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册 第四章(下) 屎等于宝

    耳畔响起一阵阵海浪声,睁开眼,头上蓝天白云,我正躺在硬壳里,随着海水起伏。花生果还站在硬壳上,焦急地自言自语:“怎么爷爷还没有找来呢?”

  飞升结束了!原来,就在美女向我走近的一刹那,一盏茶的时间刚好到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碧珠塞进怀里,心中又有些遗憾,两次飞升色欲天,都是来去匆匆,没能好好逛逛。

  “真是好险,幸亏时限到了。”月魂道:“那个女人十分可怕,是玄龟赤睛兽的守卫者之一,要是被她缠上,你的珠子一定会被她抢掉,可能还会死在她手里。”

  想起美女的风*,我不禁咽了口唾沫,问道:“原来那个怪兽叫玄龟赤睛兽,老人、童子都是它的守卫者。为什么玄龟赤睛兽拉出来的屎是珠子呢?这颗碧珠有什么用处?”

  月魂道:“玄龟赤睛兽每隔千年才会拉一次屎,你的运气好,凑巧碰上。它的屎又叫珠丸,每次都会被守卫者及时收走,所以十分难求。珠丸能够洗髓伐毛,彻底改造体质。不同颜色的珠丸改造出来的体质也会不同,比如红珠可以变得浑身坚如金刚,一般的兵器难以伤害。你这颗碧珠以灵动为主,是——”说到这里,月魂犹豫了一下,道:“以后再告诉你吧。”

  我不满地道:“你怎么说话总是吞吞吐吐,像娘们一样?以后以后,每次都说以后,到底等到什么时候?”

  “等你进入阿赖耶态的时候,也许我会告诉你一切真相。”月魂淡淡地道,眼中忽然掠过一丝伤感。

  日他奶奶的!阿赖耶态?月魂摆明了是在耍我嘛。前世的龙蝶也只不过是转态!想到龙蝶,肋下忽然生出一丝奇异的感觉,我心中一动,现在进入受态,我又该生出一只龙蝶爪了。

  “你一个人自言自语什么?”花生果大声嚷道,满脸迷惑地看着我,我这才想起他听不见月魂的话。看了看花生果,我忽然想到一事,诧异地问道:“我刚才离开了龟壳,难道你没有发现?”

  花生果抓抓脑袋:“你一直在这里啊。”

  月魂解释道:“无论你在色欲天呆多久,对红尘天来说都只是短短的一刹那,所以他根本察觉不到。”

  我恍然大悟,这时候,硬壳一块接一块地剥落,我的手脚慢慢恢复了自由。

  “咦?你的乌龟壳怎么脱落了?”花生果惊叫起来,我哈哈大笑,双脚踩踏海水,一跃而起,抱起花生果举过头顶。

  花生果吓了一跳,见我没有歹意,急忙叫道:“快把我放下。”

  “嘿嘿,现在你别想再站在老子身上了!”我手一松,花生果在空中敏捷地翻了个跟头,足尖一点,双脚落在我的肩头,摇头晃脑地道:“林飞,你就辛苦一点,暂时充当我的坐骑吧。小爷会给你报酬的。”

  我嘻嘻一笑,运转体内的羽鼎云英,身躯突然重如千斤鼎,向海下直直地沉去,花生果措手不及,被我一起带入海中,饱吃了几口海水,才浮出海面,大声咳嗽起来。

  我四肢划动,故意装傻:“啊呀,我实在是精疲力竭,居然连你也背不动了。”心中暗自偷笑,想让老子当坐骑?你还嫩点。

  “呸呸!”花生果吐出嘴里的海水,双脚踩水,连连摇头:“什么精疲力竭?明明是你的法力太烂!算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小爷罩着你!”

  我差点喷笑,表面上满脸感激:“多谢多谢,花生果你真是侠骨仁心,以后谁欺负我,你可要替我出头。”

  花生果拍拍胸脯:“放心好了,我花生果说话算话。谁敢害你,我第一个饶不了他!你不信?小爷现在就立誓!”

  原本我只是一句玩笑话,但花生果这么当真,我不免有些感动。微微一笑,我忽然道:“有人来了。”

  “哪有人?我怎么看不见?”顺着我的目光,花生果瞪圆眼珠,手搭在额前瞅了半天,眼睛倏地一亮,嚷道:“是爷爷他们!”

  前方几百米处,白浪翻涌,一艘小船急速驶来,小船两头圆,中间细,形状像一只花生壳,船头并肩站着一个秃头老汉、一个束马尾的高大少女,船尾坐着一个瘦小的后生,正向我们探头张望。

  “你眼力还不错嘛。”花生果神色兴奋,冲着小船直招手:“爷爷,爷爷!我在这里!”

  小船靠近了,花生果“嗖”地跳到船上,欢呼雀跃。秃头老汉板起面孔,眼中却透着喜色:“你这个顽皮小子,偏要偷偷地去捕海兽,害得大家为你担心!”

  束马尾的少女一把逮住花生果,扯下他的裤衩,狠狠打了几下屁股:“又臭又烂的花生果,真他妈的不象话!海兽怎么没把你个兔崽子吃掉?那倒也省心!”

  我目瞪口呆,少女膀大腰圆,身材魁梧,脸蛋还算清秀,但说话时唾沫横飞,粗口比我还多!

  “以后再他妈的不听话,老姐我揍扁你。”少女恶狠狠地道,随后又搂紧了他,仔细察看:“你没有缺胳膊少腿吧?”

  秃头老汉见到我,微微皱眉:“花生果,这位是?”

  “林飞,上船!”花生果挣开他姐姐的怀抱,一把将我拉上船,介绍道:“这个满脸胡子的丑八怪叫林飞,是我新收的小弟。林飞,这是我的爷爷花生皮,这个是我的姐姐花生壳,我姐姐长得漂亮吧?你可不准打她的主意哦!对了,坐在船尾的就是大虎哥,他和你差不多,都是脑子傻法力弱。”

  “花生果,不许胡说八道!”花生皮谨慎地打量着我,一拱手:“老弟你好,我的孙子人小不懂事,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

  我强忍住笑,花生果花生壳花生皮,这一家子还真有趣。花生壳这样的女人我哪敢打她主意啊!再看那个大虎哥,皮肤白嫩,身材瘦弱,见到我还腼腆地笑了笑,露出脸颊上浅浅的酒窝。我靠,他也能叫大虎?小羊还差不多。

  我拱手还礼:“在下林飞,无门无派,只是红尘天的一个无名小卒。这些天独自在海上游玩,昨夜下暴雨时和花生果巧遇,见到各位深感荣幸。花老丈你红光满面,气宇轩昂,一看就知道是位高人。”

  花生壳一咧嘴:“一见面就拍马屁,多半不是好鸟。”

  花生皮瞪了花生壳一眼:“人家说几句真话就是坏人?爷爷一眼就觉得他是个好人。”对我微笑点头。

  我乐了,这个老头挺有意思。

  花生果把我和他遭遇一事详细说出后,花生皮立刻感激地道:“原来是林公子救了我孙子一命,真不知如何报答才好。”

  花生果不服气地嚷道:“没有他那个龟壳我也没事,小爷的水性好得很哪,只不过趴在他身上休息一会罢了。爷爷,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嘛。”

  “你他妈闭嘴!”花生壳敲了一下花生果的脑袋,扭头对我道:“嗯,看来你的确不是坏人,没对我弟弟怎么样。当然了,你要敢伤了他,我揍得你满地找牙。”

  我哭笑不得,日他奶奶的,这姐弟两个都是浑人啊。

  “你也给我闭嘴!”花生皮怒斥花生壳,又对我赔笑:“老夫管教无方,让林公子见笑了。林公子这是要去哪儿?方便的话,不如我们带你一程。”

  花生果插嘴道:“他是我新收的小弟,当然要跟着我们啦。他一个人孤魂野鬼,法力又差,何况刚被女人甩了,怪可怜的。”

  我靠,老子什么时候被女人甩了?不过和这一家子在一起挺热闹的,再说他们的目的地和我一样,都是大千城,由他们领路最好。于是我道:“我想去大千城玩玩,不知老丈可否带我一同前往?”

  花生皮欣然同意,花生壳嘟囔道:“这红头发一看就是身无分文,明显想跟着我们骗吃骗喝。”

  我老脸一红,我现在确实没钱,和他们在一起也确实想有个接济。堂堂几百本秘笈的传人,总不能再乞讨度日吧。想到这里,我不觉心中一动,不知从何时起,我已经羞于做个乞儿了。

  浪花激溅,小船向远方疾驶。一路上,花生皮细问我的来历,花生果也在边上问长问短,我索性吹牛吹到底,把自己说成是一个流浪小妖,并刻意隐瞒自己的法术底子。

  花生壳嘲笑道:“原来你是个法力低弱的小妖怪啊。”

  我微微一笑,不去理她。花生皮倒是替我仗义执言:“法力弱有什么可耻的?我看林公子双目清澈,气韵灵秀,将来必非池中之物。”

  我忙道过奖,回头看那个大虎,他一直坐在船尾,闷着头也不说话,双脚不停地踩踏一只大木轮,随着大木轮的转动,镶嵌在船两侧的两排小木轮也急速转动,激荡起阵阵水浪。

  我好奇地走过去,仔细看了一会,惊讶地道:“大虎兄,这艘花生船是靠木轮转动来行驶的吗?”

  大虎点点头,不好意思地道:“这是我想出来的小玩意,让林兄见笑了。”

  “大虎兄真是聪明!”我啧啧赞叹道,第一次见到这么新鲜的船,不用木桨、不靠法力就能驾驭。

  花生壳一甩马尾辫子,不屑地嚷道:“聪明个屁!他什么法术也学不会,只好弄些古里古怪的玩意。上次做了一个破烂皮鸟,说能载人在天上飞,结果呢?害我摔个半死!”

  大虎涨红了脸,小声辩解:“我说要等刮大风的时候才能飞,你自己急着要试,你那么重,皮鸟怎么载得动。”

  “你他奶奶的敢顶嘴了?”花生壳气呼呼地揪起大虎的耳朵:“我重?你自己瘦弱得像个娘们!”

  “都别吵了!”花生皮一瞪眼:“到时在大千城见了兵器甲御派的师兄弟们,千万别这么闹了,免得被人笑话。”

  花生果神气活现地喊道:“放心吧,有小爷在,不会给爷爷丢人的。”

  望着这乱哄哄的花生家族,我几乎要开怀大笑。一群银鱼从船侧急速游过,顿时引起我的食欲。进化了七天,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花生果也叫道:“小爷肚子饿了,要抓几头海兽饱餐一顿!”

  花生皮冷哼一声,一把揪住花生果的冲天小辫:“还想乱跑?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花生壳哈哈大笑,左臂缓缓变化,化作一根锋利的鱼叉,猛地扎进海水,几缕血水冒出,一条肥大的扁鱼被鱼叉串起。

  “爷爷,我的兵器甲御术还不错吧?”花生壳得意地挥动鱼叉。我心中好笑,她变化一根鱼叉的速度那么慢,刺鱼的动作也不够利索,造诣还浅得很。

  花生皮点点头:“勉强可以,还是让爷爷示范给你看吧。”目光掠过四周,瞄准了远处海面上的一个黑点,那是一只小海狸,正在追逐鱼群。花生皮低喝一声,左臂倏地变成一根长矛,矛身急速拉长,一路破开海浪,直刺海狸。

  一声惨叫传出,长矛倏地缩回来,矛尖上扎着流血的海狸,正刺中咽喉。花生壳、花生果齐声喝彩,我暗暗点头,花生皮的兵器甲御术还算不错,只是过于刚硬,不够柔转。老太婆说过,兵器甲御术一定要刚柔皆备。花生皮比我还是差了一点,可能兵器甲御派的秘笈丢失后,门人不能学全的缘故。

  花生果兴致勃勃地剥开海狸皮,挖掉内脏,在船上架了一口铁锅,开始烧煮海狸肉。我不解地问道:“为了抵抗天劫,不是应该忌食荤腥的吗?”

  花生皮呵呵笑道:“小老弟,以我们这样的法力,就算不吃肉也无法抵抗天劫。还不如干脆活得痛快一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花生壳撇撇嘴:“就凭你个熊样,还想靠吃素抵抗天劫?我看连小劫也应付不了!”

  我不动声色,暗运璇玑秘道术,脚下无声无息荡出了一个气圈,缠向花生壳。“扑通”一声,花生壳被气圈绊了一下,摔倒在地。这一记秘道术使得神不知鬼不觉,就连花生皮也没有察觉。花生壳一屁股坐起来,满脸迷惑:“大虎,你小子驾船稳一点,乱晃悠什么?”

  我暗自偷笑,嘴里道:“海上风大,姐姐你别闪了细腰。”

  花生壳冲我干瞪眼,胸脯起伏,一句话也反驳不上来。不一会儿,铁锅冒起了热乎乎的蒸汽,香味扑鼻,海狸肉已经煮熟了。

  “来,小老弟,别客气。”花生皮撕开一条肥嫩的海狸后腿,递给我。船上的每个人,都抓起大块的海狸肉开怀大嚼。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吃相,听着铁锅里的肉汤嘟嘟地响,我忽然心头一阵温暖。这些人和甘柠真她们不一样,美女们法力精深,高高在上,怀着寻找自在天的梦想。而花生皮这一家子更像我,平凡地活着,毫不起眼,对日子没有奢望,但也不会失去希望。

  海面上,岛屿越来越多,不时见到成群结队的海鸟从岛上飞起,热闹地鸣叫。花生皮盛起一碗肉汤,递给我,看了看前方的一条狭窄海峡:“穿过长蛇海峡,最多还有半天就到大千城了。”

  我精神一振,一口气喝干肉汤。三个大美女,老子我这就来啦!

  

  

第三册 第四章(下) 屎等于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