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册 第七章(下)脚碰脚

    我正憋火:“干什么?金刚秘道派就能光天化日打劫?”

  大汉一愣,随即指了指我手中的红榜,我目光一扫,上面写着“飘香盛会即将召开,参赛者请自揭红榜,并交付十两纹银报名费。”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对飘香盛会可没什么兴趣,刚要解释是误会,月魂忽然道:“你看看榜单末尾。”

  我仔细往下看,红榜最后写着:“三名获胜者的彩头分别是:一、火蝗翅。二、赤练草。三、白骨虫卵。”

  月魂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火蝗翅和赤练草都能中和碧珠的阴气,所以你参加飘香盛会正合适。”

  我正在考虑,花生壳嘲弄地道:“就你这副熊样还想参赛?白白糟蹋了银子。”

  我瞪了她一眼,掏出银子给红衣大汉,从他手里接过一块黑漆漆的参赛铁券,铁券呈三角形,触手有一丝冰寒,上面雕刻着一朵桂花。

  花生皮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伙子,有志气!虽说获胜的希望不大,但见识一下总是好的。放心,将来我会好好栽培你的。”

  花生壳怪叫道:“他要是能获胜,狗屎里也能开出鲜花!”

  花生果抹抹额头的大汗,小声道:“爷爷、老姐,小心风闪了你们的舌头。”

  我笑嘻嘻地瞧着花生壳,也不说话,她憋不住了,嚷道:“你一双贼眼盯着我看什么!”

  我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在看狗屎里能不能开出花来。”

  花生果捧腹大笑,花生壳气得胸脯起伏,大虎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角,低声道:“你说不过林兄的,别自讨苦吃了。”

  “后天就是飘香大会,兄台别忘了赶早,预祝你马到成功。”红衣大汉笑呵呵地收好银子。大千城的三大门派确实生财有道,不过想赚我的钱门都没有。走过红衣大汉身边,我施展混沌甲御术,轻松拿回了自己的银子,顺带一锭利息。

  逛到正午时,花生皮全家已经添置了一身新行头,神采奕奕地来到一座叫“风雅居”的高楼,这里是和兵器甲御派约好碰面的地方。

  “师弟!”临窗的雅座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冲花生皮招手。

  “师兄!”花生皮激动地喊道,两个老头抱在一起,老泪纵横。好半天,花生皮才回身给我们介绍:“这位就是兵器甲御派的掌门人——白光光。”

  白光光穿着华贵的黄丝袍,腰围玉带,看上去派头十足。我们一一上去向他行礼,白光光叹道:“多年不见,师弟你风采如旧,门下桃李硕硕,真让我羡慕啊。”

  花生皮忙道:“师兄说哪里话,你执掌兵器甲御派,威慑罗生天,比我强多啦。”

  两人互相吹捧了一阵,开始说起当年往事,白光光吞吞吐吐地道:“师弟,现在没有外人,你老实说,你真的没有拿走本门秘笈吗?”

  花生皮当场火冒三丈:“师兄,难道你现在还怀疑是我偷的?”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就要走。

  白光光表情尴尬地拉住他:“我只是随口一说,你怎么当真呢?来坐下,点些好菜听听歌舞,消消气。”

  楼厅的中央,围着几扇精致的花鸟屏风,从屏风后缓缓走出一个女妖,苗条秀美,额头上生着一排柔软的触角,又细又长,闪烁着紫色的光。她向四周的客人盈盈一福,额头的触角互相撞击,奏出叮叮咚咚的乐声。

  花生果叫道:“真稀奇,触角还会奏乐!”

  大虎拿出一根黑铁管,放在眼前,向女妖瞧去。我好奇地打量着铁管:“大虎兄,你这是什么法宝?”

  大虎难为情地道:“这不是法宝,是我自己瞎弄出来的玩意,我给它取名叫望远镜,因为能够看得很远。”

  花生壳一把抢过黑铁管,扔在地上:“不要脸的大虎,这么丑的女妖也要偷窥!”

  大虎结结巴巴地辩解:“我只想研究一下她的触角,不是偷窥。”

  我拾起黑铁管,朝里一看。神了!透过铁管里的透明镜片,连女妖怪胸前的两点都看得一清二楚,我忍不住连连叫绝。

  大虎红着脸:“我的甲御术学得差,只好制造一些没用的小玩意。”

  我正色道:“你错了,甲御术原本就是改造自然的技艺。依我看,你造出来的木轮船、望远镜就是一种全新的甲御术。大虎,你只要继续钻研,将来一定能成为这门甲御术的开山宗师。”

  大虎挠挠头,眼中露出深思之色。这时候,女妖轻启朱唇,开始唱起歌来。

  歌声一入耳,就听得我骨头发酥,血脉贲张。日他奶奶的,从来没听到过这么勾魂摄魄的歌声,像是在我的心坎里搔痒一样。四周的客人个个如痴如醉,女妖唱到:“楼上谁家少年,衣襟风liu,勾得我,心不休。”眼波向四周流转,像一团点燃的欲火。

  我心中一动,女妖的眼神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暗运镜瞳秘道术,我惊异地发现在她娇嫩的面容下,隐隐跳跃着红色的火焰。我恍然明白,对方这张脸是经过乔装变化的。

  奇怪,她到底是谁呢?

  花生皮和白光光又聊了一阵,花生皮笑道:“师兄,记得过去你很喜欢讲排场,出门总是前呼后拥,现在怎么一个随从也不带?”

  白光光老脸一红,支支吾吾了半天,突然哭丧着脸:“师弟啊,不瞒你说,兵器甲御派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光杆掌门,在罗生天呆不下去了呀。”

  我们都大吃一惊,花生皮色变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清楚!”

  白光光神色羞惭:“自从秘笈被盗,本门甲御术最精深的部分就没有人再会了。这些年,兵器甲御派日渐没落,在罗生天勉强混日子。谁料到半年前突飞横祸,我无意中得罪了近来风头最劲的眉门,被他们逼得四处流荡,连我门下的弟子也陆续逃散光了。没办法,我只好来红尘天找你。希望你我合力,能够重振兵器甲御派。”

  众人面面相觑,花生壳小声嘀咕:“看着人模人样,原来是个空心大萝卜,混得比我们还惨。”

  花生皮木然良久,苦笑一声:“这下重回罗生天成泡影了。唉,我想你怎么会突然找我尽释前嫌,原来是被眉门赶出了罗生天。”

  白光光悻悻地道:“你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好不好?当着小辈的面,也不给师兄留点面子。”

  我欣然明白,难怪柳翠羽一见我们自报是兵器甲御派,就上来挑衅,原来双方早已结怨。

  花生果古灵精怪地对我一笑:“眉门好像有个叫柳翠羽的,听说很厉害。”

  白光光愁眉苦脸道:“废话,柳翠羽要是不厉害,我哪用来红尘天避难?师弟,你说我参加这次飘香盛会好不好?这也许是个东山再起的机会。”

  我惊讶地看着他:“参加飘香盛会?难道你想娶那个何赛花,成为颠三倒四甲御派的女婿?”

  白光光得意洋洋:“难道不行吗?第一,老夫成熟潇洒,老当益壮,最能吸引少女眼球。只要何赛花见到我,包她一见倾心。第二,入赘颠三倒四甲御派后,还有机会进入混沌甲御派。有罗生天的十大名门撑腰,就不必怕眉门了。”

  我目瞪口呆,花生壳已经“哇啦”呕吐起来,花生皮摇摇头:“师兄,我们兵器甲御派再混不下去,也不能投靠别派,何况你一大把年纪还要出卖色相,太丢脸了。”

  白光光讪讪一笑:“我只是随口一说。师弟啊,师兄现在得靠你了。这顿饭你请了吧。”

  一看伙计递上来的帐单:“四十七两银子”!我靠,老头吃一顿饭那么铺张!扭头再看,白光光早就脚下生风,溜下楼去。看着花生皮抖索付钱的手,我哭笑不得,堂堂兵器甲御派的掌门居然是这样一个活宝。

  等到他们都下了楼,花生果紧抓我的手,苦苦哀求:“林飞大哥,我知道你本领很大,你帮我们打垮眉门吧。重回罗生天一直是爷爷的愿望,现在回不去,他心里一定很难过。”

  我略一沉吟,眨眨眼:“花生果老大的吩咐,作小弟的敢不答应吗?”

  花生果高兴地大叫,走出门时,我猛地心头一震。我想起来了!那个唱歌的女妖像是小红!那种火热的眼神我是不会记错的!

  日光白晃晃地照在街道上,人妖川流不息。我心中涌起一团疑云:小红为什么要变化面容?以她今天展现的歌艺,完全没必要靠跳脱衣舞为生。她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还有我昨日见到的小红的脸,估计也是乔装变化的。

  小红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我抬起头,望着华丽的高楼,撩人的歌声仿佛还回荡在耳边。

  

  

第三册 第七章(下)脚碰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