,甘柠真就消失在巨蜃的大嘴里。

  “糟了!”我大惊失色,话音刚落,“轰”地一记霹雳,巨蜃四散炸开,甘柠真破蜃飞出,三千弱水剑凝结成一滴水珠,从她雪白的指尖上,轻轻弹出。

  云雾柱猛然坍塌,蜃妖怪叫一声,水珠穿过云雾柱,击中了蜃妖。

  蜃妖浑身剧震,五官溢血,被打回蜃三郎的原形。

  “哥哥,我们输了。”额头上的弟弟惨然道。

  我得意地道:“就凭你们,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自不量力!快考虑一下,拿点什么好宝贝出来,可以换你们的命。”

  蜃三郎仰天长笑:“胜负成败,转头成空。我们虽然输了,你们也没有赢。就算杀了我们,你们也无法走出这里。除非交出三件异宝,否则,你们就得一辈子困在这幅画里。”

  我一呆,这时候,我才想起我们还在壁画里面。

  鸠丹媚眼珠一转:“蜃梦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蜃三郎道:“这幅壁画,是我的内丹幻化出来的,虽说是幻境,但却如同血肉般真实。你们要是杀了我,内丹迸裂,整幅画就会自动炸毁,画中的人物,包括你们,当然也会跟着画一起灭亡。”

  鸠丹媚娇笑道:“难道我们没有脚,不会走出这幅画吗?”

  蜃三郎摇摇头:“第一,你们不见得能走出去。进入壁画不难,但要想出去,必须在这无穷无尽的幻境中,找到隐藏的出口,这谈何容易?第二,就算你们有这个本事,我也不会给你们机会。只要我现在毁掉内丹,拼着一死,壁画就会立刻灰飞烟灭,你们也会成为我的陪葬。”

  我忙道:“蜃三郎,好死不如赖活,何必想不开呢?最多老子不要你的宝贝,放你一条生路就是了。”

  海姬冷笑一声,对蜃三郎道:“谁信你的鬼话?就算壁画里的一切都被毁灭,以我们的力量,也不见得会死。”

  蜃三郎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指着我,说道:“他呢?以他这点妖力,也能幸免吗?”

  海姬咬咬牙,不说话了。日他奶奶的,看到自己变成蜃三郎威胁美女们的筹码,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早知道,我们就不该进入壁画。这完全是蜃三郎布下的圈套,虽然我们早有警觉,但还是上当了。

  三个美女面面相觑,蜃三郎的话是真是假,还不知道,但她们却不敢拿我的生命冒险。蜃三郎笑了笑:“看来三位都很在乎小兄弟,不忍心让他送死。”

  蜃三郎的弟弟怪叫道:“这小子倒是艳福不浅。”

  我大声道:“蜃三郎,壁画一旦炸毁,三件异宝也得跟着一块儿完蛋,对你有什么好处?我看你唠叨了半天,光说不练,大概也不想和我们同归于尽吧?别耍花样了,你想要什么条件?说来听听。不过别指望我们会乖乖交出三件异宝,否则大家一拍两散,老子拼着一死,也要拉你垫背。”

  “小兄弟快人快语,好!我也不愿意大家拼个鱼死网破。我有一个折中的法子,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想让小兄弟为我做一件事。”

  “我?”我愣了一下:“你没有搞错吧?”

  “没错。”蜃三郎点点头:“正是你,如果你做成这件事,我就恭送各位离开壁画,绝不留难。如果你办不到,你们一样可以走,只是需要交出自在天的地图,其余二宝,还是留在你们手里。”

  我想了想,蜃三郎开出的条件倒是不过分,只是在我们四人当中,他特意选中我,无非是欺软怕硬。以我这点妖力,肯定干不成他交待的事。

  蜃三郎道:“小兄弟害怕了,不敢答应?”

  我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别对老子用激将法,不管用。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不吃你那一套。”

  蜃三郎的弟弟叫道:“不想听听做什么事吗?对你绝对公平。”

  公平?我几乎想笑,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公平。

  公平这个字眼,只是虎狼对兔子说的。

  “你要他做什么?”甘柠真忽然问道。

  

  

第二册 第二章(下) 哥俩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